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107
《意见中国-经济学家访谈录》每周四推出。
视频本期实录往期回顾会客厅问答商学院财经首页
罗德里克·希尔斯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原主席[简介]

希尔斯:中国经济放缓只是短期现象

他曾与查理·芒格合开律所,他在美国法律界、金融界耕耘数十年,他曾任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主席。他如何解读世界债务危机?他是否担心中国经济高增长趋缓?网易财经《意见中国》对话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原主席罗德里克·希尔斯。
[访谈全部文字实录]  

视频

中美领导人都非常有智慧

希尔斯:中国的新任总书记,也与奥巴马一样,是非常有智慧的领导人,所以我相信接下来4年的中国关系将会更为巩固。

法国是欧债危机下一个炸弹

希尔斯:法国人比起德国人更不具备竞争性,他们也大幅度得丧失资金,他们也没有像其他国家一样采取措施。

羡慕中国有高额外汇储备

希尔斯:中国变得越来越国际化,将会有更多方法投资美国。我不认为外汇储备是严重问题,我希望美国能有这样的问题。

中国是全球发展主要领航人

希尔斯:透过与当局的一些对话,我有很多原因来相信中国有很大的决心来进行这些步骤,让中国成为消费驱动的经济。

图片

问答

更多

美国QE3会如何影响全球经济?

希尔斯:我们都担心通货膨胀,害怕的是量化宽松已经投入了太多的现金,会导致可能的通货膨胀。我想需要意识到的一点是,中央银行也能很快速得将现金收回,所以我不认为这个问题有大家想象得那么严重。

奥巴马连任和中国领导层过度将如何影响中美经济?

希尔斯:在东南亚有一些紧张的情况存在,比如中国南海问题。大家可能会变得过激,也可能做出或说出增强这些紧张情绪的话。但没有任何理由任由问题变得更严重。我相信接下来4年的中国关系将会更为巩固,没有理由不是如此。

下一个欧债危机爆发国会是哪个国家?

希尔斯:一个欧洲的问题国家也许是法国。法国人比起德国人更不具备竞争性,他们也大幅度得丧失资金,他们也没有像其他国家一样采取措施。新的法国总统撤回了几项及时的措施,他没有带来改变。

人民币有可能成为全球储备货币吗?

希尔斯:更多的贸易结算会使用人民币,而且人民币也会被更多的贸易结算所使用。至于人民币是否会成为储备货币,目前只有美金是储备货币;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政府,中国经济显然已经变得很强大,作为承担储备货币的指标。

中国经济高增长趋缓原因在哪里?

希尔斯:中国的经济已经变得很强,现在需要更多得以消费为驱动力。透过与当局的对话,我有很多原因来相信中国有很大的决心来进行这些步骤,让中国成为消费驱动的经济。所以经济减缓只是一个短期的事实,我们都希望增长会回归。

中国该如何应对这么大量的外汇储备?

希尔斯:一个方法就是减少购买,这样储备就不会变的更大。我觉得,就我们的兴趣而言,会希望中国在美国继续投资更多的资金,也希望对于希望来到美国的投资者而言,一切都可以容易实现。

全部文字实录

网易财经12月讯 网易财经《意见中国--网易经济学家访谈录》栏目近日专访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原主席罗德里克·希尔斯。他曾与查理·芒格合办公司,他在美国法律界、金融界耕耘数十年,他曾任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主席。他如何解读世界债务危机?他是否担心中国经济高增长趋缓?

与学界的普遍担忧不同,希尔斯认为美国的QE3不会引起严重的问题。相比于通货膨胀,经济复苏是更迫切的问题。希尔斯认为中国新任最高领袖是很有智慧的领导人,未来四年中美关系会更加稳固。他说:“中国的新任总书记,也与奥巴马一样,是非常有智慧的领导人,所以我相信接下来4年的中国关系将会更为巩固。”

希尔斯认为欧债危机的走向很难预测,这取决于人们信心的改变。同时他认为日本的债务问题可以通过时间化解,美国的债务问题更多是一个政治问题,需要美国两党的达成共识解决财政悬崖危机。他说:“长期的债务问题是一个政治问题,而不是经济问题。”

希尔斯认为人民币已经是国际货币了,但是否能成为储备货币要看时机。出于便捷和荣誉感,他个人更倾向于维系美元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他认为中国高额外汇储备不会是严重的问题。他说:“考虑到中国经济的大小,人民币可以成为很好的储备货币。”

希尔斯认为中国的经济高增长趋缓并不特殊,成功的出口经济国家总要转型成消费经济国家,从长期看,中国会回到高增长的轨道。从长远看,欧洲问题严重,但世界可以期待中美两国强劲的经济复苏。他说:“我有很多原因来相信中国有很大的决心来进行这些步骤,让中国成为消费驱动的经济。”

以下为访谈实录:

中美领导人都非常有智慧

网易财经:美国所谓的QE3(第三次量化宽松),会如何影响全球经济呢?中国又该如何应对呢?

罗德里克·希尔斯:我想有两点,第一点是,这并不会像大家所认为的那样糟糕。我所接触到的研究说这的确是一个问题,但并不是很大的问题。我上周看到的一个调查显示,这并不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而且如果它变得严重起来,也是相对容易解决的。换句话说,我们都担心通货膨胀,害怕的是量化宽松已经投入了太多的现金,会导致可能的通货膨胀。我想需要意识到的一点是,中央银行也能很快速得将现金收回,所以我不认为这个问题有大家想象得那么严重,特别是在中国。对于中国而言,一个更需要考虑的问题是,是加快经济更重要,还是减少现金更重要?而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流逝,中国会逐渐认识到,这其实是有助于经济,美国的经济的确在开始增长,这对中国而言更健康,比起可能的通货膨胀。因为通货膨胀只是一个可能性,而经济的恢复却是必然的。

网易财经:您认为奥巴马的连任和中国领导层的过度将如何影响中国之间的经济呢?

罗德里克·希尔斯:我是一个共和党成员,但我很相信希拉里带来的积极外交政策。 我知道她将不再留任,但我希望她的政策能够延续下去;我看不到奥巴马总统改变这些政策的原因,而且这是相对保守的政策。我觉得这些问题与一些预算有关系;在现在的世界,民族主义的确存在很多国家,很容易就误读了一些政策,在东南亚有一些紧张的情况存在,比如中国南海问题。大家可能会变得过激,也可能做出或说出增强这些紧张情绪的话。但没有任何理由任由问题变得更严重。据我所知,中国的新任总书记,也与奥巴马一样,是非常有智慧的领导人,所以我相信接下来4年的中国关系将会更为巩固,没有理由不是如此。

法国是欧债危机下一个定时炸弹

网易财经:欧债危机将会何去何从呢?下一个遭受这一危机的受害者将是哪个国家?

罗德里克·希尔斯:当然没有人真正能知道,还在变动当中,有些取决于人们何时失去信心。昨天的经济学人杂志,有一个封面故事,说下一个欧洲的问题国家也许是法国。经济学人的封面上有一个定时炸弹,三色的法国国旗环绕法式面包,说法国是欧洲的下一个定时炸弹。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但这是一个可能性。法国人比起德国人更不具备竞争性,他们也大幅度得丧失资金,他们也没有像其他国家一样采取措施。新的法国总统撤回了几项及时的措施,他没有带来改变。因为他受到劳工联盟的支持,而劳工联盟意识到紧缩一些的经济是对他们有利的。是否是在意大利,或其他的国家,我觉得现在的走向很难能够进行预测。商界可能对所有这些国家都失去信心,而一旦丧失信心,我们就又看到问题了。

网易财经:你觉得这个危机已经解除了吗?

罗德里克·希尔斯:在欧洲现在没有足够的信用,有太多的负债。我相信不会有多少人相信希腊能够偿还债务。欧洲需要资金,也许在中央银行这边能够得到承诺的债券,长期的计划看起很不错,但是很难看到希腊能够如何偿还这些债务。在偿还利息的同时,也会带来更多的负债。你可能需要看到的是,所有负债可能在某个程度上,要被取消。但这并不是专业的解读,比起纯粹的经济学视角,这更多是社会学上的。

网易财经:你觉得在日本和美国的负债问题,要比欧洲更为严重吗?

罗德里克·希尔斯:我很难回答关于日本的负债问题。这的确是一个问题,而且日本能够随着时间勉强应付过去。美国的负债并不是一个真正的问题,对于美国而言,这更是一个政治问题,而非经济问题。美国的负债问题能够很容易得解决掉,议员两年前就提出了可行的解决方法,支持共和党的茶党不喜欢这个方案,因为它要求更多的税收;民主党也不喜欢,因为有权利的改变。但是全世界都知道这才是应该发生的,我认为已经变得越来越清晰的一点事,奥巴马总统一定会做一些事情。这个问题是,这是对奥巴马总统的修正意见,当他们提出一个方案后,奥巴马没有使用。因为他没有使用这个方案,共和党就得以推脱开来,共和党的发言人说,如果总统支持这个意见,我们才能够调解。

一个更困难的问题,并不是一个直接的负债问题,而是对长期负债问题达成的一个共识,共和党、民主党和国会需要达成这样的协议,因为如果没有的话,可能就会有很糟糕的事情发生。对每个人的税收都会增高很多,军事费用会降到很低。这个理论是,民主党和共和党都非常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所以就会达成另外的协议。但现在他们还没有就任何协议达成共识,所以他们需要花时间来解决就这个问题。现在的猜测是,在接下来几个星期之内,他们会做出一些努力,可能的条款是他们会将问题踢开,然后几个月之后再来解决。所以,长期的债务问题是一个政治问题,而不是经济问题;而短期的债务问题,就是刚刚说的情况。

羡慕中国有高额外汇储备

网易财经:您觉得人民币有可能成为全球汇率结算货币吗?

罗德里克·希尔斯:其实有两种汇率,一种是储备货币,另一种是国际货币。一个很实际的情况是,更多的贸易结算会使用人民币,而且人民币也会被更多的贸易结算所使用。至于人民币是否会成为储备货币,目前只有美金是储备货币;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政府,中国经济显然已经变得很强大,作为承担储备货币的指标。当然,还有很多中国需要去做的,如果它想成为储备货币的话,一个就是降低汇率控制,并最终取消所有的介入机制,也会需要很严格和迅速的货币市场。这些事情是一段时期内符合中国利益的,但取决于中国是否愿意去做。所以我的回答是,人民币能够,在一段时间内,成为储备货币,但这取决于对中国的时机;而人民币已经是国际货币了,而且它作为货币结算的使用频率将越来越高,尤其在东南亚。

网易:如果人民币成为储备货币,您认为这将影响到全球经济吗?尤其是对美国而言?

罗德里克·希尔斯:对美国而言,美元作为储备货币是有好处的,这意味着美国的负债能用美金来偿还;当然,危险是在通货膨胀,但是优势还是很明显。绝大多数国际货物是以美金来标价的。所以,我觉得,美元作为储备货币是其骄傲所在。原则上,没有理由说人民币不能成为另一个储备货币,考虑到中国经济的大小,人民币可以成为很好的储备货币;而且的确,如果美国不能解决眼前的很多问题,它将不能保持储备货币地位。就像我们刚刚说的,如果他们不能解决这些问题,很可能不能保持作为储备货币。就骄傲和便利而言,可能我们会偏向于继续用美金作为储备货币;但如果中国觉得他们需要成为储备货币,可能一段时间后人民币会成为储备货币,甚至其他汇率也可能。

网易财经:在你看来,中国该如何应对这么大量的外汇储备呢?

罗德里克·希尔斯:一个方法就是减少购买,这样储备就不会变的更大。我觉得,就我们的兴趣而言,会希望中国在美国继续投资更多的资金,也希望对于希望来到美国的投资者而言,一切都可以容易实现。我不确定我们有做足够的工作,让中国在进行投资的时候足够舒适;全世界对中国,都是很欢迎的。同时,中国的商业也变得越来越国际化,将会有更多的方法将资金投资在美国。所以我不认为外汇储备会是严重的问题,我希望美国能有这样的“问题”。

中国经济趋缓只是短期现象

网易财经:金融危机其实已经结束,但是中国的金融市场还在挣扎当中,您是如何看待中国的股市的呢?

罗德里克·希尔斯:昨天,在与中国金融管理委员会的对话中,我觉得挺受鼓舞的。我询问在规划市场的层面,他们在做些什么?这个委员会有很多非常聪明的人在,计划很好;目前在考虑的改革措施,都很准确。当我们看到财务状况,评估和法律执行等,我们看到执法系统变得更为有效。我想很重要的一点是,中国的管理部门要很清晰他们需要做什么,而且在我看来,他们在很积极得准备着。因而我觉得中国的市场状况应该是一路变好。我有一次在与美国的金融管理委员会的讨论中,提及一些学术的问题,说起我们应该与中国更为靠近,因为我们在自己的系统中也有需要改进的地方。所以我觉得美国和中国在管理的假设上,要保持一致性,也就是我们对经济和市场保障的一些理解是一致和持续的。因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和美国都将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而这两个市场能够更好的相互理解,就对世界更有利。

网易财经:现在中国经济的减缓,有些人表示担忧,这是为什么呢?

罗德里克·希尔斯:我想有很多原因带来这样的结果;但主导的原因是,中国已经成为一个非常成功的出口经济国。而对于出口经济国而言,很重要的一点是最终从出口经济转成消费经济,这在很多国家都发生过,韩国和日本,在刚刚开始经济飞跃的时候,你希望是一个以出口经济为基础,但是既然所有国家都会出口推动,你所能做的只能到那么多。中国的经济已经变得很强,现在需要更多得以消费为驱动力。透过与当局的一些对话,我有很多原因来相信中国有很大的决心来进行这些步骤,让中国成为消费驱动的经济。所以经济减缓只是一个短期的事实,我们都希望增长会回归。

网易财经:中国的经济减缓将如何影响全球经济呢?

罗德里克·希尔斯:中国已经是全球发展的主要领航人,当然我们将因为中国的减缓而受到影响,就如果如果美国的经济减缓,全球经济也会受到损害一样。美国的消费经济的增长是中国经济得以在这么长时间内飞跃发展的关键原因。其中一个就是,我们刚刚提到的QE3(第三次量化宽松),这就能看到中国经济减缓的影响;我觉得中国在再一次增强,我觉得美国在缓慢的增强,我想如果我们能够解决长期的负债问题,而且我相信我们能够解决,美国的经济将会转好。欧洲的经济是很严重的问题,我个人的意见是,在欧洲发生的一切将慢慢解决在欧洲的问题,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欧元区将不能对世界经济有很好的贡献。所以现在问题是,从新兴经济体中将会出现怎样的改变?有原因来相信这会是真的,印尼,巴西,墨西哥都有合理的发展路径。世界是否能够等待中国的回归呢?或者美国的回归呢?我希望如此,我也是这么相信的。

往期回顾

更多

第108期:罗伯特·佐利克

  他是克林顿政府的重要幕僚,他参与推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他使世界银行重焕活力,他是2013网易经济学家年会的贵宾。他如何看世界与中国经济?他会给中国开出怎样的稳增长妙方?

第107期:罗德里克·希尔斯

  他曾与查理·芒格合开律所,他在美国法律界、金融界耕耘数十年,他曾任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主席。他如何解读世界债务危机?他是否担心中国经济高增长趋缓?

第106期:罗杰斯

  他是享有盛誉的国际投资大师,他与金融大鳄索罗斯创立了令人闻之色变的量子基金,他发明了著名的罗杰斯国际商品指数。他如何看待世界和中国经济?他给中国股民什么样的投资建议?

第105期:王一鸣

  他是宏观经济领域重要的政府智囊,他多次参与研究国家中长期规划,起草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文件。他如何解读世界新一轮产业革命?他如何把脉中国的贫富差距?

约访/刘娇月 编导/姜戬 视频/姜宏宇
您对《意见中国》节目有任何建议或意见,请来电或发邮件与我们联系。
电话:010-82558541 邮箱:caijinghuiketing#163.com("#"改为"@")
分享到:
| 财经首页 | 回到顶部  
主编信箱 热线:010-82558742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