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75

网易财经:2016网易经济学家年会精彩集锦

精彩集锦

2016网易经济学家年会
2016网易经济学家年会12月13日、14日在北京举行,共设置13场论坛,内容丰富,涵盖广泛,参会嘉宾共计近90名,创历届新高,其中包括英国前首相、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吴晓灵等国内外顶级知名人士,共同聚焦“大国图新,重启增长”。
问答
  • 中国如何保持经济增速?
    戈登布朗:中国能够增长6.5%,至少它对于世界上其他国家有非常大的贡献,如果其他的经济体增长的缓慢,中国的出口就会变得举步维艰,如果其他经济体增长比较快的话,中国的出口将会更加便利,中国的高增长率也会变得更加有可能。所以我们首先必须意识到全球合作是我们实现相对高增长率的必要条件,这对于中国在未来几年经济增长的途径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前提。
  • 中国如何推进金融改革?
    吴晓灵: 监管框架的完善要坚持基本的金融逻辑,还要考虑市场发展的需要,和历史沿革的路径依赖。同时,要确保货币政策和金融监管的专业性、独立性以适应日渐复杂的金融活动,这是我们另外的一个考量,金融活动越来越复杂,没有专业的、独立的金融监管是难以完成监管任务的。
  • 国企如何高效运转?
    刘明忠:一个企业要运转,说到底还是靠人来操作,而一个企业运转的好不好,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看人力资源是否被充分激活。我们很多人可能对国企体制机制的刻板印象就是人浮于事、“铁饭碗”“大锅饭”等,其实,这是用人和管人机制的问题,和所有制无关。如果能够实现企业无内部人控制,人才市场化,岗位市场化,待遇市场化,彻底实现“岗位能上能下、收入能增能减、人员能进能出”的市场化选人、用人、薪酬激励机制,那么国企也可以优质高效运转。
  • 如何正确认识“一带一路”?
    隆国强:当年在中国建电厂、建高速路、建港口那些企业,应该说得到了非常好的回报。所以同样的经验,当我们到这些“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开展基础设施合作,投资运营这些基础设施的时候,也同样相对来说是风险比较低的。当然我们也要睁大眼睛去趋利避害。
  • 中国楼市该如何迎接下一个五年?
    张五常:你没有买到房子,他买了房子,他的身家上升了几倍,这就有财富不均的问题,也有社会不稳定的问题,如果不顾这个问题,不考虑这个问题,只是光看楼价上升,这个上升并不是泡沫的问题,楼价上升是好事,因为它代表了大家的财富上升,也就是代表了预期收入上升,楼价预期收入上升折现的话,就等于是楼价。所以房价高的问题,假如不是有故意炒高房价的行为,房价高是反映了经济实力的增加,原则上除了刚才我们讲到的财富不均的问题,我是不反对楼价上升的。
  • 中国的资本市场何时重迎春天?
    李扬:股权市场它的问题是什么?这是中国的股权市场,从主板到创业板、到中小板、到新三板,由上而下是越来越小的,最大的肯定是主板了,前不久遇到新三板的老总说我们的目标是超越主板,这个结构头重脚轻,美国的结构是越往下越大、越往上越小,这是能站得住的结构,我们是站不住的结构。
文字实录
2016网易经济学家年会12月13日、14日在北京召开,聚焦“大国图新,重启增长”。本届经济学家年会共设置13个论坛,内容涵盖广泛,参会嘉宾接近90人,英国前首相布朗,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吴晓灵等国内外知名人士参与了会议。

以下为2016网易经济学家年会精彩集锦

<

过去一年,中国经济进入转型期,改革层层推进。全球经济复苏艰难,中国经济也面临着下行压力。重启增长是当务之急。


戈登布朗:中国能够增长6.5%,至少它对于世界上其他国家有非常大的贡献,如果其他的经济体增长的缓慢,中国的出口就会变得举步维艰,如果其他经济体增长比较快的话,中国的出口将会更加便利,中国的高增长率也会变得更加有可能。所以我们首先必须意识到全球合作是我们实现相对高增长率的必要条件,这对于中国在未来几年经济增长的途径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前提。

龙永图:关于整个中国发展的外部环境,大家对有一些看起来是很正常的事情过分的解读,比如说TPP,本来它就是全球正在谈判的200多个区域和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当中的一个,就是因为TPP是美国主导的,我们就会很容易把TPP,200多个自由贸易协定当中的一个,当成是针对中国的阴谋,这从常识来讲是不符合逻辑的。实际上TPP对于中国的出口没有太大的影响。

邱晓华:如果我们能够把中国消费水平进一步提升,消费潜能进一步释放,当然我们还有巨大的增长空间。消费能力之所以偏低,一是收入水平还达不到经济发展所要求的水平,二是中国的消费环境还不是很健全,三是中国的社会保障体系还不是很完善。

余永定:中国财政状况依然比较好,财政赤字对GDP之比为2.5,比所有发达国家都好得多,中国的公共财务公共债务对GDP之比有不同的说法,但不超过60%,也比所有的发达国家都好得多,中国可以考虑加大财政赤字,通过财政支出支持基础设施建设,在这方面中国还有较大的政策空间。

姚洋:我们看中国目前的人均收入大概是相当于日本1970年、1971年的水平,但是日本从1973年到1993年这一段的增长率只有3.5%,当然,1993年之后就几乎没有增长了。从世界的比较来看,要保证6.5%的增长其实还是具有挑战性的。

2008年的金融海啸,使得金融系统的创新与风险再平衡闯入人们的视野。已经融入世界经济的中国,开始思考中国金融的未来。

吴晓灵:监管框架的完善要坚持基本的金融逻辑,还要考虑市场发展的需要,和历史沿革的路径依赖。同时,要确保货币政策和金融监管的专业性、独立性以适应日渐复杂的金融活动,这是我们另外的一个考量,金融活动越来越复杂,没有专业的、独立的金融监管是难以完成监管任务的。

向作松:全行业亏损,怎么还本付息?我们的P2P公司爆出来的回报率最低15%,到哪儿去赚这个钱?所以我想我们今天讨论这个东西不要讨论互联网金融和传统金融的融合和分歧。要思考的是整个中国金融到底处在一个什么状态?

李峰:可能是出现了P2P,有一些众筹这样的品种,这个品种的核质其实是金融的某一段,是金融技术的某一段,它只是代表筹的那一部分,只是通过了一个互联网的销售,但核心没有变化,如果核心的风控做不好,必然走向像P2P现在已经有很多跑路的了,众筹,如果你的商品是虚假的,你就会出现一些大量的风险存在。


吴海生:互联网另外一个优势就是我们数据和技术的优势。可能传统的风控,包括今天央行的征信系统,它的数据和技术都是基于过去经济行为的积累,但是如果加上互联网的技术,尤其我们的安全技术和大数据的一种新型的数据积累,可能对我们传统的征信和风控是一种额外的补充。

新经济新常态下的国企重回市场,将如何适应?供给侧改革如何推进?


季晓楠:我们的任务是进一步加快混合制和股份制改革,这里面除了产权制度还有股权解决要解决一股独大的问题。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领域的商业类国有企业原则上都要实行公司制股份制改革。

刘明忠:一个企业要运转,说到底还是靠人来操作,而一个企业运转的好不好,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看人力资源是否被充分激活。我们很多人可能对国企体制机制的刻板印象就是人浮于事、“铁饭碗”“大锅饭”等,其实,这是用人和管人机制的问题,和所有制无关。如果能够实现企业无内部人控制,人才市场化,岗位市场化,待遇市场化,彻底实现“岗位能上能下、收入能增能减、人员能进能出”的市场化选人、用人、薪酬激励机制,那么国企也可以优质高效运转。

张文魁:国企虽然在GDP里头只占25%上下,就是1/4,国企的产出占GDP大概1/4,但是它所造成的资源错配是全方位的,不是说只有这1/4有资源错配,它造成的资源错配是全方位的。这个资源错配和市场扭曲,它对现在的经济增长是产生了严重的拖累,造成了严重的拖累,拖累了现在的经济增长。


如何正确认识“一带一路”战略?“一带一路”战略将带来哪些机遇和风险?


黄有光:“一带一路”的合作又不限制四于国际贸易,还有投资技术、文化、思想等等的交流,这些也是可以基于类似国际贸易的互惠互利,而在这些文化等交流上的互惠互利,因此我认为“一带一路”是能够带到各个倡议国家得到很大的利益的。

隆国强:当年在中国建电厂、建高速路、建港口那些企业,应该说得到了非常好的回报。所以同样的经验,当我们到这些“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开展基础设施合作,投资运营这些基础设施的时候,也同样相对来说是风险比较低的。当然我们也要睁大眼睛去趋利避害。


庄聪生:我看前两天商务部发布了前10个月,我们国家今年前10个月达到了952亿美金,增长16%,其中民间的投资占了将近50%,也就是说民营企业在“一带一路”建设当中是一个主力军或者是生力军,下一步还会越来越多。


陈国钢:我认为说民营企业走出去,“一带一路”对民营企业是一个机会,确实是个机遇。方式方法,就是我们采用一种抱团出海,建工业园区的方式,可能对规避我们刚才所说的各种风险是一个非常好的一种方式跟方法。


GDP增速放缓,大城市限购政策趋紧,房产税征收近在咫尺,人口红利下降,房价一直居高不下。中国楼市该如何迎接下一个五年?


张五常:你没有买到房子,他买了房子,他的身家上升了几倍,这就有财富不均的问题,也有社会不稳定的问题,如果不顾这个问题,不考虑这个问题,只是光看楼价上升,这个上升并不是泡沫的问题,楼价上升是好事,因为它代表了大家的财富上升,也就是代表了预期收入上升,楼价预期收入上升折现的话,就等于是楼价。所以房价高的问题,假如不是有故意炒高房价的行为,房价高是反映了经济实力的增加,原则上除了刚才我们讲到的财富不均的问题,我是不反对楼价上升的。

李铁:房地产转型还有很多路径可走,我们要看到的不是过去只针对于高收入人口更注重形态的房地产发展模式,我们希望把更多的目标转回更多关注中低收入人口的住房建设。房地产发展的空间也可以从中心城市向郊区转移,重点你能不能更好的把政府基础设施目标放在轨道交通建设上。

任志强:从未来看,房地产仍将是支柱产业,人口还是向城市集中,这是改变不了的,北京市的工资,按全国平均计算,大概是农村的八倍,中等收入大概是四倍,所以农民进城打工成为理所当然,因为挣得多,可以翻好几倍的工资收入,于是就向城市集中。另外,交通的改善,人们会越来越多的向城市集中,这个条件岂不是无法改变?意味着当我们知道房地产和经济的相关关系以后就会知道,离开了房地产,现在说调整产能过剩,把房地产灭了,行不行?中国经济从现有情况发展来看,是不行的。

今年资本市场的大幅波动让股民记忆深刻,注册制会给我们带来什么?中国的资本市场何时重迎春天?

李扬:股权市场它的问题是什么?这是中国的股权市场,从主板到创业板、到中小板、到新三板,由上而下是越来越小的,最大的肯定是主板了,前不久遇到新三板的老总说我们的目标是超越主板,这个结构头重脚轻,美国的结构是越往下越大、越往上越小,这是能站得住的结构,我们是站不住的结构。

管清友:我觉得这次注册制的改革,短期来讲我觉得可以和股权分置改革相比,如果从长远来看,从其它国家和地区的发展讲,尽管它会对存量造成一定程度上的冲击,但它对于我们其中一个长期牛市,应该说是一个重要的爆发点。

王胜:这个转型过程当中一定会对旧经济产生一些相应的负面影响,所以我们在明年可能会看到一些旧产权出清,可能会看到从隐性失业向显性失业转变的过程,这个过程会让你觉得似乎经济出现了一些不好的变化,但实际上它却孕育着新生的过程。

经济全球化飞速发展的现代社会,如何鉴古观今,从历史的长河中窥探现代文明的走向?


雷颐:清政府最后没有处理好官商关系,把商人逼向自己的对立面,他不知道中国社会转型,这个现代工商阶层的崛起,是一个不可避免的潮流,对于商人还是想没收你的财产就是没收你的财产,想抓你就抓你,就把现代的工商阶层推向自己的对立面,这就是历史给我们的一个深刻的教训。

随着政界、商界女性的领导者不断涌现,女性在现代社会中扮演者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女性力量将如何对社会发声?


袁立:尘肺农民完全因为人为造成的,矿主不给他们戴口罩。他们在矿下面极其恶劣环境,喝的炸药水、尿水,所以不得不得这种病。中国尘肺病绝迹是中国走向文明象征,因为每个人生而平等。

中国经济新常态下,新青年领袖将如何完成属于自己的从0到1?他们又将如何看待企业家精神传承?


尚雯婕:我们会让“90后”去创意去执行,甚至于我们把公司原来的垂直性的管理,就是集中型的管理形式改成了扁平式的管理,现在我鼓励公司当中的哪怕是“90后”新进公司的新人在公司内部进行创业,我觉得像这样的一种方式,会更适合“90后”这一群职场新人创造力和能力的发展。

严昊:我定位自己要成为一个能够值得国际认可,值得国人骄傲的中国人办的企业。但是作为影响我们有这样的想法的还是责任的原因,因为常讲虽然我们身在这样的家庭有这样的父母打造这样的平台,首先在人生的初级阶段有责任、有义务去承载去延续父辈的梦想,或者这种目标,所以我的梦想就是这样的。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提出,对创业者无疑是一针强心剂。创业之路该如何前行?科技创新前方是否坦途?


李毅中:改造提升传统产业,要注重实现互联网+。发展新兴产业从开始确定技术路线总体设计和运营模式时,就要注重信息化深度融合,不要建成以后再去融合。发展新兴产业要借着高的起点上。最后一点建议,发展新兴产业要注重生产性服务业配套服务支撑的功能。当今发展新兴产业离不开现代生产型服务业的支撑,两者是一个孪生兄弟。



鲁白: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就是这个高科技的创新,最重要的是原始创新,要有很高的科技的壁垒,才能有别于一般社会上的创新所以高校的创新要有自己的特点。

王功权:我们要真的去独立思考,真的要有自己独到的见识,真的要不去人云亦云,不简单地抄袭和山寨,真的去研究商业的本质和用户的需求,真的去寻求差异化和个性化服务,真的寻求在这个经济成长、经济发展过程中找到自己的位置,而自己的位置不一定就是爆炸性成长的企业,不一定是千亿级企业。

方滨兴:我们国家创新的环境不好,不好在哪儿?中国提新概念,大家想你能干成吗?否定的声音特别多。导致政府也犹豫,政府投资没有给完全中国人提的新概念,投的大数据、云计算等都是别人提的,这玩意儿没人提就你提能行吗?这是一个问题。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