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704

艺术品信托频曝兑付危机 机构炒作乱象丛生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2016-12-24 17:53:35

网易财经
赵妍 梁耀丹
爆料邮箱: gzzhaoyan@corp.netease.com

曾经火爆异常的艺术品市场,似乎正在为当初的野蛮生长付出代价。近两年来,艺术品信托兑付危机频繁爆发,多家信托公司、银行等卷入其中。自2009年国内第一只艺术品私募基金"红珊瑚一期"创造了化收益率31%的神话后,金融与艺术迅速联姻,大量资本开始在艺术品市场上跑马圈地,艺术品信托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正是此轮艺术品投资热,将很多普通投资者拉入了这场原本只属于富人的游戏,也让各种问题机构进场浑水摸鱼。但由于绝大多数艺术品信托要通过拍卖渠道退出,在封闭了三年、五年之后,尤其是在反腐的大环境下,整个艺术品市场的整体环境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艺术品信托的变现开始变得困难重重。信托业从业人员称,艺术品市场的"水太深",已成"是非之地",相关机构只想赶快脱身。

今年74岁的梁新发是上海一家机械厂的退休工人,每月退休金3000多元,平时省吃俭用攒了一些钱。4年前,2012年6月左右,梁新发东拼西凑57万元购买了上海国际信托一款名为"香花石"的艺术品信托。

4年后,梁新发兑付了产品,却仅有本金,没有任何收益。他找推介银行交涉,"他们说,还了本金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收益我们都没有,你们要怎么办就怎么办。"

这件事引发梁新发在内的投资者强烈不满。2016年8月6日,多名"香花石"投资者在涉事银行门口拉横幅抗议,并给上海银监局发去长篇举报信。他们中,很多都是像梁新发一样的退休工人。

类似梁新发这样投资艺术品信托被骗的并非孤例。深圳的投资者陈洁告诉网易财经,她在工商银行深圳分行购买的一款名为"墨韵1号"的艺术品信托,已经逾期2年未兑付。

据陈洁介绍,"墨韵1号"的发行方中信信托、销售方工商银行深圳分行,在兑付逾期后开始互相"踢皮球",推诿责任。而更不幸的是,产品的投资顾问深圳杏石投资负责人已经"失联"。

艺术品信托市场,似乎正在为当初的野蛮生长付出代价。宏观经济下行和艺术品市场低迷,让艺术品信托兑付危机开始爆发。而相关机构在当初销售过程中存在的争议,也为如今的危机埋下了祸根。

明星信托产品涉事

香花石信托曾是上海国际信托的一款明星产品,被上海证券类媒体评为"诚信托-价值信托产品奖",对外宣传为上海信托行业第一个艺术品"阳光私募基金"。而彼时,正值信托业在艺术品市场"跑马圈地"。

"当时银行理财经理对我讲,你这么大年龄了,我保证你的收益是稳定性的。高风险的我不建议你买。他是向我承诺保本、保收益的,每年收益12%,预计三年,可延长至四年。"梁新发向网易财经回忆了他当初购买"香花石"理财产品的经过。

梁新发称,他当时并不知道投资的具体标的是"艺术品",因为银行提供的宣传单写的是"银行同业存款金融工具,包括现金、银行存款、货币市场工具、新股申购类信托计划、债券类信托计划、债券类产品和准债券",风险提示则为"适合稳健型以上客户购买"。

觉得12%的年化收益划得来,梁新发不仅拿出了自己攒的十几万元,又跟亲戚朋友借了30万元,将总共57万元汇到了银行指定的账户。

直到投资款到账后第四天,梁新发从银行拿到正式的合同,才知道自己投资的理财产品是一款艺术品信托,全名"《上海信托香花石系列中国字画艺术品投资(嘉世华年)集合资金信托》"。他不仅间接成了艺术品投资者,而且合同显示"不保本、不保具体收益"。

像梁新发这样的退休老人并不清楚,他们所投资的香花石信托,曾是上海国际信托的一款明星产品,被上海证券类媒体评为"诚信托-价值信托产品奖",对外宣传为上海信托行业第一个艺术品"阳光私募基金"。而彼时,正值信托业在艺术品市场"跑马圈地"。

尽管上海国际信托拒绝向网易财经披露香花石系列产品的详细情况,但网易财经从上海信托业从业人员、艺术品投资顾问等多个信源处了解到,2011年至2012年,上海国际信托总共发行了两款以香花石为名的艺术品信托,投资方向分别为"当代艺术"和"中国字画"。

其中,2011年4月发行的香花石中国新绘画,优先级资金是来自工商银行的理财资金,投资顾问为上海地产商人戴志康旗下的证大文化;劣后级资金则来自戴志康的证大集团。这一产品规模超过9000万元,投资方向为当代艺术,包括管策、金锋、邱志杰、徐震、原弓等艺术家的作品。

梁新发等投资者投资的香花石中国字画,规模则为3000万元。其中2400万元来自银行的理财资金,劣后级资金600万元来自上海新华发行集团,投资顾问为上海嘉世华年艺术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嘉世华年"),具体投资了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林风眠、溥心畲、吴昌硕、谢稚柳等艺术家作品。

不过,网易财经独家获悉,上海国际信托的上述明星产品,最终的结局堪称惨淡。

"不瞒你说,有戴志康投资的香花石中国新绘画,到现在都没有卖出去。我曾经帮他们找过一家很有名的拍卖公司,9000万的规模,做了评估,这些东西一共价值3000万不到。后来是戴志康答应全部买下作品,兑付了银行理财的本金。"香花石中国字画项目的投资顾问,上海嘉世华年执行董事、项目负责人焦安向网易财经透露。

他同时解释,梁新发等投资者购买的香花石中国字画,之所以投资4年零收益,原因是这些字画在变现退出过程中,有高达2/3的作品"流拍",只能由劣后方上海新华发行集团以原价将未能拍出的艺术品收购,并承担4年的仓储费、手续费等相关费用,以此兑付了优先级投资人的本金。

在梁新发们发出举报信之后,上海国际信托方面表示,"我公司在信托合同中已充分揭示投资过程中产品可能面临的风险,同时明确该产品属于高风险产品。我公司在产品运行期间按照监管要求和合同约定对相关信息进行了披露。"

投资顾问资质成疑

多份法院判决书显示,杏石投资的股权已被多个债权人轮候冻结。而除了公司股权,法院还查证了房产、证券、车辆、存款等其他资产,发现没有可供债权执行的资产。杏石投资也因"欠债不还"而多次被法院列入失信人名单。

不仅是在上海,在深圳,投资者陈洁亦遭遇了艺术品信托兑付危机。在经历了长达两年的论坛发帖、媒体求助,甚至亲自到涉事的中信信托、深圳工商银行等单位讨说法之后,陈洁依然没有等来所购理财产品兑付的消息。

2011年6月,经深圳工行私人银行理财经理推销,在深圳创业的陈洁购买了《中信墨韵1号艺术品投资基金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墨韵1号"),投资额为100万元。

相关信托合同显示,墨韵1号所募集的3100万元资金用于投资包括张大千、齐白石、徐悲鸿等大师的书画艺术作品,闲置资金则用于银行存款、货币市场基金投资等。发行时间为2011年8月12日,期限为36个月,到期日为2014年8月12日。

合同约定,受益人预期年收益率为6%,深圳杏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杏石投资")为投资顾问,同时认购信托规模的10%作为劣后级资金。深圳深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深业担保")为墨韵1号的回购提供不可撤销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在陈洁看来,墨韵1号是一项不会亏的投资。因为除了认购墨韵1号10%的发行份额外,杏石投资还是风险兜底方——承担该信托计划终止后的回购义务。按照约定,杏石投资须以信托计划所投资艺术品1.3倍的价格,回购未卖出的部分或全部艺术品。

但在到期之前的2014年7月17日,中信信托发布公告称,墨韵1号面临流动性风险,"到期信托财产或将无法全部变现"。

其后发生的事情则更加令人匪夷所思。陈洁向网易财经回忆,在墨韵1号到期无法兑付后,2014年10月30日,深圳工行及深业担保约她到深业担保办公室协商兑付事宜时,深业担保有关人士明确告知她,墨韵1号的投资顾问杏石投资已经失联,并称信托计划所投资的字画可能是赝品。

"本来按照约定,如果杏石投资跑路,提供担保的深业担保就应该负责任。"陈洁说,但2014年10月30日的那次谈话,让她知道,"深业担保也不会负责任"。

网易财经调查发现,作为墨韵1号的兜底方、投资顾问以及劣后资金来源的杏石投资,本身就疑点重重。

至少从目前来看,杏石投资已经成为一家负债累累的公司。杏石投资的法定代表人为徐永斌,持有公司92%的股份。不过,多份法院判决书显示,该公司的股权已被多个债权人轮候冻结。而除了公司股权,法院还查证了房产、证券、车辆、存款等其他资产,发现没有可供债权执行的资产。杏石投资也因"欠债不还"而多次被法院列入失信人名单。

网易财经同时还发现,2011年9月16日,徐永斌还曾向山东潍坊某画廊老板借了一笔年利率高达30%的高利贷:50万元的借款,一年后需要归还65万元。而借这笔高利贷时,距离杏石投资担任墨韵1号投资顾问、认购10%的劣后级份额仅仅一月有余。

网易财经了解到,徐永斌曾是工商银行职员。银监会深圳监管局2015年7月9日向投资者反馈的信访意见书,亦证实了徐永斌曾在工行的任职信息。

"因为我闹得比较凶,向深圳银监局投诉过,也到北京找过中信信托总部的项目负责人,他们就告诉我已经在走审批流程,或者说已经找到了买家,叫我再等等。"陈洁说,"但是到今天(8月12日),这个产品已经逾期整整2年了,要回本金感觉遥遥无期。"

截至发稿,网易财经未能联系到中信信托的墨韵1号负责人,以了解产品兑付进展。

野蛮生长恶果显现

"艺术品信托已被看作'是非地',信托公司只等产品到期后,赶快脱身。"一位信托业从业人员说,"有的信托公司当初进入艺术品领域是为分得一杯羹,抢占新兴市场,有的就是'赶时髦'匆匆上马。但如今纷纷折戟,才发现艺术品市场'水太深'。"

无论是梁新发还是陈洁,他们的遭遇似乎都是当初艺术品信托"野蛮生长"种下的"恶果"。

2009年,国内第一只艺术品私募基金——"红珊瑚一期"——创造了迄今为止中国艺术品基金年化收益率31%的最高纪录。这直接刺激了金融与艺术的迅速联姻,大量资本开始在艺术品市场上"跑马圈地"。

2010年以后,国内艺术品信托开始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用益信托的统计数据显示,2010年发行的艺术品信托产品虽然只有10款,但发行规模达到7.58亿元。进入2011年,艺术品信托产品暴增至45款,发行规模高达55.0亿元,比2010年增长了626.17%。

正是此轮艺术品投资热,将梁新发、陈洁等普通投资者拉入了这场原本只是富人玩的投资"游戏",也让借着高利贷的杏石投资等机构摇身一变成了投资顾问。

但关键是,绝大多数艺术品信托要通过拍卖渠道退出。而在封闭了三年、五年之后,整体市场环境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艺术品信托的变现困难重重。

"反腐"的大环境,成为诸多业内人士解释艺术品市场下行的主要因素。

"用艺术品(进行)雅贿,其实是一个煞费苦心的'局'。"北京一位不愿具名的藏家向网易财经透露,"就是官员会收到一件艺术品,然后其中夹一张纸条,上面说明时间以及拿到某个拍卖公司拍卖。而到时候,商人再在拍卖会上举牌,以高价把艺术品买走,让官员得到一大笔钱。"

"甚至艺术品的真假并不重要,因为反正这个人会花大价钱买走,而拍卖行只是从中抽取佣金。"这位藏家说。

但2012年之后反腐风暴袭来,整个市场环境开始变化。

"中央《八项规定》以后,整个艺术品市场下跌得非常厉害,即便是像保利和嘉德这样的拍卖行,据我所知也差不多下跌了40%左右。"上海嘉世华年执行董事对网易财经说,"而且因为市场整体经济状况或者当事人资金的原因,之前我们通过荣宝斋举行的拍卖,也遇到了现场举牌但最终没来付款的违约情况。"

而此前中信信托官方解释墨韵1号信托未能兑付的原因,也称"由于受宏观经济及反腐影响,书画礼品市场急速降温,直接冲击艺术品投资"。

此外,艺术品市场长久以来存在的真伪问题和道德风险,则更让"跨界"而来的机构始料未及——坐庄、抬价、买假、灰色操作等丑闻近几年被相继曝出。

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品金融研究所曾在《2014年中国艺术品金融研究报告》中提及,由于缺乏具有公信力的第三方鉴定机构,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假拍、拍假、赝品和雅贿等现象屡见不鲜。有些企业拿着所谓专家的艺术品估值鉴定证书到银行做抵押,骗取高额贷款。

"艺术品信托已被看作'是非地',信托公司只等产品到期后,赶快脱身。"一位信托业从业人员告诉网易财经,"有的信托公司当初进入艺术品领域是为分得一杯羹,抢占新兴市场,有的就是'赶时髦'匆匆上马。但如今纷纷折戟,才发现艺术品市场'水太深'。"

(文中梁新发、陈洁为化名)

责任编辑:胡非非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