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哈德与德国经济改革 | 世上不只有亚当·斯密

2019-04-28 07:59:08 来源: 网易研究局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刘光耀:从艾哈德经济思想看二战后德国为何能崛起

本文是网易研究局独家稿件

网易研究局·德国版

世上不只有亚当·斯密 第5期:艾哈德与德国经济改革

路德维希·艾哈德,曾任德国总理,同时也是德国社会市场经济的奠基者。一直以来,主流的经济学界一直忽略了艾哈德对德国经济发展的影响。二战战败的德国,为何能在一片废墟上实现经济的再次崛起?这与艾哈德有着密切的联系。

网易研究局推出“世上不只有亚当·斯密”独家策划,听中国驻慕尼黑首任总领事刘光耀独家讲述艾哈德的经济思想,揭秘德国崛起背后的秘密。


“如果将来国家照料着一种既没有社会特权,也没有人为的阻碍经济力量的自然平衡,那么就只剩下供求之间的游戏。在这种情况下,市场就可以最佳的方式调节各种经济力量的投入并能够调节任何一种失误。”

——艾哈德经济思想


艾哈德坚决按照法律行事。德国双占区最重要的立法机构“经济委员会”授予他一定的必要的独立采取行动的权利。艾哈德冷静地分析了西方占领区的形势,特别是考虑到市场的供给和消费情况,决定取消和放松管制法中的许多规定。这涉及到木材和玻璃制品,打字机和缝纫机,汽车和自行车,自行车轮胎,收音机,钟表和农业机械等。另外一些消费品,如纺织品,鞋的价格还不能完全放开。

艾哈德与德国经济改革 | 世上不只有亚当·斯密


艾哈德认为,货币改革和经济改革必须作为一个整体来进行,只有这样才会有充足的商品供应市场,新的货币才能发挥作用。艾哈德让他的新闻发言人库诺·奥卡尔特(Kuno Ockhardt)在星期天通过广播宣布,一大批商品将取消价格控制和管制,只对主要生活资料和煤铁等原料进行管制。给人的印象是所有这一切都同货币改革生效有关系。新苏黎世报的记者星期天向其编辑打电话说:“如果明天早上商店用新的货币向其顾客开放,这将会表明,新货币把巨大库存展示出来并带给居民的希望是否符合事实。”

希望变成了现实。6月21日的橱窗效应是人们看到了琳琅满目的商品,使人们看到是一个奇迹。德国货币改革的的第一步取得巨大成功。对于艾哈德来说还没有完全过关。

西方负责货币改革的人,对艾哈德的经济改革感到惊讶,认为,这样做损害了向自由市场经济的过渡。二者之间发生了激烈的争论,最后传到了克来因将军那里。克来因将军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抗议,愤怒地质问艾哈德:“你怎么竟敢在普遍缺粮的时候放松我们的配给制?”克莱因将军严厉批评这种在未获得批准的情况下“先斩后奏”做法,并以解除职务相威胁。艾哈德淡定地回答:“上校先生,我并没有修改那些法规(盟国占领当局授予艾哈德的职权范围),我把它们取消了!”(注1)并强调指出,从今以后,人们唯一需要的配给证是西德马克。他们会努力工作以赚得这些马克的。

按照占领国的法律,任何管理体制的变动都需要事先征得克莱因将军的同意。艾哈德决定先走出这一步。艾哈德很幸运,他遇上了克莱因将军这样一个人物。克莱因将军认为,总的来说,艾哈德关于取消管理的陈述不需要特别的批准。由于克来因将军对艾哈德关于建立自由市场经济的观点和思维方式从内心深处持同情态度,加之事情的发展并未带来损害,所以艾哈德最终还是得到放手继续实行其路线的允诺。但是有一点很明确,如果改革失败,艾哈德将被解除经济管理局长的职务。

艾哈德几乎在1948年货币改革的同时,以极大的勇气,果断地实行经济改革,引入市场经济体制,对德国的命运做出历史性的贡献。但是,艾哈德对于在德国建立何种经济制度也有一个认识过程。关于在德国建立何种新的经济制度,在他的《1943/1944年研究报告》中还觉得是不可能的。认为国家不能实行完全的私人经济。国家必须要制订一个生产计划。那时他认为,没有计划,走向未来之路是不可想象的。1946年9月,他还认为,“要全方位地建立一种社会的充满计划的经济”。

1946年10月,艾哈德阐述了他关于新的经济制度的基本思想:如果将来国家照料着一种既没有社会特权,也没有人为的阻碍经济力量的自然平衡,那么就只剩下供求之间的游戏。在这种情况下,市场就可以最佳的方式调节各种经济力量的投入并能够调节任何一种失误。相反,国家的命令经济必将取消市场和自由消费。

艾哈德1948年亲自领导的经济改革大致分为六步:

1、1947年10月30日,双占区经济委员会通过了《紧急管理法》,1948年1月24日,西方占领当局予以批准。该法规定了对经济、食品和交通等领域所要采取的一系列紧急措施。

2、1947年12月18日,双占区经济委员会通过了《第一个实行条例》,1948年1月24日,西方占领当局予以批准并开始生效。该法律最重要的内容是授予艾哈德在该法允许的范围内有对经济的具体领域实行管制还是取消管制的权利。据此,艾哈德便可大胆地放手地去采取各种措施,以便贯彻其思想和方针。

3、根据第一个实行条例,艾哈德发布了二十六条指令,其中六项指令是1948年6月18日由双占区经济委员会通过的,并经艾哈德签署,于6月21日在经济管理局的公告中公布生效。在这六项指令中有四项指令《技术产品指令》、《木材加工指令》、《玻璃和陶瓷指令》和《机器制造指令》,取消了对许多消费品和日用品的生产管制。换言之,在以上几个领域中,企业的生产可以自由决定,不再受约束。另外两项指令(纺织品和皮革指令)虽未完全放开,但在某些环节也减少了管理和限制;

4、艾哈德发表的二十六项指令中的其余二十项指令,从1948年7月1日起生效。该二十项指令对上述六项指令以外的经济领域的生产作了新的规定,也就是说,这些领域是不能放开,不能自由生产和经营的。

5、1948年6月18日,双占区经济委员会通过了《货币改革的管理和价格政策指导原则法》(简称《指导原则法》)。同年7月7日生效。

6、1948年6月25日,双占区经济委员会根据《指导原则法》通过的第一个法律是《关于货币改革后价格形成和价格监视的指令》,同年7月7日开始生效。

这项指令极其重要,因为只有对经济的部分放开,而无价格部分放开,经济是难以发展的。

这项指令对当时复杂的物价规定了四条原则:

一是规定最高价格。不许超过最高价格界限的产品主要有:

第一、农产品、食品、嗜好品等。但价格政策规定的不适合下列例外商品:新鲜水果和蔬菜、冷冻水果和冷冻蔬菜、干果、 野果、蘑菇及其制品;花卉、观赏植物、草药和调料植物;苗圃作物;幼苗(苗木和秧苗);麻类植物;编筐柳条和柳棍;芦苇杆;灯心草;葡萄藤;甘草;麦秸和饲料钙盐;喂养家禽;狗和小动物的专用饲料;各种各样活牲蓄(不含耕牛)、猪、羊和菜马除外;已经屠宰的牲蓄,但牛猪羊和马除外;野味和野禽;淡水鱼;甲克类动物和虾;蜂蜜和蜂蜡;蛋;羽毛;餐馆饮食;但由价格主管单位的指示指定的价格除外。

第二、硬煤,硬煤焦炭,褐煤和褐煤焦炭等硬煤砖块和褐煤原料、褐煤焦炭和褐煤砖块(包括沥青煤)。

第三、电力、煤气和水等。

第四、用磷、氮、钙和钾等制作的肥料、灭虫剂、原油、煤油、肥皂和其他洗涤剂等。

第五、胰岛素,青霉素和矫形用具等。

第六、铁矿石,生铁和旧铁等。

第七、土地和房屋的出租。

第八、电影发行和剧院门票。

第九、一切车辆的运费。

二是规定固定价格和最低价格。规定固定价格的产品有:

第一、粮食、粮食产品、土豆、油料作物、糖、黄油和酵母等。

第二、在内河航运中,有装运委员会规定的费用,帝国托运企业的价目表,船运和码头交付的价目表。

第三、帝国规定的关于长途货运的价目表。

第四、汽车保险的统一价目表。

第五、德国的药费。规定最低价格(即不得低于这个最低界限)的产品主要包括甜菜和牛奶。

固定价格和最低价格兼而有之的产品指供屠宰用的牲畜。对不同类的牲畜规定不同的价格,有的规定固定价格,有的规定最低价格,即使在同一类牲畜中,由于品种和质量不同,所使用的价格标准也各异。

三是非铁金属制品和木材到这次公布《关于货币改革后价格形成和价格监视的指令》时,一直沿用过去的价格规定。影响以后非铁金属支配的新价格将通过行政渠道酌情进行改革并予以宣布。

四是完全放开的部分。总的来说,除了以上所规定的不能放开价格的外,其余的产品价格统统放开,不能施加限制和影响。

具体来说,就是取消以下诸规定中的价格限制并使之放开。

第一、1936年11月26日颁布的关于禁止提高价格的条例。

第二、由负责价格形成的机构根据1948年4月10日的物价法和1936年10月29日实行四年计划法而颁布的条例。

第三、过去帝国的各类农业组织,帝国其他机构,经济和专业集团所颁布的价格规定。

第四、1948年4月10日的《物价法》第十五条第三款所包含的条例。

经济管理局局长在征得其他主管局局长同意的情况下可以根据1948年10月物价法来规定某种产品或劳务的价格。

应当指出的是,在经济改革问题上,联合经济区中的《科学咨询委员会》(后来联邦经济部科学咨询委员会的前身)曾发表过有价值的见解,起过一定积极作用。它在1948年4月18日对德国未来的经济制度进行过深入研究和分析。

它的研究报告中有四点特别重要:第一、货币改革只有人们对迄今为止的经济制度进行根本性的变动并与之相结合时才会有意义。由于货币改革使有效需求受到限制,所以以往关于限制消费的规定和强制性经济管理条例也将失去意义。第二、价格控制国民经济的功能要在尽可能广的范围内发挥。第三、赞成自由竞争。第四、主张对外贸易自由。

美英法三个占领国几乎在货币和经济改革的同时宣布了税收改革。特别是边际税率从95%降低到1/3,公司税从65%降到50%。投资活动开始活跃,经济受到刺激,生产开始发展。

应当公正地说,艾哈德本人是经济改革的主要设计师和推行者。他不但亲自参与了经济改革文件的起草,而且身为经济管理局局长以极大的勇气并冒着被革职的风险把经济改革的法律、条例和指令变成了实践。1948年艾哈德亲自领导的经济改革和参与的货币改革是艾哈德对社会市场经济的最大贡献。可以说,如果没有这场经济改革和货币改革,便根本不会有社会市场经济的诞生。还要指出的是,在艾哈德采取重大措施后遭到围攻的最困难时刻,美国占领当局军事长官克来因给了他以坚决的决定性的支持。倘若没有这种支持,艾哈德的经济改革和参与的货币改革也是难以成功的,社会市场经济也将胎死腹中。米勒—阿玛克指出:“艾哈德的不可争议的功绩是:他把宣布取消长期存在的业已变得腐朽的经济体制同货币改革结合起来。按照占领国的法律,任何管理体制的变动都需要事先征得克莱因将军的同意。艾哈德决定先走出这一步。艾哈德很幸运,他遇上了克莱因将军这样一个人物。克莱因将军认为,总的来说,艾哈德关于取消管理(Bewirtschaftung)的陈述不需要特别的批准(一个真正的无力辩驳的理由)。把货币改革同这些措施结合起来是走向被解放的市场经济的决定性一步”。(注2)

德国的经济改革与货币改革(货币改革请见上期的专栏)是一对孪生兄弟,是相互依存,不可分割的。换言之,二者必须同时进行。倘无经济改革,即继续沿用希特勒时期的统制经济政策,那么货币改革是难以发挥作用的。同样地,如果只有经济改革,而无货币改革,那么经济改革是不可能运转的。只有在进行货币改革的同时,坚决进行经济改革,才能极大地调动劳资双方的积极性,从根本上解放生产力。艾哈德在货币改革的同时,以极大的勇气减少和取消一系列经济管理规定,部分地和完全地放开物价,是一场意义极其重大的经济改革。这场经济改革和货币改革从根本上改变了德国未来的命运和发展方向。(未完待续,每周持续更新,欢迎关注微博话题#世上不只有亚当·斯密#讨论,关注网易研究局官方微信公号(ID:wyyjj163)获取最新内容)

注释

(1)(德国)卡尔·霍曼著:《艾哈德传》 才炜译 第25—26页

(2)Ludwig Erhard Beitraege zu seiner Politischen Biographie Festschrift zum fuenfundsiebzigsten Geburtstag第475页Herausgegeben von Gerhard Schroeder.Alfred Mueller-Armack.Karl Hohmann.Johannes Gross.Ruediger Altmann Propylaeen Verlag

刘光耀先生简介

河北省人。196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西方语言文学系德语专业。1983年11月至1985年1月在外交部第一期经济调研干部培训班学习并以优异成绩结业。1976年至1982年在驻奥地利使馆工作,任研究室副主任。1985年至1989年在驻德国使馆研究室工作,任一等秘书,主管经济调研。1990年至1993年在外交部政策研究室世界经济处工作,任处长。1993年至1996年在驻德国使馆工作,任政务参赞兼研究室主任。1996年至2001年任驻慕尼黑首任总领事。在德国和奥地利工作长达18年之久,深入地研究了德国和奥地利的历史、政治、经济、文化、双边关系以及欧洲联盟的形成和发展。

世上不只有亚当·斯密往期回顾:

第1期:从艾哈德经济思想看二战后德国为何能崛起>>

第2期:艾哈德独特的科学研究之路>>

第3期:艾哈德有没有自己的经济理论>>

第4期:艾哈德与德国货币改革>>

声明:本文是网易研究局独家稿件,网易研究局是中国驻慕尼黑首任总领事刘光耀先生“世上不只有亚当·斯密”专栏的唯一供稿智库。

转载要求:1、注明来源:网易研究局;2、全文不得做任何修改,违者依法追究侵权责任。

网易研究局(微信公号:wyyjj163) 出品

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解读,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欢迎来稿(投稿邮箱:cehuazu2016@163.com)。

北京无雾霾?这个冬天 帝都的雾霾都到哪里去了移驾微信公号 看这里看不到的内容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中国版>>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国际版>>

杨泽宇 本文来源:网易研究局 责任编辑:杨泽宇_NF603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投资自己,才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