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687

一汽危局:五年承诺延期被否 上市品牌全线溃败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2016-06-28 08:32:59

网易财经
汪峥
爆料邮箱: wang_zheng@corp.netease.com

6月27日的一汽轿车(000800)2015年度股东大会上,一汽轿车变更承诺事项履行期限的议案被否决。为推进一汽整体上市,一汽股份曾于2012年对其控股的一汽轿车及一汽夏利做出"5年内解决同业竞争"的不可撤销承诺。然而今年6月承诺期至,一汽股份却决定违约,将承诺期再延迟3年。对此,投资一汽轿车的私募机构明耀投资,联合中小股东强硬反抗,最终在股东大会上获胜。一汽股份无力兑现承诺背后,是其尴尬的经营状况。2012年以来,一汽轿车及一汽夏利品牌全线溃败。为解困境,一汽试图押宝红旗品牌。与此同时,一汽非上市公司体系的一汽-大众虽然实力雄厚,却因"尾气门"事件、内部股权分配等复杂问题,难救一汽于水火。曾经的"共和国长子"一汽,如今深陷危局。

6月27日16时50分,一汽轿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一汽轿车",000800)2015年度股东大会现场,掌声响起。历经整个6月的跌宕起伏,一汽轿车变更承诺事项履行期限的议案终被否决。

围绕此事的历史,须追溯至2011年。当年6月28日,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一汽股份")成立,自2007年开启的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一汽")整体上市计划曙光初现。

作为国资委主导的一汽重组核心,创建一年后,一汽股份对其控股的一汽轿车及一汽夏利(000927)做出不可撤销承诺——5年内解决同业竞争。

然而今年6月,期限逼近,一汽股份却意图违约。

6月4日,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同步公告称,因经营压力及市场低迷,同时一汽又遇高层变动,所以"目前为止,尚未履行上述承诺"的一汽股份,"恳请股东大会同意将承诺期再延迟3年作为过渡期"。

一石千浪。以深圳市明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明曜投资")为首的知名私募,为"保护中小投资者合法利益",愤而对抗。6月16日,持股一汽轿车0.081%的明曜投资,在获得108位公众投资者授权后实现合并持股3.58%,并于当日北上长春,向一汽轿车提交股东大会临时议案。

孰料,6月22日,一汽轿车发布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下称"德恒律所")鉴证意见,认为108位股东授权文件均为复印件,无法"确认其真实性",故明曜投资的临时议案不合要求。

一汽股份此举在明曜投资律师方看来,实为"限制甚至是侵害股东权利"。长期跟踪一汽的资深行业研究员葛轩更对网易财经直言,作为代表性央企,业绩本就堪忧的一汽若失信于资本市场,无异于"自寻死路"。

面对6月27日股东大会的意外结局,一汽轿车总经理安铁成表示,将积极和大股东反馈,"推动未来三年内履行承诺"。

承诺延期遭私募强硬反击

临时议案中,明曜投资认为一汽股份的承诺延期"特殊",需由出席股东大会的股东(包括股东代理人)所持表决权的 2/3 以上通过。此外,明曜投资坚持"一汽轿车董事会应当对一汽股份变更承诺履行期限而给一汽轿车造成的损失,向一汽股份提出赔偿要求"。

梳理一汽夏利相关公告可见,一汽股份成立后的2011年11月,曾对一汽夏利做出补充承诺——"以合理的价格及合法的方式",在3年内"彻底解决"一汽夏利与一汽股份、一汽轿车的同业竞争问题。

2015年4月,一汽夏利公告称上述承诺受阻,一汽股份转而"拟在条件成熟时启动此项工作"。

对此,一汽轿车知情人士对网易财经表示,当时因一汽夏利已"衰落到几被遗忘",一汽的违约行为并未引发过多争议。或因如此,一汽于今年6月4日的再度违约,才显得更为"任性"。

今年6月6日,深交所对一汽轿车表示关注,要求其在6月13日前对6月4日的公告进行解释。但直至6月18日,一汽股份才回复深交所,表示变更承诺事项履行期限,须出席股东大会的股东(包括股东代理人)所持表决权的1/2以上通过。

此外,曾经的"公募一哥",如今掌舵深圳千合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的王亚伟,对一汽的再度违约亦未有任何表态。公开数据显示,王亚伟位列一汽轿车及一汽夏利十大股东,分别持有两家公司4353.57万股和7445万股。

但让一汽始料未及的是,明曜投资强硬杀出,并迅速争取到超过3%的临时议案提交权。

临时议案中,明曜投资认为一汽股份的承诺延期"特殊",需由出席股东大会的股东(包括股东代理人)所持表决权的 2/3 以上通过。此外,明曜投资坚持"一汽轿车董事会应当对一汽股份变更承诺履行期限而给一汽轿车造成的损失,向一汽股份提出赔偿要求"。

在 "5年内解决同业竞争"的不可撤销承诺即将到期之际,一汽股份提出延期,遭到深圳明曜投资联合中小股东激烈反对,并最终在一汽轿车股东大会上败北。

明曜投资高级研究员杨青松对网易财经强调,2011年后,一汽股份5年内解决同业竞争的承诺,已连续4年在一汽轿车财报中披露为"按照承诺履行中"。而一汽轿车2015年财报的发布日期为今年4月1日,所以"无任何迹象表明承诺需延期"。

因此,杨青松表示,出于对一汽整体上市的期待,投资者一直保持对一汽轿车的投资信心。在2015年财报发布后仅两个月,一汽突然"单方违约",投资者自然无法接受。

前述一汽轿车知情人士透露,明曜投资的"雷厉风行",促使一汽"紧急对战"。6月18日,一汽轿车委托德恒律所出具鉴证意见,并于6月22日发布。鉴证意见的核心,便是对明曜投资的临时议案进行否定。

值得一提的是,德恒律所的鉴证意见在6月22日被一汽轿车公告两次,原因为德恒律所在日期标注和明曜投资的持股统计上,均出现低级错误。

针对德恒律所认为108位投资者的授权文件为复印件而无法验真,明曜投资方面的律师回应道,6月16日赴长春提交临时议案前,明曜投资已同时将108位投资者的授权原件,通过电邮形式发送至一汽轿车官方邮箱及证劵事务代表处。而以数据电文形式提交授权文件原件,符合相关法规。

但对明曜投资律师回应"视而不见"的一汽,终将明曜投资的临时议案拒之于股东大会门外。明曜投资唯有继续号召投资者在6月27日的股东大会上,对一汽的承诺延期议案投反对票,并表示股东大会结果若"不尽如人意",将坚持追究一汽的法律责任。

就在股东大会召开前的6月24日,深交所再次向一汽轿车及一汽夏利下发关注函。同时向一汽轿车下发关注函的,还有证监会吉林监管局。

双重监管压力下,底气渐足的明曜投资,终于在一汽轿车中小股东的支持下,成功否决一汽股份的承诺延期议案。但下一步,积重难返的一汽将去往何处,孰难预料。

上市公司品牌尽皆落败

为避免一汽股份内的同业竞争,一汽夏利只被允许推出低端车型。而伴随民营车企的崛起,一汽夏利所属的骏派、威志等品牌,逐渐被边缘化。相比之下,一汽轿车旗下高中低端全覆盖的四大品牌——红旗、马自达、奔腾及欧朗,虽然"谁都知道",但也面临着"谁都不爱买"的尴尬。

一汽阻击明曜投资失败背后,实为其无力兑现承诺的尴尬现实。在长期跟踪一汽的资深行业研究员葛轩看来,一汽股份成立后,一汽上市公司品牌可谓"全线溃败"。

财报显示,2013年、2014年,一汽夏利分别亏损4.8亿元、16.5亿元,深陷退市风险。2015年12月,一汽夏利通过向一汽股份转让产品开发中心整体资产及天津市汽车研究所等,方才暂渡危机。而据最新数据,今年1至5月的一汽夏利销量,相比去年同期下跌近50%。

一汽夏利华东区某经销负责人告诉网易财经,为避免一汽股份内的同业竞争,一汽夏利只被允许推出低端车型。而伴随民营车企的崛起,一汽夏利所属的骏派、威志等品牌,逐渐被边缘化。相比之下,一汽轿车旗下高中低端全覆盖的四大品牌——红旗、马自达、奔腾及欧朗,虽然"谁都知道",但也面临着"谁都不爱买"的尴尬。

综合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等机构的统计数据可见,奔腾品牌旗舰奔腾B90,自2012年上市以来一直难成气候。今年2月,奔腾B90在汽车市场上更是破天荒地仅卖出1辆。而奔腾B90的竞争车型吉利博瑞,则早在2015年上市不久后的11月,便实现月销量1万辆。

和奔腾境遇相同的是欧朗。2015年,欧朗销量为1936辆,同比下降72.08%。

至于红旗,据网易财经此前统计(相关报道详见《红旗轿车复兴:63亿研发投入换来尴尬成绩单》),自2013年上市至2015年上半年,红旗品牌主打车型,研发投入至少达63亿元的红旗H7,销量仅为7300辆。

面对旗下红旗、马自达、奔腾及欧朗四大品牌全线溃败之困境,一汽选择"押宝"红旗。虽然红旗销量不尽如人意,但因其品牌"特殊",可换取持续的财政支持。

如此情形下,一汽轿车在2015年净利润同比下降64.75%,仅5294.81万元,创下2012年巨亏7.65亿元以来的新低。而今年一季度,一汽轿车亏损已达4.23亿元。

葛轩认为,若要化解一汽轿车困局,一汽须在四大品牌中进行取舍,或打造全新品牌。对此,一汽高层的战略是"押宝"红旗。虽然红旗销量不尽如人意,但因其品牌"特殊",可换取持续的财政支持。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罗磊对网易财经强调,简而言之,红旗品牌"市场不认官场认"。但巨额投资下,针对红旗品牌的研发升级和营销推广依然不足,"钱花在哪了,不得而知"。

综合一汽及一汽轿车官网信息可知,除红旗H7外,一汽目前正在全力推进新能源汽车战略,共有5款红旗新能源车型处于研发中。而红旗H7插电式混合动力轿车,则将成为"中国内地首款搭载深度混合动力系统的C级新能源轿车",计划在今年下半年投产。

为配合上述新款车型的推广,一汽在今年北京车展上表示,已在红旗品牌的拓展渠道上制定详细规划,红旗品牌将依"战略发展需要",在全国范围内建立红旗体验中心、4S店、城市展厅等"立体式销售与服务体系"。

此外,网易财经在检索红旗未来车型时发现,或因受公车改革影响,一款名为红旗L6的中型巴士正在研发之中。而红旗L6的目标,是与丰田考斯特竞争,成为国家及地方政府的礼宾用车。

一汽在红旗品牌上孤注一掷,胜算几何孰难预料。在此背景下,罗磊认为,一汽唯有通过非上市矩阵中的合资品牌,来扭转一汽轿车的困境。但此种"循环",或又将导致更为严重的同业竞争问题。

大众或难救一汽于水火

2015年11月,德国大众通过媒体表示,推迟2至3年增股一汽-大众计划。而德国大众的预期推迟时间,正好与一汽希望解决同业竞争所承诺的3年延期契合。至此,一汽夏利华东区经销负责人表示,大众已"难救一汽于水火"。

网易财经梳理工商信息及一汽股份业务结构发现,一汽轿车、一汽夏利及天津一汽丰田汽车有限公司(下称"天津一汽丰田")属上市公司体系,而一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下称"一汽-大众")和四川一汽丰田汽车有限公司(下称"四川一汽丰田")为非上市公司体系。

辖合资品牌大众及奥迪的一汽-大众,2014年以超过174万辆的成绩,位居中国年度乘用车销量之首。财新网曾自一汽-大众一份内部工资文件获悉,2014年一汽-大众全年盈利高达621亿元。2015年,一汽-大众虽受"尾气门"影响而销量下降,但也达到163.37万辆。

正如一汽-大众官网介绍,一汽-大众对一汽销量及利润贡献度最大。而在一汽轿车及一汽夏利的连续亏损中,作为一汽-大众的最大股东,一汽股份的业绩支撑毫无疑问来自一汽-大众。

另据明曜投资统计,在一汽夏利持股30%的天津一汽丰田,2012至2015年的销量复合增速不足1%。而四川一汽丰田的同期销量复合增速则高达47%。

此外,相较大众、丰田这些合资品牌,毫无优势及口碑的一汽轿车品牌,在市场推广中势必会增加成本。明曜投资跟踪车市发现,2013至2015年,一汽轿车单车营销费用在1.05万元-1.35万元区间波动,比国企长安汽车、民企长城汽车等业内公司2500到4000元的单车营销费用水平,"高出一个数量级"。

如此差异下,明曜投资认为,一汽股份非上市公司体系的销量远高于上市公司体系,且保持稳步增长,而同期上市公司体系的销量则连年下滑。所以,一汽股份内部的同业竞争,已经对一汽轿车及一汽夏利造成了实际且严重的损失。

2015年11月,德国大众提出推迟2至3年增股一汽-大众计划,预期推迟时间正好与一汽希望解决同业竞争所承诺的3年延期契合。至此,大众已"难救一汽于水火"

在罗磊看来,整合一汽-大众等合资品牌优良资产,加快一汽整体上市,成为解决一汽轿车与一汽夏利持续颓势的关键。但除一汽轿车与一汽夏利自身"不争气"外,隐藏在一汽-大众内部的突出问题也渐趋暴露。

不同于合资品牌股份比例对半的常态,在一汽-大众的股权结构中,一汽股份持股达60%,大众及奥迪品牌共持股40%。2014年10月,李克强总理访问德国时,表态将积极考虑德国大众提高在一汽-大众中股份比例的请求。

自此,德国大众将增股一汽-大众至49%甚至50%的消息不断传出。然而2015年,大众品牌被曝在尾气排放检测中作弊,并因此受到美国环保署指控,德国大众面临巨额罚款及舆论压力。"德国大众增股一汽-大众并加强在一汽内部话语权的节奏,毫无疑问将被打乱。"葛轩表示。

如葛轩所言,2015年11月,德国大众通过媒体表示,推迟2至3年增股一汽-大众计划。而德国大众的预期推迟时间,正好与一汽希望解决同业竞争所承诺的3年延期契合。

至此,前述一汽夏利华东区经销负责人表示,大众已"难救一汽于水火"。而在国泰君安汽车业分析师张欣看来,若一汽股份难以"转变思维,另谋良策",即便解决同业竞争承诺"延期三十年,问题恐怕会依然如故"。

而利益纠缠中,罗磊则忧虑,央企的"一诺千金",或仍存变数。

责任编辑:胡非非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