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691

令计划行贿人楼忠福:权钱开路豪言"富过四代"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2016-07-15

网易财经
左异
爆料邮箱: zuoyi@corp.netease.com

2016年7月4日,十二届全国政协原副主席、中央统战部原部长令计划,因犯受贿罪、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滥用职权罪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自2014年12月27日被中纪委带走协助调查,消失了一年多的浙江广厦集团创始人楼忠福,以证人身份出席了庭审。在令计划收受的总计7708.5383万元财物中,楼忠福贡献了1465万余元,为最大行贿人。楼忠福的广厦系能量惊人,被指利用庞大的政法关系网,为核心企业东阳三建的工程项目保驾护航。而东阳三建不仅为广厦系上市公司浙江广厦(600052.SH)进行"输血",还是楼忠福进行巨额行贿的最大资金来源。为了让楼氏家族"富过四代",楼忠福早在2010年8月便指定长子楼明为广厦的接班人,并通过结交令计划等高官以及媒体宣传为儿子铺路。不过,随着大型地产企业竞争越发残酷,广厦公司治理的危机开始暴露出来,无奈转型影视。但至少在短期内,转型或难助浙江广厦走出困局。

2016年7月4日,消失了一年多的浙江广厦集团(上市公司"浙江广厦",600052.SH)原总裁楼忠福再次露面,以证人的身份,出现在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十二届全国政协原副主席、中央统战部原部长令计划受贿、非法获取国家秘密、滥用职权案的一审中。

此前,楼忠福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是在2014年12月26日应邀出席《南方周末》第六届"中国梦"盛典暨创刊三十周年庆典。庆典上,楼忠福以广厦控股集团董事局荣誉主席的身份发表演讲,回顾其创业历程,分享"梦想需要拼搏和胆魄"。次日,楼忠福被中纪委带走协助调查。

在7月4日的法院一审中,令计划因犯受贿罪、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而在令计划总计7708.5383万元的受贿财物中,楼忠福以1465万余元的行贿额位居首位。令计划被指利用职务便利,承诺为楼忠福及其子谋取利益。

1465万元,在楼忠福昔日生意伙伴之一周仲明眼中,不过是"小数目"。2005年周仲明曾通过挂靠广厦旗下的浙江东阳第三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下称"东阳三建")承建相关工程,岂料此后却被东阳三建扣留项目资产,经核算所涉金额近2000万元。而东阳三建,正是楼忠福的广厦系之核心。

周仲明与东阳三建的纠纷至今未了。对此,曾代理周仲明一案的知名律师周泽向网易财经直言,根植于浙江东阳的广厦系可谓"不同凡响"——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杨育林、原审判长汪功新以及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原院长高洪宾等司法要员,均在广厦系身居高位。

借助广泛的人脉关系,楼忠福逐步对接上浙江省政协原副主席、原党组副书记斯鑫良(2015年6月被中纪委立案审查)。曾任职东阳经济和信息化局的杨文清向网易财经证实,经斯鑫良牵线,楼忠福又与令计划之妻谷丽萍结识。"钱权开路"下,广厦系凶猛扩张。

官商势力"深不见底"

在楼忠福被中纪委调查后,周仲明曾寻找到7名和其有类似遭遇的承建商,希望可以联合起来向东阳三建"要债",均被婉拒。一位承建商表示,即便楼忠福已"不在江湖",但其长期经营的广厦系官商势力却"深不见底",若不是像周仲明这样已"倾家荡产",谁也不敢站出来。

广厦的历史,可以追溯至上世纪70年代初成立、位于东阳市吴宁镇辖区的东阳城关修建社。1984年,楼忠福在时任吴宁镇副镇长、工业办公室主任杨文清的提携下,出任东阳城关修建社总经理。次年,东阳城关修建社更名为东阳三建。

杨文清向网易财经回忆,东阳城关修建社时期,楼忠福自小工开始,脚踏实地干到材料科长。彼时的楼忠福,"责任心和事业心兼备"。但执掌东阳三建后,楼忠福开始"走邪路"。

东阳三建官网信息显示,作为年产值超百亿元的特大型企业,下辖分公司25家,施工基地遍及国内各省市。此外,早在2002年东阳三建便成功进入非洲,主攻阿尔及利亚,"获得阿国总统和政府主管部门的高度评价和赞赏"。

与东阳三建合作过的建筑商对网易财经表示,东阳三建通过广厦系强大的"政法关系",对其项目承建方进行"合理剥削"。所得收益,在为广厦系上市公司浙江广厦提供运作资金的同时,更成为楼忠福进行巨额行贿的最大资金来源。

对此,周仲明感触最深。2005年底,周仲明挂靠东阳三建,中标总造价1.2亿元的安徽省宣城市公安指挥中心土建及装潢项目。依照合同约定,周仲明自负盈亏,东阳三建则按工程总造价的3%向周仲明收取管理费。

2009年4月,宣城公安项目土建工程完工。但正当周仲明准备装潢工程,并与第三方——名为聂志余的承建商签署装潢工程分包协议时,东阳三建却毫无征兆地单方违约,并扣留周仲明全部项目资产。

为此,已与周仲明签署分包协议,并支付125万元保证金的聂志余,对东阳三建提起诉讼,要求退还保证金。而东阳三建在败诉后,突然向宣城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报案,称周仲明收取聂志余125万元保证金属"职务侵占"。

作为广厦系的核心公司,东阳三建在为上市公司浙江广厦提供运作资金的同时,更成为楼忠福进行巨额行贿的最大资金来源。

对于东阳三建的报案,宣城市公安局经侦支队认为,因周仲明与东阳三建属工程挂靠关系并自负盈亏,故周仲明再将工程分包,并无不妥。

东阳三建转而继续向东阳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2010年8月,东阳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对周仲明以"挪用资金罪"立案侦查,并"跨省追捕"。次年9月,东阳市法院对周仲明做出4年有期徒刑判决。

谈及此案,周泽认为,东阳三建对周仲明实属"不折不扣地谋财"。

2013年10月,减刑出狱的周仲明,开始向东阳三建追讨近2000万元的项目资产。东阳三建的答复则是,因宣城公安项目相关工程的决算审计仍未完成,故无法归还周仲明项目资产。

2014年1月30日,周仲明及家人来到东阳三建董事长楼正文住处,希望楼正文能"主持公道",向其"预支"部分项目资产的折现,却遭楼正文等十余人围打。当日周仲明的医疗报告显示,其左眼视网膜剥离。

网易财经独家获得的一份录音记录显示,此次周仲明被打后,对于其可能的继续"纠缠",东阳三建相关负责人表示,"尽管将周仲明打了",但"只要不打死,公司都摆得平"。

如今,周仲明唯有与家人保持距离并更换手机号,躲在北京,不断上访。平日只偶尔与周泽联系,征求意见。

关于周仲明与东阳三建的复杂纠纷,广厦及东阳三建均未回复网易财经的核实请求。

而在楼忠福被中纪委调查后,周仲明曾寻找到7名和其有类似遭遇的承建商,希望可以联合起来向东阳三建"要债",均被婉拒。

网易财经辗转联系到其中一位承建商,对方表示,即便楼忠福已"不在江湖",但其长期经营的广厦系官商势力却"深不见底",若不是像周仲明这样已"倾家荡产",谁也不敢站出来。

"富过四代"的精心布局

由楼忠福所著的《我要富过四代:楼忠福内部讲话》一书在2014年10月出版。楼忠福后来曾豪言"我要富过四代,这句话在中国谁敢说,只有我敢"。退居幕后的楼忠福,开始紧锣密鼓地为楼明布局未来。在令计划案中,令计划被证实利用职务便利,承诺为楼忠福及其子谋取利益。

上述承建商所言的广厦系官商势力之深,更体现在楼忠福倒台之后。

据媒体报道,2014年12月底楼忠福被中纪委带走的消息传出后,东阳市曾响起"庆祝"的鞭炮声。但东阳商界人士向网易财经透露,此后楼氏家族通过各种方式对外释放"信号",称因"高层关系",楼忠福至多被判处缓刑。即便出现"意外",楼氏家族的权势也会持续。

杨文清亦对网易财经表示,楼忠福出事后,广厦系在浙江仍一如既往地受到高调支持,"实属罕见"。

就在2014年12月31日楼忠福被中纪委带走的消息传出当天,东阳市政府在官网发布《东阳日报》刊发的题为《楼忠福楼明父子接力关爱三单(东阳下辖乡)教育》的报道,盛赞广厦对三单乡中心学校的200万元捐款之举。

此后,根据媒体报道,曾有多位浙江及外地官员,或视察东阳三建相关工程,或考察广厦,并与董事局主席楼明进行会谈。

现任广厦董事局主席的楼明,为楼忠福长子,也是广厦系指定接班人。早在2010年8月,广厦便在年中工作会议上宣布确立楼明的"地位",当时广厦系中层以上共150位管理人员全部参会。

与此同时,周仲明表示,在楼忠福的安排下,广厦董事局副主席、东阳三建董事长楼正文,开始担负起"辅佐"楼明的重任。

楼忠福曾豪言"我要富过四代,这句话在中国谁敢说,只有我敢",并通过结交令计划等高官及媒体宣传为儿子楼明执掌广厦铺路。

退居幕后的楼忠福,开始紧锣密鼓地为楼明布局未来。在天津市一中院对令计划案的一审中,令计划被证实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承诺为楼忠福及其子谋取利益,单独或与谷丽萍共同索取、收受楼忠福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65万余元。

网易财经梳理广厦官网信息及浙江官媒报道发现,楼明执掌广厦系3年后的2014年,为楼忠福帮助儿子"造势"的关键节点。浙江一位媒体记者告诉网易财经,2014年,围绕楼明的正面宣传不断,涉及广厦系的"付费软文"让人"接到手软"。

同样是在2014年10月,号称由楼忠福亲著的《我要富过四代:楼忠福内部讲话》一书,由中央级出版社红旗出版社出版。楼忠福在公开谈论该书时的一句"我要富过四代,这句话在中国谁敢说,只有我敢"的豪言,开始广为流传。

楼忠福为何选择在2014年"父子同台"?广厦知情人士对网易财经分析道,首先,通过与令计划关系的不断加强,楼忠福在政商两界的影响力逐步扩大。

其次,广厦虽然在2014年实现营收986亿元,同比增长8.6%。但伴随与此的是,在大型地产企业竞争越发残酷的同时,广厦的公司治理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尽管楼忠福曾公开叫板王石,称万科只是"小思路",但楼忠福内心却格外清楚,"仅从对外公布的统计数据看,2014年或将成为广厦最后的‘辉煌’"。

正如前述知情人士所言,2015年8月15日,浙江广厦发布公告,称将在未来三年内"逐步退出房地产行业",进入"有发展潜力和增长空间的新领域",实施产业转型。

后地产时代的转型之困

短期内广厦传媒或难以缓解浙江广厦的困局。2015年年初,浙江广厦宣布,其控股股东广厦及其关联方,拟向浙江广厦及控股子公司提供借款不超过20亿元。但母公司的"输血"并未能让浙江广厦走出窘境,财报显示,2015年浙江广厦最终亏损6.56亿元,同比降幅高达409.4%。

广厦的产业转型很快付诸行动。2015年11月30日,浙江广厦发布公告,拟将旗下全资子公司通和置业投资有限公司、浙江暄竺实业有限公司两家公司的100%股权转给控股股东广厦,总作价7.55亿元,以进行"战略转型的第一步"。

而浙江广厦不断提及的"转型",主要是脱离地产,进军影视。至今,浙江广厦旗下的东阳福添影视有限公司(2016年1月更名为广厦传媒有限公司,下称"广厦传媒"),已成功运作《妻子的秘密》、《凤穿牡丹》等电视剧。

工商信息显示,广厦传媒执行经理及董事为卢英英。而据公开报道,卢英英正是楼明之妻。广厦传媒在广厦系中的"家族地位",不言而喻。

不过,短期内广厦传媒或难以缓解浙江广厦的困局。2015年年初,浙江广厦宣布,其控股股东广厦及其关联方,拟向浙江广厦及控股子公司提供借款不超过20亿元。但母公司的"输血"并未能让浙江广厦走出窘境,财报显示,2015年浙江广厦最终亏损6.56亿元,同比降幅高达409.4%。

如此情形下,周仲明对网易财经哀叹道,作为广厦系资金的重要来源,东阳三建对承建商的巨额欠债,或更会"抵赖到底"。因此,周泽认为,借楼忠福被调查的事实,相关部门应对东阳三建所涉工程项目进行"清理",以确认类似周仲明的案件"究竟有多少"。

而就在东阳三建国内工程项目纠纷迷雾待解时,网易财经了解到,前述东阳三建在阿尔及利亚运营的项目,或亦深陷泥潭。

2016年7月4日,令计划因犯受贿罪、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滥用职权罪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在其收受的总计7708.5383万元财物中,楼忠福贡献了1465万余元,为最大行贿人。

据广厦官网介绍,于2002年启动的东阳三建海外项目,在其海外公司的完善中,已由最初的分包模式发展为总承包模式。同时,东阳三建在阿尔及利亚的议标资格也在不断扩大。东阳三建总经理楼群(楼正文之子)则表示,"阿尔及利亚政府有钱,石油储藏全世界第二,只要我们按照他们要求做好,就能给钱"。

但浙江一家海外劳务咨询中心负责人告诉网易财经,2015年以来,集中于东阳三建海外公司第六项目部的工程人员曾多次向其反映,东阳三建在阿尔及利亚的部分工程项目,实已因管理混乱和风控缺失而"名存实亡"。

据工程人员反映,第六项目部通过将自身工程人员"转让"给其他公司的方式,从中赚取"差价"。此举让东阳三建"最大程度地确保了自身利益",却让相关工程人员的利益受到了极大损害。

网易财经从在阿尔及利亚从事工程项目的中国铁建人员处获悉,上述涉及东阳三建的情况"肯定存在",只是并不知晓"严重程度"。而在百度贴吧等社交平台上,围绕东阳三建前述做法的争议,正在持续激化。

多重危机下,楼明正坚守着父亲楼忠福为其全面缔造的"广厦"。

楼忠福被中纪委带走后不久,2015年1月7日,楼明便及时亮相,通过观看广厦男篮迎战四川男篮的CBA联赛,向外界表明,广厦系"一切正常"。不过,此前常活跃于微博的楼明,自2015年8月已停止更新至今。其微博简介写道:"社会很单纯,复杂的是人"。

责任编辑:胡非非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栏目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