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702

资本狂人成清波重出江湖 13年掏空5家上市公司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2016-08-11 08:27:44

网易财经
陈姿羊
爆料邮箱: gzchenziyang@corp.netease.com

2016年8月初,昔日"妖股"中毅达(600610.SH)副董事长陈国中的爆料,让"中技系"执掌中毅达的传闻喧嚣尘上。在 "资本狂人"成清波的运作下,中技系十余年间直接或间接入主物华股份、ST博元等5家上市公司,通过违规挪用上市公司资产、高溢价注入劣质资产等方式,迅速积累起巨额财富。成清波亦以45亿元身家入围2007年胡润百富榜。而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是,成清波的弟弟成清涛,是央企中国华阳集团的总裁。中国华阳及其子公司华阳投资,几度与中技系产生交集,中国华阳还曾因替中技系提供担保,被中技系合作方连带告上法庭。随着中技系版图不断扩张,成清波招数尽使,最终于2014年因非法集资被捕入狱,中技系资金链断裂,旗下上市公司债台高筑。时隔两年,成清波是否又带着中技系卷土重来?

自2014年涉嫌非法集资被捕入狱后,"中技系"掌门人成清波一度消失在公众视野之外。而如今,才传闻出狱不到半年的成清波,或已悄然重返资本市场。

这位备受争议的资本大佬瞄准的新猎物,疑为昔日"妖股"中毅达(600610.SH)。2016年8月初,中毅达副董事长陈国中公开爆料称,中毅达实际控制人何晓阳或将股权转让,收购方将成为中毅达新实际控制人。而顺着现有信息往上追溯,若陈国中所言属实,中毅达收购方与成清波的中技系存在多次交集。

这也符合成清波一贯的运作手法。曾是湖北省鹤峰县乡村教师的成清波,自1996年下海后,十余年时间内凭借粗暴、凶狠的财技,编织了股权隐蔽、分支繁复的财富帝国。

其间,成清波主导的中技系,先后入主物华股份(600247.SH)、ST国恒(000594.SZ)、ST博元(600656.SH)和四维控股(600145.SH)4家上市公司,并一度与*ST恒立(000622.SZ)关系密切。而通过高溢价注入劣质资产、挪用上市公司资产、抵押上市公司股权、虚构信托融资标的等方式"抽血",不完全统计,中技系至少获利74.6亿元。与此同时,成清波的个人财富也迅速膨胀,2007年凭借45亿元身家名列胡润富豪榜第97位。

但随着成清波因上海优道案倒下,中技系资金链断裂,旗下上市公司债台高筑,主营业务一地鸡毛。ST国恒和ST博元甚至直接被终止上市。

从籍籍无名的乡村教师到长袖善舞的资本大鳄,成清波曾一路顺风顺水。而在经历了牢狱之灾又重获自由后,成清波能否如外界猜测的那样,借助中毅达重出江湖?

中毅达易主疑云

陈国中的爆料引来上交所对中毅达的问询。在对上交所的回复中,何晓阳称其不存在将大申集团股权转让给相关方,也不存在将大申集团股权转让的意向,更不存在将相关权利授权其他人行使的安排。

8月初,中毅达副董事长陈国中对媒体公开了包括《关于确认中毅达股票份额的协议书》(下称"协议书")在内的数份股权转让协议书。

陈国中称,中毅达实际控制人何晓阳或已将其持有的大申集团有限公司(系中毅达控股股东,下称"大申集团"。编者注,下同。)股权分别进行转让和质押,收购方将成为中毅达新的实际控制人。深圳市乾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深圳乾源")或为此次收购方。据陈国中透露,大申集团账户上已收到一笔金额为3000万元的"大申集团股权转让诚意金"。

这一爆料引来上交所对中毅达的问询。在对上交所的回复中,何晓阳称其不存在将大申集团股权转让给相关方,也不存在将大申集团股权转让的意向,更不存在将相关权利授权其他人行使的安排。

虽然何晓阳对股权转让予以否认,但与陈国中披露的协议书中收购方要求中毅达董、监、高辞职相对应,自2016年5月开始,中毅达高层几乎全部洗牌:5月25日,中毅达董事长、总经理刘效军,以及副总经理、董秘、财务总监林旭楠辞职;6月3日,中毅达监事会主席谢若锋、监事杨士军、职工监事秦健智辞职。包括马庆银在内的3名董事、4名独立董事以及副总经理李炬,也于同一天公告辞职。而不出意外,这些高层任期终止日应均为2017年11月之后。

随后,中毅达增补方文革、庞森友、沈新民、沈春荣等8人为公司董事、独董。通过这一人事任命,中毅达与中技系的关系也变得扑朔迷离。

网易财经发现,中毅达新董事、董秘沈春荣,曾在*ST新亿(曾用名ST国创、四维控股等)证券部任职长达12年。2008年11月,中技系关联企业深圳益峰源实业有限公司入主*ST新亿。在中技系版图中,*ST新亿扮演着"钱袋子"的角色,资金屡被挪用。虽然*ST新亿正处于重整期,但其与中技系仍存在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中技系甚至一度进入*ST新亿的重整方。

此外,在前述8名新董事、独董中,方文革、庞森友、沈新民和赵金鹏均长期在新疆工作,其中方文革在塔城地区某农牧公司担任董事长。巧合的是,*ST新亿目前注册地址便是新疆塔城地区。网易财经还发现,此前陈国中所说的中毅达收购方深圳乾源,成立于2016年2月4日,该公司目前仅有的3笔对外投资,也均位于新疆塔城地区。

此前,何晓阳还曾将大申集团股权质押给疑似中技系、*ST新亿的关联企业。

2016年6月6日,何晓阳将持有的大申集团30.3346%股权质押给了深圳万盛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深圳万盛源")。工商资料显示,深圳万盛源成立于2016年2月17日,由黄伟、李旭珍和黄俊翔三人出资成立。其中,黄伟和李旭珍与*ST新亿董事长及其夫人同名。而与黄俊翔同名的自然人,曾与中技系旗下另一上市公司ST成城(600246.SH)的子公司吉林成城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投资成立深圳市鼎盛泰股权投资有限公司。

中毅达新任董、监、高与中技系及成清波是否有关联?在回答上交所问询时,中毅达表示已发函相关董、监、高,回函均明确表明无关联关系。而对于深圳万盛源与中技系及*ST新亿之间的关联,网易财经联系中毅达方面,截至发稿尚未获回复。*ST新亿证券部林姓负责人则告诉网易财经,相关问题涉及到大股东,上市公司并不了解。

值得注意的是,在陈国中爆出中毅达股权将转让后,8月9日,中毅达监事会决议公告提议罢免陈国中。

揭秘成清波"圈钱术"

相对于其他神秘的资本派系,成清波的资本运作手法简单且有规律可循:首先,通过购买法人股方式进入上市公司;之后,一方面将旗下资产高溢价注入上市公司,另一方面将募集资金违规转移至自己名下。

若陈国中所言成真,中毅达将成为中技系旗下第6家上市公司。在2014年因非法集资被捕入狱前,成清波及其执掌的中技系曾名噪资本市场,先后拿下4家上市公司。

1996年4月,成清波下海创立深圳市中技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深圳中技")。2002年,成清波首次出击,一举获得物华股份(ST成城前身)21.57%股权,后者成为中技系麾下第一家上市公司。2004年,中技系元老彭章才通过旗下深圳国恒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3.41亿元总价受让国恒退(前身ST国恒)1.5亿股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并逐步实现对国恒退的实际控制。

接连拿下两家上市公司的中技系体量迅速壮大。2008年11月,中技系入主*ST新亿。2010年4月,在成清波心腹余蒂妮主导下,中技系以1.84亿元拍得退市博元前身ST方源近4000万股股份,成为控股股东。

除了上述4家公司,*ST恒立也曾被认为是中技系旗下一员。

相对于其他神秘的资本派系,成清波的资本运作手法简单且有规律可循:首先,通过购买法人股方式进入上市公司;之后,一方面将旗下资产高溢价注入上市公司,另一方面将募集资金违规转移至自己名下。

网易财经查到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2011年3月,成清波通过其控制的香港TPI公司收购美国THC煤炭公司100%股权。2012年,时为*ST新亿实际控制人的周剑云和成清波达成协议,*ST新亿购买THC,用于重大资产重组。当年5月,*ST新亿拟定增募资约39亿元,用于收购THC。

彼时,该收购方案一出便受到质疑。原因是2004年成立的THC,直到2011年营收才2014万元。而THC的母公司TPI,注册资本仅5万美元,负债却高达35.29亿元。

在成清波要求支付前期收购费用的情况下,2012年6月,周剑云通过成清波旗下上海优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优道"),打着定增及政府动迁安置项目的幌子募集资金,总计募资约12.5亿元。后经查明,这笔资金中有4.36亿元流入成清波个人控制的账户。

成清波的这一手法屡试不爽。2010年,当时名为ST方源的退市博元,以4986万元收购湖北天瑞国际酒店33.90%股权。天瑞国际酒店为中技系资产,其实际控制人为前述余蒂妮的丈夫李晓明。

天瑞国际酒店是名副其实的劣质资源。截至2009年3月31日,该酒店营业收入居然为零,净利润为亏损319万元。耐人寻味的是,网易财经发现,2009年,成清波还试图将天瑞国际酒店注入*ST恒立,但遭到拒绝。*ST恒立拒绝的理由之一,是相关资产不具备理想的盈利能力。

2010年之后,当时被传陷入资金链危机的中技系,已经不满足于单纯从上市公司挪用资金,而开始频繁使用财务杠杆扩大资金规模。前述相关上市公司,便成为中技系信托融资抵押担保的标的物。

但最终,曾声称与德隆系"空中楼阁"运作手法不同的成清波,还是栽在了资金链上。因上海优道非法集资案,成清波2014年被上海警方拘捕。

而成清波控制的上市公司则一地鸡毛。在退市之前,国恒退被爆出此前定增募集的9亿资金不知去向。退市博元也由于中技系系列资本运作后被掏空,成为新退市制度下首家被终止上市公司。而上海优道一案,为*ST新亿留下了近10亿元的债务,ST成城与*ST恒立则因此被监管层立案调查。

中技系依靠上市公司进行"抽血"的具体金额,外界已无从得知。根据不完全统计,仅减持股票,中技系就获得资金11亿元左右,而上海优道非法吸收的存款金额为11.24亿元,加之国恒退不翼而飞的9亿元募资,从ST成城定增资金中划入的4.36亿元,国恒退与ST成城对外担保、债务纠纷的总计16亿元,以及媒体报道成清波先后通过国联信托、中航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筹集的近23亿元资金,累计计算,中技系获利高达74.6亿元。

这或许只是冰山一角。网易财经查询到,仅深圳中技一家公司,自2010年以来就已经收到46份涉及合同、借款纠纷等法院判决书。

"中技系摊子越来越大,但劣质资产多,无法从中盈利,只能拆东墙补西墙,最后造成资金链断裂。"一位接近成清波的人士告诉网易财经。

与央企关系耐人寻味

知情人透露,成清波入狱后,作为其弟弟的中国华阳集团总裁成清涛,为兄长费了不少心思。成清涛虽然对外并未承认过自己与成清波的关系,但在多次资本运作中,中技系都曾与中国华阳产生交集。

因2014年上海优道案,成清波被判刑一年零一个月。知情人告诉网易财经,成清波出狱后,目前和家人定居在深圳。而在成清波当年入狱后,作为其弟弟的中国华阳经贸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国华阳")总裁成清涛,为兄长费了不少心思。

作为央企总裁的成清涛,虽然对外并未承认过自己与成清波的关系,但网易财经梳理发现,在多次资本运作中,中技系都曾与中国华阳产生交集。而成清波的第一桶金,更有传闻来自于成清涛。

根据成清波在2008年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的说法,其第一桶金来自于商业地产,"在长安街就有11个项目"。而外界传闻是,2010年中技系旗下公司向物华股份借款4000万元,这笔资金被转入成清涛当时担任经理的华龙证券深圳营业部,用于炒股及相关运作,此后中技系才开始急速发展。

而自成清涛进入中国华阳之后,后者与中技系也开始产生交集。

2013年年初,*ST恒立完成股权分置改革,中国华阳旗下的中国华阳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华阳投资")进入*ST恒立,成为第二大股东。在此之前,中技系曾三次试图将旗下房产、酒店以及水电站资源注入*ST恒立,均未果。

上海优道案爆发后,因国联信托将两笔设立的信托计划资金发放给中技系,上海浦东法院决定将中技系持有并质押给国联信托的2580万股ST成城股票划拨至国联信托。江阴顺元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江阴顺元")为这两笔信托计划的原委托人和原受益人。

成清波出事后不久,江阴顺元将上述信托计划项下拥有的信托受益权,全部转让给北京赛伯乐绿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赛伯乐绿科"),后者成为信托贷款新的债主。赛伯乐绿科的股东之一,为赛伯乐投资集团。在受让债务的前5个月,赛伯乐集团刚与中国华阳达成合作协议。这一举动也被解读为成清涛"出手相救"。

华阳投资也曾卷入上海优道案。2012年9月,为了认购当时还叫国创能源的*ST新亿定向增发,上海优道设立富义投资。但当定增未能实施且已经中止时,富义投资无法兑现合同承诺的高收益,也未能偿还本金,因此被诉至法庭。根据国创能源出示的合约,当时富义投资担保方之一便是华阳投资。而在其他涉及上海优道的合约中,华阳投资也被列为担保方。

对此,中国华阳曾称,下属各子公司从未向任何无产权关系的体外公司提供任何形式的担保,上海优道系假冒公司名义。但网易财经查询到的一份2014年12月31日的判决书显示,2011年3月,中国华阳曾经为成清波及另外两家中技系公司针对ST四维(此后的*ST新亿)定向增发方案未通过所负义务提供连带担保责任。

无论如何,对于被评价为"资本狂人"的成清波来说,在保持与昔日旗下上市公司"暧昧"关系的情况下,上海优道案或并非其资本运作的终点,中毅达会否是一个新的开始呢?

责任编辑:胡非非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