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096
《意见中国-经济学家访谈录》每周四推出。
视频本期实录往期回顾会客厅财经首页
乔虹
摩根士丹利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简介]

乔虹:稳增长对中国很重要

她有丰富的投行研究经历,以商业实践来观察中国宏观经济大势。她为何说比起控通胀来,更重要的是保持中国经济的稳定增长?她对楼市调控提了什么建议? 网易财经《意见中国》对话摩根士丹利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乔虹。
[访谈全部文字实录]  

视频

通过政策调整来保8

乔虹:通过政策的调整把增长逐步恢复起来,在这样一个结构的影响下,我们觉得说今年在8%或者以上是很有可能的。

稳增长比控通胀更重要

乔虹:实际上对通胀的一个管控是有这种担心,但是我们目前看来,可能还不如刚才所说的这个稳增长更为重要。

提高中国竞争力要靠技术革新

乔虹:具体来说能够用到的方法就是技术进步和改革,除了这个方法,恐怕没有其他的方法可以帮助我们提高竞争力。

房产调控政策要灵活点

乔虹:不确定性很大的情况下,房价未必会报复性的上涨,也未必会有人有那么多的收入,真去支持买那么多的房。

图片

问答

更多

如何看宽松货币政策?

乔虹:可以说是对宏观经济的种种变化现在已经做出了积极的态度,我觉得这个是非常好的。我们也觉得下一步有可能降准还要进一步继续,而且降息我觉得也还有更进一步的空间,比如说至少今年还有再次降息25个基点的空间。

中国经济今年能不能保8?

乔虹:政府应该通过政策的调整把增长逐步让它恢复起来,尤其是同三季度来看,可以出现一个比较强烈的反弹,四季度继续反弹,在这样一个结构的影响下,我们觉得说今年在8%或者以上是很有可能的。

国外投资者对中国的环境是持什么样的态度?

乔虹:一类就是唱空中国,认为中国现在马上就要硬着陆,这样的一个群体;另外一组就是对中国稍微了解一些的代表人士,他们现在提倡的是说中国的经济增速下降确实已经发生,但是他们认为现在的增速下降是件好事

宽松的货币政策会否造成巨大的通胀压力?

乔虹:实际上5月份出来的CPI数据是在3.0左右,其实显示的情况并不是特别严峻。实际上对通胀的一个管控是有这种担心,但是我们目前看来,可能还不如刚才所说的这个稳增长更为重要。

如何看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

乔虹:可以说是非常成功的做到了为我们的经济降温,通胀降得很快。但是现在也有后遗症,跟外需碰到一起,我们觉得现在又遇到了一个比较艰难的一个状况。在这样的一个情景下进行政策的调整,再一次重申,还是非常值得鼓励的。

如何看房地产调控政策?

乔虹:有一些政策是值得长期化、深入化的,比如说打击投机性需求等等。对于保障性住房的支持,我觉得也是非常重要的,还可以进行。但是我觉得有一些政策中可以考虑改变的,尤其是对于改善性需求的这样一个支持。

全部文字实录

网易财经7月讯  近日,网易财经《意见中国--网易经济学家访谈录》栏目专访了摩根士丹利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乔虹。她有丰富的投行研究经历,以商业实践来观察中国宏观经济大势。她为何说比起控通胀来,更重要的是保持中国经济的稳定增长?她对楼市调控提了什么建议?

虽然央行不断推出宽松货币政策,乔虹仍然认为还有进一步宽松的空间。她还认为今年中国GDP保持8%的增速会有难度,但如果政策调整到位的话,保8%是可以做到的。她说:“:就是说通过政策的调整把增长逐步让它恢复起来,尤其是同三季度来看,可以出现一个比较强烈的反弹,四季度继续反弹,在这样一个结构的影响下,我们觉得说今年在8%或者以上是很有可能的。”

乔虹并不认为中国面临着巨大的通货膨胀压力。她说,从CPI来看,情况并不很严峻,而PPI则显示出通缩迹象。“实际上对通胀的一个管控是有这种担心,但是我们目前看来,可能还不如刚才所说的这个稳增长更为重要。”

针对出口不振的现象,乔虹给出解释说,外因是来自于欧美经济危机的冲击,而内因则是由于中国经济竞争力的下滑。她说,只有通过技术进步和改革来提高要素生产效率才能增强中国经济的竞争力。

乔虹认为对楼市投机需求的打击是有必要的,有些楼市调控政策是值得长期深入化的。“也未必那么多人都认为说房价一定会报复性的上涨,也未必会有人有那么多的收入,真去支持买那么多的房,所以我觉得在短期之内未必看到,即使有政策的调整,未必看到房价有特别大幅的反弹。”但另一些购房限制则不够灵活。许多买房需求明明属于刚性需求,但仅仅因为不再是首套房就予以压制的做法是不合理的。

以下为访谈实录:

通过政策调整来保8%

网易财经:我们看到目前央行有一些降准、降息这样一系列的放松货币政策的一些做法,您是否赞成中国转向宽松货币政策?

乔虹:我觉得央行现在做出的一些动作,逐渐的开始实行货币政策的灵活性逐渐加强、精准度逐渐加强的这样一个过程,同时我觉得作为一个及时地进行的微调、预调,可以说是对宏观经济的种种变化现在已经做出了积极的态度,我觉得这个是非常好的。我们也觉得下一步有可能降准还要进一步继续,而且降息我觉得也还有更进一步的空间,比如说至少今年还有再次降息25个基点的空间。

网易财经:刚才您说中国可能会再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是因为您预测未来中国的经济环境会有一个继续的下滑吗?

乔虹:从现在这个阶段来看,二季度可能这个情况确实是比较严峻。我们从工业生产增加值的增长情况来看,4月份9.3%,5月份9.6%,这两个水平相对应的GDP的水平确实是比较低的。从实体经济现在反映的情况来看,确实私人部门的需求比较弱,在我们政策逐渐的转向,进行逐步的微调、预调的过程之中,可能反弹的速度不会特别快,那么在这样的过程之中可能还是有经济增长进一步下行的可能性,二季度的比如说GDP的速度可能会要低于一季度整体的水平。

网易财经:您怎么看待全年经济增速呢,您觉得它能继续保8%吗?

乔虹:我们认为今年保8%有难度,但是应该可以达到。原因是因为就是在保8%和不保8%之间的这样一个选择,如果是不保8%,可能我们面临到的一些就业的压力,还有企业盈利的压力会非常巨大。政府应该,而且会这样做,就是说通过政策的调整把增长逐步让它恢复起来,尤其是同三季度来看,可以出现一个比较强烈的反弹,四季度继续反弹,在这样一个结构的影响下,我们觉得说今年在8%或者以上是很有可能的。

目前摩根史丹利的2012年的GDP的增长预测,现在是8.5%,在这样一个位置是比较艰难的,是希望说能够看到政策调整的步伐走得更快一点。

网易财经:最近我们看到秦皇岛的煤价跌得很厉害,积压严重,您是怎么看这个信号的?

乔虹:这个是与其他的一些我们看到工业原材料的价格的下降,都是一致性的反映出一个问题,就是工业需求比较薄弱。就是说我们自己本身经济内生的这种增长能力,相对来说较低,可能需要一些政策的放松,来有助于我们现在下一步的经济增长的恢复。最重要的一个情况是大家反映基层比较多的,就是现在融资的成本还是比较高。

网易财经:宏观经济学家都需要对GDP做出一个判断,有观点认为,由国家去拉动的GDP增长,其实并不是一个真实的增长,是一种浪费的增长,您是怎么看待这种观点的?

乔虹:我觉得不可以完全的一方面的下这种结论。最终GDP是什么呢?我觉得大家可以其实不用那么紧张说GDP到底是8.0、8.1还是7.9这样的一个程度的考量,可能有一点太觉得令人担心了,所以就是说已经对于GDP的这样一个狂热的热衷程度,简直会成为一个GDP的宗教,我觉得这个是不必要的。但是最终中国政府的一些政策,我们做的是什么?是提供一些就业机会,对吧?另外是改善了一些基础设施的建设。这两个方面我们看到,尤其是基建的方面可能是大多数人很多人担心的,是不是说这样是一个浪费,尤其是哪儿哪儿的公路可能多百分之多少没有在跑车,某地的楼群晚上照一张照片,你看黑灯是很多的,这样的一个讲法确实是会比较多,但是我觉得在大多数的情况下我们所看到,包括2009年的大部分现象,我们所看到的这个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所做的工作,还是有效的提高了,很大程度上有效地提高了整个的社会的一些经济的运行效率。

你比如说原来在虎门,这个地方当时做一件衬衫,运到盐田港,从出厂到装集装箱里面,是一天半的时间,这在2008年以前已经是极限了。

同是一件衬衫,现在可以在江西做,出厂的一刹那开始计时,到盐田港装船,也是一天半的时间。大家看都是一天半,但是这一天半时间,你可以说是,哎哟,我们当时的投资是不是GDP显得那么高,全都是浪费呢?没有浪费呀。因为你实际上有效的把你的生产边界推到了中国的内地,这个就是在劳动成本上升的情况下,成为工业梯度转移已经做出的一个比较好的铺垫,所以这个我们认为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种投资。

比如说北上广深一级城市,甚至是二级城市,现在都是很大的城市了,我们建地铁,地铁不见得是赚钱,那么每一个公里耗资都非常巨大,几亿的人民币,但这是不是一个虚高或者是浪费呢?我觉得绝对不是。虽然不能够从货币上马上看到说我们哎呀,一投地铁就赚了多少钱,因为国家直接规定一个人无论坐多少站只能两块,所以你肯定赚不了这个钱,但是它的社会成效是非常巨大的。我希望能有更多的地铁,能够使人们的生活更加简单,工作更有效率。这个我觉得实际上是从就业来看,是有利于经济,从公民幸福感上来看也是有利于和谐的。

网易财经:现在国外投资者对中国的环境是持什么样的态度呢?

乔虹:外国的投资人,我觉得现在可能也分两类,总体上都判断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会下行,但是这两类分为比较有趣的两类:一类就是还是原来的比较唱空中国,认为中国现在马上就要硬着陆,这样的一个群体;另外一组情况就是对中国稍微了解一些的这样一些代表人士,他们现在提倡的是说中国的经济增速下降确实已经发生,但是他们认为现在的增速下降是件好事,中国以后是比如说6%或者7%的增长,速度也是可以持续的话,为什么非要8%,10%呢,对不对?这样的一种说法现在逐渐的变得越来越流行。

可是这种说法呢,我觉得可能也欠缺一方面的考虑,就是说中国长期的潜在增长水平到底是在什么地方?我们不是说随便说4%好不好,5%好不好,6%好不好,不是说拍脑袋出来的,而是要看你是不是长期潜在增长水平的这个目标和你现在的增长水平是不是相适应。如果你一直高于这个水平增长,你就会通货膨胀,一直低于这样一个水平增长,你就会通货紧缩。

我们认为把现在的这个经济增长逐渐恢复到一个较高的水平,平稳较快的发展水平,还是有利于整个周期调控、调整以及长期的改革的深入的。

稳增长比控通胀更重要

网易财经:刚才您说到中国需要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这样会不会对通胀有一些压力?

乔虹:我们现在觉得对通胀来讲实际上压力并不是太大。首先我们先看一下现在CPI通胀的一个结构,现在最近的一期我们看到CPI通胀,实际上5月份出来的数据已经是在3.0左右,其实显示的情况并不是特别严峻。PPI已经连续10个月下降,而且已经在第三个月进入一个负值,PPI已经是在通缩了。实际上对通胀的一个管控是有这种担心,但是我们目前看来,可能还不如刚才所说的这个稳增长更为重要。

网易财经:您认为政府是否会对宽松货币政策成瘾,从而使宽松货币政策的频率或者是规模都不断地加码?

乔虹:我觉得有这样的社会上的这种声音在讲说,是不是政府动辄就会像是喜欢这样的刺激,用这样的方式来满足一些政绩或者其他上面的需要?但是我觉得这种说法呢,可能一方面是确实有这种现象存在,但另一方面可能是忽视了一个事实,就是说无论是2008年还是2012年,我们现在所面临到的周期性上的这种增长增速放缓的挑战是非常巨大的。不可排除有一些比中央低一级的这种政府它们需要获得更多的财政资源,获得更多的GDP增加政绩,但是更重要的是从中央的层面,从广泛的地方政府的层面来看,大家现在意识到的是增长确实是在政策、内需以及外需的整个的影响下,已经减速的非常明显。你如果不去进行干预,就坐在这儿的话,那么有可能会看到通缩。

一旦进入这样一个领域的时候,马上政府的一条手臂会被砍掉,就是我们的货币政策就无效了,你进入了凯恩斯说的流动性陷阱。另一方面你只能用财政手段。到了那样一个社会非常不稳定,民怨纷起的时候,你只能用财政手段的时候,这个时候你再去调控,成本是非常高的。所以你不能因为之前刺激稍微多一点,现在就完全坐在这儿看着经济下滑。

网易财经:在您看来,今年的情况是与当时2009年在实施大规模刺激政策的那一年的经济情况相比,是怎么样的呢?哪个更为严重?

乔虹:其实从现在的外需和内需情况来看,已经真的是可以跟2008年下的时间相比,跟2009年初的时间比起来的话,稍好一点,有限。

我们的政策在2007年的时候也是一直紧一直紧,到2008年紧的是非常厉害。在2012年看到的情况,其实内需也是在政策比之前我们看到它的收紧幅度较大,可以说是360度、全方位的,房地产政策、货币政策、财政政策、投资政策一起加码,就把整个经济增长的速度拉下来,可以说是非常成功的做到了为我们的经济降温,通胀降得很快,但是现在也有后遗症的问题,跟外需碰到一起,我们觉得现在又遇到了一个比较艰难的一个状况,在这样的一个情景下进行政策的调整,再一次重申,还是非常值得鼓励的。

提高中国竞争力要靠技术革新

网易财经:刚才您提到的外需、出口不振,是内因还是外因导致的,是否值得担心呢?

乔虹: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因为出口不振本身是两个原因造成的。你需求的角度上看,无疑2008年是美国有危机,现在是欧债危机,基本上这两次危机就把我们两个最大的出口市场实际上需求打击得不得了。

另一方面还有供给方面的问题。最近我写了一篇专栏,这篇专栏主要讲的是中国、印度和巴西,金砖四国里的三国。实际上在过去的10年,我们的竞争力,印度的竞争力、巴西的竞争力确实都有了一些下降,这个下降尤其是相对像美国这样的国家来看,我们名义的升值,人民币对美元升值非常明显,过去升值了35%左右,过去10年以上,另外我们看一下现在的劳动力的成本,劳动力的成本上升其实是一个更大的因素,这两个方面叠加。

我们可能在过去的10年之间,实际成本的升值在中国、印度、巴西都特别明显,因此造成了我们10年前都是到金砖四国消费、投资,10年以后,我们现在基本上都到美国消费、投资。不光是中国人现在已经把去美国的消费游作为一个非常划算的事情,而且我们看一些原来在中国制造业,就是劳动密集型的产业的这种制造业,现在开始往美国搬,对吧?那么这样的一个现象的出现,我们就发现确实是有一些涉及到现在竞争力的一个差异。

美国我们看到他的QE之后,美元的整个的水平是还是相对来说较低的。同时我们看到它有较高的失业人口,所以他的工资的增长是非常低的,它这些因素归结在一起,再加上它较高的科技,我们看到使得它的竞争力相对于金砖四国实际上最近是提升了不少。因此我们觉得说,如果从我们自己的供给角度上来找原因的话,我们的出口下降,其实也有一定原因是这样造成的。

如何提升我们的竞争力,提高我们的出口?只有三条路。这三条路里可惜两条是走不通的。第一条就是贬值,可是你从贸易保护主义的这种政治角度来想的话,恐怕人民币贬值不是非常短期之内可选的一个选择。

第二就是说通缩,大家工资都不要增,CPI通胀也变成通缩,那你也会增长竞争力,就是很痛苦,用痛苦的方式增加竞争力,但只怕这是一个化骨疗伤的办法。通缩经常是非常痛苦的,高失业,社会不稳定 ,尤其是金砖四国这种发展中国家的这个新兴市场环境里面,政治上面的因素是非常不确定的,因此这种方法也不是一个非常好的方法。

之后唯一一个方法就是提高全要素的生产效率,它能走到,最具体来说能够用到的方法就是技术进步和改革,除了这个方法,恐怕没有其他的方法可以帮助我们提高竞争力。

网易财经:您觉得汇率市场化什么时候会有推进的可能性?

乔虹:汇率的市场化,我觉得现在也逐步的是在加大的。比如说在人民银行最近把人民币对美元的波幅进行了调整,从0.5—1的这样一个调整,确实是已经在每天的交易空间之中创造了更大的一个区间,可以让市场力量来体现他们的好恶。另外一个方面,把银行在进行外汇交易的时候,它的隔夜的这样一个敞口头寸的这样一个空间打开了,原来是在隔夜的时候,你必须是零头寸,就必须得是把敞口头寸要核掉的。最近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个变化,规定上的变化,允许银行拥有隔夜的敞口头寸,实际上也就是给了银行一点点权力,去体现自己对于货币的走势的判断。我觉得也是逐渐的在引入更多的市场的力量进入汇率的体系。(22:26)

我们相信这个过程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并不是一个能够一夜之间一蹴而就的。

网易财经:从全球范围来看,美国是否会再次启动一个宽松的货币政策,比如说Q3的出台?

乔虹:美国是不是会量化宽松进行第三轮,这个是现在市场之中可能最担心的一个问题。在上周我们看到联储的这样一个动作,已经明显的反映说他们确实认为最近的这些数据给他们以更多的担忧,觉得说美国经济现在整体的恢复动作还是比较慢,这一点确实是从政策上来讲,更有利于宽松式的政策出台。但是我们看到联储这一次采用的是扭曲操作,而不是直接推出QE3的这样一种行为,也是说明了间接的有可能联储内部还没有达成一个协议。就是说到底现在推QE3有没有用,如果有用的话有多大用,如果从结果来判断的话,恐怕是更多的人是在怀疑这个用处并不是太大,更多的人也有可能是等待进一步的数据出来以后,得到一个确认,到底有多大程度需要用大规模的货币放松的这种宽松的政策去刺激。

房产调控政策要灵活点

网易财经:我们看到中国现在经济情况不是很好,国外环境也不怎么好,这个时候可能大家会认为,国家会再一次的放松房地产的一些限制政策,您认为有可能放松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您认为未来中国的房价会是怎么样的呢?

乔虹:有一些政策是值得长期化、深入化的。一些调控的政策,比如说一些打击投机性需求等等。对于保障性住房的一个支持,我觉得也是非常重要的,还可以进行。但是我觉得确实是在现在有一些政策之中可以考虑改变的一个部分,实际上是对于改善性需求的这样一个支持。

在等待了两年多以后,我们也看到近期房地产的一些变化,会看到说可能有一些刚需的人已经在买,和一些改善性需求的人等了两年,他也需要要买了。那么现在一些做法,比如说你名下曾经有两次贷款的这样一个记录的话,你第三次购房,不管你现在名下有没有房,你再购房,他是并不会给你贷款支持的,因为你用过两次了。这样的一个问题恐怕就在短期之内,我觉得可以考虑是不是可以放松。因为毕竟有好多人都已经提前还了款,甚至他连房子都已经卖了,为什么不能允许他进一步的能够改善一下他的需求呢?

这样的需求,你说一定就不叫刚需吗?为什么第一次购房,比如说大学生毕业22岁购房叫刚需,那么你比如说到了28岁结了婚,需要搬大一点,这就不是刚需吗?也是很刚性的需求,然后到了30几岁,你需要生小孩,老人需要过来住,这也仍然是刚性的需求。

但是如果像现在的经济状况,不确定性很大的情况下,也未必那么多人都认为说房价一定会报复性的上涨,也未必会有人有那么多的收入,真去支持买那么多的房,所以我觉得在短期之内未必看到,即使有政策的调整,未必看到房价有特别大幅的反弹。

网易财经:对于现在正在观望,想出手买房的人,您会给他们什么样的建议,现在是不是时候出手呢?

乔虹:我们主要看到的这个情况,就是说房价还是在绝对值上较高,这个确实是真的,那么从老百姓的可负担的角度上来想的话,一想这个房价也是动辄几百万的事情,这是很大的一笔钱,但是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说,相对收入来讲,我们看到在主要的二、三线城市,包括一线城市最近的这一轮调整之后,都出现了比较明显的房价收入比的下降。也就是说房价未必下降了那么多,但相对于你的收入增长了的情况来看,房价收入比的比率是在下降的。所以要是如果看好了比较合适的房子,而且你是强烈的改善性或者刚性的需求的话,该出手时可能也要出手。

往期回顾

更多

第95期:秦晖

  他涉猎广博,以政治学和经济学的双重视角观察世界。他认为全球化使得西方福利国家突破财政的限制并能透支低人权国家。他为中国和世界开出怎样的药方

第94期:周林

  他是国际主流经济学界排名比较靠前的中国学者。他主张国富应让民富。他认为凯恩斯主义无法解决长期问题,必须推进市场经济才能长远发展。

第93期:董藩(2)

  他真诚地表达观点,尽管这些观点饱受争议,但他相信时间会站在他这一边。他主张学者的良心要建立在专业的态度上。他如何看房地产的调控松动?

第92期:李晶

  她努力理解宏观调控政策的合理性,并据此预测未来。她相信审慎的货币政策可以对经济有正面的影响。她怎么看滞胀的风险?

本期访谈编辑:倪惠
您对《意见中国》节目有任何建议或意见,请来电或发邮件与我们联系。
电话:010-82558541 邮箱:caijinghuiketing#163.com("#"改为"@")
分享到:
| 财经首页 | 回到顶部  
主编信箱 热线:010-82558742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