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德国前总理艾哈德的地位和影响|世上不只有亚当·斯密

2019-12-27 09:42:31 来源: 网易研究局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刘光耀:从艾哈德经济思想看二战后德国为何能崛起

本文是网易研究局独家稿件

网易研究局·德国版

第31期艾哈德的地位和影响

自《国富论》发表以来,亚当·斯密的经济学思想一直被奉为圭臬,其本人也被不少人视为经济学的主要创立者,但实际上,亚当·斯密虽然对经济学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但其本人及其思想并不能代表经济学的全部,也不能解决经济社会发展的全部问题。经济学的发展是一代代经济学家共同的思想结晶,除了亚当·斯密,世界上还有哪些经济学大师?德国因其严谨的治学风格,一直是世界经济学大师诞生的摇篮。

路德维希·艾哈德,曾任德国总理,同时也是德国社会市场经济的奠基者。一直以来,主流的经济学界一直忽略了艾哈德对德国经济发展的影响。二战战败的德国,为何能在一片废墟上实现经济的再次崛起?这与艾哈德的努力分不开。

网易研究局推出“世上不只有亚当·斯密”独家策划,听中国驻慕尼黑首任总领事刘光耀独家讲述艾哈德的经济思想,揭秘德国崛起背后的秘密。在前面的专栏文章中,我们详细介绍了艾哈德的社会市场经济思想,本期,我们来一起看看艾哈德的地位和影响。


“艾哈德关于社会市场经济的基本思路今天看来仍然没有过时。”

——刘光耀


(接上期)

艾哈德的地位和影响

1966年,艾哈德总理69岁时,迫于各方面压力,他不得不辞职。他感到被他的党内和经济圈内许多朋友所抛弃。他感到极度孤独、寂寞和伤感,但他并没有绝望,更没有失去对自己的事业和未来的信心。他仍显得“目光炯炯、镇静和坚定。”他像过去一样坚持自己的思想和理论。

艾哈德辞职后,一时间,他的政敌和反对者们兴高采烈,弹冠相庆,得意忘形,但在施政过程中,很快就遇到一系列问题,虽然采取种种措施,但都收效甚微。于是,人们在困境和对前景的迷茫中又想起了艾哈德,试图从他那里寻找良策。1977年,在纪念艾哈德80周年寿辰时,德国朝野各党和著名政治家、经济学家和社会知名人士都对艾哈德本人和他的事业给予高度评价。艾哈德感到慰籍。然而,人们没想到,3个月后,1977年5月5日,艾哈德的心脏停止了跳动,与世长辞。

联邦总统瓦尔特·谢尔(Walter Scheel),联邦议院议长卡尔·卡斯滕斯(Karl Carstens),联邦总理赫尔穆特·施密特(Helmut Schmidt)和基民盟主席、反对党领导人赫尔姆特·科尔(Helmut Kohl)在联邦议院5月11日举行的纪念会上都发表了讲话。国葬仪式一天后在巴伐利亚州泰戈尔湖附近的格蒙特镇(Gmund)举行。在山地公墓上艾哈德与1975年7月逝世的他的夫人的墓地合葬在一起。在此之前举行的宗教祈祷仪式上,海尔曼·昆斯特(Hermann Kunst )主教呼唤大家重新忆起艾哈德在联邦德国重建年代开始时所“聚集的力量、自信和勇气的氛围”。主教还回忆道,当许多人把富裕和富裕生活也许只看作“人类生活的感官完成”时,艾哈德是多么痛苦,因为这根本不符合他的理想。艾哈德主要是想凭借他的政策“为一个自由的法治国家创立一个前提。”在这个前提之下,所有社会成员都要自力更生,奋发图强,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去创造美好的物质和精神生活,同时要团结友爱,相互帮助。

艾哈德事业上的成功和他的崇高人格得到社会各界对他的高度评价。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著名经济学家哈耶克1983年2月在波恩说:“战后,联邦德国在重要岗位上安排了一位绝无仅有的天才,真可谓交上了好运。在我结识的所有经济学家中,确有不少在理论上极富真知灼见者,但却没有一个像路德维希·艾哈德那样能凭直觉准确断定正确与否的人。路德维希·艾哈德为在德国重建一个自由的社会建立了不朽的功绩,他理应在全世界、特别是在德国为人们所追忆、所怀念。不过在德国之外也都是得到普遍承认的。作为一个外行人,我是这样判断的。”(注1)

最了解艾哈德的亚历山大·吕斯托(Alexander Ruestow)1957年用一句话来概括说,艾哈德的社会市场经济纲领构成了我们年轻国家的一个支柱。

曾经在阿登纳内阁担任内政部长(那时艾哈德担任联邦经济部长)和在艾哈德内阁担任外交部长同艾哈德共事长达13年之久的格哈德·施罗德 (Gerhard Schroeder)在1972年指出,对艾哈德的任何评断对任何人来说都显得太仓促。艾哈德已经同阿登纳共同塑造了联邦德国。艾哈德做出了决定性的贡献。艾哈德品德高尚,人情味浓厚,自控能力很强,有预测未来发展的能力,忠诚于人民和祖国,有献身精神。人们把他的才能只限制在经济领域,这是很片面和不正确的。

艾哈德的辉煌成就举世公认,有口皆碑。就连他的政敌之一、前联邦德国总理施密特在1980年也曾不无尊敬地承认:“艾哈德的确是个天才”。一位曾对他持批评态度的新闻记者在知道他逝世的消息后说道:“对于这位联邦经济部长,德国人民是永远难以忘记的。他所表现出来的信心;他赋予自由创造和自由经济的成功;他所持有的对建立一个和谐的世界秩序的坚定信念,所有这一切,在德国历史上书写了一部史无前例的光辉篇章。”(注2)

艾哈德为了德国经济的崛起,为了德国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为了德国社会的安定,为了德意志民族雄居世界,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献出了自己的毕生精力,成了深受德国人民爱戴的人。从这个意义上说,他是幸运的,幸福的,生平是灿烂辉煌的。他漫长而又短暂的一生是很有意义的。但是,在他人生有的阶段,主要是在担任联邦总理的岁月里,却受到反对党的无端指责,受到利益集团的恶意攻击,特别是受到来自自己党内以阿登纳为首的党内反对派的竭力挤兑和朋友的无耻出卖,最后茕茕孑立,形影相吊,举目无亲,门前罗雀,被迫辞职,离开他殚精竭虑、夜以继日地工作,准备继续为国家和人民创造更加美好未来的岗位,他梦寐以求的理想的“组合社会”也半途而废。这使他感到孤独、失望、无助、无奈和悲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又是不幸的,悲哀的。

德国前工商大会副总干事长吕迪格尔·阿尔特曼(Ruediger Altman)用充满辩证的观点说:“当艾哈德的仕途生涯开始时,作为巴伐利亚州经济部长,作为法兰克福经济管理局局长,作为联邦经济部长,作为联邦总理,他在政治舞台上总是一个时代的错误。艾哈德的自由思想早在他的仕途开始那个时代就不被社会集团支持,就没有自然的意识形态盟友了。”(注3)针对阿尔特曼的观点,德国前广播电台总编辑约翰内斯·格罗斯(Johannes Gross)说:“这样看来,艾哈德是一个完全不合乎时代潮流的人,他的理想是不合乎时代潮流的,也许就连他个人的出现也是不合乎时代潮流的。但与此同时,他又是一个非常合乎时代潮流的人,是一个毫无疑问比除他以外或在他之上的任何人都更多地改造和改变了德国社会的人”。(注4)

这个既不合乎时代潮流要求,又在最高程度上合乎时代潮流要求的“怪兽”,其实是一个“凡人”,是一个领导千千万万“凡人”创造了人类伟大“奇迹”的凡人。艾哈德是一个总能在两个对立事物之间找到一个接合点和平衡点的人。艾哈德是“我们时代的一个怪兽吗?但无论如何,他是一个在我们的历史上与阿登纳齐名的发挥了同样作用的人。不能在他被推翻的事件上去衡量他,应当在他巨大成功的事件上去评价他。”(注5)

艾哈德当然不是传说中的“怪兽”。他没有长着三头六臂,而是一个平凡而又伟大的人。他的人生,充满了成功和欢乐,但也不无失败和悲伤。

一方面,他是一个传奇式的成功人物,特别是他担任美英双占区经济管理局局长和第一任联邦经济部长期间的巨大成就使人感到他身上有一种深不可测的成功的神秘色彩,另一方面,他担任联邦总理期间所遭遇的种种坎坷和无奈,使人感到他身上又蒙上了一层令人痛心的悲剧色彩。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艾哈德身上“成功的神秘色彩”是德国人民的幸福。历史上多灾多难的德国人民应当为此感到慰籍、骄傲和自豪。艾哈德身上“令人痛心的悲剧色彩”不仅是艾哈德个人的悲哀,同时也是德国人民的悲哀。德国人民应当为此感到惋惜、悲痛和羞愧。

应当公正地说,艾哈德作为经济管理局局长和作为联邦经济部长期间的工作是非常成功的,充分说明他是一个杰出的经济政治学家。作为联邦总理期间的工作,由于种种原因,不是很成功。从艾哈德的一生的全部活动来看,他的工作大大促进了德国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完全符合时代潮流。他无愧为时代前进的弄潮儿,历史发展的有力参与者、推动者和维护者,而那些反对他的人的言行,才是逆历史和时代潮流而动的历史长河中的瞬间即失的片片浪花。

艾哈德之所以能够成为德国人的象征,因为他通过他创立的社会市场经济和对内对外的一系列符合科学的理性的经济和社会政策,促进了经济繁荣,达到了“共同富裕”,大大提高了人民生活,因为他为人正派,光明磊落,从不吹牛拍马,趋炎附势,看人眉睫,没有陷入粗俗的混乱的争权夺利的肮脏的斗争之中 ,因为他没有人云亦云,见风使舵,投机取巧,因为他的自信和主张得到广泛传播,经常被证明是正确的,因为他是很少考虑个人得失,不谋私利,而是真正为了自己的祖国和人民而奋斗的充满了坚定信仰的政治家,因为他在自己漫长的政治生涯中,不仅受到多数国内外政治家、经济学家、科学家、官员和新闻媒体的认同和称赞,而且也受到一些政治家、经济学家和新闻媒体的批评和指责,但后来又被证明是不正确的,因为他的一些政敌或对手后来也不得不承认他的思想是正确的,甚至还同他进行了合作,对他进行了公开的赞扬,称他是“天才”。“要承认。取得权势不是艾哈德经济政策的目标和动力……他从自己的信仰出发,为了经济的自由,激情满怀地投入,在他之后再没有这样的。”因为他在政治斗争中“输”给对手,被迫离开岗位后,仍然继续为德国人民的事业和福祉而奋斗,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所有这一切,使艾哈德的形象更加高大、挺拔、伟岸和臻于完美 。

奥托·A·弗里德里希(Otto A Friedlich)在纪念艾哈德诞辰75周年的颂词中用非常理性和极其朴素的语言指出:“如果人们做一个总结,艾哈德为一个自由的德国的经济和社会制度做了什么,为一个有效率和有创意的竞争经济做了什么,创造了什么,以保证对未来的信仰,有唯一的一句在政治中是意味深长的话对艾哈德……来说是当之无愧的:‘谢谢’”。(注6)前外长施罗德指出:“他的绝对的人性化、他的忠诚、他的献身精神、他的一贯的理性和对下层人的关照”给人留下来了永远不可磨灭的印象。(注7)

应当强调指出的是,艾哈德的社会市场经济理论不是权宜之计,而是德国经济恢复、发展和人民生活不断提高和改善的最有效的经济和社会制度,具有强大的生命力。

依靠社会市场经济和德国人民的艰苦奋斗,德国成为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经济强国。但应当看到的是,现在德国的社会市场经济在许多方面早已不是艾哈德所主张的社会市场经济了。今天,在成堆的经济和社会问题面前,越来越多的人又想起了艾哈德,并正在努力地从艾哈德的理论宝库中寻找答案。不少人认为,只有按照艾哈德的关于社会市场经济的理论来指导今天的实践,才能逐步地解决问题。时代变了,很多理论和主张应当随之有相应的变化。但艾哈德关于社会市场经济的基本思路今天看来仍然没有过时。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期,笔者在波恩工作时,为了更深入地了解艾哈德的性格和思想,在时任艾哈德基金会主席霍曼的安排下,曾在霍曼的办公室同艾哈德的女儿会晤。我们重点谈了她对她的父亲艾哈德的印象。她说,父亲艾哈德“是一位不多见的极富人情味的慈父,是一位为了德国人民的利益孜孜不倦地奋斗了一生的具有钢铁般意志和百折不挠精神的经济学家和政治家。”还说,她的父亲“正直善良,不善权术。有时在受到某些人的算计时,仍能表现得豁达大度,甚至以德报怨。令人悲伤的是,他最后还是遭到党内有些人的暗算和排挤,吃了大亏。不然的话,他作为德国总理还是可以工作一个时期的”。她深信,父亲为德国人民所建立的丰功伟绩必将为世世代代的德国人所传颂。他的思想必将永放光芒。

人们必须承认,阿登纳的威望,政府的稳定,除了艾哈德以外,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艾哈德总是基民盟的忠实的主角,尽管他成为著名的联邦经济部长后才加入基民盟。艾哈德总是想着国际和社会。党的观念对他的内心触及不是很大。

艾哈德对于那时出现的种种问题,特别是德国人在物质富裕之后出现的思想变化和异化深感沮丧。

德国学者奥托·施密特满怀深情,但又不无遗憾地指出:“1948年和1966年,他做出了战后异乎寻常的决定,旨在保持和固定自由生活条件的平衡。他用自由的手段维护了自由的事业。他输了,他失去了他的位置,但并没有进行回击和报复。他输了,但他表现得像一个自由的绅士那样坦荡和淡定。也许这对于一个只用温和的手腕去处理问题的好人来说是一个非常精确的标志。他只对他略懂得的事业有兴趣,对他全身投入的事业有兴趣,因为他热爱他的人民。”(注8)

(未完待续……)

注释

(1)[德国]路德维希·艾哈德著:《艾哈德传》,才炜 译,第20页.

(2)同上,第19页.

(3)Ludwig Erhard Beitraege zu seiner politischen Biographie Festschrift zum fuenfundsiebzigsten Gebortstag,第38页.

(4)同上书,第38页.

(5)同上书,第38页.

(6)Ludwig Erhard Beitraege zu seiner politischen Biographie Festschrift zum fuenfundsiebzigsten Gebortstag,第88页.

(7)Ludwig Erhard Beitraege zu seiner politischen Biographie Festschrift zum fuenfundsiebzigsten Gebortstag,第14页.

(8)Ludwig Erhard Beitraege zu seiner politischen Biographie Festschrift zum fuenfundsiebzigsten Gebortstag,第618页.

刘光耀先生简介

河北省人。196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西方语言文学系德语专业。1983年11月至1985年1月在外交部第一期经济调研干部培训班学习并以优异成绩结业。1976年至1982年在驻奥地利使馆工作,任研究室副主任。1985年至1989年在驻德国使馆研究室工作,任一等秘书,主管经济调研。1990年至1993年在外交部政策研究室世界经济处工作,任处长。1993年至1996年在驻德国使馆工作,任政务参赞兼研究室主任。1996年至2001年任驻慕尼黑首任总领事。在德国和奥地利工作长达18年之久,深入地研究了德国和奥地利的历史、政治、经济、文化、双边关系以及欧洲联盟的形成和发展。

世上不只有亚当·斯密往期回顾:

第1期:从艾哈德经济思想看二战后德国为何能崛起>>

第2期:艾哈德独特的科学研究之路>>

第3期:艾哈德有没有自己的经济理论>>

第4期:艾哈德与德国货币改革>>

第5期:艾哈德与德国经济改革>>

第6期:艾哈德的七位人生导师——威廉·利格尔>>

第7期:艾哈德的七位人生导师——弗兰茨·奥本海姆>>

第8期:艾哈德的七位人生导师——威廉·韦尔斯霍芬>>

第9期:艾哈德的七位人生导师——安德雷亚斯·弗格特、卡尔·特奥多尔·封·艾贝格、阿道夫·君特、弗里茨·施密特>>

第10期:李斯特对亚当·斯密的批评>>

第11期:亚当·斯密对艾哈德思想的影响>>

第12期:艾哈德社会市场经济的含义>>

第13期:艾哈德的价值观>>

第14期:艾哈德的经济哲学>>

第15期:如何理解社会市场经济的“社会”二字>>

第16期:艾哈德的社会伦理和心理学>>

第17期:艾哈德关于竞争和垄断关系的思想>>

第18期:艾哈德关于经济政策和社会政策关系的思想>>

第19期:艾哈德关于生产和分配的思想>>

第20期:艾哈德关于“共同富裕”的思想>>

第21期:艾哈德与“组合社会”>>

第22期:艾哈德和阿登纳——伙伴和对手>>

第23期:艾哈德和欧肯——理论是近亲,但无隶属关系>>

第24期:艾哈德和阿尔弗雷德·米勒—阿玛克:亲密战友>>

第25期:艾哈德和席勒——对立点和共同点>>

第26期:艾哈德和威廉·勒普克——真诚的朋友>>

第27期:艾哈德辞职和辞职后的生活>>

第28期:艾哈德的家庭和青少年时代>>

第29期:艾哈德的求学之路>>

第30期:艾哈德的性格特征和历史地位>>

声明: 本文是网易研究局独家稿件,网易研究局是中国驻慕尼黑首任总领事刘光耀先生“世上不只有亚当·斯密”专栏的唯一供稿智库。

转载要求: 1、注明来源:网易研究局;2、全文不得做任何修改,违者依法追究侵权责任。

网易研究局(微信公号:wyyjj163) 出品

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解读,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欢迎来稿(投稿邮箱:cehuazu2016@163.com)。

北京无雾霾?这个冬天 帝都的雾霾都到哪里去了移驾微信公号 看这里看不到的内容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中国版>>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国际版>>


杨泽宇 本文来源:网易研究局 责任编辑:杨泽宇_NF603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用演讲攀上你的第一个人生巅峰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