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097
《意见中国-经济学家访谈录》每周四推出。
视频本期实录往期回顾会客厅财经首页
彭文生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简介]

彭文生:中国经济增速还会回升

他擅长研究和解释宏观经济政策。他的研究顺应宏观政策,并对宏观政策持乐观态度。他怎样判断经济放缓的真与假? 网易财经《意见中国》对话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
[访谈全部文字实录] 

视频

降息还会继续

彭文生:从政策来讲,稳增长的空间明显增加,我们判断货币政策下半年还会进一步明显宽松。

应重视刺激供给

彭文生:如果没有生产,没有供给,如果需求太强的话,你就会有通胀问题,是不可持续的。

解决老龄化问题必须做大饼

彭文生:在老一代人和年轻人一代之间,应相对比较公平,应防止老年人对年轻人挤压太厉害。

房地产投资还会下降

彭文生:短期内可能房地产投资继续往下调整。但目前为止,增长下降还没有导致失业的问题。

问答

更多

今年下半年央行会怎么样操作货币政策?

彭文生:我们认为8月份再次降低基准利率的可能性在增加。最近我们看到一些迹象,好像房地产市场有一些回暖反弹的迹象。政策或者社会对房价进一步上升容忍度是比较低的,那么如果整个政策放松导致房价反弹的话,反 过来又会限制政策进一步放松的力度。

您对中国出口放缓怎么看?

彭文生:出口放缓其实两个方面原因。一个是本身的所谓竞争力。我们过去供应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包括最近的美元走强,造成人民币汇率有明显上升,这个会影响出口的竞争力。第一个因素成本的推动本质上讲,也是很难政 策能够改变的,根本上反映了我们经济结构的变化,就是劳动力供应紧张。

您怎么看供给学派的观点?

彭文生:我们讲消费需求、投资需求、出口需求,更多讲的是财政货币下刺激消费、刺激投资等等。但是其实更重要的一面,是供给这方面。供给取决于劳动力供给、资本、效率。从这个意义上去讲,供给的学派或者结构性的 改革,对我们现在的经济增长更重要一些。

为什么说中国的“消费时代”已经来临

彭文生:劳动力供应紧张以后,工人的工资上升的速度、整体的收入水平比整体的经济增长相对快一些,这对消费有帮助。另外就是我们人口结构变动本身,越来越多老龄化、年龄大一点的,这样一个总体年龄结构也是会使得 我们社会的储蓄率会有所下降,这个也会导致总体的消费率会上升。

消费上升对养老问题有什么影响?

彭文生:养老问题其实根本上来讲是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整个经济负担的能力。另外一个方面,收入分配问题。我们现在其实和希腊有一点类似,就是慢慢进入老龄化的社会,总体的经济增长会慢下来,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 ,这个大饼本身的增长速度会慢下来,所以养老负担感觉到越来越重。

如何看养老与分配的问题?

彭文生:决定一个饼多大以后,这个怎么分配?年轻人跟老一代人之间的分配,这也是个养老的问题。我们现在讲的这些退休金机制等等,其实很多方面讲的是第二个层面。但是现在如果这个饼本身不做大的话,那么这个零和 的游戏,老年人保障越好的话,年轻人吃的亏就越大。

全部文字实录

网易财经7月讯 网易财经《意见中国--网易经济学家访谈录》栏目近日专访了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他擅长研究和解释宏观经济政策。他的研究顺应宏观政策,并对宏观政策持乐观态度。他怎样判断经济放缓的真与假?

彭文生认为,经济下行风险很明显,但是在央行的调控下,还会回升。他说:“在这些相关政策扶持之下,我们估计到三季度,总体的经济增长和二季度有一个小幅的增加。”他判断8月会有一次降息,随后会看情况调整。

彭文生认为,中国的消费时代已经来临。老龄化将会提高消费比例。但他认为供给这一面更重要,应提高效率增加供给。“如果没有生产,没有供给,如果需求太强的话,你就会有通胀问题,是不可持续的。”

彭文生认为,老龄化是先把饼做大然后分配,仅靠分配解决不了老龄化问题。老年人花得越多,青年人越吃亏。“如果年轻人越来越少的话,创新不够的话,你这个饼就做不大。”

彭文生判断,房地产调控不会放松。他主张经济上防止短期大幅度下滑,但仍应坚持房地产调控。

以下为访谈实录:

降息还会继续

网易财经:中国经济短期内会不会见底?

彭文生:我们看最近数据显示,二季度的增长比较低。看四月份五月份速度显示,二季度增长大概7.3%的水平。所以这样一个低的水平再加上我们看到最近政策扶持的力度有所加大,还有发改委这边、财政这边提出的设施投资力度加大,再加上货币政策力度性的操作也有所体现,尤其是6月基准利率下降,5月份信贷明显的反弹,我们估计6月份的信贷也会继续沿着5月份态势超过9千亿。在这些相关政策扶持之下,我们估计到三季度,总体的经济增长和二季度有一个小幅的增加。可能估计三季度可能是回升到7.6,到了四季度可能会更快一点回到8左右。所以下半年和上半年比应该说是一个回升的态势。

网易财经:中国经济长期一个趋势会是什么样?见底之后有没有可能会出现长期滞胀的可能?

彭文生:短期讲,二季度见底,但是这个反弹力度不会很大。比如说刚才讲的,到了四季度我们才回到8左右的水平。我们对明年的经济预算总体是8.3,所以这个也是比过去几年,包括2009年9.2都低。这个也反映我们一个基本的看法就是,我们经济的中长期的总势是放缓态势。

这个放缓的态势一个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劳动力的贡献比较紧张。我们要看过去几年,劳动人口增长率明显下降,更重要的是农村可转移的劳动力空间大幅减少。所以这是一个从劳动力贡献来讲的,是对经济增长的制约,尤其是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空间的减少,对劳动市场的进一步提高是一个制约。另外一个影响经济增长的中长期很大的趋势是我们参加WTO以后,所带来的全球化的层面或者是中国经济更多的参与全球竞争这样一个效率的提高制度,释放环比或者是越来越小。所以对于我们经济来讲,我们看最近这几年我们这个贸易开放度,总体的进出口贸易对GDP明显的降低。这个从一个层面来讲是好事情,因为我们对外部需求的依赖减少,但是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讲,它是因为我们经济越来越多面向内部市场。内部市场和全球的国际市场比较起来,竞争的程度会小一些,所以对效率的提高促进比例不会那么大。这是另外一个从制度层面来讲,可能需要通过结构改革来降低国内市场行政垄断问题,来增加竞争提高效率。

网易财经:您认为今年下半年央行会怎么样操作货币政策?

彭文生:回到刚才讲的总体经济增长的态势,当前来讲还是比较弱,下行的风险还是比较明显。

我们说外部需。全球的经济,美国最近的数据好坏参半,有一些形势可能房地产市场有明显的复苏形象,但是消费者的信心还是比较弱。同时就业情况、失业率还是相对比较高的水平。所以美国的情况只能说是维持一个温和的复苏,很难成为全球经济当前困难一个比较有效的火车头。再还有欧洲的情况。最近看欧债危机的演变,应该说更多是下行风险,而不是上行的前景。新兴市场在前一段时间政策减缩制度影响下,增长又明显的放缓,包括印度包括巴西。所以针对外部需求,短期内很有明显的改善。

从内部需求来讲,国内房地产投资还要继续放缓,企业面临一个去杠杆的压力。当然有些比较正面的发展和政策性的发展。我们讲基建投资总体是上升的。再加上整个通胀水平明显往下走,感觉最近调整的价格下降比较多,这个因为上游的成本压力进一步下降。所以一方面是增长的下行风险,另一方面是通胀的明显下降。从政策来讲,稳增长的空间应该说明显增加,我们判断货币政策下半年还会进一步明显宽松。

我们认为8月份再次降低基准利率的可能性在增加。最近我们看到一些迹象,好像房地产市场有一些回暖反弹的迹象。政策或者社会对房价进一步上升容忍度是比较低的,那么如果整个政策放松导致房价反弹的话,反过来又会限制政策进一步放松的力度,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房地产市场演变是刚才讲的宏观政策放松的一个掣肘。

网易财经:也就是说央行可能在8月份先降一次息,然后看看效果具有怎么样,再进一步决定会不会再进一步下调?

彭文生:对。

网易财经:您对中国出口放缓怎么看的?

彭文生:出口放缓其实两个方面原因。一个是本身的所谓竞争力。我们过去供应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包括最近的美元走强,造成人民币汇率有明显上升,这个会影响出口的竞争力。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外汇需求本身就比较弱。那么这两个因素,应该说第二个因素是我们自己很难控制的,第一个因素成本的推动本质上讲,也是很难政策能够改变的,根本上反映了我们经济结构的变化,就是劳动力供应紧张。

应重视刺激供给

网易财经:我们也知道您说过中国的“消费时代”已经来临,请问你做出这样的判断主要依据是什么?

彭文生:这个依据主要回到我们刚才讲的,劳动力供应紧张以后,工人的工资上升的速度、整体的收入水平比整体的经济增长相对快一些,所以说以后就收入分配来讲,对劳动者收入的比例相对于过去来讲有所增加。那么对于资本或者对于政府来讲,这个收入分配的比例有所下降。那么这个本身就和消费有一定的帮助。

另外就是我们人口结构变动本身,越来越多老龄化、年龄大一点的,这样一个总体年龄结构也是会使得我们社会的储蓄率会有所下降,这个也会导致总体的消费率会上升。当然过去十年影响我们消费率比较低的不仅仅一些基本面的因素和结构的变动,其实还是一些制度型结构政策的问题。在支出方面,跟着这些政府投资,相对来讲公共服务,还有转移支付相对慢一点,这些都是对于消费过去有一定的影响。再看未来,一些结构型的改革已经开始。有一些开始的阶段比如说市场化,比如说现在强调资本市场改革要增加企业分红等等,包括最近几年社会保障体系的改善,这些都会有利于以后的消费增长,加强部门收入水平的提高和降低区域差距。

网易财经:其实我们都知道中国人都有存款的习惯,刚才您也说到要提高家庭收入,那有没有其他方法可以让中国人更加多的消费?

彭文生:这实际上是一个人的消费行为,我们只能通过一些政策改变、一些政策扭曲,或者机制上的扭曲因素,来促使我们有信心去消费或者去降低这个储蓄。但是政府是不能强迫的。

但是也有一些影响消费储蓄的因素是比较复杂的。有一些是长期文化因素。我们中国人都储蓄率高不愿意消费。但是也有人说,现在的90年代是月光族,每个月光族就是每个月挣的钱全花了,对于他们来讲消费率就很高了,那怎么解释这个现象?那可能还是和不同年代不一样的。老一代的人包括我们这一代的人,过去经历的生活水平比较低的阶段,那时候是比较苦的阶段,慢慢养成一个储蓄的、节俭的习惯。这种习惯是即使生活水平提高以后也很难改变。年轻人或者下一代各方面的习惯就不一样。

网易财经:一些学者和官员认为中国应该采用供给学派的主张,比如说重庆市长黄奇帆,您怎么看供给学派他们这个主张?

彭文生:我们回到刚才讲的,中国的经济增长趋势放缓,实际上就是供给这一块。我们平时看经济增长是两个方面。一方面是需求,我们讲消费需求,投资需求,出口需求。更多讲的是比如说怎么样在宏观政策、财政货币下刺激消费、刺激投资等等。但是其实更重要的一面,是供给这方面,是经济的供给这方面,是经济生产这方面。如果没有生产,没有供给,如果需求太强的话,你就会有通胀问题,是不可持续的。经济的供给这一面取决于什么因素呢?取决于劳动力供给,取决于资本,取决于效率。效率就取决于技术宽松,取决于管理的水平,取决于竞争的程度等等。所以我们讲的供给学派这个观点,就是通过一些结构性的改革来增加经济里面创新的能力、经济里面竞争的程度。使得企业去依靠创新、依靠减少成本、依靠提高效率来占有市场的能力,不是通过其他的垄断或者其他的非市场东西来盈利。所以从这个意义上去讲,供给的学派或者结构性的改革,对我们现在的经济增长更重要一些。

解决老龄化问题必须做大饼

网易财经:您刚才也提到了中国老龄化的问题,其实中国老龄化问题也是大家比较担忧的问题,那如果降低了储蓄的比例,对未来养老会有什么影响?

彭文生:这个养老问题其实根本上来讲是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整个经济负担的能力。另外一个方面,怎么一个收入分配问题。也就是说整个社会经济的大饼能够做的越来越大,那么这个养老就比较容易了。

决定一个饼多大以后,这个怎么分配?年轻人跟老一代人之间的分配,这也是个养老的问题。我们现在讲的这些退休金机制等等,其实很多方面讲的是第二个层面。但是现在如果这个饼本身不做大的话,那么这个零和的游戏,老年人保障越好的话,年轻人吃的亏就越大。所以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其实和希腊有一点类似,就是慢慢进入老龄化的社会,总体的经济增长会慢下来,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个大饼本身的增长速度会慢下来,所以养老负担感觉到越来越重。

那么这个能否靠比如说我们增加储蓄能解决问题呢?实际上不能够解决问题。因为我们最终的饼是要看以后的经济生产能力。其中最重要的因素还是人的因素。如果年轻人越来越少的话,创新不够的话,你这个饼就做不大。所以如果是靠设计一个保障体系,或者是靠增加储蓄来累计资产,我觉得都不是解决的根本之道。它们都是分配问题。你现在储蓄越来越多的话,意味着你以后现在这一代人占有资源越来越多,可能我们老了以后占有资源多,年轻人就受到挤压。所以在一个老龄化的社会,养老的问题包含了社会的劳动这个是不可避免的。一方面要通过结构改革来防止我们经济增长大幅下滑,把这个饼继续做大。另外一方面也是涉及到社会公平问题,在老一代人和年轻人一代之间,怎么样取得相对比较公平的机制。比如说老年人这一代对年轻人挤压太厉害,同时不能够给年轻人提供一个比较好的环境创新和提高效率。

房地产投资还会下降

网易财经:您怎么看河南政府鼓励首套房贷利率打7折?房地产政策有可能放松吗?

彭文生:其实房地产政策大的方向我判断不会有明显放松。看最近上海的措施,各个部门的表态来讲,是非常明显的。当然你说在经济下行的架构下,总体的宏观政策有所放松,流动性有所宽松,那么对经济所有的行业都会有帮助,包括房地产。我是不太相信房地产整体的调控政策,比如是有投资需求的政策会明显的放松。因为房价没有怎么跌,那么在现在的情况,房价反弹的话,于是放松防止导致房价反弹过去调控的效果也是前功尽弃。

网易财经:如果房地产调控不放松的话,对中国经济复苏有什么样的负面影响呢?

彭文生:短期内可能有一点影响,就是房地产投资继续往下调整。但是应该说到目前为止,我们这个增长下降还没有导致明显失业的问题,就是就业市场环境还是比较好的。所以增长有一些下行不是那么可怕的,就是不需要那么担心的。我们主要防止增长短期内大幅度下滑失控。所以要稳增长和调结构结合起来的话,一方面要防止短期内增长大幅度下滑。另外一方面,就要继续坚持房地产调控政策,让过去过度扩张的房地产行业有所调整。

网易财经:如果不放松的话,房地产投资还是会不断的往下走?

彭文生:未来这个是有可能的。

网易财经:我们知道投行经济学家都比较受关注的,您怎么看这个群体的一些公开发言和职务的关联?

彭文生:别人我不好评论,但是我自己,我讲的这些观点,其实不代表证券公司的观点。我作为一个研究者,作为一个分析师,我讲我自己的看法。我的理念还是希望尽量做到我自己认为是一个客观的、比较均衡的分析。

往期回顾

更多

第96期:乔虹

  她有丰富的投行研究经历,以商业实践来观察中国宏观经济大势。她为何说比起控通胀来,更重要的是保持中国经济的稳定增长?

第95期:秦晖

  他涉猎广博,以政治学和经济学的双重视角观察世界。他认为全球化使得西方福利国家突破财政的限制并能透支低人权国家。他为中国和世界开出怎样的药方

第94期:周林

  他是国际主流经济学界排名比较靠前的中国学者。他主张国富应让民富。他认为凯恩斯主义无法解决长期问题,必须推进市场经济才能长远发展。

第93期:董藩(2)

  他真诚地表达观点,尽管这些观点饱受争议,但他相信时间会站在他这一边。他主张学者的良心要建立在专业的态度上。他如何看房地产的调控松动?

本期访谈编辑:黎晓云
您对《意见中国》节目有任何建议或意见,请来电或发邮件与我们联系。
电话:010-82558541 邮箱:caijinghuiketing#163.com("#"改为"@")
分享到:
| 财经首页 | 回到顶部  
主编信箱 热线:010-82558742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