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676

暗战"两桶油":地炼结盟抢食油价蛋糕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2016-05-26 08:21:14

网易财经
汪峥
爆料邮箱: wang_zheng@corp.netease.com

长期以来于"夹缝中求生"的地炼,自2015年始逐步获得原油进口权及使用权后,通过巨资投入技术改造,终于具备抗衡"两桶油"的能力。今年1月,面对国际原油市场震荡,国家发改委设定每桶40美元的"地板价"成品油定价机制。在"两桶油"受到"保护"的同时,地炼亦意外获得机遇,并成立采购联盟。不仅如此,在终端销售利润丰厚的民营加油站领域,地炼开始雄心勃勃地布局。重压之下,"两桶油"一卸"高冷",主动寻求与地炼合作。但在涉及高炼化成本的马瑞油问题上,地炼或将再受"两桶油"制约。为此,地炼开始抱团出海,以期绕开扮演中间商角色的"两桶油",与国际行业巨头合作。虽然来势凶猛,但面对依旧处于垄断地位的"两桶油",地炼的"独立"之路显得格外艰难。

"开工率60%,历史最高水平!"刚自山东各主要地炼走访而归的朱春凯难掩兴奋——数据背后,是地炼区别于"两桶油"的"生命力"。

地炼,即曾因规模小而被戏称为"茶壶厂",主要集中于山东的地方性炼油企业。

作为知名大宗商品研究机构卓创资讯的分析师,朱春凯对地炼观察入微:长期以来,"在夹缝中求生"的地炼,开工率仅约30%。但2015年起,被"两桶油"主导的原油进口权及使用权逐步开放,此前只能从"两桶油"高价购买重质原油的地炼凶猛而上,并在今年集中爆发。

今年1月,国家发改委在国际原油市场震荡中,调整设定每桶40美元的"地板价"成品油定价机制,"两桶油"因此受到"保护"的同时,地炼亦意外获得机遇。2月,以山东地炼为主的16家企业,成立了"中国(独立炼厂)石油采购联盟"(下称"采购联盟")。

据卓创资讯统计,采购联盟在内的地炼进口原油使用权总量,目前已高达8997.4万吨。而世界最大原油出口国沙特,近期绕过"两桶油",首次向知名地炼山东京博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下称"京博石化")出售73万桶现货原油,更印证了地炼的强势崛起。

与此相对的,则是"两桶油"的业绩重压。今年一季度,中石油(601857.SH)巨亏137.85亿元;而同期中石化(600028.SH)虽因进口原油加工实现净利66.6亿元,但地炼的主动竞争,已迫使其在今年下调炼油目标,为近十年来首次。

专注石化商情的隆众资讯分析师田秋瑾则向网易财经透露,曾经从未有销售考核的"两桶油",已开始向地炼"学习",制定指标任务。并一转"高冷"姿态,主动寻求与地炼合作。

长期负责山东某龙头地炼销售的吴成则对网易财经直言,不管在原料油购买抑或成品油销售上,地炼最为在意的,其实是逐步减少与"两桶油"的"牵扯"。

攻:抢占民营加油站

以山东石化为主导,民营加油站可通过特许或自由连锁等方式,加入"中安石油"品牌联盟。而中安石油的雄心,是在3年内占领省内民营加油站2000家,5年内扩张至6000家,目标直指现有山东民营加油站总量。

综合山东省石油化学工业协会等机构数据可见,作为地炼最为集中的省份,在年约1.89亿吨、占全国炼油产能26.62%的山东炼油产能中,地炼的贡献率高达60%。但在零售终端即加油站份额上,地炼却优势不再。

山东省加油站总计约1万家,其中中石油所属2600余家,中石化所属1000余家,地炼自营仅为423家,余下约6000家则为占比最重的民营加油站。

卓创资讯监测数据显示,设置"地板价"后,国内成品油价格在此前国际油价持续走低时的"六连停",与近期国际油价短暂反弹时的"两连涨",均促使获得原油进口及使用权的地炼在利好因素下加工利润走高,正常利润约为250至300元每吨,高峰时期则逼近约600元每吨。

而相比之下,吴成表示,产业链终端的成品油销售利润才是"真金白银"。据山东官方媒体报道,曾经持平成品油加工利润的成品油销售利润,在今年3月一度高达约2000元每吨。

如此一来,朱春凯认为,6000家民营加油站势必成为"两桶油"与地炼角逐的关键。而已落后太多的地炼,则欲掀起一场风暴。

国内成品油"地板价"的设立,不仅保护了"两桶油",也使获得了原油进口权及使用权的地炼受益匪浅,加工利润走高。

经卓创资讯确认,以山东省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下称"山东石化")为主导,民营加油站可通过特许或自由连锁等方式,加入名为"中安石油"的品牌联盟。而中安石油的雄心,是在3年内占领省内民营加油站2000家,5年内扩张至6000家,目标直指现有山东民营加油站总量。

网易财经查阅山东石化工商信息发现,山东石化22家股东企业中,地炼达12家。其中,京博石化法人马韵升同时亦是山东石化董事长。事实上,早在2015年12月,山东石化便通过北京集佳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注册申请"中安"商标。

12家地炼之外,山东石化股东中,直接关联世界500强企业中国化工集团公司的企业共4家。京博石化内部人士对网易财经表示,这意味着,地炼在坚持对中安石油"绝对控制"时,希望借力及合作的大型央企已经转变,不再局限于"两桶油"。

就此,山东东明石化集团(下称"东明石化")对接"两桶油"相关业务的负责人张斌对网易财经表示,在地炼逐步争取到原油进口权及使用权的2015年之前,即使国际油价低迷时,地炼仍不得不以高价从"两桶油"手中购买炼油原料。不仅如此,缺乏"自主权和选择权"的地炼,经常只能从"两桶油"处拿到成本最低且加工最难的重质原油。

今年2月29日,以山东地炼为主的16家企业成立了"中国(独立炼厂)石油采购联盟",希望形成合力,提高地炼话语权,并打破国内原油垄断的局面。

张斌无奈道,原料的受限,直接导致地炼的技术落后和产品劣质。而这,正是地炼自2015年始全面升级和结成联盟的主要原因。

朱春凯则在实地考察后告诉网易财经,通过巨额资金投入,目前地炼的技术水平和产品质量,俨然可以抗衡甚至超越"两桶油"。此外,地炼在运作效率上亦较"两桶油"更高。以原油加工中的催化装置为例,地炼仅需50人便可完成,"两桶油"则须80人以上。

今后,终于"扬眉吐气"的地炼运营核心,将会是通过采购联盟进口原油,再将成品油主要销售给自营或民营加油站,张斌展望道,如此地炼便能逐步摆脱"两桶油"的"控制"。

但地炼若要实现这一愿景,仍须经历一段漫长的历程。反垄断研究专家、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博士任力对网易财经分析道,出于"国家战略"考虑,反垄断法对"两桶油"在国内成品油市场的行为并无约束力,所以地炼的突围将格外艰难。

防:警惕重质原料油

马瑞油是自委内瑞拉进口的低价重质原油。与轻质原油相比,马瑞油的炼化成本高。对于目前技术和规模均显著提升的地炼而言,马瑞油的需求并非必要。而在原油进口权及使用权放开后,地炼更无理由以此增加自己的生产成本。

诚如任力所言,地炼欲借目前优势短期内实现与"两桶油"直接在市场上交锋,并不容易。

综合山东地方媒体信息,网易财经向多家地炼求证后获知,今年3至4月,中石油控股公司中油燃料油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油燃料油"),分别与京博石化、东明石化等8家地炼签订战略协议,主要内容为中油燃料油向合作地炼提供原料油的同时,地炼加工的成品油须优先向中石油销售。

此外,根据战略协议,中石油承诺将通过向地炼提供原料油的方式,及时支付成品油采购款。由于此前中石油采购地炼成品油时均非现款结算,而须经过漫长且复杂的审批程序,因而有观点认为,中石油的这一转变,代表着对地炼的越发重视。

但吴成并不这样认为。在他看来,通过前述战略协议,虽然地炼加工的成品油会被中石油优先采购,但如此一来,中石油便可对地炼布局民营加油站的计划进行"削弱"。

今年3至4月,中石油旗下中油燃料油公司与部分地炼签订战略协议,涉及原料油、成品油出售及采购款等方面。有观点认为,这代表着中石油对地炼越发重视。

更为重要的是,不止一位地炼内部人士向网易财经证实,在地炼已具备原油进口权及使用权的情况下,根据战略协议,中石油向地炼提供的原料油并非轻质原油,而是重质原油"马瑞油"。

田秋瑾对网易财经解释道,马瑞油是自委内瑞拉进口的低价重质原油。与轻质原油相比,马瑞油的炼化成本高,一般只用于沥青的生产。对于目前技术和规模均显著提升的地炼而言,马瑞油的需求并非必要。而在原油进口及使用权放开后,地炼更无理由以马瑞油为原料油,增加自己的生产成本。

卓创资讯的分析亦认为,目前地炼与"两桶油"的关系"非常微妙",自主权渐趋增强的地炼,必然会"谨慎对待"与"中字头"企业的合作。

吴成则进一步对网易财经透露,中石油主动寻求与地炼合作,或在于其所承担的马瑞油销售任务。

根据战略协议,中石油向地炼提供的是低价重质原油"马瑞油",炼化成本高。这让技术和规模均显著提升,且已获得原油进口权及使用权的地炼很难接受。

专业数据追踪平台"天眼查"的记录显示,主导战略协议的中油燃料油各项企业信息均处于"未公开"状态。网易财经查阅中石油公开数据亦发现,关于马瑞油的进口及销售细节鲜有提及。但不可否认的是,长期以来,委内瑞拉与中国的"石油换贷款"协议已非秘密。

知名智库美洲对话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及中国进出口银行向拉美和加勒比国家提供的贷款总额为291亿美元。其中,委内瑞拉以实施能源相关项目为名,获得贷款100亿美元。

2012年,委内瑞拉超过沙特,成为全球已探明石油储量第一大国家。但值得注意的是,委内瑞拉原油多为马瑞油类重质原油。据外媒报道,因为重质原油加工成本高昂,加上在国际油价下跌中深陷经济泥淖,不堪重负的委内瑞拉,在2015年美国正式解除对其石油出口禁令后,在今年开始向美国进口轻质原油。

与此相对的是,中国海关总署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中国累计进口原油9110万吨,同比增长13.4%。而原油进口增量,主要来源于委内瑞拉、伊朗及巴西。

避:寻求海外新合作

京博石化在实现直接向沙特购买现货原油73万桶后,正逐步进入中东首个国际能源期货及商品交易所——迪拜商品交易所。后者则表态愿意举办圆桌讨论会,与更多的地炼洽谈合作。

关联马瑞油的战略协议,促使地炼将目光投向海外。

张斌对网易财经强调,前述京博石化与沙特的对接,为地炼做出了"表率"。而自采购联盟成立后,联系越发紧密的地炼对"两桶油"格外忧虑,若不积极寻求新的合作伙伴,难免重演"受制于人"的历史。

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理事谭浩俊曾撰文分析道,虽然"两桶油"自2015年以来利润骤减,但二者的"垄断优势、资源优势及市场优势"依旧存在。因此,吴成预测,一旦国际原油市场回暖,"两桶油"将"满血复活"。而在此过程中,自负盈亏的地炼稍有不慎便会"后果严重"。所以,"抱团出海",成为地炼在中安石油计划外的关键布局。

据《金融时报》报道,京博石化在实现直接向沙特购买现货原油73万桶后,正逐步进入中东首个国际能源期货及商品交易所——迪拜商品交易所。后者则表态愿意举办圆桌讨论会,与更多的地炼洽谈合作。而地炼也试图藉此绕过扮演"中间商"角色的"中国国内石油业巨擘"。

为了在原料油上不再受制于"两桶油",地炼开始将目光转向海外,寻求新的合作伙伴。

除京博石化探路中东外,山东地方媒体报道确认,东明石化近期以采购联盟名义亮相全球石油贸易中心新加坡,获得BP、Total等国际石油巨头支持。此外,朱春凯告诉网易财经,领航全球大宗商品交易的嘉能可集团及托克集团,亦在寻求与地炼开展业务。

吴成感慨道,在前述各种海外布局中,地炼可谓如鱼得水。但与此相伴的是,"枪已上膛才发现弹药不足"。据其分析,物流及运输的严重不足,正制约着地炼参与国际合作的速度。

网易财经自国内规模第一的原油进口港青岛港(06198.HK)获悉,仅有3座20万吨级以上大型原油码头的青岛港,目前已难承载地炼激增的原油进口需求。今年4月,17艘16万吨级超级原油轮在青岛港出现拥堵而压港。而每一艘超级油轮的日租金高达5万美元。对于地炼而言,港口负担能力直接与原油进口数量及成本挂钩。

山东方面正计划建设设计输送能力达3000万吨的管道工程,以实现地炼进口原油自港口到炼厂的物流通道"无缝衔接"。

此外,原油抵港后,主要输油管线又显欠缺。据隆众资讯统计,目前已获得原油进口及使用权的地炼中,仅东明石化等3家具备对应的输油管线,而多数地炼唯有通过传统汽运方式运输原油。相比于管道运输,汽运成本则会增加近3倍。

网易财经自地炼了解到,为缓解日益突出的物流及运输问题,由山东政府支持,青岛港公司参股的山东港联化管道石油输送有限公司,正计划建设设计输送能力达3000万吨的管道工程。综合招标信息可见,该管道工程的目的,是实现地炼进口原油自港口到炼厂的物流通道"无缝衔接"。

吴成对网易财经透露,就相关物流及运输工程的完善,采购联盟也正在主动对接各方,以期参与其中,提高建设速度。而地炼为自我突围而实施的所有举措,均是对"两桶油"真正参与市场竞争的"倒逼"。

(文中张斌、吴成使用化名)

责任编辑:胡非非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