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074
《意见中国-经济学家访谈录》每周四推出。
视频本期实录 往期回顾会客厅财经首页
马宇(微博)
商务部研究院外资研究部主任[简介 ][微博]

马宇:中国应反思政府调控

他在政府部门做政策研究,却常常批评政府政策。他深知现行经济管理体制的弊端,并热情地为市场经济疾呼。他如何看中国经济的痼疾和解决之道? 网易财经《意见中国》对话商务部研究院外资研究部主任马宇。
[访谈全部文字实录] [马宇微博]

视频

温州危机是中国经济的缩影

马宇:这是火山爆发前冒出的一丝蒸汽,这说明我们经济里边深层次有问题,它只是在温州这边最早表现出来了。

反对拿外储做国家投资

马宇:把这种国民财富好容易挣来的国民财富,你交给最不适合投资的这种主体去对外投资,那你想想这种效果是可想而知的。

政府干预的背后是利益

马宇:老百姓都明白的事情,基本的市场经济的基本理念,他为什么没有明白?所以我就觉得可能更多的还是一种利益的问题。

对改革短期内不乐观

马宇:现在经济里边这么多的问题,实际上也是市场化改革不彻底,或者说是没有什么进展,没解决这些问题,最后形成的。

图片

问答

更多

政府需要从温州危机中反思些什么?

马宇:当然首先要解决我们的金融体系问题,就是金融开放的问题。还有一个就是特别重要的,就是创造一个好的经济环境,更多的是让市场去引导企业投资,并且让它能得到合理的回报。这样的话,资源配置才更合理。

针对温州危机,还会继续像以往刺激经济吗?

马宇:现在来说当然不会。但这种政府去管理经济的这种做法,我觉得这种根本思路起码在短期之内还是不会变,就是还是政府是希望比较强有力的去控制、引导经济,而这种做法实际上现在看来问题是越来越严重。

政府为什么会出台各种干预政策,是利益驱使还是认知错误?

马宇:咱们都知道现在的公务员考试是国内难度最大的,你不能说什么这些决策者或者是做这些事情的人就说智商很低,老百姓都明白的事情,基本的市场经济的基本理念,他为什么没有明白?你不能去这么说。所以我就觉得可能更多的还是一种利益的问题。

中国一直在倡导市场化改革,为什么还会有反市场的措施?

马宇:十多年以前,有些经济学家不就提出来,说改革还要闯大关?那个大关是在什么地方?是一种深层次的问题,整个体制基础的问题。到现在为止我们说喊了十年了,到现在我们这个关过去了吗?还没有过去。到现在为止我们基本的经济体制基础,基本上延续旧的。

许小年提出来说要撤销发改委,您怎么看?

马宇:我完全赞成。国内在提出来要搞市场经济,当时很多人就主张撤销当时的国家计委。我曾经在前几年的一篇文章里边专门谈过这个问题,就是说,假如说这个发改委不撤销,或者发改委的职能没有根本的转变,中国经济管理这块是不可能有根本的改变的。

政府改革的意愿还强烈吗?

马宇:应该说不强烈。为什么呢?因为现在政府部门首先可以确定的,它是既得利益者,这个是没有办法的。自我革命是最难的。真正改革的动力,实际上是来自于外部,来自于这种经济发展中内在的需求,或者老百姓对它的压力,或者媒体的压力。

全部文字实录

网易财经11月讯 网易财经《意见中国--网易经济学家访谈录》栏目近日专访了商务部研究院外资研究部主任马宇。他在政府部门做政策研究,却常常批评政府政策。他深知现行经济管理体制的弊端,并热情地为市场经济疾呼。他如何看中国经济的痼疾和解决之道?

有媒体把经济学家许小年称之为“刀锋”,而马宇也是一把“刀锋”。他的外形跟许小年一样,显得精干而敏锐,而在批评政府干预上,他也跟许小年一样锋利。

访谈从温州危机开始,马宇把温州危机称为中国经济的一个缩影。在他看来,温州是对中国经济最敏感的地方。温州的民企对实业缺乏兴趣而热衷于投机,反映了中国的经济环境在变糟。马宇呼吁,政府应该反思。“当然首先要解决我们的金融体系问题。”“还有一个就是特别重要的,应该是还是说怎么样创造一个好的经济环境,去让这个我们这种企业是往合理的地方走,更多的是让市场去引导企业投资,并且让它能得到合理的回报。这样的话,资源配置才更合理。”

作为商务部的研究员,马宇对外贸失衡很担忧。马宇认为,由政府、国企拿着外汇储备去投资,是低效的。他主张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并主张让市场去消化巨额外汇储备。 “要消除进口贸易壁垒,把这个进口壁垒尽量地打掉,这样的话就是让国内的企业和国内的消费者可以更多地去利用外汇来购买国际资源或者国际消费品,那不就是对我们的生产成本降低有好处吗?” 马宇反对在经济活动中煽动民族情绪。比如对待外资并购中国企业,马宇认为这是正常的市场行为,可以推动产业升级。

马宇对政府决策的弊端感触颇深。在他看来,计划经济的框架很多方面延续至今,而官员出于部门利益甚至个人利益的考虑,喜欢扩大政府权力。“咱们都知道现在的公务员考试是国内难度最大的,你不能说什么这些决策者或者是做这些事情的人就说智商很低,老百姓都明白的事情,基本的市场经济的基本理念,他为什么没有明白?你不能去这么说。所以我就觉得可能更多的还是一种利益的问题。”

马宇赞同撤销发改委。“虽然看起来这个政策部门的这种设置好像无关紧要,但实际上对政策制定或者经济的运行影响非常的大。就是说你主导的经济部门,假如说你管制方式还是说在原来的计划经济框架里边,那你很难去让经济真正的完成市场化。”

对重启改革,马宇表示,短期不乐观,长期乐观。中国只能走市场经济道路,这需要舆论给政府更多压力。

马宇钦佩市场派的经济学家,如张维迎、茅于轼等。他认为,经济学者最重要的是独立人格、自由思想。

以下为访谈实录:

温州危机是中国经济的缩影

网易财经:最近温州出现的民企危机,引发了大家的关注,据你看,你认为这次危机的影响程度有多深?

马宇:我倒不认为温州危机的影响程度有多深,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征兆,或者说它是一种表现,这个我觉得是应该特别值得关注的。我曾经在评论这个事件的时候,我说这是火山爆发前冒出的一丝蒸汽,这说明就是我们经济里边深层次有问题,这个是一个最可怕的问题,它只是在温州这边最早表现出来了。

因为我们大家也都知道,温州这个民营经济算是最发达的,它对于整个中国经济的那种感知或者市场的那种动向应该是最敏感的,所以它做事情,不管是一开始做实业,还是后来咱们说的包括他炒房或者是炒什么东西,实际上也说明它对市场的敏感度。但最后它的资金链断裂,并且导致了那么多的民营企业老板出逃,实际上这说明就是现代中国经济确实存在着很深层次的问题,这个我觉得是必须要关注的。

尤其是对我们国家来说,假如我们现在,就是工业化我们还没达到一定程度,我们还需要进行工业化的这个阶段,而这种情况下我们竟然做实体投资就出现问题了,甚至说很多人就不愿意再走实业,而去做投机,这种情况下对我们国家来说是一个,我觉得是一个灾难性的一个结果。

网易财经:你认为这次的温州民企危机会是一地的危机,还是会扩展到全国?

马宇:我觉得这是整个国家这个是我们的经济体制的危机。并且你就单纯从这个现象来看,也不单单是在温州有,也不单单是在民营企业比较发达的浙江有,实际上其他的地方也有。你比如说福建,你比如说内蒙,对吧?你看南、北,沿海地区或者是内陆地区都有这种情况。

网易财经:你认为政府需要反思些什么?

马宇:我觉得政府从直接来说,单就这个现象来说,当然首先要解决我们的金融体系问题。实际上说到底的话,就是金融开放的问题。金融资源是一个国家资源非常重要的一部分,金融这个元素、要素。但是现在就是说,由于这个市场在这里面很难发挥这种配置作用,而主要的是这个政府在调配,这样的话实际上很大程度上,实际上是造成了扭曲,这样的话也就加重了我们这个金融运行的成本。这样实际上最后很明显的一个结果就是,可能让这个金融资源是向一些强势的,你比如说政府、地方政府或者说是这个国有企业往这儿集中,而对于民营资本,对于其他的市场化的这个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这种资金缺口一直得不到解决。比如说像温州的这些企业,它原来以往的做民间借贷都做得很好,我们以前也有调查过,就是说对这个民营资本这种地下借贷的,实际上这种呆坏账的比例是要低于咱们正规的银行的,应该是做得很好的一个。那你为什么不能让它合法化?

还有一个就是特别重要的,应该是还是说怎么样创造一个好的经济环境,去让这个我们这种企业是往合理的地方走,更多的是让市场去引导企业投资,并且让它能得到合理的回报。这样的话,资源配置才更合理。

在这个基础之上,你这个产业结构优化、调整你才能做得到。假如这点都做不到的话,完全是靠一种政府的这种调控,政府的这种引导,或者甚至是政府的强势想去搞产业升级,实际上根本做不到,最后的结果可能是你越引导,越鼓励,它最后实际上越往相反的方向走。

网易财经:针对这个温州危机,你认为还会继续出现像以往的那种就是经济刺激政策吗?

马宇:现在来说当然不会。但这种政府去管理经济的这种做法,我觉得这种根本思路起码在短期之内还是不会变,就是还是政府是希望比较强有力的去控制、引导经济,而这种做法实际上现在看来问题是越来越严重。

反对拿外储做国家投资

网易财经:你是怎么看待美国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呢?

马宇:这种东西,我是觉得可能我们是把它看得也太高了。因为我们对这个问题是,你比如说美国人有些时候说,站在他的角度来说,他要求人民币升值或者去谈什么问题,当然他有他自己的利益,你不管是从这个党派的利益来说,还是说从总统竞选的利益,或者说国会的利益去考虑这些问题,这都是很正常的。

有些事情就是我们可以照我们国家自己的思路去考虑问题,尤其是现在说的,你比如说涉及到我们的贸易政策问题,当然就是说汇率问题也是我们国家经济政策的一个组成部分,或者说贸易政策的很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那就是根据我们自己的这种考虑,就是尽量的市场化。还有一个就是考虑怎么样去尽量让这个市场来调节我们的这种贸易,包括就是怎么样实现贸易的动态平衡。

当然人民币我们有一个逐步国际化的问题,对吧.逐步的放松管制,尽量的就是说人民币这种也是希望由市场决定它的汇率,包括咱们说甚至像利息、利率、汇率这些东西,慢慢的就让市场来决定。并且这个东西也不是说我们就顺着美国人的这个,或者迫于美国人的压力去做,而是我们自己也必须这么做,对吧。你的汇率的这种市场化,利率的市场化,都是我们自己搞金融改革,或者是你经济发展必须要做的,这也是我们自己的这种发展方向。

网易财经:你认为人民币升值对中国来说是好的还是坏的呢?

马宇:我的基本判断是人民币汇率短期来说升值压力大,但是中长期来说是贬值压力大。并且还有一个基本判断是,人民币说实话这个在短期内升值,或者一定程度内升值对中国不是毁灭性的,甚至是有利有弊的。但是说人民币要是假如说步入贬值轨道,可能对我们来说是一种灾难性的后果,我觉得那个是更可怕的。人民币升值,那就意味着我们现在可以更多的去采购一些国际资源,这样的话对我们国家的这种,咱们说解决我们的资源短缺的问题,或者提高老百姓的生活福利问题,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所以这个就是说你怎么样看待这个问题。

我倒觉得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我说的就是贸易尽量的应该是要市场化,政府不要太多的去控制,不管是出口还是进口。

对我们国家长远发展来说也有好处,就是可以理顺我们国家的这种贸易体系。

网易财经:其实谈到人民币升值,大家还有一个担忧,就是巨额的外汇储备可能会因此缩水很严重。

马宇:对。我觉得可以通过什么呢?可以通过市场开放,开放市场可以把这个外汇储备逐步逐步消化,不要一下子消化。

要消除进口贸易壁垒,把这个进口壁垒尽量地打掉,这样的话就是让国内的企业和国内的消费者可以更多地去利用外汇来购买国际资源或者国际消费品,那不就是对我们的生产成本降低有好处吗?对吧。也可以增强你的企业的竞争力,一定程度上也可以降低你的出口成本。

网易财经:还有观点说,中国的巨额外汇储备其实应该拿去投资欧洲,你怎么看这个观点?

马宇:我不赞成这个。并且对这种拿这种外汇储备去做国家投资,我是一直反对的。为什么呢?我们国家现在在国内投资,这种国有企业投资在国内你的投资效益都是属于很差的,投资效益是最低的,那你再到国际上去做,由于国有企业这种固有弊端,你根本就没法儿适应这种国际市场这种情况。所以你说把这种国民财富好容易挣来的国民财富,你交给最不适合投资的这种主体去对外投资,那你想想这种效果是可想而知的,这实际上是会造成国民财富的大幅,这种巨额的浪费,所以我是坚决反对这种做法的。

我是觉得对外投资这块实际上应该放开民营企业的对外投资,因为民营企业的对外投资是可控的,它自己是有投资理性的,它会做事情。哪怕就是说经验不足,它会慢慢学,对吧?从长远来说才是中国对外投资这种最重要的一个主力军,也是就是说中国要发展对外投资的话,必须要鼓励民营企业对外投资,而国有企业对外投资是应该严格控制的。

民族主义不要扰乱经济问题

网易财经:你以前是批判过商务部干预汇源并购的事情。你是怎么看待这种外国企业并购国内企业的这种行为的呢?

马宇:并购本来就是跨国投资或者说是这种市场竞争的一个基本的手段,或者一种表现。对我们来说,对企业的控制这种控制权转移的问题,我们就觉得比较敏感,尤其是对一些比较重要的一些企业,或者说一些产品或者一些品牌,假如说是被外资企业并购了,我们就好像觉得有点感情上接受不了。假如说我们把这个并购人为的给它限制住了,不管是你说你国内自己的这种并购,还是外来的并购,你给它限制住了,你就可以想,那就是说我们国家在这个市场是一个什么样的市场,那可能就是永远是一个低层次的市场。

就是可能就说你做的东西,你竞争的时候,就很难让市场它本身的力量去发挥这种优胜劣汰,包括咱们说的这种产业升级,产业结构的优化调整,就很难做到。包括咱们说的汇源的例子实际上也有这一点。就是说你在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可能觉得哦,这样的话我保住了一个自己的民族品牌,但是你没有想一下,这实际上可能对整个产业发展可能都造成负面的影响?

并购的时候,并购的是各种各样的生产要素,企业里面会体现很多东西,包括你的技术、你的品牌,你的市场渠道,这些是你的产品的什么,这些东西都是你的并购要素。这种东西你说假如说你认为的给它限制了,限制它的流动,那它的价值就体现不出来,就是对一个企业来说体现不出来,两个企业体现不出来,或者说一个产业都体现不出来,那你想想这样的一个行业是一个什么样的行业?那就是很难升级的一个行业。

为什么咱们国内很多行业都处在一种叫很低级的层次打烂仗,谁也不死,谁也不活,活不好?就这样的一个情况。

网易财经:每次一发生外资并购中国的民族企业的时候,尤其是在网络上,就掀起一片爱国主义高潮,或者是民族主义情绪,你是怎么看待这种在网络上的这种民族主义情绪呢?

马宇:可以理解。对媒体来说,实际上是应该提供更多的信息,就是不要去迎合某一种情绪去刻意的往某一个角度去做。就是说你需要从不同的角度提供这种比较全面的信息,这样的话会有助于大家形成一种比较完整,或者比较准确的一个判断。

还有一个从政府来说,也应该是对事情有一个基本的一种态度民意非常重要,但是假如说我们同时又有法律又有政策呢?有在某一个时期可能情绪化的东西比较强,它可能就是说对这种法律或者政策可能就是考虑的比较少,但是政府要做事情的时候,你还必须要在法律政策的框架内去做事情。因为这样的话,你才有一定的规则,企业才知道我做什么样的事情可以,什么样的不可以。

假如说你要完全按照民意走的话,有时候可能就会出现一种非理性的,或者说甚至是不是在这种法律政策范围内走的事情。

政府干预的背后是利益

网易财经:你是在商务部做研究工作,你会经常参与一些政策的制定或者政策研究,你觉得这份工作给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马宇:在政府部门搞研究,也有利有弊。有利是有些事情确实就是你可以了解一下,经济运行内部的一些东西,尤其是你说一些决策或者一些政策的形成的过程,你可以了解它这个内部的机制。但是另外有一点,可能就是相对来说比较局限,有些时候你在里边做的时候,可能就会比较容易想着顺着政府的思路走,那就可能是不是对其他方面的角度可能就考虑得少一点。

从我个人来说,做这种经济政策研究,就是相对纯粹做理论研究有一个好处,就是贴近实际要更密切一点。因为我们要做政策研究,你不可能就是关起门来做研究,,你知道我要去了解一下这种国内,不同地区的,不同行业的,或者甚至是不同所有制的这些企业对这个问题怎么看,这样的话你就可以在做一个专题研究或者某一项政策研究的时候,你可以了解很多的经济运行里边的情况。

网易财经:你曾经还公开批判过发改委的行为,比如说发改委出台的一些限购,还有摇号这些。根据你的观察,政府为什么会出台这些不当的政策,是利益驱使还是说认知的错误呢?

马宇:不管是从哪个角度来说,不管是以某一个政府部门还是说这种政府官员来说,应该是智商也很高的,咱们都知道现在的公务员考试是国内难度最大的,你不能说什么这些决策者或者是做这些事情的人就说智商很低,老百姓都明白的事情,基本的市场经济的基本理念,他为什么没有明白?你不能去这么说。所以我就觉得可能更多的还是一种利益的问题。

网易财经:我们知道其实中国一直在倡导说要进行市场化改革,要推进市场化,但是为什么近些年包括尤其是今年和去年,我们会看到一系列的反市场的一些行为呢?

马宇:这还是我们说的那个根儿上的问题。实际上是十多年以前,我们就说中国的经济改革到了一个攻坚阶段,那个时候有些经济学家不就提出来,说改革还要闯大关?那个大关是在什么地方?实际上大关那块就不是一个表面上的东西了,是一种深层次的问题,是体制内的一些东西,整个体制基础的问题。这个就是说到现在为止我们说喊了十年了,到现在我们这个关过去了吗?还没有过去。到现在为止我们基本的经济的这种体制基础,和它这种管理框架,说实话还是,基本上延续是旧的,到现在并没有根本转过来。

在这种情况下,政府部门这种管理,那就说你很难让他就是完全是按照这种市场经济的要求,市场经济的基本理念,用市场的手段去做事情,还是习惯于用政府的行政手段来管。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我们说对这个市场手段不信任,说还是政府做事情比较见效快,或者说是更能体现什么这种长远需求,实际上我觉得,骨子里边还是什么?还是利益的问题。

网易财经:经济学家许小年提出来说需要撤销发改委,你是否同意他的观点?

马宇:我完全赞成。并且这个好像也不是说现在才提的问题,实际上是在1993年就是国内在说提出来要搞这个市场经济,当时很多人就主张撤销当时的国家计委。虽然看起来这个政策部门的这种设置好像无关紧要,但实际上对政策制定或者经济的运行影响非常的大。就是说你主导的经济部门,假如说你管制方式还是说在原来的计划经济框架里边,那你很难去让经济真正的完成市场化。我是主张,也可以说是撤销发改委,也可以说彻底改变发改委的职能,就是说让它把它现有的这个审批权,比如投资审批权一定要打掉。发改委应该是什么呀?它应该变成一种类似于宏观规划院这样的,它只是去研究经济形势,去制定一些经济政策,或者提出一些政策建议,而不应该带有具体的审批权,我觉得这个是对中国这种市场化改革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点。

我曾经在前几年的一篇文章里边专门谈过这个问题,就是说,假如说这个发改委不撤销,或者发改委的职能没有根本的转变,中国这个经济管理这块是不可能有根本的改变的。

对改革短期内不乐观

网易财经:从你的角度来看,你对中国走市场化道路还是乐观的吗?

马宇:没有办法,搞市场经济还是我们国家必须要走的路子。现在咱们看出来就是市场化改革到现在就是迟缓,或者说是一直没有解决这种根本问题,你看导致了现在经济里边这么多的问题,实际上也是市场化改革不彻底,或者说是没有什么进展,没解决的这些问题,最后形成的。

我曾经写过一篇小文章,就谈中国经济会不会崩溃,就是假如我们的这种市场化改革迟迟没有进展,一直这么做下去,最后这种市场的扭曲,或者说里边这种腐败什么这些问题,最后很可能导致我们国家出大的问题。

网易财经:那你有信心吗?就是对于国家、政府实施改革,你还有信心吗?

马宇:长远来说有信心,短期来说没信心。

网易财经:现在在政府部门里边,据你所看,政府改革的意愿强烈吗?

马宇:说实话,应该说不强烈。为什么呢?因为现在政府部门首先可以确定的,它是既得利益者,这个是没有办法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利益,是吧。当然一个部门有一个部门的利益,一个企业有一个企业的利益,在这种情况下,我既然是我在这个位置上,比如说我现在这个部门掌握这个审批权,你现在让我起草一个政策,因为这个政策或者这个有关这个行业的这种法律,是我这个部门主导起草的,我怎么能起草一个政策或者制定一部法律把我自己的这个审批权剥夺了呢?或者说更多的去让这个权力运行透明化?让老百姓来监督,他怎么能做到这一点呢?自我革命是最难的。

网易财经:这也是人之常情。

马宇:对,没有办法。

网易财经:但是制度有问题。

马宇:真正改革的动力,绝对不是来自于现有的这个政府部门,或者是决策的这些人士,实际上是来自于外部,来自于这种经济发展中内在的需求,或者老百姓对它的压力,或者媒体的压力。

网易财经:决策部门它在制定一些政策的时候,它会考虑一些民间的意见吗?

马宇:一个政策制定或者一个法律的制定不能像以前那样黑箱操作,完全把它做成一种机密活动在做,公布出来以后马上就实施。绝大多数的这种有关的政策制定或者法律制定都是可以公开的,包括咱们大家都知道,很多的这种经济政策或者是有些规定都是可以在初稿阶段就可以征求意见。但是这个东西我觉得还不足以保证这个有关的法律或者政策能真正的符合这种民众的需要。

全国人大里边组成某一个,某一部法律,或者某一个政策,或者尤其是法律这个层面上的,你专门组织一个小组去做,由专家来做,这样的话就可以摆脱部门利益的局限,这样的话就是有关的法律政策的制定可能更合理,更科学一些,也是可能说对这种权力部门的约束更大一些。

网易财经:其实我们一直听到民间一直在疾呼,需要减税,而且还有就是说需要放松管制,但是我们看到事与愿违,这些都没有做到。政府部门会怎么看待与民众的呼声背道而驰的一些做法?

马宇:这个事情就很难说了。这个东西,可能就是各有各的角度吧。但我政府的角度就跟民众的角度不一样,我政府的这个角度就是要集中力量办大事,就是你看我有这么多的项目要投,这么多的基础设施要建设,还有这么多的工作要做,所以我这个财力必须越多越好,就是咱们经常说的计划经济里面的经典名言:集中力量办大事,所以这样的话,它永远钱是不够用的,所以就一再的增加税收。

政府又掌握着那么大的权力,那你这样的话,你就根本就没法儿约束,没法儿制约它。管是舆论还是老百姓,就是说一再呼吁减税,还是没用,就是这种对它来说并不是那种刚性约束。

经济学家要讲人格

网易财经:你作为商务部的研究人员,经常批判一些政府的决策,你会受到来自上级或者同僚的压力吗?

马宇:没有。毕竟大的环境发生了改变,实际上也是政府决策多元化,或者科学化、民主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说可以有不同的声音出来,政府部门的研究人员,假如说有一些观点跟现在的主流观点不一致,也并没有说是你不许怎么样,不许说或者不许做的。

网易财经:你最钦佩的经济学家是谁?

马宇:要具体的说的话可能是有几位吧,像张维迎、茅于轼、周其仁、卢峰、许小年、陈志武…

网易财经:都是市场派?

马宇:对。但还有一个,就是我觉得中国经济学家作为整体来说还是有欠缺,就是说我们中国的经济学家几乎没有自己的理论体系,很多的经济学家,没有自己的思想,或者说是没有独立人格,这样有些时候就是经济学家变成了一种政策解释,或者政府的一种演绎者,这个实际上是对经济学家来说是一种很可悲的事。起码我就说,对一些市场派的经济学家来说,我觉得他们起码在这种独立研究,或者有自己的独立思想、独立观点的角度来说,我认为是,我个人是很钦佩的。

网易财经:可是就是在政府部门里边,我觉得市场派这样子的经济学家其实是比较少的。

马宇:对。这个东西实际上还是,还是一种利益关系问题啦,因为毕竟在目前我们国家现在这种状况下,还是跟政府、跟主流观点吻合,或者说是做主流观点比较喜欢的事情,可能你更容易在这个环境里生存。有一些独立的观点,可能老百姓喜欢,可能是对主政者来说可能会觉得比较“刺儿”;另外还有一些就是说你有自己的观点的话,包括一些大众也不见得认同,实际上我们看到刚才我个人比较佩服的几个经济学家,他们的有些观点有时候也被很多人责骂的。

网易财经:你最厌恶的经济学家是谁?

马宇:最厌恶的经济学家很难说具体是哪一个吧。说实话我对整个中国经济学家的这个群体,我个人说的话评价都比较低。

但是就是说具体到某一个人来说的话,我觉得可能郎咸平就是一个比较反面的例子。但是他实际上他也不是个体制内的,他更多的是一种市场化的角度,就是我更多的是怎么样去迎合这种市场,去提高自己的商业价值,所以他有些时候你很难说他是个经济学家。他可以说是一个商人,从商人的角度来说他做得不错。

网易财经:你认为经济学家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

马宇:独立人格、自由思想.

网易财经:最恶劣的品质呢?

马宇:最恶劣的品质就是以利益来决定观点。

往期回顾

更多

第73期:袁伟时(下)

  他是岭南个性鲜明的学术、思想大家。他从历史中探求权利、市场、地方自治的奥秘。他眼里的晚清时代和北洋时代,是一个怎样的面貌?

第72期:袁伟时(上)

  他是岭南个性鲜明的学术、思想大家。他从历史中探求权利、市场、地方自治的奥秘。他眼里的晚清时代和北洋时代,是一个怎样的面貌?

第71期:殷剑峰

  他是宏观调控的支持者。他认为经济刺激政策是有必要的,但是执行中出了一些问题。他如何看欧美新危机以及未来中国的经济走势?

第70期:雷颐

  他以渊博的历史积累和自由经济的眼光重新审视中国近代史。他强调产权和企业家群体对于经济发展的重要意义。他如何看中国近代经济的成就与教训?

您对《意见中国》节目有任何建议或意见,请来电或发邮件与我们联系。
电话:010-82558541 邮箱: caijinghuiketing#163.com("#"改为"@")
转发到微博 | 财经首页 | 回到顶部  
主编信箱 热线:010-82558742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