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061
《意见中国-经济学家访谈录》每周四推出。
视频本期实录往期回顾会客厅财经首页
哈继铭
高盛(亚洲)投资银行部总经理[简介]

哈继铭:中国应再次释放改革红利

他曾近距离观察东南亚金融风暴,对金融危机有较深的理解。他从投资实践中理解经济运行的奥秘。他始终怀有经世济民的梦想。他怎么看中国经济的近忧远虑? 网易财经《意见中国》对话高盛(亚洲)投资银行部总经理哈继铭。
[访谈全部文字实录] 

视频

刺激经济之后勿忘改革

哈继铭:刺激完之后我们也看到一些问题逐渐显现出来,包括通货膨胀等,之后如何用一些更深层次的改革措施来化解这些问题是问题的关键。

中国经济可以软着陆

哈继铭:倘若有一些其他的突发性的因素,比如说外部环境的冲击,我相信中国政府的政策弹药库里应当是有很多的子弹可以抵御这种冲击的。

治理滞胀需要激发民间活力

哈继铭:我们可能更多的应当考虑一种供应方的政策,就是如何把供应曲线向外推移,实际上就是改革、开放,就是提高劳动生产率。

释放改革红利应对老龄化

哈继铭:现在我们已经逐渐地逼近了人口红利的尾端。应该把视野放宽到其他的一些所谓制度性的改革红利,来弥补人口红利的不足。

问答

更多

解决金融危机的最好方法是什么?

哈继铭:刺激政策就是打麻药,打麻药的目的是为了动手术,所以我们看政策是否成功,不仅要看麻药的效果,还要看整个手术的效果如何。因为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免费的午餐的,经历了全球性的金融海啸,可能刺激政策暂时把一些问题掩盖了,之后这些问题的暴露是需要用扎实的政策来解决的。

紧缩货币政策之后,经济会不会有趋冷的危险?

哈继铭:过冷的风险是不大的。去年经济增长全球都是比较强劲,今年几乎步调一致的,全球又是偏冷或者说是增速下降,导致这一起一落的原因,实际上是去年许多国家的刺激政策造成的。如果没有这些刺激政策,可能这两年的经济增长速度都是比较平稳。明年经济有望回归它原来应当有的轨迹。

如果滞胀来临,怎么解决?

哈继铭:这时候我们可能更多的应当考虑一种供应方的政策,就是如何把供应曲线向外推移,实际上就是改革、开放,就是提高劳动生产率。比如说有些行业目前还是受到管制的,得以向民间开放,吸引民间投资,有一些企业可能可以更多的让它实现私有化,这些政策是我们现在应当加以考虑的。

怎么看人口红利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哈继铭:到2015年以前,人口红利会使得经济产生一种非常强劲的增长,而且会推高资产价格。但看来现在我们已经逐渐地逼近了这个释放期的尾端。比如说劳动力供应已经不像过去那么充裕。所以我们提高劳动生产率来化解通货膨胀的压力,就变成一个更加艰巨和重要的任务。

人口红利消失,该怎么样应对?

哈继铭:应该把视野放宽到其他的一些所谓制度性的改革红利,来弥补人口红利的不足。比如人口红利消失之后,也许城市化的进程会放缓。如果让农民的宅基地可以变现,那么他拿着这个钱可以到城里里购房,这样的话伴随着户籍制度的改革,土地制度的改革,会进一步的扩大我们城市化的空间。

如何看养老院的产业化问题?

哈继铭:用政府来进行养老院的建设,这也不是国际惯例。我们看到国际上有很多养老院都是私人部门参与的。关键就是这种养老院我们要有一个很好的治理,不能说出现媒体上报道的那种虐待老人的现象。在中国打造养老院,实际上是一种为未来人口红利消失、变成人口负债做的一个很必要的准备。

全部文字实录

网易财经7月讯 网易财经《意见中国--网易经济学家访谈录》栏目近日专访了高盛(亚洲)投资银行部总经理哈继铭。他曾近距离观察东南亚金融风暴,对金融危机有较深的理解。他从投资实践中理解经济运行的奥秘。他始终怀有经世济民的梦想。他怎么看中国经济的近忧远虑?

哈继铭既关注中国经济的短期问题,也关注其长远进程。短期上,他认为中国经济可以实现软着陆。但是在刺激经济之后,关键是要用改革来动手术。他说:“刺激政策就是打麻药,打麻药的目的是为了动手术,所以我们看政策是否成功,不仅要看麻药的效果,还要看整个手术的效果如何。”“刺激完之后我们也看到一些问题逐渐显现出来,包括通货膨胀、物价高企以及房地产价格高企,之后如何用一些更深层次的改革措施来化解这些问题是问题的关键。”

哈继铭判断,刺激政策提前实现了一部分需求,因此接下来经济增长将回到常规状态。不过,如果出现大的风险,政府有足够的政策弹药应对。当前的面临着滞胀的风险,而治理滞胀不能采用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等需求管理的办法,而应该采用促进供给的方法。哈继铭说:“供应曲线向外推移的政策实际上就是改革、开放,就是提高劳动生产率。比如说有些行业目前还是受到管制的行业,得以向民间开放,吸引民间投资,有一些企业可能可以更多的让它实现私有化,这些政策是我们现在应当加以考虑的。”

哈继铭举了国外的例子:“我们回想一下历史上采取过这种政策的国家,在1980年代初的时候,美国还有欧洲其他一些国家也面临着这种通货膨胀较高,经济增长比较低迷,当初无论是里根政府还是撒切尔夫人政府都是采用了这种供应方的政策来避免了滞胀。今天我们看到类似的问题再重演,过去那些其他国家的经验我们可能是有吸取之处的。”

对影响经济发展的长期因素,哈继铭最重视人口问题。他认为,人口红利即将耗尽,中国必须寻求新的发展动力。“我觉得应该把这个视野放宽到其他的一些所谓制度性的改革红利,来弥补人口红利的不足。”

哈继铭提到,土地制度改革和户籍制度改革非常重要。他主张取消户籍管制,让农民拥有、并自由交易土地。“如果说我们能够使得他的宅基地可以变现,那么他拿着这个钱可以到城里里购房,这样的话伴随着户籍制度的改革,土地制度的改革,会进一步的扩大我们城市化的空间。”

以下为访谈实录:

刺激经济之后勿忘改革

网易财经:自从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以来,无论是中美还是对政府都出台了很多宏观调控的措施,您曾经近距离观察过东南亚的金融危机,您觉得解决金融危机的最好方法是什么?

哈继铭:我觉得金融危机每次发生的原因都不同,而且发生的国家和地区也不同,所以没有一个固定的所谓最好的解决方法。应当是根据当时具体的情况具体的分析用一些政策来避免危机对社会造成毁灭性破坏性的影响。

网易财经:您觉得中国和美国还有一些国家在应对危机上采取的措施是正确的吗?

哈继铭:这些国家在危机爆发之后都采取了一些刺激性的政策,这些政策本身来说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关键是在刺激之后是否有更实质性的改革措施。刺激政策就是打麻药,打麻药的目的是为了动手术,所以我们看政策是否成功,不仅要看麻药的效果,还要看整个手术的效果如何。

网易财经:您觉得就中国的情况来说呢?

哈继铭:我们前面的刺激政策的力度是很大的,刺激完了之后看到了经济也明显避免了受外部环境的巨大冲击,GDP增长还是保持在相当高的水平上。刺激完之后我们也看到一些问题逐渐显现出来,包括通货膨胀、物价高企以及房地产价格高企,之后如何用一些更深层次的改革措施来化解这些问题是问题的关键。

网易财经:这也就是您说的动手术的意思,是吗?

哈继铭:对。

网易财经:您觉得这个手术什么时候动比较合适?

哈继铭:我们现在已经开始动了。治理通胀、治理房地产泡沫出现的政策已经频频出台,而且已经看到了一些效果。关键是我们看到,在治理的过程中肯定会出现一些经济增长速度放缓一系列的问题,这些问题我们应当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因为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免费的午餐的,经历了全球性的金融海啸,可能刺激政策暂时把一些问题掩盖了,之后这些问题的暴露是需要用扎实的政策来解决的,所以眼前的经济增长下降或者走软,我觉得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不应该因此而放弃了手术。

中国经济可以软着陆

网易财经:您觉得中国的经济可能会是硬着陆还是软着陆?

哈继铭:硬着陆软着陆怎么来定义。如果说经济增长速度从原来10%左右降到7%以下这个属于硬着陆,如果是在8%左右回落的话,那么应当是软着陆,如果这样来定义硬着陆和软着陆我觉得中国的经济应该是软着陆。

网易财经:可能会在8%左右的增长速度?

哈继铭:我觉得我们最差的季度可能经济增长速度还能保持在8%速度。

网易财经:全年来看?

哈继铭:我觉得今年还是会在9%以上。

网易财经:温家宝最近发表一个讲话说,今年的CPI的涨幅可能控制在5%以内,您觉得这个目标是否能达到?

哈继铭:全年控制在5%以内,我觉得还是有希望达到的。因为接下来下半年我觉得通货膨胀翘尾因素将会明显下降,至少12月份消失。新增因素还有一些,现在来看猪肉价格还是在上升。但是我判断8、9月份的时候,可能通胀将会有明显的回落,到了四季度的时候,降到5%以下,这个完全是有望的。

网易财经:在采取了紧缩的货币政策之后,经济会不会有趋冷的危险?而在这个发生之后,政府到底应该怎么办,是不是要放弃治理通胀呢?

哈继铭:首先我觉得过冷的风险是不大的。因为目前大家看到的是去年经济增长全球都是比较强劲、今年几乎步调一致的,全球又是偏冷或者说是增速下降,导致这一起一落的原因,实际上是在去年许多国家的刺激政策造成的。如果没有这些刺激政策的话,可能这两年的经济增长速度都是比较平稳。

看到了这一点,到了明年的话,经济有望回归它原来应当有的轨迹。我并不很担心“二次探底”,倘若有一些其他的突发性的因素,比如说外部环境,由于欧洲的金融危机愈演愈烈导致一场新的冲击,这个时候我相信中国政府的“政策弹药库”里应当是有很多的“子弹”可以抵御这种冲击的。

治理滞胀需要激发民间活力

网易财经:现在中国经济情况给人的感觉是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用了很多,但是经济运行当中的一些主要矛盾都还没有解决,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哈继铭:这就又跟我们刚才谈的动手术有关。全球经济接下来都会面临一种挑战,这种挑战是体现在经济增长速度比过去慢,通货膨胀比过去高。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看到许多国家的老百姓,甚至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受到损伤,所以接下来他们有一个调整资产负债表的需求。货币增长即使很快,还难以一时间推动经济增长,而只是起到了一个资产负债表修复的作用。但是货币如果增长过快,尤其是那些发达国家,他们的货币本身又是一种国际货币,无论是美元还是欧元,那种货币不会完全滞留在自己的国家,它可以流到其他的国家去,尤其是流到那些经济增长速度较快的新兴市场,所以发达国家的宽松货币政策可能会导致发展中国家的通货膨胀高企。所以我们看到通货膨胀是一个伴随着经济增长速度放缓的一个现象。在治理这种高通胀、低增长的问题,有人管它叫滞胀,治理这个问题的最好手段,可能还不是需求管理。

这时候我们可能更多的应当考虑一种供应方的政策,就是如何把供应曲线向外推移,供应曲线向外推移的政策实际上就是改革、开放,就是提高劳动生产率。比如说有些行业目前还是受到管制的行业,得以向民间开放,吸引民间投资,有一些企业可能可以更多的让它实现私有化,这些政策是我们现在应当加以考虑的。

另外就是像社会保障体制的改善,也会使得老百姓降低他对未来后顾之忧得以缓解,所以他可能会有更多的意愿现在就进行消费。

我们回想一下历史上采取过这种政策的国家,在1980年代初的时候,美国还有欧洲其他一些国家也面临着这种通货膨胀较高,经济增长比较低迷,当初无论是里根政府还是撒切尔夫人政府都是采用了这种供应方的政策来避免了滞胀。今天我们看到类似的问题再重演,过去那些其他国家的经验我们可能是有吸取之处的。

网易财经:除了您刚才说到的内部因素,外部的因素其实也是非常重要的,您觉得美国会在接下来采取怎样的经济政策,对中国又会产生哪些影响呢?

哈继铭:我觉得美国接下来的政策,进一步像前期那样大规模的实行数量性的放松的空间已经很小了。接下来美国政策可能进入一个观察期,既不紧缩,也不宽松。美国的政策对于一些发展中国家来说还是过于宽松的,所以我们觉得依然会有许多的资金流入到这些新兴市场经济,导致那儿的通货膨胀,导致那儿的资产价格泡沫进一步的增大,所以我们还是应当谨慎地对待,来防止这种美国宽松货币政策的溢出效应对我们这些经济可能产生的影响。

网易财经:在这种情况下让人民币汇率浮动更好,还是让人民币汇率稳定更好?

哈继铭:我觉得现在还是应当更多的让市场决定人民币的汇率水平。因为如果说是货币汇率政策过于紧缩的话,可能会产生人们对未来升值的一个很强烈的预期,导致大量的资金流入,这样的话,刚才我们谈到如何防止外部政策对中国产生的影响,我觉得这样就会产生一种不利的影响,会使得我们的外汇储备进一步增大,会使得我们的货币政策调控的难度进一步增大,这个对我们经济实现软着陆可能是不利的。

释放改革红利应对老龄化

网易财经:现在劳工荒引起了很多经济学家的关注,您怎么看待人口红利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哈继铭:人口问题,实际上我在2006年12月初的时候有一篇报告叫《人口红利推动资产价格》,就是谈的中国的人口红利。当初我的结论就是,在未来的十年,也就是到2015年以前,中国还是会继续享受人口红利的。这种人口红利会使得经济产生一种非常强劲的增长,而且会推高资产价格。

这个阶段我们通常称为人口红利的释放期,但看来现在我们已经逐渐地逼近了这个释放期的尾端,有一些现象也逐渐显现出来。比如说劳动力供应已经不像过去那么充裕,尤其是一些非技术型的工作。劳动力反而出现一些短缺,工资上涨的压力在上升。在这么一个背景下,我觉得这种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对通货膨胀会有一定的推动。所以我们提高劳动生产率来化解通货膨胀的压力,就变成一个更加艰巨和重要的任务。

网易财经:刚才提到,大概到2015年左右,人口红利对中国的影响可能会消失,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该怎么样应对呢?

哈继铭:单纯来看人口政策,如何逆转人口政策,试图通过这种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可能会使得我们的视野过于狭隘,有时候可能还会得不偿失。也有人现在推荐,说是应当把计划生育政策取消,取消之后我们以后就会有更多的人口红利,我觉得他这个话可能从长期来看是这样的。如果我们今天取消了计划生育政策,每个家庭都能生更多的孩子,那么二、三十年后劳动力市场供应又会充裕,但是眼前我们人口红利马上在2015年之后消失,如果这个时候出生率又很高的话,反而是对经济不利的,因为那个时候你想可能对于房地产的冲击会更大。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如果说2015年之后依然有计划生育政策,我们的家庭还是一个孩子,这个时候这对年轻夫妇可能双职工的话,还是有较多的储蓄来购买房地产,来从上一代手里接盘购买房地产。假如说这对年轻夫妇已经有五、六个孩子的话,那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储蓄,成功的从上一代接盘,那样的话对于经济和市场的影响会更大。所以我觉得应该把这个视野放宽到其他的一些所谓制度性的改革红利,来弥补人口红利的不足。

比如说到那时候人口红利消失之后,也许城市化的进程会放缓,因为我们知道农村一旦出现老龄化的话,农村人口进入城市的速度也会降低,这时候如果我们能够通过户籍制度改革,使得那些在城市工作的农民工安居下来,能够在这儿享受和城里人一样的社会福利,这样的话可能他们就可以在城市化的过程当中起到一个稳定的作用。不然的话他们可能就会回到自己的家乡去,回到自己家乡不就是导致了一种去城市化嘛。去城市化对房地产,对整个经济的影响就会更加负面。所以我觉得像户籍制度改革之类的政策应该及时的推出。

另外我们可以看是不是有其他的更多的政策,比如说土地制度改革。我们看到现在很多农民工是在差不多一年大部分时间居住在城市,在城里租房子,占用了一块土地,但是他家里的宅基地又占用了一块土地。尽管他可能一年当中就春节期间回家探个亲,但是这两块土地他都是占有的,这是对土地的一种极大的浪费。如果说我们能够使得他的宅基地可以变现,那么他拿着这个钱可以到城里里购房,这样的话伴随着户籍制度的改革,土地制度的改革,会进一步的扩大我们城市化的空间。

如果你不允许他卖的话,即使你给他户籍制度改革了,他可以在城里住下去,但是他得找地方住。房子他是永远买不起的。所以我觉得土地改革也好,户籍制度改革也好,都是应对人口红利消失之后。反而那个时候不光是人口红利消失,反而是变成人口负债了,在那个时候我相信这些政策都会起到一个平滑对经济的影响的作用。

网易财经:您如何看待养老院的产业化问题,现在很多人反对私人开办养老院,认为养老应该由政府和家庭来负责,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呢?

哈继铭:我不太赞同这个观点。家庭养老的话这是老百姓自己的选择,这倒无可厚非,如果老人们愿意住在家里,这个是他自己的事情。但是用政府来进行养老院的建设,这可能也不是国际惯例。我们看到国际上有很多养老院都是私人部门参与的。关键就是这种养老院我们要有一个很好的治理,不能说出现媒体上报道的那种虐待老人的现象。

还有在中国打造养老院,实际上是一种为未来人口红利消失、变成人口负债做的一个很必要的准备。关键就是眼前在人口红利还没有消失的时候,我们如何创造条件使得将来的养老院成为老人能够负担得起的一种养老手。在中国完全是具备这种条件的。

在中国用私人部门建造养老院的话,重点应当放在高收入阶层。

网易财经:除了您说到的高收入阶层,其实中国大部分人还是属于中低收入的,您觉得这部分人的养老是可以依赖政府的社保体系吗?

哈继铭:我觉得应当是两条腿走路。一般的国家都是有政府的一部分的养老,就是社保;另外还有一部分是私人部门的养老保障。所以我觉得现在的中国老百姓,首先社保是绝对需要加强的,但是除此之外,应当鼓励更多的老百姓通过市场实现,为他们未来的养老进行补充。

愿一直为政府出谋划策

网易财经:作为经济学家,您更喜欢通过言论来影响政策,还是更喜欢直接参与到政策的制定当中呢?

哈继铭:我都可以。无论是哪种形式,无论我是在市场上还是在其他的工作岗位,无论是在中资企业还是在外资企业,我都会一如既往的为中国的政策制定出谋划策。

网易财经:在您的经济学生涯当中,您最大的感悟是什么?

哈继铭:最大的感悟还是实际工作经验。你看我从1993年开始第一个工作就是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直到现在,差不多近20年,基本上这20年都是从事的实际工作。我觉得从事实际工作对自己对经济的感觉,以及对政策的制定和执行过程会有一个非常深刻、直观的理解,这方面很容易使得我们和市场、和政策的制定者走得更近一些,考虑问题就会更加实际。我从来没有当过教授,但是我很崇拜无论是中国还是海外的经济学教授,我只是自己没有亲身体验过。我所体验的就是,比如我在过去在前苏联国家,之后在亚洲,比如说印度尼西亚,参与这些国家的政策的直接制定。我曾经在印尼的时候,每个星期和他们的央行行长共同要卖央票,每个星期二先开会决定卖多少,星期三的时候直接就是操作,我觉得这些东西可能是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所以你要是问我这个问题,我觉得理论与实际相结合可能是经济学家最重要的成功之道。

往期回顾

更多

第60期:王则柯

  他被人称为“经济学谬论的清道夫”。他认为中国的传统中就已经包含市场经济的理念,今天更是需要重申市场理念,认清政府干预的谬误。

第59期:田国强

  他信奉无为而治的小政府精神。面对干预增多、改革倒退的局面,他痛心疾首,呼吁政府不该管的就别插手。政府应该做的是放权让利,还富于民,释放制度红利。

第58期:王志乐

  他致力于以全球合作的开放视野去探究跨国贸易。他鄙弃落伍于时代的国家安全论,认为民族主义的经济观拖累了中国经济。

第57期:叶航

  他是广受欢迎的传道授业者,也是著名的公共评论人。他为关注扭曲的体制对公平和效率的双重损害。他如何看国企和民企的不同境遇?

您对《意见中国》节目有任何建议或意见,请来电或发邮件与我们联系。
电话:010-82558541 邮箱:caijinghuiketing#163.com("#"改为"@")
转发到微博 | 财经首页 | 回到顶部  
主编信箱 热线:010-82558742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