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093
《意见中国-经济学家访谈录》每周四推出。
视频本期实录往期回顾会客厅财经首页
董藩
北京师范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简介][微博]

董藩:房价下跌不利中国经济

他真诚地表达观点,尽管这些观点饱受争议,但他相信时间会站在他这一边。他主张学者的良心要建立在专业的态度上。他如何看房地产的调控松动? 网易财经《意见中国》对话北京师范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董藩。
[访谈全部文字实录] 

视频

房价调控无法维持只能松动

董藩: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的城市放松对市场的调控,让政府生存下去,这毫无疑问比控制房价上涨更重要。

房价大跌大家都倒霉

董藩:房价下跌是满盘皆输。所以全世界都在对抗经济衰退,对抗房价下跌。房价能涨能稳不能跌,只要一跌就出事。

房产税就是吓唬人

董藩:房产税很难搞,但是经常呼唤一下也好,为啥?吓唬大家,吓唬演化成一个什么?宏观调控的手段。

有良心的经济学者很少

董藩:更多的学者其实放弃了什么?对规律的尊重,对客观事实的尊重。他们去迎合政府,迎合百姓的舆论。

图片

问答

更多

您为什么判断可以买房了?

董藩:因为最近经济增长受到了极大的威胁,地方的财政收入也得到了极大地威胁。我们注意到地方政府有一些变相的救市措施,在这个过程当中没有被中央政府叫停,这就意味着什么?在积压了大量需求的情况下,如果出手慢的话,可能就被别人抢走了。

地方政府没有严格遵循中央调控,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董藩:地方政府就像儿媳妇,在那儿当家的儿媳妇,老婆婆高高在上指手划脚,但是她可能不管钱了,她就不知道多难。GDP下滑速度太快,地方财政收入下滑太快,开不了工资,公务员要上街,要闹事肯定也不行,所以松动也就成为一个必然。

老百姓为什么爱盼望打压房价?

董藩:第一,老百姓对这个行业是没有很科学、很理性的认识的,没有专业知识的。第二,源于对政府的一个信任。其实我们发现了,凡是以往政府插手最多的时候,往往过多少年之后去检查,发现都是错。一定要尊重市场,让市场自动的去发挥作用。

什么样的房价下跌才能让普通人真正得到好处呢?

董藩:房价下跌是满盘皆输,中央政府经济增长完蛋了,地方政府税收上不来银行部门资产全部出问题了,贷款收不回来了,90%以上的老百姓家里有房产,缩水了,我们单位还不起贷款了,然后面临着破产了,能有好处吗?而且我还要告诉大家,当房价下跌的时候,最倒霉的人是买不起房的人。

房产税能实行起来吗?

董藩:凡是搞房产税的国家都是土地私有化的,所以在法理上我们中国搞是行不通的。房产已经在我们的手中,政府评估完了说你该交,你今天交3万,我们去交吗?我们不会去交。全民性的可能会对抗。我们在很多小区连物业费都收不上来,何况一个国家要交这么大额的税呢?没有办法。

您认为哪些经济学家有良心?

董藩:如果一定要让我回答,也有。比如说像张维迎,我非常佩服他。张维迎非常聪明,对中国的影响那是不可低估的,他已经超越了经济学家层面,实际上是一个思想家。茅于轼老先生也有很多观点也是对的。在北大、清华,有些学者本着客观公正、尊重经济规律的角度研究中国的政策,这都让人尊重。

全部文字实录

网易财经6月讯 网易财经《意见中国--网易经济学家访谈录》栏目近日专访了北京师范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董藩。他真诚地表达观点,尽管这些观点饱受争议,但他相信时间会站在他这一边。他主张学者的良心要建立在专业的态度上。他如何看房地产的调控松动?

董藩认为,对地方政府放松调控的指责并不合理。地方政府有财政压力,因此必然松动调控。“让政府生存下去,这毫无疑问比控制房价上涨更重要。”他认为各地房价是各地竞争力的体现。“一般说来我们发现,一个城市竞争力越强,它的城市功能越强大,所以房价就越高。”政府基于财税理由,不会认可小产权房。

董藩认为,房地产调控走错了路,老百姓并没有更容易买房。支持调控的老百姓不懂专业。房价大跌受损最大的是工薪阶层。房价只能稳不能跌。

董藩认为开征房产税的很多条件并不具备,其中最重要的是土地没有私有化,将会遭到全面拒交。房产税既不公平也缺乏可执行性。政府说开征房产税,只是吓唬大家,并把吓唬当成了一种调控。“我们发现了,房产税很难搞,但是经常呼唤一下也好,为啥?吓唬大家,吓唬演化成一个什么?宏观调控的手段。”

董藩反对房屋限购,认为限购干预契约,违背宪法精神。限购出台容易,但想取消却很难,于是只能长期化,时紧时松。

董藩主张学者的良心在于尊重专业,不偏不倚。他认为很多学者迎合官员和大众,有良心的学者很少。张维迎、茅于轼等是令人尊敬的有良心的学者。

以下为访谈实录:

房价调控无法维持只能松动

网易财经:董老师您好,您最近在微博上说,可以买房了,您说出这个话的依据是什么呢?

董潘:我们主要是根据政策和市场的变化做了这样一个判断。大家知道,在此前我们总理一直在谈“毫不动摇地调控房地产市场,坚定不移地压价”,但是总理最近的两次谈话语气大大缓解,他虽然也还是提房地产宏观调控问题,但是他都放到了相对不重要的位置上,为什么呢?因为最近经济增长受到了极大的威胁,地方的财政收入也得到了极大地威胁。总理还有其他的中央主要领导已经到地方调研,发现确实问题比较严重,这样的话整个的政策,保增长这块可能就更突出了。毫无疑问,尽管我们不直接松动房地产业,但是我们的投入,我们的政策会间接影响到房地产的发展,至少在信心上大家会有所转变。

另外有一些大的集团公司,他通过其他行业融资,可以间接的为房地产行业使用,所以公司的财务状况会得到缓解。所以压力减轻之后,他可能不一定按照过去的那种折扣再继续卖房子了。

还有一点,我们注意到地方政府有一些变相的救市措施,在这个过程当中没有被中央政府叫停,这就意味着什么?在积压了大量需求的情况下,你必须确保能买到某一个楼盘,这样的话未来几年你上班的成本,上学的成本、交通和时间两个方面都会大大减少,所以如果出手慢的话,可能就被别人抢走了。

当然了,这不是说你买完房子之后还会像2009年春天那样暴涨,因为毕竟国家层面限购政策现在没有立刻取消。

网易财经:您刚才提到温家宝总理的一个表态有了变化,我们这里也有一个资料,就说是在4月13号,国务院常务委员会议强调的是“巩固房地产市场调控的成果”但是5月30号温家宝总理就提出说“要稳定和严格实施房地产调控政策”,这个稳定意味着什么?

董潘:稳定就意味着这个政策不会再变化了,至少不会像更严厉的方向去演化了。

网易财经:那是不是可以解读为最严厉的房地产调控政策已经过去了?

董潘:政策的底部早就出现了。当去年一月份出现了今天正在实行的严厉的宏观调控政策的时候,我们就知道那是底部,因为什么?不可能再出严厉政策,而且这个政策实施一段时间之后,对中国经济会产生一些致命的影响。因为毕竟整个国民经济对房地产业的依赖度是非常高的,我们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它是主导产业,是支柱产业,同时还是国家的先导产业。在保增长的情况之下,肯定还是要发展房地产市场,只不过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政府生怕出现过度的反弹,带来更大的舆论压力,所以这个过程当中它必须拿捏好这个分寸。

网易财经:现在我们看到一些地方政府的调控是这样的,有40个城市做出了房地产政策的一个微调,其中有10个城市是通过改变住房公积金,就是叫做充值住房公积金的方式,还有的其他城市的,比如说两、三个城市通过放松限购,都被叫停了。这个可不可以说中央调控房地产政策的一个方向是释放刚需?

董潘: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的城市放松对市场的调控,当然了,他们只是在地方政府这个有限的权限范围内。为什么这么多城市动用了公积金这个措施?因为公积金是在地方政府手中掌握着,所以动用那个政策他们自己说了算。让政府生存下去,这毫无疑问比控制房价上涨更重要。

在地方财政收入急剧下滑的情况下,地方的财力受到了很大的威胁,地方的一些公共开支没有办法维系,工资开支可能都受到威胁,这种情况之下,毫无疑问必须让房地产市场恢复交易。当然引发,当然促使大家,当然让大家在参加到交易活动当中来,必须有一些政策,给大家一些优惠,所以我们看到地方政府在动脑筋、想办法。

你所说的叫停是前一段时间,如果最近采取一点措施,他也未必会叫停。

我到有的地方去调研,营业税下滑了60%,大家想象一下,这样下去,再下去半年会是什么结果?

网易财经:我这里还有一个资料,是一个政策部门的人士,他对于稳定的一个看法。他说其实中央现在调控房地产政策的一个思路,应该是希望有一个三全其美的办法,就是既能降低房价,又能促成成交量,另外也能拉动投资增长,您认为有这种三全其美的方式存在吗?

董潘:这种说法太美好,但是不现实,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

高房价体现高竞争力

网易财经:媒体舆论喜欢指责地方政府没有严格的执行中央的调控政策,在您看来,地方政府没有去严格遵守这个调控政策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董潘:地方政府,就像儿媳妇,在那儿当家的儿媳妇,老婆婆高高在上指手划脚,但是她可能不管钱了,她就不知道多难。一个外来的人,看着那个儿媳妇不听老婆婆的指挥,那么他们对她进行一些评论也很正常。而且为什么媒体喜欢评论这个?因为媒体现在的从业者主要是年轻人,他们更盼望着房价下跌,甚至是什么?最好是送给他一套房子。所以中央政府没有提房地产政策明显转向,而地方政府开始自救的时候,首先从媒体角度来讲他是不干的。

前期扬州也好,或者说其他广东的某个市也好,他们在救市的时候我们看到了媒体激烈的反应,甚至有些政策应该说在媒体的炒作之下被迫终止了。地方政府为什么不听中央的?是因为它也受不了了。GDP下滑速度太快,地方财政收入下滑太快,开不了工资,公务员要上街,要闹事肯定也不行,所以松动也就成为一个必然。

网易财经:今天看到您发的一条微博是说,城市房价和地方竞争力的一个关系,您说城市的价值越高,竞争力越强,那它的房价就应该是越高的,想请您在这里详细的解释一下这一点。

董潘:房地产价格是很多因素综合作用的反映。一般说来我们发现,一个城市竞争力越强,它的城市功能越强大,所以房价就越高。看一看全世界房价最高的地方,像纽约、东京、香港这样的地方,新加坡这样的地方,新加坡有20%是市场化的,房价都很高,都七、八万,八、九万甚至更高,这些地方为什么房价高?其实城市的功能都是非常强大,都是全世界最重要的核心城市,金融中心、贸易中心等等。像北京、上海、深圳这样的城市,毫无疑问在中国城市功能是最强大的,经济上是极强的增长点,是龙头,教育、医疗、科技都是非常强的,另外福利搞得非常好,产业的形态比较高级,比如说第三产业占的比较大的比重,就业机会比较多,这种产业创造的财富量大,分配的时候收入也偏高,所以我们看到无数的人涌向了北京、上海、杭州这样的城市,所以需求肯定就旺。

为什么要讲这条?我就是告诉大家,一定要正确对待房价,我们北京、上海、深圳、杭州这样的城市,不可能房价降到三线、四线这样的城市的水平。所以每个人正确对待房价,正确对待这个城市,也使我们的政府能够在相对理性,不是在很多舆论刺激之下去制定这个政策,政策更科学,更理性。

网易财经:我们看到最近深圳土地制度进行了一些改革,有学者就期待深圳对小产权房进行确权,结果深圳政府是否认了小产权房确权,另外还有就是2005年前,广州一直在试图进入宅基地入市,2005年宏观调控之后也就没有再提了,为什么地方的小产权房改革一直没有能够得到推进呢?

董潘:这个其实是有深刻的社会背景的。小产权房这个问题是合理的,但是按我们国家现行法律规定来讲它不合法,所以理和法就发生了冲突,所以它们在这里较劲。民间不断地产生小产权房,他有这个动力,为什么?便宜,而拥有土地的一方,集体单位,比如说就是村委会,或者乡镇政府,它们又不愿意把土地白白让国家政府,让国家,让城市政府给征走,它得到的很少,所以它愿意盖房子卖。有人想买小产权房,有人想开发、卖,但是我们中央政府要叫停他,为什么呢?是因为我们国家现行的财税制度就是这样的。

如果能够允许农地直接跟开发市场对接,我们地方政府就没有地卖了,没有地卖他们就得饿死,为什么呢?我们看看地方财政收入状况,现在平均50%的地方财政收入是来自卖地,还不包括开发、交易,只是卖地。告诉你两个数字,去年卖地收入,尽管在严厉打压的情况下,仍然占地方财政收入的60.11%。我亲自算了一遍,前年是72.38%。

当然了已经产生了很多小产权房,我们现在处理它很难,为啥?我打过一个比方,这个孩子是超生的,是违反计划生育法规超生的,但是已经生出来了,你能把他抱着扔到井里吗?似乎也不可能。政府现在的做法是什么?没法儿管,口上说我们要坚决治理,但实际是没有办法采取行动,因为已经卖给了老百姓,我们去强行把它推倒,毫无疑问也会产生激烈的冲突,要死人的,所以没有地方政府敢做这个事情。中央政府也不敢下这个令把小产权房全部拆掉,你也拆不掉。但是又不敢说它合法化。如果让存量合法化,就意味着什么?后边还有人受到鼓舞,继续开发,所以这是个两难的问题。

网易财经:您认为经济对于房地产市场过度依赖是好的还是非常有弊端的?

董潘:我们不要简单的用好和坏来衡量,形成今天这个格局一定有它的道理,为什么呢?首先房地产这些年火爆,发展规模比较大,有客观原因。一个最基本的客观原因是啥?我们过去几十年几乎没有开发房子。所以到了1998年之后,借着那次金融危机救市,我们让房地产业充当支柱产业,起动需求、拉动经济增长,所以它有客观原因。积压了很多年,就像我们什么?连续两天没吃饭,或者说连续两天没有吃饱,终于来了,允许我们随便吃了,吃得多很正常,如果还吃的很少,那是不正常的。所以首先是这样一个大的原因。

再加上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大规模的城市化过程开始了,产生了巨大的需求,人口还在增长,还有一个原因改变家庭在裂变,过去老少三代的家庭,六、七口人,五、六口人住在一起的家庭,全部拆成了什么?两口人、三口人。所以原来的房子不够了,需要什么?增加一套、两套房子。所以人口不增长,也产生了大量的需求。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就是生活方式发生了大的变化。我说离婚的跟过去相比大大增加了,所以不能住在一起产生需求;大龄青年虽然没结婚,买了一套房子,过去没有这种情况,所以需求产生了。

所有这些因素的存在,我能,在这个方面我能讲八、九个方面。个别有所谓的买了房子空在那里等着炒作的,但是他不占主流,很少。

所以当标准不同的时候,我们判断市场肯定是会有毛病。所以我一直强调,大家要客观的、理性的、正确对待市场,我也希望一些大学问家,不是去迎合一些舆论,而要引导这些舆论正确对待这个市场。

房价大跌大家都倒霉

网易财经:有一个是,我们之前刚才一直谈到,有一个规律您也发现了,就是说政府一旦是调控房地产的话,房价反而会越涨越高,为什么现在大家还不断呼吁说政府应该调控房价呢,为什么还不吸取之前的调训呢?

董潘:我们以往的调控,在很长时间思路上是错的。我们去惩罚开发商,而不是鼓励开发商多生产房子,所以导致了市场的供求关系进一步紧张,所以以往越调控房价越涨,以至于老百姓都不信任政府了。

你们已经看到,我们北京这五个月来几乎没有几块住宅地的成交量,几乎没有几块住宅地成交,这就意味着什么?再下去半年、一年,新的供应量跟不上,国土资源部门在讲什么?说我们放出去多少地,盖完了之后能卖多少多少年,这个数字是有问题的,他们放出去的地当中有很多不具备开发条件,比如说拆迁的问题,比如说大的配套不具备开发的条件,水、电都没有拉到这个地方来,没有办法,所以真正能开发的还很少,而在卖不动房子的情况之下开发商又不敢开发,这样的话会进一步加剧市场的振荡。

老百姓还是盼着在打压,就有几个问题,第一,老百姓对这个行业是没有很科学、很理性的认识的,没有专业知识的,他按照对普通商品的理解来理解这个事情,本身就是错的。第二,源于对政府的一个信任。其实我们发现了,凡是以往政府插手最多的时候,往往过多少年之后去检查,发现都是错的时候,所以我们回过头来我们要说这样的话,调控是必须的,但是这决不是要否定市场,一定要尊重市场,让市场自动的去发挥作用。

如果我们希望饭店价格便宜,服务质量好,你只要鼓励多盖饭店,或者说不限制他们开饭店,用不了多久就会出现这个结果,但是你打压他,不让大家开饭店,我相信饭店的价格一定是高的,饭菜的价格一定是高的,而饭菜的质量也一定是差的。

网易财经:在您看来,什么样的房价下跌才能让普通人真正得到好处呢?

董潘:不存在这个问题。我不认为房价下跌普通人能得到好处。

我们没有看到全世界一个国家房价下跌的时候,老百姓欢欣鼓舞。房价下跌是满盘皆输,中央政府经济增长完蛋了,地方政府税收上不来,没法儿运转了,税务部门收不上税了,银行部门资产全部出问题了,贷款收不回来了,老百姓90%以上的老百姓家里有房产,缩水了,我们单位还不起贷款了,然后面临着破产了,能有好处吗?没有好处。所以全世界都在对抗经济衰退,对抗房价下跌。房价能涨能稳不能跌,只要一跌就出事。

说这个话没有房的人会骂我,会很不高兴,但是这是规律。而且我还要告诉大家,当房价下跌的时候,最倒霉的人是买不起房的人,为啥?他们处在底端,处在底端是靠租房子。我们在严厉打压房价的情况之下,你们看到没有,最近这一年来租金涨没涨,这两年租金哗哗涨。2010年我就说,这么调控,租金上涨30%毫无悬念,你去查2010年的数据,你做一个调查,房租一定涨了30%,所以告诉大家,不要以为打压房价的时候,没有房子的人是占便宜的。

而且打压房价的时候,政府收入下降,也没有钱搞保障了。

网易财经:这里还有一个资料,说是关于中国住房自有率的一个数据,一些机构发布数据,引起了网友的争议,比如说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发布的数据是89.68%。您认为这个数据和网友感受之间,这种差距是什么因素造成的呢?

董潘:因为网友表达意见,和他们的调查这部分人群是不吻合的。为什么这么说呢?他们在做这个调研的时候会研究怎么样使这个调查更科学,所以不同收入阶层,不同人群,不同年龄段都有充分的考虑,我相信这个数据更接近于事实。我们过去提过说86%以上,因为这个数字很难非常精确,每年都有很多新开发的房子卖给了老百姓,又有一些旧房子扒掉,这个数字是动态的,但是肯定是不低于86%的,我过去曾经提这个数字,被国家统计局一个袁局长给批判了,我们俩也产生过这种在网上的所谓的讨论或者争吵,事实上他说的那个根本就不对,他更多的去迎合了网友的说法,说很多人没有房子。

网友为什么都在抱怨呢?因为网友大部分表现为年轻人,即使是有些网友有房子,他可能不去留言,但是没有房子的人对这个数字很敏感,很刺激。

房产税就是吓唬人

网易财经:最近我们听到一些呼声,就是希望房产税尽快出台,然后能够代替目前一直在执行的房产限购政策,您认为这个政策有可能执行吗?

董潘:房产税这个问题由来已久了,最早我们叫物业税,从2003年中央的文件当中就提出了房产税,但是直到今天仍然没有实施。所以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住宅物业税,十年出不来》,到今天我也认为我们没有办法去搞这个房产税。中央政府似乎在探索,通过实施房产税,把限购政策给它替代了,现在来看不可能,为什么呢?告诉大家,实施这个房产税第一个理论条件是什么?是土地要私有化。我们已经交了70年的土地租金,我们租了公有的土地在上面盖了房子,我们自己住着,但是,再征我们一个房产税,等于重复征收,这是个理论问题,我不详细去讲它。所以既交了土地出让金,再交房产税,这是剥夺大家的财产权。

而且我们会发现,按照现在的法律规定,40年、70年之后,土地收归国家,连上面的房子一块收走了,我们交了这么多年税,但是我们并没有拥有这块财产,所以这是不对的,凡是搞房产税的国家都是土地私有化的,所以在法理上我们中国搞是行不通的,因为毕竟土地不是私有的。

第二个是什么?我们要搞这个房产税,一个大的前提是什么?我们要理顺所有房产关系,知道每一套房子在谁手里,这就产生了一系列的问题,首先要跟反腐败斗争结合在一起,只有反腐败斗争取得了彻底的胜利,我们知道在每个人手里到底有多少套房子,我们再去研究这个房子是该没收还是合法收入买的,可以征税,然后这个事情才实施,而反腐败斗争这个事情是很难的,当然要做,但是非常非常难,需要时间。

还有一个问题,我们现在发现很多地方政府2005年、2006年以来,他们的房地产的产权产系信息管理系统才建立起来,2那么2006年以前的房子在这个系统当中没有体现,你怎么去征?你把它整个搞明白,没有十年、二十年是搞不明白的。

还有,一个大的前提是什么,老百姓愿意交这个税。在西方他是愿意交的,为什么?西方这个税搞得很清楚,你交了这个税,这个税都是地税,直接用到咱们这个社区,修一个社区的医院,或者修小学,或者是提高教学质量,大家一块等于集资改善了我们地方的公共设施,公共的福利,但是在中国,这个钱是被政府拿了,用到哪里我们都不知道,老百姓会对抗的。

最关键的一点,它和征个人所得税不一样,个人所得税是从源头上代扣了,单位在给我们发钱的时候就交给了我们,单位在给我们发钱的时候就把这笔税扣掉了,如果个人所得税也是交给我们,让我们自己去税务局交,我相信他是收不上来的。但是房产就面临这样一个问题,房产已经在我们的手中,政府评估完了说你该交,你今天交3万,我们去交吗?我们不会去交,已经在我们手里了,全民性的可能会对抗。

我开过玩笑,我说啥,雷锋活着也不交,为啥?这个数额巨大,它不是三块、五块钱,所以大家都觉得有压力,不去交,你也不交,我也不交,想一想,我们在很多小区连物业公司给我们服务,让我们交物业费都收不上来,何况一个国家要交这么大额的税呢?没有办法。

还有很多前提都决定了这些搞不了。

另外没有操作思路,怎么来征?如果按照物业的价值征,我们会发现在市中心,像北京,有一套六十年代的房子,60平方米,现在价值多少?可能价值三百万、四百万,征1%也要交三、四万,但是这个老房子住的是谁?最底端的家庭,可能60平方米住着五口人,还有两个下岗,只有一个人上班,一个月挣两千,你能征上来吗?你征不上来。

网易财经:但是我们看到在重庆和上海,现在已经开始试行房产税了,还看到一个政策说今年在北京也要推广。

董潘:好,的确一直有这个呼声,我们发现了,房产税很难搞,但是经常呼唤一下也好,为啥?吓唬大家,吓唬演化成一个什么?宏观调控的手段。我还告诉你,重庆也好,上海也好,他们搞的不叫房产税,房产税是什么?不管你交易不交易,每年都要交,是对你这个存量资产的价值额征收的,但是你看看重庆和上海怎么搞的?都不是这么回事。我不去评价他们的模式,我告诉大家,这两种模式都不叫房产税,跟房产税本来的含义基本上没关系。但是为什么要搞?牵扯到领导人的思维,对领导人决策的评价,这里我就不去谈了。

限购违宪容易取消难

网易财经:另外一个政策,就是限购政策,这个限购政策目前是已经将很多刚性需求阻挡在购房的队伍之外了,您认为这个限购政策什么时候能够放开,大家也非常关心。

董潘:你说的非常对。你想改善,那叫不叫刚性啊?你们家里五口人,60平方米里住着,没法儿住,你说第二套,其实这也是蛮刚性的吧?父母呢必须来你这里养老了,但是你瞪着眼买第二套买不成,你说这个需求是刚性不?所以限购这个政策我们不主张,因为从道理上来讲,限购政策是违法的,违反了《宪法》的基本精神,违反了《民法通则》的基本原则。因为这两个法律都要保证我们交易自由,它违反了《合同法》的规定,《合同法》规定它是一个房子,是一个商品房,是个商品,你作为开发商愿意卖,我作为消费者愿意买,没有欺诈行为,一签合同成交。但是现在我们就不让你成交,为啥?说你再买多了,你已经名下有几套了,不让你买,对不对?

什么意思,你名下没有才可以,好比你一个人到商场里买衣服,不行,你穿衣服来的,你得脱光了来,然后我们还要派人到你们家翻箱倒柜,发现你确实没有衣服,才能卖给你,这本身严重侵犯了我们的人权,另外也侵犯了公司的经营自主权。

请得神送不得神,这个政策原本不该有,但是一旦搞出来之后,麻烦了,就像户籍制度历史上不该有,但是后来我们搞了户籍制度,实行城乡隔离,到今天不敢取消。

这个政策可能松动,但是不会立刻取消,为啥?担心房价暴涨,只要你一暴涨,这根绳还在我手里,我没扔掉,我继续拽,拽一拽,紧一紧,想起到这样的作用,所以限购限贷政策,很有可能长期化,只不过不是这种严厉程度长期化,而是有所松动的长期化。

网易财经:还有一个我们看到一个新闻,说是在北京下半年有可能放开工作居住证办理,据说就是要放开有十万个的工作居住证。

董潘:可以买房子?

网易财经:对,这个工作居住证就是可以买房子,这可能也是一个松动限购政策的一个办法。

:对,这就是我说的,地方要采取措施自救的一个表现。

有良心的经济学者很少

网易财经:我们知道您的很多言论是引起了一些广泛的争议的,甚至是辱骂,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又看到很多经济学家说一些反市场的话,确实非常对老百姓的胃口,您是怎么看这些经济学家的呢,您觉得经济学家的良心是怎么样评价呢?

董潘:我们总是试图去评价经济学家的良心。我觉得对一个经济学家来讲,重要的是什么?他的语言,重要是他言论的科学性和客观性,是否尊重事实,是否尊重经济规律。在房地产这个问题上我们发现,已经被彻底的政治化、道德化、娱乐化、社会化,而且这个行业的一些问题被妖魔化和暴力化了。在政治化、道德化的情况之下,就没有人说实话,说实话可能就意味着挨骂,说实话就有人质问你“屁股坐到哪里去了”说实话就有人问你“是否拿了开发商的钱”。每天都有人到我那留言“你拿了开发商多少钱?开发商是不是又扔给你一个什么骨头”这种话,一开始我开了还很生气,反正现在习惯了,也无所谓了,因为社会上总是存在这种人。

我客观的说,迎合老百姓,顺着老百姓去说,一般情况都是错的。为什么呢?老百姓是谁呀?老百姓回到生活当中来是一帮最普通的人,他们只管自己,不管他人;只管目前,不管长远;只管小家庭,不管大社会。如果政治家、学者也去迎合眼前,毫无疑问我们所有的政策都是短期的,我们会制造出很多的麻烦,比如说房价的问题。

曾经有两个很有影响的人,这些人都可以称经济学家,其中有一个人的影响应该说也不比我弱。我问他,我说你说要征房产税,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如果能回答得了,我就认可他能够征,回答不了证明是你在胡说,结果三个问题他一个也回答不了。但是他换一个场合他还这么说。所以我们希望学者的观点不要刻意的去迎合决策者。我们要帮助政府去科学决策。我希望更多的学者,所谓的有良心是尊重经济规律,尊重科学、尊重客观事实,而不是去迎合一些人,让那些人说你好。

网易财经:您认为经济学家的良心和知识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

董潘:良心的问题,回到了伦理道德层面,我不够权威,可能回答不了,回到我刚才说的话,我就希望这个人是尊重经济规律,尊重科学的。

网易财经:您对于中国的良心经济学家您认为有哪几位呢?

董潘:在经济学方面有着相当修养的人,通常被我们称为经济学家,但是我们看到大家不一样,我一直强调经济学家应该站在一个球体的顶端上,他可以倒向任何一方,但是又不能倒向任何一方。他不能踩翘翘板,要么偏向这边,要么偏向那边。他必须做到什么,既考虑目前,又考虑长远,既考虑小家庭,又考虑大社会,既考虑农民的利益,我们农业的稳定和发展,又要考虑城市的住房问题,既考虑房地产业的发展,又考虑整个社会的进步和整个国民经济发展的问题,但是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发现,这种人非常少。

如果一定要让我回答,应该说还是有一些学者我非常佩服的,你比如说像张维迎,我非常佩服他。张维迎非常聪明,对中国的影响那是不可低估的,他已经超越了经济学家层面,实际上是一个思想家。

茅于轼老先生也有很多观点也是对的,当然茅于轼在房地产上有些观点不对,为什么呢?他不是态度不对,是对这个行业的了解还是很有限的。比如说在北大,在清华,我们还看到有些学者,他们本着一个客观公正、尊重经济规律的角度,研究经济规律,研究中国的政策,所以这都让人尊重。

但是我们同时看到,更多的学者其实放弃了什么?对规律的尊重,对客观事实的尊重,他们去迎合政府,迎合百姓的舆论,我认为这是错的。所以经济学家良心问题,的确是一个话题,但是我们要讨论什么才是良心。

往期回顾

更多

第92期:李晶

  她努力理解宏观调控政策的合理性,并据此预测未来。她相信审慎的货币政策可以对经济有正面的影响。她怎么看滞胀的风险?

第91期:陈志武(3)

  他自承天性自由是他最宝贵的财富。他不遗余力地捍卫自由市场经济,以逻辑的力量揭示政府干预的危害。他怎么看收入分配改革的要害和阻力所在?

第90期:张军(下)

  他以学者的理性思考改革的得失,他推崇朱镕基主导经济改革的10年。他认为朱镕基搭下的架构还将继续发挥作用。他最珍视改革的哪一项成果?

第89期:张军(上)

  他以学者的理性思考改革的得失,他推崇朱镕基主导经济改革的10年。他认为朱镕基搭下的架构还将继续发挥作用。他最珍视改革的哪一项成果?

您对《意见中国》节目有任何建议或意见,请来电或发邮件与我们联系。
电话:010-82558541 邮箱:caijinghuiketing#163.com("#"改为"@")
分享到:
| 财经首页 | 回到顶部  
主编信箱 热线:010-82558742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