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130
《意见中国-经济学家访谈录》每周五推出。
视频本期实录往期回顾会客厅问答商学院财经首页
刘纪鹏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简介]

刘纪鹏:光大乌龙指意义大于教训

他是著名股份制和公司问题专家,近十年来他主持了270多家各类企业的股改上市、并购重组及投融资方案设计,他曾担任光大独立董事,他会如何看待光大“乌龙指”事件?徐浩明又是怎样的一个人?网易财经《意见中国》对话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刘纪鹏。[访谈文字实录]  

视频

乌龙指或抄底 光大因祸得福

刘纪鹏:在某种程度上,我甚至第一天写的微博,有可能因祸得福,说不得还抄了个底,不就是70亿吗?”

光大事件是“乌龙”不是犯罪

刘纪鹏:我也是中国政法大学的教授,就光大这件事来讲,它没有,它没有恶意操纵内部交易的主观愿望。

股民向光大证券索赔无希望

刘纪鹏:那么至于说股民是否有权利索赔光大证券的问题,在我个人看来,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的事儿。

徐浩明是谨小慎微的上海男人

刘纪鹏:你要说徐浩明从一开始他有这种想玩儿一手什么操纵股价、内部交易?这我觉得真的是高估他了。

图片

问答

更多

光大乌龙指是否有内幕交易之嫌疑?

刘纪鹏:从我来讲,我也是中国政法大学的教授,就光大这件事来讲,它没有,它没有恶意操纵内部交易的主观愿望。我的结论很简单,它这里边没有犯罪的主观愿望。当然我如果再说深一点,我为什么这么讲?因为我比较了解光大证券,我至少做了它四年的独立董事,我也特别了解徐浩明,这个团队包括梅键。

目前仅强调系统因素,却为何忽略人为因素?

刘纪鹏:你具体的人找不出来,领导也要承担责任呀,这想我点,我想这一点不管是徐浩明还是其他的部门负责人,他们都应该是认账的,就是领导在这里面确实出现这个两手也好,一手也好,“乌龙指”现象,造成这么大的影响,甚至是国际的影响,确实是非常让人痛心的。

您觉得股民是否有权利追求赔偿呢?

刘纪鹏:那么至于说索赔的问题,如果具有可行性,在我们现在的定性和定量的分析上,任何一个投资人,不管是买了这几只股票,还是买了所有股票的人,认为你的索赔最终能得到补偿,那当然也可以,但我个人认为,几乎不可能。

当时第一时候听到这个事儿是什么感觉?

刘纪鹏:我第一个感觉是,北戴河会议开完了,我们的A股市场不能总是这个熊样子,总该让我们的股民解套了,我们证监会的制度性缺陷,是不是有了重大的改革措施要弥补了?

您怎么看“光大乌龙指”事件?

刘纪鹏:第一句话,如果将错就是就错,将错就错不是错,但是如果一错再错便是过,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这次的“乌龙指”,我从我的角度来看,它是意义大于它的教训。首先从这个“乌龙指”的现象上,它是在做多,它不是在做空,第二点它做多,它买的表标的物都是一些大盘蓝筹股,不管是中石油还是工商银行,都是很好的股票。

你觉得最不可思议的地方在哪?

刘纪鹏: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就是信不信,当时“乌龙指”的时候,很多人可能更多的还是信不信,我自己也是感觉挺遗憾的,遗憾是两点,好不容易盼来的一个好消息,又变成了悲痛的坏消息,第二点就是这件事怎么就发生在光大身上了呢?因为我跟光大证券是有感情的。

全部文字实录

    网易财经8月讯 网易财经《意见中国--网易经济学家访谈录》栏目近日专访了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刘纪鹏。他是著名股份制和公司问题专家,近十年来他主持了270多家各类企业的股改上市、公司战略、并购重组及投融资方案设计,他也曾担任光大独立董事,他会如何看待光大“乌龙指”事件?徐浩明又是怎样的一个人?股民为何索赔无可能? 

网易财经:我们想知道,在8月16号这个可以载入A股史册的这样一天,您是什么时候关注到这个光大“乌龙指”事件的呢?

刘纪鹏:一个朋友给我打来电话,说股市行情要来了,所以我就去关注了一下,但是当时应该还是在比较高的位置上,因为到11点半就停盘了。

网易财经:您当时第一时候听到这个事儿是什么感觉?

刘纪鹏:我第一个感觉是,北戴河会议开完了,我们的A股市场不能总是这个熊样子,总该让我们的股民解套了,我们证监会的制度性缺陷,是不是有了重大的改革措施要弥补了?

网易财经:看来您的第一个想法,可能和很多投资者,包括当时追高的一些人的想法都是一样的。

刘纪鹏:对,应该是,我也是个普通人的一员,我们也没有什么内部消息,尽管我以前做过光大的独立董事。

网易财经:但是到下午2点钟的时候,大家已经开始说,这个是光大的一个“乌龙指”的事件导致的这个股市的异动,当时您听到光大整个事件之后,您觉得最不可思议的地方在哪儿?

刘纪鹏: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就是信不信,当时“乌龙指”的时候,很多人可能更多的还是信不信,我自己也是感觉挺遗憾的,遗憾是两点,好不容易盼来的一个好消息,又变成了悲痛的坏消息,第二点就是这件事怎么就发生在光大身上了呢?因为我跟光大证券是有感情的。

网易财经:我们看到光大证券这个核查是显示说,自营策略交易系统出错,导致生成巨量的适价委托订单,直接发送至了上交所,累计申报买入了234亿元,实际成交有72.7亿元,大家现在对这234亿元的光大证券的瞬时下单金额是很有想法的,因为这个金额是它的资本的1.78倍,我们现在就是想了解一下,这种超额的买单这种行为是否是合理的呢?

刘纪鹏:第一首先这件事情我们对它的性质的界定,它不是一个有意为之的恶性操纵,如果你刚才问的这些问题都存在的话,那它一定是恶性操纵的,现在它是无意的,这种无意的多下了,比如说放大100倍,在这种情况下你去再质疑它100倍的合理性,本身就缺乏客观的依据,而且这件事情只持续了2分钟,所谓下了232亿,只到了70亿,2分钟就几支大的股票打到跌停,大家就发现异常了,所以你只从这个意义上说,我是更希望你从这是一个“乌龙指”的角度来判断此事,而不是从一个要寻找犯罪分子的罪恶心理,和他犯罪的这种环境,去做一个法官或者法医式的推理,好吗?

网易财经:后来可能大家质疑的更多的是说,光大在已经知道他们操作失误的情况之下,它提出它的补救措施是做空期指,它说是它当时的一个正常的反应,大家会觉得这个会不会是一个内幕交易呢?因为它是在知道的这个市场,是因为…

光大乌龙事件意义大于教训

刘纪鹏:所以我呢对此就有两句话,第一句话,如果将错就是就错,将错就错不是错,但是如果一错再错便是过,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这次的“乌龙指”,我从我的角度来看,它是意义大于它的教训。

网易财经:什么意义?

刘纪鹏:因为这件事情它的发生,首先从这个“乌龙指”的现象上,它是在做多,它不是在做空,如果这3,230多亿是往下砸盘,那性质不一样,什么意思啊?我们的股民正在这种水深火热的煎熬中忍受着这种中国股市不应当、不正常、暴跌、熊冠全球的煎熬,你还要再恶意的反向砸吗?但是它是在做多。

第二点它做多,它买的表标的物都是一些大盘蓝筹股,不管是中石油还是工商银行,都是很好的股票。

我相信在这个点位上买这些股票,不会赔到哪儿去。

网易财经:那您怎么看它的补救措施呢?

乌龙指说不定抄底股市因祸得福

刘纪鹏:你光大证券正向“乌龙指”一把,就乌龙了,你忍一下有什么不可以的?在某种程度上,我甚至第一天写的微博,有可能因祸得福,说不得还抄了个底,不就是70亿吗?

网易财经:刚才您说了这个事件可能会让我们因祸得福,您这个福是?

刘纪鹏:我在当时是讲,如果就这件事,如果冷静处理,你买了这70亿的中石油和工商银行这些四、五倍,七、八倍的股票,它已经低到这个程度了,能让你损失多少呢?但是这,这不,这顶多是不是祸,还得不了福,福是指什么意思呢?就是你一开始问我这个问题,您听到什么感觉?我就感觉好像北戴河会议发出发令枪了,好事儿来了,我就觉得如果是这种情况,大家觉得,因为股市这种跌不正常,这是我刘纪鹏多少年的观点,如觉得中国股市跌到这份儿上是正常,那我们就,那我们就干脆把这个股市关了

但是随后发生的事儿就不可思议了,就是我要回答你的问题,你凭什么要去申请作废呢?这是第一个错误;其次接着就是停牌,然后第,第三个错误就是在期货市场上反向做空,这个反向做空的性质比较严重的,因为你知道了你的,你的这种重大失误,一旦披露出去以后,市场上肯定这种过山车就急剧往下,你这会儿再做空,你给你自己套保的结果,你给市场带来的伤害是什么?不是说我,我也要问问你这位记者,你听到是什么感觉?你是不是也觉得,应该入市了,接着下午再一跌,你套住怎么办?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说的第二句话,错上加错便是过。这里面就是你刚才一直在问我的,说是不是有操纵这样的嫌疑。

网易财经:是不是可以算作内幕交易?

刘纪鹏:这里面内幕交易和操纵,我们在界定,这已经超出了简单行政处罚的范畴,但是我们法律体系上在界定这种操纵内部交易的时候,第一个判断是你有没有这样的主观愿望,很多这样的操纵是有主观愿望的,就是我本身就是想利用内部交易,我就是要套别人的钱,我就是要通过散布假消息,或者关联交易,或者内部交易,我比别人早知道消息,我提前进去,或者我提前跑出去,这是犯罪的第一前提。

光大事件是“乌龙”不是犯罪

网易财经:是否主观是不是不好做判断呢?

刘纪鹏:主观这个问题非常好判断,如果作为,从我来讲,我也是中国政法大学的教授,就光大这件事来讲,它没有,它没有恶意操纵内部交易的主观愿望。

我的结论很简单,它这里边没有犯罪的主观愿望,当然我如果再说深一点,那就是,我为什么这么讲?因为我比较了解光大证券,我至少做了它四年的独立董事,曾经,我也特别了解徐浩明,这个团队包括梅键,徐浩明我对他的评价就是一个非常谨小慎微的上海男人,他骨子里,他从精神到肉体就,就少有那种犯罪的基因。他有可能为了省钱,会过日子,把这台湾的这个创新团队,或者说软件系统,人家花一百万,弄完善一点的,他可能花十万能买一个系统,可能省钱出了这种,这种这种风险更大的软件买进来了,这不排除,但是你要说徐浩明从一开始他有这种想玩儿一手什么操纵股价、内部交易?这我觉得真的是高估他了。

网易财经:那另外一个方面就是我们看到证监会在之后公告出来的是,光大证券内部控制存在明显缺陷,信息系统管理问题较多,截至幕前是三天了已经,三个工作日,然后在证监会已经做出整改决定之后,光大证券仍然没有找出责任人,您觉得就是这样一个事件,是否还是需要找一个人为因素。

刘纪鹏:系统也是人操作的呀。

网易财经:所以。

刘纪鹏:对不对,你具体的人找不出来,领导也要承担责任呀,这想我点,我想这一点不管是徐浩明还是其他的部门负责人,他们都应该是认账的,就是领导在这里面确实出现这个两手也好,一手也好,“乌龙指”现象,这个要造成这么大的影响,甚至是国际的影响,确实是非常让人痛心的,也是在这此时此刻你是推托不了责任的。

网易财经:光大证券这个董秘,他在中午被记者询问,这个是否是如市场上传言所说的,存在这个“乌龙指”,然后他当时是断然的否认了,他否认了这件事,之后这一消息是被所有的媒体转载,因为大家对这个消息都非常关注。

刘纪鹏:你最好别问我这么多具体的问题,你就问一个大问题就可以了,这你可以直播,具体问题我不答,现在你跟我谈大问题我跟你谈,我希望你能够按照我的思路走,好吗?要不然我们俩这个就现在就结束了。

网易财经:我们想知道这是不是涉嫌虚假陈述,是一个法制问题。

刘纪鹏:我不太清楚,我不回答这么具体的问题,好吗?下一个,要不然你们就结束,要不然你就下一个,今后最好不要问我这么琐碎的问题,我已经回答了,好吗?人在这种情况下你去纠缠那些只言片语没有意思。

网易财经:如果接下来的问题,如果您觉得不想回答的话就直接过就可以。

刘纪鹏:好,就这样。

股民索赔几乎不可能

网易财经:当天的股指,其实这个问题我们刚才谈到过,就是这个股指的空头,还有追涨的投资者,您觉得他们是否有权利追求赔偿呢?

那么至于说索赔的问题,如果具有可行性,在我们现在的定性和定量的分析上,任何一个投资人,不管是买了这几只股票,还是买了所有股票的人,认为你的索赔最终能得到补偿,那我当然觉得也可以,但是我个人认为,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的事儿。

(注:本期节目仅代表嘉宾观点)

往期回顾

更多

第128期:沈明高

  曾任教北京大学,后又转到投行。他的研究具有很强的现实感。他是财经类媒体的宠儿。他为何对中国的改革路劲忧心忡忡?

第127期:郭田勇

  他如何看待六月份发生的钱荒?他为什么会说中国有可能爆发全面性的经济危机。网易财经《意见中国》对话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

第126期:刘利刚

  他如何看待六月份发生的钱荒?他对破解地方财政危机有何建议?意见中国对话澳新银行大中华区经济研究总监刘利刚。

第125期:高善文

  他以千万年薪,成为券商界薪酬的标杆。他致力于追求独立完整的经济学分析体系。他如何看待经济学家的声誉与影响?

主持/倪惠  编导/ 倪惠  制作/浦鑫
您对《意见中国》节目有任何建议或意见,请来电或发邮件与我们联系。
电话:010-82558541 邮箱:caijinghuiketing#163.com("#"改为"@")
分享到:
| 财经首页 | 回到顶部  
主编信箱 热线:010-82558742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