鲁政委

本期嘉宾:鲁政委

嘉宾介绍: 中国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市场研究总监,上海金融领军人才。

问答

更多

人民币加入SDR对中国有什么作用?

我们的人民银行跟很多的央行其实签订了人民币的这样一个人民币和他们本币的货币互换,实际上很多央行手中已经可以有了随时可以获取人民币的这样一个权利,所以我觉得这不会有什么特别明显的影响。动态就是一旦人民币进去了,大家就会想,这个人民币获得了国际社会的承认,所以就会有更多的海外货币当局对人民币的资产开始变得有兴趣。

我们将面临怎样的挑战?

中国的金融监管体制也不能应付。我们现在看到的,我们是一个分业监管体制,然后在这一次股灾的救市当中,也变得搞不清楚到底谁应该承担主要责任,大家应该怎么样的配合。所以当我们成为一个国际的货币的时候,这个衍生品的市场会得到进一步的发展,这个金融市场会变得更复杂,所以这就要求我们的金融监管要这个信息充分的沟通,然后才能避免最终系统性风险的出现。

美国在评审中起到怎样的作用?

我觉得如果我们简单的看,你把这个IMF就看成一个股份公司,大家按照自己所占的股权的比例一股一票,美国的权重超过了17%,不到18%,如果美国不同意,其实这个大股东的股权是一方面,还有非常重要的,就是美国事实上是全球很多政策的策源地,只要他一直推,最后会变成西方七国的一个主张。

人民币汇率会开放度什么程度?

这个货币他从来不贬值,过去他那么困难都不贬值,他现在贬值了,它是要崩盘了。所以这是西方对于人民币汇率的理解。我们未来要进一步加强人民币汇率的双边浮动,要让人们从Fear Floating当中脱敏,就不要再让我觉得我贬值好像是个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人民币国际化对于百姓的益处是?

对于老百姓来讲我想就是两点,我把它叫做两全配置。第一个全球配置,过去你就基本上不可以想全球配置。随着加入SDR,随着资本账户的开放,你就可以不仅考虑配人民币的资产,也可以考虑配所有外币资产,这个我觉得对中国居民的财富的保值增值是有利的。第二个就是全资产配置。一旦全球配置之后,你就发现中国的股市不涨,人家美国的股市可能涨是吧,有办法。

人民币国际化是否能帮助企业降低融资成本?

到现在为止你看我们的政府官员,一直在说,对人民币传递一个隐含的错误的信号,什么人民币不存在贬值的基础,你这就告诉企业要赌方向嘛,你说人民币不存在贬值的基础,那行了,那我就不应该为贬值做安排,你说人民币是稳定的,那我就不应该为升值贬值做安排。而你应该告诉未来人民币的方向是市场化的,每个企业都应该为自己的汇率头寸的投资做好安排。

文字实录

人民币加入SDR的动态意义大于静态意义

【网易财经】:如果人民币加入了SDR,目前预估权重占到大约10%左右,也就是大约1700亿人民币,您觉得这样一个规模对于中国来讲,有什么样的作用和影响呢?

【鲁政委】:而且我们的人民银行跟很多的央行其实签订了人民币的这样一个人民币和他们本币的货币互换,实际上很多央行手中已经可以有了随时可以获取人民币的这样一个权利,所以我觉得这不会有什么特别明显的影响。

但是我们说如果动态的看,它的影响是什么呢?动态就有意义了。动态就是一旦人民币进去了,大家就会想,这个人民币获得了国际社会的承认,所以就会有更多的海外货币当局对人民币的资产开始变得有兴趣。因为过去他买人民表资产,它就是个非标投资,也就是个另类投资,因为人民币并不是一个可自由兑换的货币,它仍然不能够称之为储备。因为IMF对于储备的定义,你这个货币必须是可自由兑换的货币,人民币不是一个可自由兑换的货币。所以你买了人民币也不算储备。一旦进去之后,就可以算是,就可以变成一个标准化的投资,大家就会有兴趣,这是一个。

第二个影响是什么?它被政府所接受之后,它也会被很多国家的商业银行所接受,所以你会看到目前人民银行推出了人民币和很多货币的直兑,直兑不仅仅说,我中国人民银行宣布一下,在外汇交易中心,比如说人民币和韩元可以直接交易,人民币和瑞士法郎可以直接交易,这不是关键,关键的是,你到了这些国家,拿着人民币到他的商业银行,是能够换出来瑞士法郎的。

所以我想,如果是这样,在民间的支付人民币的作用就会扩展,而这个非常重要。在美元升值的大趋势的背景下,在美联储加息的大背景下,这个会变得具有越来越重要的意义。

大家还记得2009年周小川行长写了个文章,就是改革现有的国际货币体系这样一个设想,虽然是个设想,但是提了很重要的一点,他觉得目前美元作为单一的国际本位币,这个制度是有缺陷的,这个会周期性的面临美国国内货币政策的困扰。也就是说美联储它是个国内的中央银行,它的货币政策首先是考虑美国国内,它不考虑国际。可是由于你又是一个国际的货币,事实上你的收放会影响全球经济的发展,会影响国际的贸易。那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所以需要在这个货币篮子当中加入一些跟美国对偶的货币。

是什么呢?就是你收的时候我是放的,你放的时候我是收的,这样就始终保持这个篮子相对比较平稳,当SDR开始由政府间的支付我们不断地拓展它,把它逐渐的可以至少在民间记值的话,就是在私人的主体之间记值的话,甚至如果还可以支付的话,是不是就可以觉得,我们可以更少的受到美元周期的困扰,也使得美联储能够摆脱它是一个国家的央行,它不会关注全球的这样一个问题,这样一个困扰。所以我想是有利于全球经济稳定的。

金融分业监管的体制,不利于防范系统性金融性风险

【网易财经】:您认为打开人民币国际化的这个口子之后,我们将面临什么样的挑战?

【鲁政委】:打开国际化的这个口子之后,我们讲了它的好处当然是有,比如说如果人民币被更多的国际手段支付之后,我的企业就会可以有更多的,用人民币作为结算的东西,不会存在说美元、欧元、转换成人民币的这样一个风险,这是经常被提及的一个好处。其实还有第二个好处,你会看到任何一个国际金融中心的崛起,首先是本国经济和本国货币的崛起。然后如果没有本国经济和本国货币的崛起,就不会有这个国际金融中心的崛起。

第一你要进行资本项目开放,资本项目开放,过去我们是有一道防波堤的,就是说到门口我是有个非常严密的关卡来检查的,所以外面的好事坏事,特别是坏事就不容易进来。但是你现在是放开了,想进来随便进来,想出去随便出去,好了,这个你的其他的制度跟它是不是匹配的。就是你的汇率弹性不够。来的时候,钱进来的时候你不敢升,钱走的时候你不敢贬,那你一定会出事儿的。而我们现在面对的问题,就是我们的汇率弹性不够,我们的资本账户的开放程度就不断地加大。而所有的在资本账户开放的过程中出现危机的经济体,都是因为汇率的弹性与资本账户的开放程度之间不兼容,才出现这样的问题,而跟其他的条件几乎没有关系。

但是这一点,并不被我们所理解,至少没有被我们充分的理解。这个IMF曾经有一个报告,总结了说新兴经济体资本账户开放成功失败的经验,失败的印象很深刻,比如说亚洲金融危机,拉美的金融危机,很多都是由于资本开放的过程中出了问题。

而我们现在正处在这个过渡的过程当中,汇率单行不够,资本账户开放程度不断加大,所以我们要尽快的渡过这个阶段,所以我觉得这个时候,如果我们没有迈过去,我觉得很可能会使得中国这样一个发展出现停顿,这是个非常大的问题,这是我们说的第一大风险。

第二大风险,本质上说,这就意味着一旦人民币国际化,我们传统的货币数量的这种控制的方法就变得不再适用。比如你说你今年发了多少万亿的货币,可是你不知道那边有一个漏出去了,所以要有一个数量的调控体系,转变到价格的调控体系。而这一点,我觉得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比如说我们虽然现在解除了利率管制,但是我们的中央银行仍然没有能够建立起一个引导整个利率体系的利率锚,这个锚是锚定的锚。也就是说这个锚没有,就导致这个政策不知道该怎么调,相当于你向左转、向右转,我们总有一个参照系嘛,向前走向后走,如果你连这个参照系都没有,你说怎么定位呢?所以这会是个问题。

第三个,中国的金融监管体制也不能应付。我们现在看到的,我们是一个分业监管体制,然后在这一次股灾的救市当中,也变得搞不清楚到底谁应该承担主要责任,大家应该怎么样的配合。所以当我们成为一个国际的货币的时候,这个衍生品的市场会得到进一步的发展,这个金融市场会变得更复杂,所以这就要求我们的金融监管要这个信息充分的沟通,然后才能避免最终系统性风险的出现。

【网易财经】:美国在整个评审的过程中,是起到怎样的一个权重作用的呢?

【鲁政委】:我觉得如果我们简单的看,你把这个IMF就看成一个股份公司,大家按照自己所占的股权的比例一股一票,美国的权重超过了17%,不到18%,如果美国不同意,其实这个大股东的股权是一方面,还有非常重要的,就是美国事实上是全球很多政策的策源地,只要他一直推,最后会变成西方七国的一个主张。西方七国的一个主张,最后会变成几大国际组织的,就是一个隐含的主张。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的同意是很关键的。

【网易财经】:人民币纳入SDR,或许会被视作是促使外国资本流入中国的显著推动因素。但是您认为,纳入SDR这个决定,对于资金流的直接影响有多大?

【鲁政委】:我想这个直接影响并不明显。它是不是到你这里来,其实非常重要的取决于这个资本就是逐利的,取决到你这里能不能赚到钱,要是赚不到钱它就不来了。

所以我想这里面分两部分,一部分对于实业投资来说,如果人民币加入SDR,就意味着人民币的汇率会最终完全的自由浮动,我们的资本账户会开放,就是会变成一个资本账户开放的经济体。我觉得这两个如果做到,的确会便利实业投资,而且中国有着庞大的,现在仍然具有全球最大的人力资源库,具备良好的熟练的技术功能,因为我们快40年的改革开放,在这个过程中训练了一大批熟练的工人,这些工人还没有到退休的年龄,虽然比过去年龄要大,但是并没有到退休的年龄。所以如果人民币一市场化,让我们汇率的高估被修正,中国的竞争力将会重新获得恢复,这个对于实业投资来说是有利的。

未来要进一步加强人民币汇率的双边浮动

【网易财经】:您认为人民币如果真的加入了SDR,人民币汇率您认为会开放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它对于人民币的贬值、升值有什么样的影响?

【鲁政委】:我想前面的人民币811汇改,出现的人民币这样一个波段的贬值和诱发的国际市场的一个巨大的振动,我想这个并不是因为贬值本身,而是因为贬值所带来的其他方面的意向,就是大家对这个事情的理解所造成的。比如我举个例子,811汇改,我们连续三天贬值,贬了也只不过最大贬到4.6%,可是这个根本不叫贬值你知道嘛。

但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振动呢?这个说明了我们的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取得的成果,在取得了一定的成果的同时,还有一些问题。什么问题呢?就是过去无论中国经济遇到多大的冲击,我们都不贬值,你知道吧。2008年金融危机不贬值吧,这次我们中国经济这么困难我们都不贬值,然后突然这次贬值了。这个货币他从来不贬值,过去他那么困难都不贬值,他现在贬值了,它是要崩盘了。所以这是西方对于人民币汇率的理解。所以这恰恰反过来证明了,我们未来要进一步加强人民币汇率的双边浮动,要让人们从Fear Floating当中脱敏,就不要再让我觉得我贬值好像是个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网易财经】:现在有数据现时,说人民币的国际支付在稳步上升,中国央行之前有公布数据说,今年前九个月,中国的贸易结算有27%是使用了人民币,高于2014年全年的22%,而且现在有的数据说,人民币现在正,就是可以现时现在人民币正与日元争夺全球支付货币中的排名。但是在数据中所记录的可以看到,支付其实只占到了,其中有四分之三并不是真正的国际性,而是中国大陆跟香港之间的跨境支付。为什么人民币国际化外交成果这么显赫,但并没有在实际的交易中体现出来吗呢?

【鲁政委】:我觉得对这个要两方面来看。一方面就是,这种说大陆跟港澳台之间的交易不算国际结算,这是有问题的。为什么?比如说在非政府性的国际组织当中,就是单纯的经济类的组织当中,比如说APEC,这个台湾跟内地,香港跟内地是平等的,在WTO当中也是这样的,为什么在一个经济组织当中,你认为这个内地跟香港之间要算一个整体呢?我们是两个独立的关税区,经济是按关税来划分的,不是按主权来划分的。

第二个,我们也要说,也要反思。它的确因为内地,就是香港对内地更熟悉。所以你发现中国开放的第一个阶段,大量的外资其实还称不上外,都是香港来地的投资,是吧?后来就是台湾,后来就是东南亚。那你难道认为中国没有开放吗?这可能也不合适吧。所以我们过去常说,香港是国际资本进入中国的桥头堡,就是它通过香港,因为它觉得香港有很多人对内地很熟悉,那我就通过这里来进。

我觉得在人民币贸易结算的时候出现这种情况也是正常的。当然我们要反思的是什么?我觉得我们过去的一些政策其实有待改进的地方。

【网易财经】:上海自贸区进入实验改革之前提出,要率先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其中是鼓励和支持银行、证券、保险类的金融机构利用自由贸易账户等开展金融创新业务。您认为具体到业务本身,有望开展哪几个方向的创新业务?

【鲁政委】:如果说到这个,我一直觉得上海自贸区走到现在需要反思,反思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它到现在推进的速度都不够快。不够快主要的原因我觉得至少存在两个方面的问题:第一个自贸区的定位不清楚,比如说它的名字叫上海自由贸易区,贸易,贸易资本账户开放仅仅是若干便于贸易中间的一项举措之一,一个大的方面的举措,你不能认为说自由贸易就只有资本项目开放。可是你发现其他方面做得并不是很多,好像天天在叨咕这个资本账户开放,是吧?这个名字跟实际,就是说名字叫贸易,市场在想资本账户开放,这两件事本身有关系,但是并不完全,焦点并不完全一样。

然后你再看,我们中央政府,国务院给它批的是探索政府职能的改革,这三件事都有关系,就是中央政府想的是政府职能的改革,比如负面清单,什么审批前国民待遇等等这些,你的名字又叫自由贸易,你这个市场天天琢磨着,想的事是资本账户开放,这三件事都有关系,但是焦点并不一致,所以这是它的第一个问题,目标不明确,就是说它的定位不明确。

第二个,缺乏明确的标杆,缺乏明确的靶心。什么意思呢?它现在很多政策事实上要调整,这个政策上海管不了,都是国家各部委,有的甚至最高的政策要人大修法这个才可以。好了,那么你去推动人家改,人家为什么要改?

所以我最后想说的就是一句话,你不要问我说下一步可以做什么,谁都不知道下一步可以做什么,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可以做什么。关键是他没有一个靶心,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网易财经】:无论是开放境外投资也好,还是人民币的国际化也好,您认为对于个人来讲,对于老百姓来讲有什么真正的益处呢?

【鲁政委】:对于老百姓来讲我想就是两点,我把它叫做两全配置。第一个全球配置,过去你就基本上不可以想全球配置。随着加入SDR,随着资本账户的开放,你就可以不仅考虑配人民币的资产,也可以考虑配所有外币资产,这个我觉得对中国居民的财富的保值增值是有利的。

第二个就是全资产配置。过去我们可能老百姓也很苦,我们只想到存款,大不了再买个房子,后来看到有银行理财,我们买点银行理财,后来基金出来我们买个基金。但是基金,中国的股市大家开玩笑叫做牛短熊长,很多时候不涨,买了基金不挣钱怎么办呢?但是我们说一旦全球配置之后,你就发现中国的股市不涨,人家美国的股市可能涨是吧,有办法。

“人民币不存在贬值基础”的引导是不正确的

【网易财经】:国内现在很多企业都面临融资难、融资成本高的问题。人民币的国际化,是不是能够真正减少国内资本流动管制,从而导致企业降低借贷成本呢?

【鲁政委】:我觉得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反思一下,为什么需要资本管制?资本管制是固定汇率的孪生兄弟。就是因为你的汇率不能动,才需要资本账户管制,如果你的汇率能动,干吗要资本账户管制?汇率的市场化是中国过去汇率不够市场化,是过去中国一系列问题的根源。说汇率自由浮动这个很简单,说起来容易,怎么做呢?我觉得就是要渐进的扩大汇率的弹性,然后培育避险市场,当所有的有汇率头寸的主体,都做了汇率的,头寸的避险安排之后,这个汇率就可以随便动了。

到现在为止你看我们的政府官员,一直在说,对人民币传递一个隐含的错误的信号,什么人民币不存在贬值的基础,什么人民币是稳定的,你说什么呢?你这就告诉企业要赌方向嘛,你说人民币不存在贬值的基础,那行了,那我就不应该为贬值做安排,你说人民币是稳定的,那我就不应该为升值贬值做安排。而你应该告诉未来人民币的方向是市场化的,每个企业都应该为自己的汇率头寸的投资做好安排,这才是正确的传导方法。

往期回顾

更多
<
>

摄像:陈罡

后期:刘甜甜

栏目编导:赵顺 孙建雄

0人跟贴 | 0人参与
网友跟贴 0人跟贴 | 0人参与 | 手机发跟贴 | 注册

跟贴热词: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立场。

主编信箱 热线:010-82558163-9016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