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068
《意见中国-经济学家访谈录》每周四推出。
视频本期实录往期回顾会客厅财经首页
关家明
渣打银行东半球研究总监兼亚洲区总经济师[简介]

关家明:中国应坚持人民币国际化战略

他是金融市场化的支持者。他主张建立开放的金融体系,大力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他如何看香港和内地的金融发展的前景? 网易财经《意见中国》对话渣打银行东半球研究总监兼亚洲区总经济师关家明。
[访谈全部文字实录] 

视频

香港助推人民币国际化

关家明:人民币要变成国际货币,这不是一时一间的一个政策,也不单是对一个小地方香港的一个支持,而是一个国策。

内地金融健康但发展滞后

关家明:你可以说内地的金融业的发展是相对比较健康,但是也还是维持在比较传统的一些金融业的水平方面。

港元不会脱美元挂人民币

关家明:从一个相对自由度比较大,而且国际接受性比较大的货币,挂到一个相对比较小的货币,你有什么好处?

中国通胀不怪热钱

关家明:因为金融海啸把我们吓了一下,我们内部的货币供增长得比一般的需求过多,所以出现一些通胀。

问答

更多

怎么看香港人民币存款的快速增长?

关家明:有一些人担忧,到时候港币的地位会不会受影响,我觉得这个完全不是一个问题。因为过去几十年里面,特别是1997年以前,外币在香港的存款就已经比港币在香港的存款多,这个作为一个国际金融中心来说这个是很正常的一个情况,现在只是多了一个不同的货币,就是人民币而已。

香港的经济活力在某种程度上是否有些下降??

关家明:外部经济在不断地改变,香港也在不断地适应。香港的特性就是它的灵活性,它的适应的灵敏度。这个一天不改的话,实际上香港的活力就在。但是很多人说将来可以发展什么,除了金融以外还有什么可以发展?这个不是我们可以解答的,要靠市场来解答。

美债危机之后,是否会存在港元和美元脱钩的可能?

关家明:可能性很小。港元跟美元挂钩是1983年开始,因为市场的动荡,社会上对货币汇率的信心不足,所以就把它挂上。挂上以后我们有一系列的政策跟安排去配合,这一整套的系列现在已经形成了相当比较完善的一个做法。这个体系是可以改的,问题是改了有什么好处。

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体系当中会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关家明:当前最主要的是稳定作用。全球经济,三分之二是美国、欧洲跟日本,美国是14万亿的经济,西欧、欧盟是12万亿,日本是5万亿。已经有三分之二的地方出了问题,剩下来的中国跟其他亚太地区是10万亿左右的一个比例,这一块不稳的话,全球的经济就非常的不乐观。

中国自身有没有发生经济危机的可能?

关家明:以当前中国的情况跟美国、欧洲以及日本相比,我们相对是好得多。第一个我们的债项不多,不但是国家的债务不多,私人部门的债务也不是太多。第二条就是我们经济发展的动力还是非常强。所以一下子我们要滑下去,要犯很多很多的错误才能做得到,这个是不容易的。

如何看热钱对中国通胀的影响?

关家明:有人说是QE2、QE1造成了大量的一些工业国家的货币供应量,其中有一部分跑到发展中国家来,这个是肯定有的,但量有多大?最近一波通胀,不但是在中国,整个亚太地区通胀都上去了。但到底影响通胀的有多少是外来的资金,有多少是本地资金?相对来说本地资金的影响是相对比较大的。

全部文字实录

网易财经9月讯 网易财经《意见中国--网易经济学家访谈录》栏目近日专访了渣打银行东半球研究总监兼亚洲区总经济师关家明。他是金融市场化的支持者。他主张建立开放的金融体系,大力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他如何看香港和内地的金融发展的前景?

关家明是生根于香港的经济学家。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对大陆的对外开放非常重要。副总理李克强访问香港时表示,支持香港成为离岸人民币中心,这说明,大陆选择以香港作为人民币国际化的桥头堡,这对大陆和香港的金融业都有很大的影响。关家明对此非常关注。

关家明认为,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长远的战略,李克强的表态不只是对香港的支持,而是一个国策。关家明认为人民币业务在香港发展非常快,“港币存款现在是3万多亿的数目,人民币的存款是5000多亿,但是5000多亿这个数目是过去两年里面增加了10倍,两年加10倍的这么一个速度。”但是港币的地位不会受到影响。

对于美债危机对香港金融的影响,关家明认为,港元不会脱钩美元,因为,脱钩美元并没有什么好处。港元也不会挂钩人民币,因为人民币还不是国际货币。

关家明对内地金融体系的评价是尚称健康,但很多方面发展滞后,需要加快发展。

关家明认为,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的经济体在这个时候如果也出问题的话,世界经济的前景就更不乐观。”但是,中国也没有能力拯救欧美债务危机。中国只能发挥“补”的作用。“补的意思就是说,全球经济不一定因此就进入衰退,因为我们的增量可以补充他们的减量,但不是说我们就可以挽救他们。从来没一个地方的经济问题是他本身去解决的,我们是帮不了多少。如果美债一天不减的话,我们怎么补也补不了。”

关家明主张,不要担心热钱流入,热钱流入是可控的;更不要因此而停下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

以下为访谈实录:

香港助推人民币国际化

网易财经:最近李克强副总理访问香港的时候表态支持香港成为离岸人民币中心,你对这个怎么看?

关家明:这当然是一个好事,从中国以及香港以及全球的范围来说都可以说是一个好消息。香港的情况比较简单,第一个是确认了中央对这个市场发展的一个决心,第二也是对最近一段时间有些人说这个市场发展过快、过热作为明确的一些反应。当然我们还要看一些具体的条例跟市场的反应,慢慢一步一步来。但是肯定在过去从2003年开始这个市场的发育,到当前这是一个阶段性的发展。

中国来说也是很重要,就是说它明确了长远的一个政策,就是要发展一个离岸的人民币市场,人民币要走向国际化,人民币要变成一个国际的储备货币,这是很重要的,这对全球来说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信息。就是说这个不是一时一间的一个政策,也不单是对一个小地方香港的一个支持,而是一个国策。这个国策里面是牵涉到中国怎么看当前全球经济,特别是在全球货币体系的改革方面的一个做法,一个反应。所以从三个方面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声明。

网易财经:你觉得对香港的金融业方面有什么影响?

关家明:长远来说肯定它是影响是很深远。就是说当前如果你看过去两年的发展的话,这个市场已经是非常非常的快速,从不同的层面,比如说包括人民币在香港的存款,以及新的品种,外汇市场的发育,这个都是每年以几倍几倍的增长。按照这个速度的话,三、五年之内有可能在香港的人民币存款会跟港币的存款差不多。港币存款现在是3万多亿的数目,人民币的存款是5000多亿,但是5000多亿这个数目是过去两年里面增加了10倍,两年加10倍的这么一个速度。

当然还有一些人担忧,到时候港币的地位会不会受影响,我觉得这个完全不是一个问题。因为过去几十年里面,特别是1997年以前,外币在香港的存款就已经比港币在香港的存款多,这个作为一个国际金融中心来说这个是很正常的一个情况,现在只是多了一个不同的货币,就是人民币而已。

网易财经:香港近几年的经济表现好像不是像上个世纪那么为世界瞩目,是不是说香港的经济活力在某种程度上有些下降?

关家明:一直以来,从1980年代到1990年代到现在,都有人说香港的经济活力没有了,实际上我们回头看的话,每一次做这些推测的话,背后都有一些不太准确的一些看法,就是说香港只有一个模式,只有一种企业,一种行业,这个行业不发展的话,他往后就没有发展。但是你从香港的历史来说,我们从一个很简单的渔村变成一个加工出口的地方,以制造业为主导变成服务业为主;从跟中国主要是做贸易,到现在做金融,一直到成为一个国际性的金融中心,都是差不多每10年改一次,这个改变还在不断地发生。离岸人民币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内容,这是我们往后10年、20年里面香港会发展的一个方向,但不是说就只是唯一的一个方向。

外部经济在不断地改变,香港也在不断地适应。香港的特性就是它的灵活性,它的适应的灵敏度。这个一天不改的话,实际上香港的活力就在。但是很多人说将来可以发展什么,除了金融以外还有什么可以发展?这个不是我们可以解答的,要靠市场来解答。只要市场里面有那么一个动力,他们就会找到他们的答案。

网易财经: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人民币有没有可能在短期内成为亚洲的主流货币?

关家明:首先要有一个想法,有一个准备,这是长远的。长远到什么程度?不是三年、五年的事。第一次大战以后,成为全球最大的一个经济体,之后等了30年的时间,美元才是作为一个全球最主要的国际货币、储备货币。以美国的情况30年的时间,以中国的情况,我们还不是全球第一大的经济体,现在开埠的话可能时间还要更长,所以在这个方面我们心里要有个准备,那个是非常长的一个过程。

内地金融健康但发展滞后

网易财经:你怎么看内地的经济和内地的金融制度?

关家明:很难说。某一个程度里两个是很不同的经济体系。香港是一个很小的,开放型的一个经济,从某个程度说,你也可以说是一个都市经济的模式;中国大陆的情况是不一样的,它是很全面的,规模也大得多。不能单靠一个都市的发展,也不能单靠一个行业的发展,它是全面性的。而且它有一个特殊的历史性,是从计划经济转化到市场经济。到目前为止虽然改革开放30多年,有很多领域市场发育还在发育的过程之中,这个跟香港的情况就是不一样的。但是两个地方之间的关系是越来越密切,这是逃不了的。

同样,也不单是香港跟中国大陆之间的经济关系,也是中国跟全球的经济的关系,香港只是一个带头的,或者一个桥头堡的作用。这个发展不单是香港跟中国大陆经济有了融合、整合的问题。有人说两个地方一整合以后就没有什么特别了,我觉得这个不。因为中国跟全球的经济还在整合的过程,香港还有一定的作用在里面。

网易财经:在你看来,你觉得内地金融领域最大的隐患是什么?

关家明:内地金融的发展是过程非常长远,里面的问题也相对比较复杂。我刚才讲的,总体来说跟全国的经济的发展也脱不开,就是说从一个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过程。金融经济比较困难,就是说它不但是一个普通的、低层次的市场经济的培育,我们在最近的金融海啸里面可以看见,就是最发达的一些国家,它们在这个领域里面的掌握、管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且金融是带动所有其他经济部门的一个关键部门,它里面怎么样,哪个地方用市场,哪个地方用计划去调节或者监管,这是不容易拿捏准确的。

当前中国的情况,你可以说它的金融业的发展是相对比较健康,但是也还是维持在比较传统的一些金融业的水平方面。比如说我们现在大部分的金融资产是在银行的手里,我们大部分的融资还是靠银行系统,这个就跟一些比较发达的经济是很不一样的。比如美国,美国的银行只占不到一半左右的融资,它直接市场里面的一些调节或者融资是相对比较重要,形式也不一样。中国现在还没有到那个阶段,所以说它是很健康,也可以说,在我们当前的发展程度来说,它是相对健康。

但是你说它已经很先进?也不能那么说,单说某一方面,比如说中小企业的融资情况,当前的情况是我们对一些大企业的融资相对做得比较好,比较快。但是对中小型的企业相对比较落后,这个也不是说我们愿意做不愿意做的问题,也有历史的问题,也有体制的问题。所以就是在整个金融业来说,你说总体是健康,但相对很多领域是需要发展的。

港元不会脱美元挂人民币

网易财经:你刚才提到了美国,我们知道现在发生了美债危机,这对钩住美元的港元来说有什么影响?是否会存在港元和美元脱钩的情况?

关家明:这个可能性很小。不是说港元不能脱钩,实际上你说港元要改到另外一种形式,就是不钩,也可以,但问题是在这个改变里面有什么好处。我们知道港元跟美元挂钩是1983年开始,那时候不是简单的有些人说我们要勾就把它勾起来,因为市场的动荡,社会上对货币汇率的信心不足,所以就把它挂上。挂上以后我们有一系列的政策跟安排去配合,每一个货币制度,你知道汇率制度都不能是单独的存在,它是需要财政方面其他方面的配合的,这一整套的系列现在已经形成了相当比较完善的一个做法。这个体系能不能改,我刚才也讲了是可以改的,问题是改了有什么好处。

说到人民币上来,香港跟中国大陆的经济相对紧密,应该挂的话也不应该挂美元,这个长远来说是对的,但问题是现在时机还没有成熟。很简单地说一句,比如我们现在挂美元,美元在全球来说,虽然当前美国经济那么差,还是全球里面相对比较重要的一个国际货币。某一天人民币在可兑换性——也叫国际性,国际市场里面它的地位跟美元相等的话,那时候改挂到人民币才有意义。不然的话你改,从一个相对自由度比较大、可兑换性比较大,而且国际接受性比较大的货币,挂到一个相对比较小的货币,你有什么好处?没有什么好处,这是第一条。

第二条就是,你不挂的话可不可以?也可以。但问题是,我们看一些挂与不挂的分别。新加坡跟香港两个相比,人说香港挂了以后就没有货币政策的自由,所以你的通膨就上去,过去两个月的通膨数据香港的确比新加坡高。但是往前再看的话,从去年开始一直到今年的年中,实际上新加坡的通胀的数字不比香港低,这也说明了在一个开放、小型的经济体,你要用货币政策处理你传统的一些所谓的通胀的问题是不容易的。我们在政策选择方面是需要比较关注这一点。

中国经济局势影响世界

网易财经:你觉得美债危机基本的根源是什么?对中国的经济来说有什么可借鉴之处?

关家明:美债危机,很多人说是一个国债的问题,就是说当前美国政府能不能还债,这个实际上是一种过虑,但也是反映在背后一个更根本的问题。整个美国的问题不是国家借的钱太多,原来国家借的钱不多,后来因为金融海啸出来以后,国家把私人部门的,特别是金融部门的、房地产的债券放到自己身上,所以国家的债项就增加,反而私人的债券相对比较小。这个在一般的金融风暴、金融海啸里面你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如果你出现金融风暴以后,特别是私人的机构信用出现问题的话,能解决问题的归根到底是要减债。但在还没有完全减债之前,政府作为一个最后的信用担保,或者金融信用,它是把那个债项拿到身上,这个是可能有需要的。你看其他地方都是一样。

当前的美债问题,归根到底不单单是一个美国财政的问题,而是美国整个经济的借债率太高,它的储蓄率太低,这个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已经十几年、二十几年的事了。所以我们说要解决美债的问题,需要的时间是相对长的。我们亚洲金融风暴的经验是5—10年的时间才可以减债,而且那个过程非常痛苦。在美国当前的情况下痛苦的实际上不多,但是慢慢的一步一步来。有人说因为美元是国际货币,它有那么一个条件可以慢慢做,但是如果它慢慢做的话,就是说它需要的时间可能更长。当前已经过了两年多,我看起码还有两年多的时间才可以把这个债务的情况相对比较好转。

网易财经:有一种说法,说中国可以挽救那些欧美的债务危机,你认同这个说法吗?

关家明:挽救是讲得太过度了一点。你从全球的经济来说,美国还是全球最大的一个经济体,占大概五分之一。中国从某些方面来说可以相对比较大,但是总体来说我们还不到10%,都不到美国的一半。从具体的数据来说,美国是一个17万亿美元的经济,我们还是6万亿而已,一半也不到。虽然过去一年从增量来说,中国内容的需求增加了大概6000多亿美金,这是等于美国跟欧洲的综合还多一点点,从增量来说我们可能比他们多一点。就是说美国如果今年或者明年往后的一段时间,跟欧洲同样的进入一些局部的衰退,它的增量减少的话,有可能我们的增量可以给它补一下。

补的意思就是说,全球经济不一定因此就进入衰退,因为我们的增量可以补充他们的减量,但不是说我们就可以挽救他们。从来没一个地方的经济问题是他本身去解决的,我们是帮不了多少。如果美债一天不减的话,我们怎么补也补不了。

网易财经:你认为中国经济在整个世界经济体系当中会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关家明:当前最主要的是稳定作用。在欧、美、日这些主要的经济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或者没有完全解决他们的根本问题之前,肯定全球经济还在不停地波动之中,包括金融市场,包括实体经济。这个过程不是一年、两年的事儿,可能是更长的时间,日本已经过了20年。当然只是一个日本的话可能问题还可以控制,但现在是三大经济体都出问题的话,这个过程是很困难的。

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的经济体在这个时候如果也出问题的话,这个世界经济的前景就更不乐观,所以在这个方面我们能够保持比较相对适度的一个稳定增长这个是很重要,不但是对全球经济的增长,带动他们的需求,以及我们一般人的信心,整个亚太地区的信心,这个都很重要。

退一步讲,全球经济,你说三分之二是美国、欧洲跟日本,美国是14万亿的经济,西欧、欧盟是12万亿,日本是5万亿,我们是6万亿,其他亚太地区加起来也是大概5万亿左右,这几个比例一加起来你就知道为什么那么重要了。已经有三分之二的问题,三分之二的地方出了问题,剩下来的中国跟其他亚太地区是10万亿左右的一个比例,这个这一块不稳的话,全球的经济就非常的不乐观。

中国通胀不怪热钱

网易财经:你认为中国自身有没有发生经济危机的可能?

关家明:每个经济都会有经济危机的可能性,但问题是有多大。以当前中国的情况跟美国、欧洲以及日本相比,我们相对是好得多。第一个我们的债项不多,不但是国家的债务不多,私人部门的债务也不是太多。至于有些人说加上一些地方政府的债,银行里面有可能出现的坏账,这个加起来跟现在美国、欧洲的情况相比,我们还是在它们比较低的水位里面,这个是第一条。

第二条就是我们经济发展的动力还是非常强,这不但是一般的人的信心的问题,而且实际上有循序渐进的一些依托。我们在投资方面的需求还是很强;我们在消费需求方面也是非常强;我们的产品在海外的竞争力,还是有相当的竞争力。就是说从内部需求以及外部需求,对我们的产品还是有一定的需求在内,所以一下子我们要滑下去,我们如果做得到的话,要犯很多很多的错误才能做得到,这个是不容易的。

网易财经:你觉得中国应该如何应对热钱的流入?

关家明:热钱的问题我们要分开来讲:首先热钱这个定义不好定,就是怎么才算热?是短期的还是投机性的?过去一段时间里面影响经济最厉害的不一定是热钱,这是我们总体内部货币的供应。最近一波通胀的问题,不但是在中国,整个亚太地区都一样,通胀都上去了。但你看到底影响通胀的有多少是外来的资金,有多少是本地资金?相对来说本地资金的影响是相对比较大的。

有如说是QE2、QE1造成了大量的一些工业国家的货币供应量,其中有一部分跑到发展中国家来,这个是肯定有的,但量有多大?实际上我们看资本的进出。过去两年相比2006、2007年的时候不是特别多,实际上比2007年高峰的时候还是相对比较少。所以就是说我们大部分的原因,可以说是因为金融海啸把我们吓了一下,我们自己把我们内部的一些货币供应增长,增长得比一般的需求过多,所以相对出现一些通胀问题。

往后我们如果真的有热钱进来,这个也不是太难办的一个问题。第一个我们门口是有关卡的,我们可以看紧一点;第二个他们来的时间,可以来,也需要能够出去才会来。有些地方是用资本管制的方法,我觉得这个资本管制的方法不是不能用,就是用得小心一点会好一点。但如果真的有那么多的热钱进来我们可以管一下,这个也可以,完全可以做得到。有些地方是相对比较困难,比如香港、新加坡这些理论上比较开放的地方,它不能用资本管制的方法,但是还有其他方面的调控可以用。

网易财经:人民币的国际化是否有助于应对热钱的流入?

关家明:这个事实上也是在外面讨论比较多的一个问题。为什么当前国际金融那么不稳定的情况,中国会选择在这个时间里边推人民币国际化?我刚才也讲了,这个肯定是一个长远的做法,不是一天两天里面的事,也不是应对金融海啸短期时间的一个事,它是针对这个金融海啸反映出来的一个国际货币体系里面的问题去做长远的一个策划。短期之内会不会有一些负效果,就是说国际化以后开通了一些新的渠道让热钱进来,这个肯定有,但问题是这个比例来说应该不难控制。

往期回顾

更多

第67期:韦森

  他是研究制度经济学的著名学者。他力图从制度角度解读中国经济的过去和未来。他如何看宏观调控日渐成为体制的一部分,以及它对市场体系的破坏性影响?

第66期:鲁政委

  他曾经连续十几次准确预测央行的货币政策。他如何看标普降低美国信用评级对世界经济的影响?他为什么主张人民币汇率自由浮动?为什么中国需要警惕成为下一个日本?

第65期:张化桥

  他曾是风光的投行经济学家。现在他投身于不起眼的小额信贷行业。为农民服务的情结在他内心挥之不去。他极力为民间金融呼吁,为高利贷正名。他如何看民间金融的未来?

第64期:聂梅生

  我认为现在正好是呼吁改革的时机。理清哪些需要改革,理清哪些政策已经影响了发展,哪些政策已经起到了阻碍作用,而哪些政策又是刚刚开始实施,还有待进一步的推动。

您对《意见中国》节目有任何建议或意见,请来电或发邮件与我们联系。
电话:010-82558541 邮箱:caijinghuiketing#163.com("#"改为"@")
转发到微博 | 财经首页 | 回到顶部  
主编信箱 热线:010-82558742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