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127
《意见中国-经济学家访谈录》每周五推出。
视频本期实录往期回顾会客厅问答商学院财经首页
郭田勇中央财经大学教授[简介]

郭田勇:中国有爆发经济危机风险

他长期致力于宏观经济与金融市场研究。他关注经济与金融市场的变化。他如何看待六月份发生的钱荒?他为什么会说中国有可能爆发全面性的经济危机。网易财经《意见中国》对话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访谈文字实录]  

视频

央行纠错中体现宽容

郭田勇:央行说“如果不适当给一些钱可能短时间内恐慌蔓延,会对实体经济带来伤害。”既纠错,但是又表现了 一定程度的宽容。”

地方债风险整体是可控的

郭田勇:地方债风险整体是可控的,但是地方可能有差异。可能有一部分前期负债率比较高的一些政府,未来还款能力是会出现困难的。

银行业面临新的挑战

郭田勇:银行业肯定是从近年来看基本面还是比较好的,但是的确也形成了一些隐患和问题。近几年银行业大家也注意到,它的盈利增速是逐级往下降的。

经济减速有周期和人为因素

郭田勇:我们现在出现的经济减速,应当说由经济周期自身所决定的。但也有人为方面。新一届政府由于他决定把主要的精力放在调整结构、深化改革上。

图片

问答

更多

您认为六月份出现的流动性紧张是钱荒的表现吗?

郭田勇:中国其实所谓“钱荒”,是由于我们结构上的问题形成的短时间内矛盾爆发。当然,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跟央行的态度是有关系的。央行不能总是扮演一种 很被动的角色。以前有很多市场人士把央行比喻成“央妈”,这个比喻也是正确的,央行就像母亲对小孩一样。

中国有爆发经济危机的可能性吗?

郭田勇:如果说央行想给商业银行流动性,是分分钟的事儿就可以给钱,就是大家都没有问题了。我们倒是担 心的是,如果我们结构性的问题,深层次的问题不解决,可能未来一拖再拖,一直向后推,有可能到哪一天我们爆发全面性的经济危机,而不仅仅是一种金融危机 了。

您认为地方债风险是否可控?

郭田勇:地方债风险整体是可控的,但是地方可能有差异。可能有一部分前期负债率比较高的一些政府,未来还款能力是会出现困难的。如果出现债务违约的情况,由 于中国政府毕竟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还是连为一体的,我想即便有一些地方政府出现了债务暂时不能偿还的情况的可能,包括中央政府,包括社会及其它方面吧,会 帮助他来做一些缓冲性的准备,缓冲性措施。

您如何看待今年中国银行业整体的发展形势?

郭田勇:在银行盈利能力回归正常,未来社会各界对银行暴利的指责声音可能会变少了,中国银行业,我们认为目前来看它最大的风险 也是在信用风险上。一旦出现大面积不良资产的话,这个对银行带来的打击可以说是致命的。未来这一块,就是资产的质量问题要高度重视。另外一个从未来发展 上,我们也是认为银行还是要注意拓展中间业务,

您怎么看央行在钱荒中的表现?

郭田勇:所谓“央妈”嘛,当妈的既恨又爱,对整个金融业吧。你如果说我真不给你钱,一方面你要闹腾;第二,央行不拿钱以后,这个效果在短时间内就容易传递到 其它市场,甚至传递到社会去。央行说“如果不适当给一些钱可能短时间内恐慌蔓延,会对实体经济带来伤害。”既纠错,但是又表现了 一定程度的宽容。

中国经济会不会出现硬着陆?

郭田勇:新一届政府由于它决定把主要的精力放在调整结构、深化改革上,这样他对经济增长速度指标本身是有所淡化的。或者说它对经济减速的容忍度是在提高的,经济可以往下降一 些。而不是说一旦发现经济要往下降,就马上采取一些外力。我想经济出现一些减速,包括带有硬着陆迹象这种减速。

全部文字实录

网易财经7月讯   网易财经《意见中国--网易经济学家访谈录》栏目近日专访了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他长期致力于宏观经济与金融市场 研究。他关注经济与金融市场的变化。他如何看待六月份发生的钱荒?央行在钱荒之后的反应又体现出怎样的政策意图?他为什么会说中国有可能爆发全面性的经济危机,而不仅仅是一种金融危机。

以下为访谈实录:

网易财经:我们看到6月份银行间资金利率一度飙升,流动性表现的非常紧张。您认为这是钱荒的表现吗?

郭田勇:中国其实所谓钱荒,是由于我们结构上的问题形成的短时间内矛盾爆发。当然,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跟央行的态度是有关系的。央行不能总是扮演一种 很被动的角色。以前有很多市场人士把央行比喻成央妈,这个比喻也是正确的,央行就像母亲对小孩一样。小孩正常的开销该要给的要给,但是如果要拿钱做吃 喝嫖赌的事情我不能说你要钱我就给你钱吧。央行可能也是想治一治这些毛病,想通过紧一紧让商业银行、让金融机构能够反思自己的行为,把钱真正用对地方。所 以央行把货币口子给收紧了一下,你要钱我就不给你钱。在这种情况下形成了在短时间内,形成了一种比较剧烈的一种外部表象,资金成本上升,社会上感觉是出新 了钱荒。对钱荒这个事儿,我们不要认为它是真正的钱荒,而是因为我们结构不合理等一些深层次问题的一个表现。

央行纠错中体现宽容

网易财经:之前央行曾经表态说流动性的问题让银行自救,之后央行又出手缓解流动性紧张局面。您认为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郭田勇:所谓央妈嘛,当妈的既恨又爱,对整个金融业吧。你如果说我真不给你钱,一方面你要闹腾;第二,央行不拿钱以后,这个效果在短时间内就容易传递到 其它市场,甚至传递到社会去。比如说:我们看到马上由于银行间利率飙升,导致股票市场逐渐暴跌,甚至导致社会上很多其它行业的一些投资者出现一定的恐慌情 绪,所以说应当说也是一种央行的绑架也是受到了一些效果。央行说:如果不适当给一些钱可能短时间内恐慌蔓延,会对实体经济带来伤害。既纠错,但是又表现了 一定程度的宽容。

中国有爆发经济危机风险

网易财经:如果这一轮的流动性紧张继续演化的话,会不会爆发新的金融危机呢?

郭田勇:我觉得中国金融危机,从理论上来讲,还并不具备爆发金融危机的条件。因为我们现在出现的只是流动性短暂的短缺,而且这种短缺并不是真正的短缺,而是 由于央行的态度希望未来大家把钱用对地方而进行的短期调控。如果说央行想给商业银行流动性,是分分钟的事儿就可以给钱,就是大家都没有问题了。我们倒是担 心的是,如果我们结构性的问题,深层次的问题不解决,可能未来一拖再拖,一直向后推,有可能到哪一天我们爆发全面性的经济危机,而不仅仅是一种金融危机 了。

网易财经:李克强总理曾经三次提到用好增量,盘活存量。您认为具体应该怎么做呢?

郭田勇:两方面,一个是增量,一个是存 量。增量上,一定要按照中央经济结构调整、产业升级、深化改革的要求,把钱未来的和货币增量用到一些比如中小企业、高科技企业、战略新兴产业,个人消费贷 款,包括三农这些真正能够促进经济实现内生性增长的领域中去,这个就是我们讲的用好增量。从存量上来看,也是要把我们长期以来在结构上,比如:产 能过剩的一些企业和项目,占有资金量很大,我们的一些固定资产投资甚至有些重复建设占用资金很大,包括房地产这一块占用资金很大,我们能不能把这一块的存 量挤出一部分出来。把资金给腾挪出来,然后把这一块资金投到我刚才说的这些项目,投到刀刃上去。

地方债风险整体是可控的

网易财经:现在多个地方政府债务率已经接近了国际警戒线。您认为地方债风险是否可控?

郭田勇:地方债风险整体是可控的,但是地方可能有差异。可能有一部分前期负债率比较高的一些政府,未来还款能力是会出现困难的。如果出现债务违约的情况,由 于中国政府毕竟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还是连为一体的,我想即便有一些地方政府出现了债务暂时不能偿还的情况的可能,包括中央政府,包括社会及其它方面吧,会 帮助他来做一些缓冲性的准备,缓冲性措施。比如:债务,进行一些适当的延期,或者我们也看到现在各个省都在组建类似于资产管理公司这样的一些机构。比如 说:将一部分债务,能不能把它予以证券化,以政府来融资,这些办法现在都在未雨绸缪的来进行研究。

银行业面临新的挑战

网易财经:您如何看待今年中国银行业整体的发展形势?

郭田勇:银行业肯定是从近年来看基本面还是比较好的,但是的确也形成了一些隐患和问题。首先,从盈利能力来看。近几年银行业大家也注意到,它的盈利增速是逐 级往下降的。前几年盈利状况可能是百分之四五十,到近两年可能就是百分之二十、百分之十,今年盈利状况可能跟GDP相差不会太多了,也就是在百分之十左右 的增速,已经达到一个正常的增幅了。在银行盈利能力回归正常,未来社会各界对银行暴利的指责声音可能会变少了,中国银行业,我们认为目前来看它最大的风险 也是在信用风险上。一旦出现大面积不良资产的话,这个对银行带来的打击可以说是致命的。未来这一块,就是资产的质量问题要高度重视。另外一个从未来发展 上,我们也是认为银行还是要注意拓展中间业务,包括利用现代技术手段比如发展互联网金融,能形成自己多元化、可持续性的盈利点,这一块对银行也是非常重要 的。我们看到现在在银行传统业务上,方方面面的业务,其实受到了各种融资的崛起对它带来的冲击也是比较大的。在社会融资总量这个指标,五年前社会融资 总量银行贷款还能占到80%,现在大概只降到50%多一点,就是大幅度降低。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金融业在不断的脱媒,其它的金融方式不断的兴起对银行 进行挤压。银行相应的一定要实现服务的多元化、引收入来源的多元化,这个时候我通过发展一些中间业务,利用一些高科技手段更好的来改进我的服务,这一块可 能在未来对银行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中国经济减速有周期和人为因素

网易财经:五月份的经济数据下滑是比较明显的。您认为这样下去中国经济会不会出现硬着陆?

郭田勇:我们现在出现的经济减速,应当说由经济周期自身所决定了这方面的原因。但是也有什么呢?也有我们人为方面的。这种人为不是贬义词,新一届政府由 于他决定把主要的精力放在调整结构、深化改革上,这样他对经济增长速度指标本身是有所淡化的。或者说它对经济减速的容忍度是在提高的,经济可以往下降一 些。而不是说一旦发现经济要往下降,就马上采取一些外力。我想经济出现一些减速,包括带有硬着陆迹象这种减速,这个对中国短期来讲,我们可以说它不是一件 好事。但是从宏观效果来讲,我们之所以能够容忍这种经济减速,甚至出现这种硬着陆的迹象是由于我们要把更重要的精力放在深化改革、调整结构上。如果说我们 能把这一块做好的话,从长期来看我们会获得一个更好的、更圆满的结果。

 

往期回顾

更多

第126期:刘利刚

  他如何看待六月份发生的钱荒?他对破解地方财政危机有何建议?意见中国对话澳新银行大中华区经济研究总监刘利刚。

第125期:高善文

  他以千万年薪,成为券商界薪酬的标杆。他致力于追求独立完整的经济学分析体系。他如何看待经济学家的声誉与影响?

第124期:雷颐(2)

  他以渊博的历史积累和自由经济的眼光重新审视中国近代史。他如何看待城镇化问题?他如何评价三十年改革在中国历史中的地位和意义?

第123期:梁兆基

  他是资深宏观经济研究者。他对亚洲经济和中国经济都有深度的了解。他赞赏中国对亚洲经济的贡献。他如何看接下来中国与亚洲的经济趋向?

主持/倪惠  编导/ 倪惠 后期制作/浦鑫
您对《意见中国》节目有任何建议或意见,请来电或发邮件与我们联系。
电话:010-82558541 邮箱:caijinghuiketing#163.com("#"改为"@")
分享到:
| 财经首页 | 回到顶部  
主编信箱 热线:010-82558742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