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经济奇迹背后的两位经济部长 | 世上不只有亚当·斯密

2019-11-08 10:56:22 来源: 网易研究局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刘光耀:从艾哈德经济思想看二战后德国为何能崛起

本文是网易研究局独家稿件

网易研究局·德国版

第25期:艾哈德和席勒:对立点和共同点

自《国富论》发表以来,亚当·斯密的经济学思想一直被奉为圭臬,其本人也被不少人视为经济学的主要创立者,但实际上,亚当·斯密虽然对经济学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但其本人及其思想并不能代表经济学的全部,也不能解决经济社会发展的全部问题。经济学的发展是一代代经济学家共同的思想结晶,除了亚当·斯密,世界上还有哪些经济学大师?德国因其严谨的治学风格,一直是世界经济学大师诞生的摇篮。

路德维希·艾哈德,曾任德国总理,同时也是德国社会市场经济的奠基者。一直以来,主流的经济学界一直忽略了艾哈德对德国经济发展的影响。二战战败的德国,为何能在一片废墟上实现经济的再次崛起?

网易研究局推出“世上不只有亚当·斯密”独家策划,听中国驻慕尼黑首任总领事刘光耀独家讲述艾哈德的经济思想,揭秘德国崛起背后的秘密。德国二战之后之所以能够快速崛起,与我们前几期介绍的“社会市场经济”的实行有很大关系。本期我们来介绍艾哈德和席勒的经济思想。


“席勒在联邦德国经济发展史上是仅次于艾哈德的第二个传奇式人物。”
——刘光耀


(接上期)

艾哈德和席勒:对立点和共同点

艾哈德和席勒是二战后德国历史上最著名和最有作为的联邦经济部长。前者对德国的崛起,后者对德国经济的继续发展都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卡尔·奥古斯特·弗里茨·席勒(Karl August Fritz Schiller)1911年4月24日生于德国的布雷斯诺,2014年12月26日因心脏病在汉堡去世,享年83岁。青少年时期在基尔度过。他的父亲是一名工程师。1931年起,席勒先后在基尔大学、法兰克福大学、柏林大学和海德堡大学读国民经济学和社会学。他在学习期间加入了社会主义大学生联盟。1934年获经济学硕士学位。1935年在海德堡大学获博士学位,博士论文的题目是“就业和金融秩序”。1935—1941年在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领导一个研究小组。1939年获得在基尔大学讲学资格。1941—1945年参加二战,曾任中尉军官 。由于战争原因,他未能在1944年作为教授在罗斯托克任教。战争结束后,1946年担任基尔大学客座教授。

1946年加入德国社会民主党,开始从政活动。1947年他成为汉堡大学教授,主要研究经济理论、经济政策和对外经济。另外,他还是外贸和海外经济所社会经济讲习班的负责人。1948—1953年任汉堡经济和交通局长。1949—1957是汉堡市民团体成员。1956—1958年任汉堡大学校长。1958—1960年是汉堡大学科学理事会成员。1959年,他提出“竞争尽其可能,计划按其必须”的思想,并被写入德国社会民主党哥德斯堡纲领中。他的思想对德国的经济政策产生过重大影响。1961—1965年,时任柏林市长的勃兰特任命他为柏林经济局长。1964—1972年,任社会民主党中央理事会成员,同时也是社会民主党经济政策委员会主任。在此期间他发表了文章:《经济学家和社会。在现代经济政策中的自由和社会因素》。1965—1972年,任德国联邦议院议员,社会民主党议会党团副主席和经济政策发言人。1966—1972任社会民主党主席团成员。

1966—1969年他在大联合政府中任经济部长。他提出了作为总量控制的经济政策纲领。在这个时期,他同基督教社会联盟的财政部长施特劳斯进行了成功的合作。

1967年,他制定的经济稳定增长法开始生效。1967年2月14日,根据他的提议,劳资双方的代表、五贤人委员会和政府代表就“共同行动”进行了非正式的会谈,旨在克服经济衰退和萧条。1969年基辛格总理反对席勒和艾哈德主张的马克升值。随后,在勃兰特担任联邦总理的社会民主党和自由民主党的联合政府里,继续担任经济部长。此间,他发表了《开明的市场经济》的文章。1971年5月13日,联邦财政部长默勒由于预算状况危机下台。身为经济部长的席勒兼任了财政部长,被称为“超级部长”。这种现象在德国历史上是没有先例的。

1967年5月10日,联邦议院通过稳定增长法时,人们似乎已经忘记,第一个设计方案是艾哈德内阁提出的。就连卡尔·席勒提出的“共同行动”与艾哈德的立场相比,也没有根本的变化。在这个共同行动中,国家、社会伙伴和经济要融为一体。这点,艾哈德早在50年代在相似的对话过程中和在1965年关于“组合社会”的纲领中就已提出了。有一些人故意不提艾哈德,有意歪曲事实,硬说成是席勒的发明和创造,这种出于某种目的,不顾历史真实,肆意割断历史,忽悠民众的做法是很不公平的,也是很不光彩的。

1972年7月7日,由于在内阁里关于货币和参政问题的意见分歧,席勒宣布辞职。同年9月,他宣布退出社会民主党。在以后的岁月里,他和艾哈德一起为基督教民主联盟在大选中获胜而努力,但他一直未加入基民盟。1973—1979年 ,任卢森堡摩纳哥协会的管理委员会的主席。1978年获路德维希.艾哈德奖。1980年再次加入社会民主党。1984年,他任汉莎工资冲突机构仲裁。1987年为社会民主党的总理候选人劳摇旗呐喊。1991年获联邦勋章。1992年,他与60名德国科学工作者联合签名反对实行欧洲货币联盟。1994年发表文章:《走向公开社会的艰难道路—对德国统一的批评》。

众所周知,艾哈德不但亲手创立了社会市场经济,而且使它在第一阶段的发展中站稳了脚跟并获得成功。在社会市场经济发展的第二阶段,席勒起了很大的作用。他开始时标新立异,同艾哈德的思想对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实践中出现很多新的问题,席勒难以解决,最后又同艾哈德站在了一起。席勒性格特征是“聪明、理性、自信和自鸣得意”。缺点是在谈判和辩论中缺乏前瞻性。(注1)

席勒是凯恩斯主义在德国的代表人物。凯恩斯主义通过席勒深深地影响了德国的经济政策。席勒把艾哈德思想中关于市场自由竞争的理念、弗赖堡学派秩序自由主义的理念和凯恩斯主义的总量控制的理论和他自己的经济理论和理念很好地结合起来,产生了独具特色的“总体调节”理论,并成功地付诸实践,制订了一系列经济政策和法律。据统计,从1949年至1990年,由于《基本法》的修改而重新修订了36部法律,其中12部法律、涉及到61个《基本法》条款的修改是在1966—1969年大联合政府执政期间完成的。换句话说,有三分之一的法律修改完成于席勒担任经济部长期间。

席勒在担任联邦德国经济部长期间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艾哈德的社会市场经济的一些内涵。早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席勒的思想就已经直接影响了社民党的经济政策。艾哈德的社会市场经济曾使德国战后的经济迅速恢复和发展,使基督教联盟党在1949年、1953年和1957年的联邦大选中获得巨大成功。社会市场经济理论的成功给社会民主党带来巨大压力。于是,社会民主党便开展了异常深入的讨论。讨论的核心是,社会民主党到底应当实行何种经济纲领。

在社会民主党内,席勒和海因里希·戴斯特(Heinrich Deist)坚决主张实行市场经济。他们的思想在1959年社会民主党的哥德斯堡纲领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该党在其划时代的《哥德斯堡纲领》中吸收席勒“竞争尽其可能,计划按其必须”的经济思想,从而使该党开始正式接受社会市场经济原则。自那时开始,基督教联盟党和社会民主党尽管在内政和外交上一直存在不同意见和分歧,但对德国应当实行社会市场经济这种根本的经济和社会制度上一直存在共识。

席勒认为,经济纲领的目标应是币值稳定、充分就业、日益增长的共同幸福。哥德斯堡纲领和新的领导集团对社会民主党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参政和主政及所取得的成绩作出了巨大贡献。但也应看到,联盟党内部的矛盾也帮了社会民主党的忙,这主要是艾哈德和阿登纳之间的冲突,使联盟党的力量削弱了。

席勒主张建立开明的对社会负责的市场经济,并开始接受凯恩斯的思想。认为社会市场经济包括了经济增长、充分就业、价格稳定法、对外贸易平衡。这样在德国就开始了一种新的思维,即计算总量。

席勒的主张得到了大多数经济学家和政治家们的理解和支持。随着日益增多的开放和德国大学进行的国际交流,英美经济学家首先是凯恩斯主义在德国的影响增加。政府更加采取积极的经济纲领,把经济增长、充分就业、物价

稳定和对外经济平衡结合起来。这就是所谓的四角魔方或魔幻四角。

1966-1969年期间,基督教民主联盟党员基辛格任总理的政府的政策在很大程度上受席勒的影响。1966年秋的第一个任务是解决在年轻的联邦共和国的历史上经济发展趋缓的问题。基辛格在政府声明中强调,要实行一个扩张的稳定的增长政策。他宣布了激活投资的景气政策。在“统一行动”中,工会和企业家联合会应当共同努力促进稳定和经济繁荣。

席勒的思想和理论是新自由主义和凯恩斯主义的结合,是市场竞争和宏观调控的结合。如果这种努力受挫,那么他更多的使用凯恩斯主义。他的思想也经常产生矛盾。他在1964年强调,企业领导,经济集团的战略和国家的经济

政策都应有意识的协调起来,但很少能成功。

席勒和基社盟主席施特劳斯的关系不错。前者是经济部长,后者是财政部长。在大联合的初期相互配合很好。政府对经济发展的预言失误导致了1969年的第一次危机。原因之一是许多工人要求在经济大发展的情况下大幅度提高工资。1969年3月席勒拒绝了联邦银行和专家委员会关于马克升值的主张。施特劳斯也拒绝。这样席勒赢得了支持,有助于社民党取得大选的胜利。历史上,1961年艾哈德曾使马克第一次升值成功。联邦大选后,勃兰特担任联邦政府总理。经济政策和财政政策的重要性降低。东方政策和国内改革居于主导地位。经济的高增长和通货膨胀使工人要求提高工资。在1970年春,席勒建议在促进经济稳定增长法的范围内适当增加工资,但被拒绝。

值得注意的是,在面临许多新问题和重重困难的情况下,席勒后来对自己的政策开始了一些反思,同艾哈德采取合作的态度,以共同搞好市场经济的革新。他们在一项声明中坚决要求实行市场经济政策。他们反对无节制的物价上涨,反对无节制的改革,反对危险的财政政策,反对激进的社会政策和阶级斗争的新思潮。他们寻求新的伙伴关系和新的富裕。席勒在他的最后一部著作中,明确地看到了这种新的变化。1989年,他积极地评价了艾哈德的经济政策。

他下台后和艾哈德两人共同倡议恢复并促进“共同行动”,从中可以看出他们两人的关系开始转寰,而且日臻密切。然而,两人在一些具体问题上仍然存在分歧。两人之间的一个重要不同点是:在评价市场机制的功能上。艾哈德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国家计划和干预 ,席勒赞成一定程度的宏观计划,但他总是把市场自由竞争放在第一位。他强调应尽可能多的竞争只在必要时使用计划。他坚持认为,在今天这个有着巨大技术进步,充满新的不平衡可能性和经常的结构变革中的现代社会中,人们需要宏观调控。没有宏观调控,既达不到在经济适度增长的情况下魔幻四角的实现,市场经济也不能免受干预主义的摆布。艾哈德不赞成这个观点,认为,这种“宏观调控”理论是不能长久的。席勒和他的自民党的继任者拉姆斯多夫在本质上都追随了艾哈德的纲领。从根本上都实行的是艾哈德的社会市场经济。

艾哈德在开始时是不欣赏席勒的思想和理论的。在那个年代,席勒相信,可以通过总量控制来保持国民经济的持续增长。艾哈德本能地反对所有景气政策和人为干预的政策。席勒认为,通过稳定经济增长法可以为经济的持续增长创立一个前提。席勒虽然崇尚凯恩斯主义,但他特别强调市场经济是他的经济政治哲学中的重点。没有市场上充分的自由竞争,便没有经济的持续发展。艾哈德非常看重席勒的这个思想。艾哈德基金会也许在席勒身上看到了一个和艾哈德思想接近的接班人。于是,1979年给席勒颁发了艾哈德奖。席勒的贡献得到了广泛的赞誉。德国前总统罗曼·赫尔措克在席勒逝世后给他的夫人的唁函中说,席勒在德国的政策中“规定了新的标准”,“德国的经济和政治中失去了一位伟人”。

席勒对德国社会市场经济的发展产生过重大影响,人们经常把他与艾哈德、欧肯、米勒—阿玛克和勒普克等人相提并论。席勒的特别之处在于,他不仅建立了一套理论体系,而且作为“超级部长”把理论变成了实践,并深深地影响了联邦德国不同时期的经济政策。在席勒之后,不论是基督教联盟党执政,还是社会民主党执政,政府的经济政都打上了席勒思想的烙印。可以说,席勒在联邦德国经济发展史上是仅次于艾哈德的第二个传奇式人物,是一个举足轻重且有深远影响的人物。德国世界报1994年12月28日报道,联邦总理科尔(基民盟)在唁函中说,“逝者在一个决定性的岗位上为德国做出了不寻常的贡献。席勒是德国战后历史上杰出的经济政治家。稳定增长法和‘共同行动’是作为经济部长和财政部长取得事业成功的重要支柱”。 时任社民党主席沙尔平说:由党内朋友发展起来的又有社会支撑着的市场经济对于把社民党变成一个伟大的人民党做出了决定性的贡献。席勒的逝世使社民党失去了一个颇受尊重的顾问和评论伙伴。席勒具有独立人格和独立精神。席勒和他的同事们在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初使社民党逐步放弃了传统的社会主义路线和方针。他是社民党哥德斯堡纲领的撰写人之一,对社民党接受社会市场经济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但同时他也批评党内关于工人每周工作35小时的要求。这样一来,社民党和联盟党在德国实行社会市场经济这个根本经济和社会制度上基本上没有分歧,这对德国社会的稳定产生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和影响。席勒功不可没。

在二战后的历史上,德国出现过两位最杰出的联邦经济部长。一位是第一任联邦经济部长艾哈德,另一位就是被誉为“超级部长”的席勒。他们两人基本上属于两代人。但两人早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就已相识。

艾哈德是基督教民主联盟党员,席勒是社会民主党党员。两人在不同时期都以不同的方式为德国的经济腾飞和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联邦德国学者鲁道夫·赫利特(Rudolf Herit)认为,“艾哈德打下了社会市场经济的地基,而席勒则在此基础上,尤其是在困难时期建造了一座辉煌的大厦”。

注释:

(1)世界报1994年12月28日

刘光耀先生简介

河北省人。196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西方语言文学系德语专业。1983年11月至1985年1月在外交部第一期经济调研干部培训班学习并以优异成绩结业。1976年至1982年在驻奥地利使馆工作,任研究室副主任。1985年至1989年在驻德国使馆研究室工作,任一等秘书,主管经济调研。1990年至1993年在外交部政策研究室世界经济处工作,任处长。1993年至1996年在驻德国使馆工作,任政务参赞兼研究室主任。1996年至2001年任驻慕尼黑首任总领事。在德国和奥地利工作长达18年之久,深入地研究了德国和奥地利的历史、政治、经济、文化、双边关系以及欧洲联盟的形成和发展。

世上不只有亚当·斯密往期回顾:

第1期:从艾哈德经济思想看二战后德国为何能崛起>>

第2期:艾哈德独特的科学研究之路>>

第3期:艾哈德有没有自己的经济理论>>

第4期:艾哈德与德国货币改革>>

第5期:艾哈德与德国经济改革>>

第6期:艾哈德的七位人生导师——威廉·利格尔>>

第7期:艾哈德的七位人生导师——弗兰茨·奥本海姆>>

第8期:艾哈德的七位人生导师——威廉·韦尔斯霍芬>>

第9期:艾哈德的七位人生导师——安德雷亚斯·弗格特、卡尔·特奥多尔·封·艾贝格、阿道夫·君特、弗里茨·施密特>>

第10期:李斯特对亚当·斯密的批评>>

第11期:亚当·斯密对艾哈德思想的影响>>

第12期:艾哈德社会市场经济的含义>>

第13期:艾哈德的价值观>>

第14期:艾哈德的经济哲学>>

第15期:如何理解社会市场经济的“社会”二字>>

第16期:艾哈德的社会伦理和心理学>>

第17期:艾哈德关于竞争和垄断关系的思想>>

第18期:艾哈德关于经济政策和社会政策关系的思想>>

第19期:艾哈德关于生产和分配的思想>>

第20期:艾哈德关于“共同富裕”的思想>>

第21期:艾哈德与“组合社会”>>

第22期:艾哈德和阿登纳——伙伴和对手>>

第23期:艾哈德和欧肯——理论是近亲,但无隶属关系>>

第24期:艾哈德和阿尔弗雷德·米勒—阿玛克:亲密战友>>

声明:本文是网易研究局独家稿件,网易研究局是中国驻慕尼黑首任总领事刘光耀先生“世上不只有亚当·斯密”专栏的唯一供稿智库。

转载要求:1、注明来源:网易研究局;2、全文不得做任何修改,违者依法追究侵权责任。

网易研究局(微信公号:wyyjj163) 出品

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解读,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欢迎来稿(投稿邮箱:cehuazu2016@163.com)。

北京无雾霾?这个冬天 帝都的雾霾都到哪里去了移驾微信公号 看这里看不到的内容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中国版>>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国际版>>

杨泽宇 本文来源:网易研究局 责任编辑:杨泽宇_NF603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12堂课让你的声音更具辨识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