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065
《意见中国-经济学家访谈录》每周四推出。
视频本期实录 往期回顾会客厅财经首页
张化桥(微博)
万穗小额贷款公司董事长[简介 ][微博]

张化桥:中国应放开发展民间金融

他曾是风光的投行经济学家。他对资本市场的抨击饱受争议。现在他投身于不起眼的小额信贷行业。为农民服务的情结在他内心挥之不去。他极力为民间金融呼吁,为高利贷正名。他如何看民间金融的未来? 网易财经《意见中国》对话万穗小额贷款公司董事长张化桥。
[访谈全部文字实录] [张化桥微博]

视频

对高利贷的偏见缘于洗脑

张化桥:我敢说99%的中国人对高利贷的偏见不是因为他认真考虑过,不是因为他调查研究过,而是因为我们以前被洗脑子洗了这么多年,洗坏了。

政府不要歧视小额贷款

张化桥:我呼吁政府多批小贷公司,让小贷公司多杠杆,让任何想进来的人都进来,让我们能借钱,这样我们才有真正的能力去扶持微小企业和三农。

对中国股市不看好

张化桥:当资金这么紧的时候,当通货膨胀率这么高的时候,名义利率这么高的时候,资产价格一定是往下折的,这是非常简单的道理。

通货膨胀是人祸

张化桥:通货膨胀就是天灾,也是人祸,我们既有天灾,也有人祸,主要是人祸。今天有了这么严重的通货膨胀,说明什么?通货膨胀就是一种税。说明什么?

图片

问答

更多

为什么投身小额贷款行业?

张化桥:我以前习惯于非常高调的做一些事情,但是现在这个事情像另外一个世界,做以前根本不敢想象的事情,比如放几千块钱的款给一个个体户,给一个生活上非常困难的一个农民,这种事情我觉得非常兴奋,因为真正帮到人的时候,别人很高兴的时候,我自己也很高兴,觉得很开心,所以很浪漫。

您说自己曾对高利贷有严重得偏见,这是指什么?

张化桥:第一个他们的利息太高,这么高的利息谁还得起、谁借得起?后来我发现了,借得起。为什么呢?这些小生意人,你借给他几千块钱,几万块钱,他们的周转速度是很快的。比如你的年息是20%,我这个资金拿来以后,不像大国企,不像大企业,我周转四次,每次实际上就是付的5%的利息。

怎么看小额信贷行业的发展前景?

张化桥:行业的发展前景我是非常非常看好。我什么都不是,我就是一个小商人,我如果不看好,就不会放弃那么多来做这个事。现在政府和公众还有我们的银行对我们的限制太多,对我们的歧视非常多,这一点让我非常的不满,也正是因为这个,所以我看到了改善的空间。

美债危机震动了全球资本市场,您怎么看A股市场?

张化桥:中国的股市,我一直从去年十月份以来一直是唱淡的,原因跟刚才我看好国际股市是一个道理。这么高的通货膨胀,你要股市有什么作为,这是没可能的事情。中国的通货膨胀这么高,市场的利息这么高,官方的利息是没有意义的,5%的利息率,6%的利息率,你借得到钱吗?

美国的债务危机对中国的直接冲击是什么?

张化桥:其实美国没有债务危机,只有一个股市上股民们恐慌的一个反应。美国负债非常非常严重,美国没有别的办法,经济不死不活,就业的问题也很严重,增长的前景堪忧,但是世界上有足够的傻瓜为它帮衬,它可以印钞票,就这么几个结论,至于会不会量化宽松其实没有什么意义。

有观点认为中国现在的政策已经有点过紧了,您怎么看?

张化桥:如果现在要放松,那就回到希腊的路上;如果要放松,就回到美国的路上,我们想这样吗?如果是为了迎合大家的期望,政府可以放松,继续天天刺激经济。回头看三十年,你知道中国的物价涨了多少倍?我以前在人民银行总行工作的时候,我拿五十几块钱的工资,现在你拿一万块钱还不够。

全部文字实录

网易财经8月讯 网易财经《意见中国--网易经济学家访谈录》栏目近日专访了广州万穗小额贷款公司董事长张化桥。他曾是风光的投行经济学家。他对资本市场的抨击饱受争议。现在他投身于不起眼的小额信贷行业。为农民服务的情结在他内心挥之不去。他极力为民间金融呼吁,为高利贷正名。他如何看民间金融的未来?

张化桥放弃投行经济学家的身份,转投小额贷款行业,这一选择让很多人吃惊。正如张化桥自己所说:投资银行都是这样嘛。当然养尊处优了,出门是头等舱、商务舱,住的五星级酒店,消费刷卡没有上限,今天做IPO,明天去发那个债,当然是觉得很有意思”但是,张化桥也认为,“但是投行确实是我们注重销售的地方、注重忽悠的地方太多,不实在,大家太急躁,太想赚快钱。”他对现在能够干点实事,觉得很高兴。“比如放几千块钱的款给一个个体户,给一个生活上非常困难的一个农民,这种事情我觉得非常兴奋,因为真正帮到人的时候,别人很高兴的时候,我自己也很高兴,觉得很开心,所以很浪漫。”

张化桥对民间高利贷有了新的思考。他认为,人们对高利贷的偏见是洗脑的结果。高利贷的利率其实并不高,因为借款的人只是短期周转。但是如果政府管制小额贷款的利率,那么,却真的会使得利率更高。

进入小额贷款行业,张化桥发现理想与现实有很大的差距。最大的问题是,政府对小额贷款有很多歧视。而官办的信用社,则效率低下。张化桥呼吁政府放开管制:“我呼吁政府多批小贷公司,让小贷公司多杠杆,让任何想进来的人都进来,让我们能借钱,这样我们才有真正的能力去扶持微小企业和三农。”

作为曾经的投行经济学家,张化桥仍然关注当前的经济形势。他认为,美债危机应夸大。他看好国际股市。但是另一方面,他对A股市场并不看好。他认为,眼下资金紧张,名义利率走高,A股市场很难有所作为。

张化桥认为中国已经处在滞涨中。他反对停止紧缩。他说:“如果现在要放松,那就回到希腊的路上;如果要放松,就回到美国的路上,我们想这样吗?”他建议投资者把钱投向实业,因为实业缺资金,利率较高。

以下为访谈实录:

为农民和小企业做实事

网易财经:今年你放弃了很多人艳羡的投行光环,投身到了一家并不知名的小额贷款公司,你这样的一次职业转变究竟是因为看好小额贷款这个行业呢,还是说你内心的生活态度发生了变化?

张化桥:其实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不过我做投行做了十七年了,确实有一个醒悟的过程。总是觉得我们还是漂在水面上。我说咱们做点实在的事吧。我们现在这个事是非常实在,住在破破烂烂的酒店里面,我们的办公室、会议室连空调都没有的,很实在的事,放款给非常实在的人,小的商户,小企业家,个体户,这个非常实在的事情,这是一个。

第二个就是我也觉得这里面有很多商机,非常非常多的商机。我非常兴奋,觉得哎呀,赚钱比这个地方更好赚的没几个地方。

网易财经:对这样一次职业转换,你给朋友的短信当中说“虽然不如私奔浪漫,但是我也很兴奋”,这种兴奋是因为什么?

张化桥:源于两个事。第一是以前习惯于非常高调的做一些事情,投资银行都是这样嘛。当然养尊处优了,出门是头等舱、商务舱,住的五星级酒店,消费刷卡没有上限,今天做IPO,明天去发那个债,当然是觉得很有意思。但是现在这个事情像另外一个世界,做以前根本不敢想象的事情,比如放几千块钱的款给一个个体户,给一个生活上非常困难的一个农民,这种事情我觉得非常兴奋,因为真正帮到人的时候,别人很高兴的时候,我自己也很高兴,觉得很开心,所以很浪漫。

网易财经:回顾投行的经历,你最大的感悟是什么?

张化桥:投资银行还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行业,在经济中起的作用很大。但是投行确实是我们注重销售的地方、注重忽悠的地方太多,不实在,大家太急躁,太想赚快钱。我们投行的人确实赚的钱是比别的普通的行业的人赚得多很多,我认为这个是没有道理的。另外大家总觉得有一点受人羡慕,有一点光环,这个是没有道理的,一点道理没有,那些个活儿很简单,投资银行的活儿很简单的。

网易财经:你曾经写过一本书叫《一个证券分析师的醒悟》,在这本书里面你讲了很多其他人不敢讲的真话,是什么样的原因促使你写了这样一本书?

张化桥:我确实是这么想的。我不是说要故意跟别人不一样,也不是说故意批评谁,我实际上是戏弄我自己,批评我自己多过批评人家。这些个事我周围的人和我的朋友跟我熟悉的人都知道,我平常就是这样说话的,所以它就是我写给远方的朋友的一封很长很长的信。

网易财经:你常常强调自己的农民身份,而且也几次为自己的家乡捐款,你投身到小额贷款行业当中也说是为了帮助更多的人,这个跟你的农民情怀有没有关系?

张化桥:确实有一点关系。另外我经常跟自己说,我们每个人别把自己太当回事。遇到逃荒的时候,遇到打仗的时候,遇到饥渴,遇到战争、瘟疫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是面对同样的事情。

能够帮到农民是非常好的。因为我认为农民在中国受的歧视是非常非常严重的,我们的微小企业受的歧视是非常非常严重的。这个事情让我经常讲起来我就动感情的一件事。我对这件事非常气愤,包括以前的户口,包括现在的很多政策,政府说做了很多,确实做了很多,但是做得差得太远,做得非常不够。我来做小贷公司,我父母亲是湖北的农民,他们就急不可耐的说你做信用社?他们以为我做信用社,他们对信用社的看法是非常负面的。说我们要去看一下。

我父亲从湖北农村过来,坐了一整天的火车和汽车,转了好几趟车,到了酒店八点多钟,吃完饭十点半了还要去我们花都的万穗小额贷款公司的三个门市部,我们叫分公司吧,去看。他对这个事情是带感情的。虽然我们的分公司破破烂烂的,很小的,很窄的门脸,但是我带他们去看的时候,我是非常骄傲的,非常自豪的给他们看,这就是我们的分公司。

因为我来了这里,也有很多香港的客户,以前在香港的基金经理,美国的基金经理他们也都要过来看,我当然是每次都一定亲自带他们去看,因为这是一件带感情的事情。

网易财经:你父亲的态度最后转变了吗?

张化桥:我父亲很开心。我十点半的时候到我们的分公司去的时候,我们的员工还在跟农民或者是小商户谈生意,谈贷款,他怎么说?他说你们这么个干法,信用社根本就不是你们的对手。

对高利贷的偏见缘于洗脑

网易财经:你最近在网易博客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叫《为高利贷平反昭雪》,为什么会想到写这样一篇文章呢?

张化桥:这个文章是我最近七、八个月以来一直在想的问题。我大概去年十月份、十一月份开始关注到小贷行业,就花了很多时间研究,就一直在想这件事情。这就是我每天坐在飞机上,或者坐在出租车里的时候跟自己说的话。你看我那个文章,其实你都不信的,我一个小时就打出来了,几千字的文章,一个小时就写出来了,因为天天在打腹稿,写出来非常流畅,但是我很吹牛,我的中文写得非常流畅,这篇文章尤其的流畅。

网易财经:为什么会想到要写这篇文章?

张化桥:我认为中国人是口不称钱,称阿堵物,就是一样的态度,瞧不起人家,瞧不起小额贷款,瞧不起高利贷,瞧不起典当的,瞧不起什么小商小贩,农贸市场,这个中国人这一点是我们的劣根性,是我们文化里面的糟粕。对这种事情,我本来是出身卑贱,当然最后去了中央机关工作,去外国大银行工作,但我永远是认为我就是农贸市场的那些工人我非常亲切,我非常谢谢他们。

中国城市里的人非常奇怪,一边享受着农贸市场带来的巨大好处,一边瞧不起人家,这就是很荒唐的事情。

网易财经:你现在的身份是小额贷款公司的董事长,现在又写文章为高利贷平反,那你会不会觉得有人会说你是在为你的行业利益而代言?

张化桥:这个一点没错,我维护自己做的事情这没什么错,我今天不做这个事情这个文章也会写出来的。

网易财经:你在文中说直到去年,你还对高利贷有很严重的偏见,这个严重的偏见是指什么?

张化桥:偏见是两个。第一个他们的利息太高,这么高的利息谁还得起、谁借得起?后来我发现了,借得起。为什么呢?这些小生意人,你借给他几千块钱,几万块钱,他们的周转速度是很快的。比如你的年息是20%,我这个资金拿来以后,不像大国企,不像大企业,我周转四次,每次实际上就是付的5%的利息。如果我的毛利率是30%、20%的话,没什么问题,这是第一,我资金周转的速度很快;第二个就是人家是一个很短的过渡,你说今天借了一千块钱,一个星期以后还一千一百,还一千一百的时候是什么概念?10%的利息,一个星期10%的利息,一年呢?那是4000%、5000%的利息,复合利率嘛。你会说发疯了这怎么付得起呢?其实你想想,借了一千还一千一百,就这么回事。

当然了,还有就是说这些放高利贷的人以黑收贷啦,有黑社会背景啦,你看我像个有黑社会背景的人吗?

网易财经:不像。你指的主要的偏见是指这两方面吗?

张化桥:主要就是这几方面:第一就是这么高的利息,谁付得了;第二就是,反正就是传统观念吧。我敢说99%的中国人对高高利贷的偏见不是因为他认真考虑过,不是因为他认真分析过,不是因为他调查研究过,而是因为我们以前被洗脑子洗了这么多年,洗坏了。只要你弯下腰来做点功课,你就会发现我们真可笑。

网易财经:有一种说法说,政府越管制高利贷,地下高利贷的利率就会越高,你赞同这种说法吗?

张化桥:当然了,你就把这个葫芦往水利按,这边按了那边起来个瓢,政府对利率的控制就导致了人为的控制利率,包括银行的官方的基准利率。你控制这个利率,所以另外的利率就一定是涨得很高。

政府不要歧视小额贷款

网易财经:近几年有很多的小额贷款公司,但是他们的资质也是参差不齐的,你怎么看待这个行业的发展前景?

张化桥:行业的发展前景我是非常非常看好。我什么都不是,我就是一个小商人,我如果不看好,就不会放弃那么多来做这个事。现在政府和公众还有我们的银行对我们的限制太多,对我们的歧视非常多,这一点让我非常的不满,也正是因为这个,所以我看到了改善的空间。

网易财经:你给万穗小额贷款公司描绘的一个蓝图是什么,是成为村镇银行或者说是上市吗?

张化桥:我们是希望成为村镇银行,我们希望成为中国第一批小额贷款公司转村镇银行的第一批,如果不是第一个的话。因为我们本分、兢兢业业、如履薄冰、奉公守法。如果我们都不是第一批的话,我就不知道谁比我们做得更好,这是第一个。

另外就是我对这个公司的宏伟的蓝图就是我们不断地要检讨自己,不断地要改善提升水平,还要输出我们的管理。

网易财经:经营小额贷款公司这一段时间以来,你有没有感觉到梦想和现实的一个差距?

张化桥:是有的。这个差距就是,我以前没有想到我们监管方面,还有银行,还有社会对这个行业的限制有这么多。

网易财经:你如何看待小额贷款公司的官方竞争对手,也就是信用社?

张化桥:我个人认为,信用社根本都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为什么?它虽然是小机构,但是因为它的股东太多,太分散,每个人只有一丁点儿股份,决定了每一个人都不关心,都不疼不痒,不爱不在乎。所以它就是一个官方机构,官方机构就是内部人控制,内部人控制或者说是政府部门控制,这样的机构是没有前途的。

网易财经:民间信贷对于缓解中小企业的融资困境能有多大帮助,它能成为中小企业主要的一个融资渠道吗?

张化桥:很遗憾它不是,它不可能。现在全国小额贷款公司三千多家,四千家,但是我们加起来也就是四千个亿贷款规模,四千个亿也就是半个华夏银行,半个福建兴业银行,所以我们真的是杯水车薪,我们太可怜了,我们太幼小了,这个是限制的结果。

我呼吁政府多批小贷公司,让小贷公司多杠杆,让任何想进来的人都进来,让我们能借钱,这样我们才有真正的能力去扶持微小企业和三农。

网易财经:你觉得政府什么时候有可能允许民间的金融自由发展?

张化桥:我不知道,但是中国这么多聪明人,我们的政府是伟大的,是英明的,所以我对这个放松管制是没有怀疑的。

对中国股市不看好

网易财经:最近美债危机震动了全球的资本市场,我想你也对这个肯定是比较关注的。前几天美国债务的上限提高之后,全球市场认为危机可能大概已经告一段落了,但是前几天标普下调了美国评价之后,全球的资本市场就连续暴跌,你觉得是因为投资者小题大做,还是说此前的问题被市场低估了?

张化桥:这两个实际上是一回事,就是问题被投资者低估了,另外小题大做,或者以前或者是现在是小题大做。

总的来说我对国际股市是非常看好的,对全球的股市很看好的。

网易财经:那A股市场呢?

张化桥:中国的股市,我一直从去年十月份以来一直是唱淡的,原因跟刚才我看好国际股市是一个道理。就是你这么高的通货膨胀,你要股市有什么作为,这是没可能的事情。很多人有这个道理,那个理论,这么分析,那么分析,大家把两样东西混淆了,混淆了希望和冷静的判断。中国的通货膨胀这么高,名义利息这么高,就是市场的利息这么高,你不管官方的利息是多少,官方的利息是没有意义的,5%的利息率,6%的利息率,你借得到钱吗?

当资金这么紧的时候,当民间利率这么高的时候,你一定要股市有作为,那你这就是自相矛盾的。当通货膨胀率这么高的时候,名义利率这么高的时候,资产价格一定是往下折的,这是非常简单的道理,我不知道为什么大家不明白。

网易财经:目前是一个大的熊市吗?

张化桥:熊市不熊市那是定义的问题,我不太在乎那个定义,但是显然是,你在股市上想有所作为是没可能的事情。

网易财经:A股的这种低迷大概会持续多久?

张化桥:上帝才知道。

通货膨胀是人祸

网易财经:你认为此次美国的债务危机对中国的直接冲击是什么?

张化桥:冲击就是,其实美国没有债务危机,只有一个股市上股民们恐慌的一个反应。美国没有债务危机,美国是印钞国家,世界上有足够的傻瓜愿意持有它的货币,那有什么问题?

网易财经:依你的判断,美国会启动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吗?

张化桥:这个事情不重要,它量化宽松不量化宽松其实是没有实际意义的。因为它有这么几个结论显然是不用争论的:第一财政赤字非常非常的大,美国负债非常非常严重,美国没有别的办法,经济不死不活,就业的问题也很严重,增长的前景堪忧,但是世界上有足够的傻瓜为它帮衬,它可以印钞票,就这么几个结论,至于会不会量化宽松其实没有什么意义。

网易财经:在这样的一个国际环境下,中国抗通胀的政策立场是不是需要做出一些调整呢?

张化桥:中国的通货膨胀实际是太严重了。我觉得政府应该加息。

网易财经:七月份的CPI数据刚刚出来了,同比上涨达到了6.5%,许多机构认为可能会有陆续的加息过程,你是怎么判断的?

张化桥:我不知道,这取决于政府对他们承受力的考虑。我认为不加息是错误的,因为通货膨胀已经这么高,这么严重了,你还不加息,你是在自己骗自己嘛,还考虑什么热钱进来啦,还考虑什么我们国企的承受能力啦,地方融资平台还不还得了钱啦,这些事情不应该考虑。资金就是一个产品,利率就是价格。

网易财经:有的观点认为,中国现在的政策已经有点过紧了,调控应该放松了,你怎么看?

张化桥:如果现在要放松,那就回到希腊的路上;如果要放松,就回到美国的路上,我们想这样吗?我们也可以呀。如果是为了迎合大家的期望,政府可以放松,继续天天刺激经济。回头看三十年,你知道中国的物价涨了多少倍?我以前在人民银行总行工作的时候,我拿五十几块钱的工资,现在你拿一万块钱还不够,你可以想像我们的通货膨胀多少倍。你天天印钞票吧,天天继续,中国也是搞量化宽松搞得太久了。

网易财经:很多学者在讨论中国经济陷入滞胀的可能性,你觉得有这个可能吗?    张化桥:我们现在不是已经滞胀了吗?

网易财经:有没有一些对策?

张化桥:没有对策,这个事情是这样的,通货膨胀就是天灾,也是人祸,我们既有天灾,也有人祸,主要是人祸。今天有了这么严重的通货膨胀,说明什么?通货膨胀就是一种税,说明什么?通货膨胀说明我们中国人本身没有那么富裕。我们现在5套西装、8套西装摆在橱窗里头,我们吃饭铺张浪费,我们高速公路,奔驰、宝马,我们就是超前消费了。我们没有那么富裕。

股市的两大错误心态

网易财经:放眼望去,现在好像四周全都是坏消息,你觉得有没有对于投资者来说是欣慰的消息?

张化桥:欣慰的消息是很多的实业非常缺钱。你要有钱的话去投资实业吧,实业在那里嗷嗷叫,愿意付给你很高的利息。去投资实业吧,投资小额贷款公司。

网易财经:如果有的人想投资小额贷款行业,你会对他们说什么?

张化桥:非常欢迎,叫他给我打电话。

网易财经:如果让你现在给一些中小投资者一些投资建议的话,你会说什么?

张化桥:其实中国要做的事情非常非常多,我天天都接触到,我们万穗小额贷款公司有一千七百个客户,我见到他们非常亲切。我就是一个小商户的心态,所以我跟他们是平起平坐,就像一家人一样。很多事情可以做。开餐馆的,开补习社的,幼儿园的,接送小孩的,打扫卫生的,种花的,种苗圃的,帮你打扫卫生,建筑工地的维护,非常多的事情可以做。但是要把心态调整一下,要降低要求。

网易财经:在《一个证券分析师的醒悟》这本书当中,你提到了很多投资的误区,你觉得对于一些投资者来说,他们在股票市场上最难以避免的误区是什么?

张化桥:最难避免的是两个错误:第一个错误认为自己比市场聪明,认为自己比别人聪明;第二个错误就是把希望跟判断混为一谈,这是两回事,但是大家混为一谈。这是最大的两个错误,其他的错误都不重要。

网易财经:你怎么看待投行经济学家这个群体,你比较欣赏谁?

张化桥:有,好多个。我自己做了好多年。我以前是做宏观经济家,后来做股票研究员,这里头我挺喜欢的人还是蛮多的,谢国忠是我最崇拜的了,当然现在他不做了。谢国忠水平很高,分析问题的能力很强,文章写得非常漂亮,想怎么说就怎么说。马俊也挺好的,我也挺喜欢的。还有好多个同行,高善文我也挺喜欢的,还有以前在花旗的黄益平也挺好,我跟黄益平是同学。

网易财经:请你用一句话来评价一下自己是怎样的一个人好吗?

张化桥:我真幸运。

网易财经:为什么?

张化桥:你看,投资银行里工作了这么多年,现在有这个机会来做小额贷款公司,我开心,还赚钱,但是赚的很少的钱。还能有这个机会做这个事,又赚点钱,又帮得了别人,还开心,我很幸运,人很健康。

网易财经:如果要是有一些人最后还是想跟你联系做投资的话,让他们在网易微博上跟你做互动怎么样?

张化桥:很好啊,对。我是在网易有一个微博,也有博客,所以跟我联系非常方便。

往期回顾

更多

第110期:梁建章

  他是商界精英,他创办了著名的携程旅行网;他是人口领域的著名学者,他参与发起了废止计划生育倡议书。他如何解读中国的人口问题?他为何认为计划生育应该退出历史舞台?

第109期:夏斌

  他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全面引介国外金融市场知识的启蒙者,他是宏观、金融、货币等领域的政府高参。他对中国换换相扣的改革事业有什么样的系统见解?

第108期:罗伯特·佐利克

  他是克林顿政府的重要幕僚,他参与推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他使世界银行重焕活力,他是2013网易经济学家年会的贵宾。他如何看世界与中国经济?他会给中国开出怎样的稳增长妙方?

第107期:罗德里克·希尔斯

  他曾与查理·芒格合开律所,他在美国法律界、金融界耕耘数十年,他曾任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主席。他如何解读世界债务危机?他是否担心中国经济高增长趋缓?

您对《意见中国》节目有任何建议或意见,请来电或发邮件与我们联系。
电话:010-82558541 邮箱: caijinghuiketing#163.com("#"改为"@")
分享到:
| 财经首页 | 回到顶部  
主编信箱 热线:010-82558742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