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661

快鹿系乱局:神开股份股权博弈生变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2016-04-11 06:51:42

网易财经
虞东箭
爆料邮箱:arrowyud@126.com

上海第三方理财公司金鹿财行资金链断裂,让借助相关理财平台玩转"互联网+电影+金融"模式的上海快鹿投资集团资金链大受影响。与"快鹿系"相关的多家上市公司亦出现动荡。其中,A股上市公司神开股份(002278.SZ)不仅股价大跌,股权博弈亦暗流涌动。快鹿集团能控制神开股份,缘于李芳英、顾正等7名自然人累计向快鹿集团子公司业祥投资转让了2937.70万股股份,又把另外6161.84万股股票质押给了业祥投资。但今年3月中下旬,李芳英先是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700万股神开股份流通股,又将质押在业祥投资的701.84万股股票解除质押。接下来,与李芳英一起质押股票的顾正等人今后的持股动向尤为值得关注。而在今年11月5日之前,业祥投资若不能兑现当初的承诺,继续受让上述6161.84万股中的5460万股,届时或将失去神开股份的控股股东地位。

随着电影《叶问3》"票房造假"事件的发酵,今年3月31日,上海理财公司金鹿财行资金链断裂,遭遇投资者追讨本金。而借助金鹿财行等多个理财平台玩转"互联网+电影+金融"模式的上海快鹿投资集团(下称"快鹿集团"),终于被迫现身并站到台前,承诺对相关理财公司产品兜底兑付,并匆匆更换了集团高管和董事局主席。(详见金鹿财行资金链断裂 或引自融游戏连锁反应

受此影响,网易财经发现,与"快鹿系"相关的多家上市公司均出现动荡。

在香港上市的大中华金融(00431.HK)和十方控股(01831. HK),近日股价纷纷暴跌。而由快鹿系操盘的A股上市公司神开股份(002278.SZ),股价在经历了今年2月25日的阶段性高点17.88元/股后,也呈现出波浪式下跌,3月31日收于13.25元/股,并自4月1日起开始停牌自查。

不仅仅是股价大跌,神开股份的股权博弈亦暗流涌动。

快鹿集团之所以能控制神开股份,系因李芳英、顾正等7名自然人累计向其子公司业祥投资转让了2937.70万股股份,又把另外6161.84万股股票质押给了业祥投资。但今年3月中下旬,李芳英先是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了700万股神开股份流通股,又将质押在业祥投资的701.84万股股票解除了质押。

这或许意味着,快鹿系此前给李芳英们的愿景和条件,已经失去了吸引力。

大股东减持并解除股票质押

在今年3月18日李芳英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掉700万股神开股份后,3月22日,神开股份又公告称,李芳英将质押在业祥投资的701.84万股股票解除了质押。

《叶问3》"票房门"事件发生后,深交所数据显示,今年神开股份以大宗交易形式成交了一笔为数700万股、总价8904万元的大宗交易。

按照神开股份3月18日的公告披露,这笔700万股的交易,系因公司股东李芳英减持形成,成交均价为12.72元/股。

据网易财经了解,李芳英系神开股份的个人股东和创始人,目前仍担任公司副董事长一职。

2015年9月,快鹿集团投资的全资子公司上海业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业祥投资"),与包括李芳英在内的7名神开股份股东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

根据协议,业祥投资以13.50元/股的价格,向顾正、王祥伟、袁建新等6名自然人收购1820万股神开股份股票,总金额2.46亿元;以同样的价格,业祥投资又向李芳英收购1117.7047万股神开股份股票,总金额约1.51亿元。这两次收购总计耗资3.97亿元。

上述交易完成后,业祥投资将持有神开股份8.072%的股份。除此以外,顾正、高湘、袁建新、王祥伟和顾冰5人将所持神开股份中合计5460万股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业祥投资行使,占到神开股份总股本的15.004%。在此基础上,业祥投资在神开股份中拥有权益的股份将达到23.076%,成为控股股东。

神开股份股价在经历了今年2月25日的阶段性高点17.88元/股后,开始呈现波浪式下跌,并自4月1日起开始停牌自查。

前述公告同时披露,在相关股权转让变动完成后,业祥投资"将在合适的时机继续受让上述15.004%表决权对应的5460万股"。

除此以外,业祥投资还在2015年9月14日至9月17日,在二级市场以集中竞价方式增持了1820万股神开股份股票,增持均价为10.516元/股,总耗资约1.91亿元,占到上市公司总股本的5.001%。

2015年10月中旬,神开股份的股权转让过户完成。加上二级市场增持部分,业祥投资直接持有神开股份4757.74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13.07%。

尽管如此,业祥投资对神开股份的控股力度仍有待商榷。

公开资料显示,在2015年的股权转让交易前,李芳英等7名自然人共持有1.39亿股神开股份股票,去掉转让给业祥投资的2937.70万股,7人仍合计持有1.1亿股,远高于业祥投资的总计4757.74万股。

2015年11月5日,神开股份公告称,除了顾正等5人按约定将5460万股股票质押给业祥投资外,李芳英也将701.84万股股票质押给了业祥投资。这6名股东合计在业祥投资质押了6161.84万股。其中,除去自然人高湘质押的458.95万股是流通股外,其余5人质押的全是高管锁定股。

而在今年3月18日李芳英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掉700万股神开股份后,3月22日,神开股份又公告称,李芳英将质押在业祥投资的701.84万股股票解除了质押。

账面浮盈难掩资金链问题

尽管目前快鹿系对神开股份的投资尚略有盈利,但业祥投资在二级市场资金链紧绷已是不争的事实。今年2月初,业祥投资曾将4200万股神开股份股票质押给海通证券,用以进行融资。

李芳英在今年3月的一系列行动发生后,曾经作为其一致行动人的顾正、王祥伟、袁建新在神开股份的持股动向尤为引人关注。

如前所述,神开股份2015年11月5日的公告称,顾正等5人将质押的5460万股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业祥投资或其指定的主体行使,但期限是"未来十二个月内"。如果业祥投资接下来未能拿出真金白银买下这5460万股股份的所有权,那么对应的表决权在今年11月5日以后就会过期。届时,业祥投资将失去神开股份的大股东地位。

之前的2015年9月,业祥投资曾以13.50元/股的价格,收购了李芳英、顾正等7名神开股份股东总计2937.7万股股份,总计花费了3.97亿元。当时业祥投资出具了声明,称收购资金来源于其控股股东快鹿集团。

按照上述股权交易的交易价计算,业祥投资若想拿下顾正等5人所持神开股份的前述5460万股股份,则还需通过快鹿集团再拿出7.37亿元资金。

但是,随着《叶问3》"票房造假"遭曝光、金鹿财行近日资金链断裂,快鹿投资依托"互联网+电影+金融"模式开展的自融游戏也陷入危局。而除了金鹿财行之外,据北京商报报道,快鹿集团的关联平台东融在线、趣逗理财、魔环电影均被曝出现理财产品延期兑付问题。

今年4月6日,快鹿集团召开并购重组发布会,宣布收购金鹿财行和当天财富。快鹿集团方面同时在发布会上表示,未来两周将公布50亿元的资产包,作为第一批处置及兑付的资产。

业祥投资在二级市场资金链紧绷,被迫于今年2月初将4200万股神开股份股票质押给海通证券,用以进行融资。

在此背景下,快鹿集团是否还能再拿出7.37亿元资金帮助业祥投资收购顾正等人的5460万股神开股份?

而在此前的4月1日,神开股份公告称,因媒体出现控股股东业祥投资关于公司有关事项的未经核实传闻,故停牌进行核查。

停牌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神开股份收于13.25元/股。而业祥投资以股权转让方式获的2937.7万股股份的入股价为13.50元/股,这一部分股权已经出现了浮亏。

但是凭借着2015年9月14日至9月17日在二级市场以10.516元/股直接买入的1820万股,业祥投资持有4757.74万股的总计花费约5.88亿元,平摊下来成本就降到了12.35元/股。相较于3月31日神开股份的收盘价,目前业祥投资方面仍有约4241.99万元的浮盈,盈利约6.73%。

2015年9月18日,神开股份的股价一度跌至近两年内的最低点9.88元/股。这个价格与之前4天内业祥投资在二级市场的增持均价10.516元/股极为接近,显示出业祥投资对二级市场的投资时机有着较好的把握。

接近快鹿集团的人士向网易财经透露,在二级市场方面,有来自原德隆系的人士为快鹿集团的资本运作出谋划策。

尽管目前快鹿系对神开股份的投资尚略有盈利,但业祥投资在二级市场资金链紧绷已是不争的事实。早在今年2月初,快鹿系众多理财公司兑付危机爆发之前,业祥投资就曾将4200万股神开股份股票质押给海通证券,用以进行融资。是次质押占到其所持4757.74万股股份的88%。

控股权博弈或生变化

李芳英先是减持700万股神开股份流通股,又将质押在业祥投资的701.84万股股票解除质押。这或许意味着,快鹿系给李芳英们的愿景和条件,已经失去了吸引力。

资料显示,神开股份全称是上海神开石油化工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主营石油、天然气钻采专用设备,于2009年8月11日在深交所上市,最初由顾正、李芳英、袁建新和王祥伟4人及其关联人合计持有约50.23%的股份。

然而自限售股解禁起,上述4名一致行动人及其关联人就频繁通过竞价交易和大宗交易减持手中的神开股份股票。

事实上,神开股份的财务报表并不算差。2012年、2013年、2014年,其净利润分别为5150.62万元、5665.02万元、6084.09万元。2015年前三季度净利润达到3420.18万元,长期保持着一定的盈利能力。

但是神开股份今年3月30日公布的一季报显示,受国际油价低位运行等因素影响,今年一季度神开股份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为亏损980万元-1800万元。而2015年同期则是盈利1054万元。

长期从事一级市场投资的仁宜资本合伙人于昊认为,受行业周期的影响,石油产业前景看淡是早有预期的事。神开股份的前述4名大股东决定放手虽然不难理解,但也没有到一定要卖壳的地步。

另一方面,2014年12月神开股份实际控制人和最大个人股东顾正,因为离婚协议将自己所持股票中的2391.36万股分割至前妻高湘名下,顾正仅余3029.22万股,成为轰动一时的天价离婚案。

神开股份主营石油、天然气钻采专用设备,此前一直保持一定的盈利能力。但今年以来,受国际油价低位运行等因素影响,开始亏损。

网易财经统计发现,2015年二级市场走牛,神开股份几名一致控股行动人以及高湘手中的股权曾经屡在高价转让:2015年4月27日,袁建新以13.83元/股的价格,通过大宗交易减持400万股;高湘在2015年第二季度总计减持1768.8万股,其中在5月5日至5月19日通过大宗交易累计减持1250万元,成交价在13.34元/股到13.84元/股。业祥投资给出的13.50元/股收购价,与上述价格相比并没有多大优势。

"快鹿方面在批量受让(神开股份)近3000万股股份背后,或许还包装了置入电影产业等一堆愿景。有这些愿景,结合神开股份的基本面,股价还有巨大的想象空间。"于昊向网易财经表示,"其实顺利的话,(神开股份原股东)这些人剩下的股权,多赚10个亿也不是不可能。"

于昊认为,神开股份原控制人把总计6161.84万股股份质押给业祥投资背后,"可能还有补充协议"。"约定质押5460万股,为什么实际是6161.84万股(增加了李芳英的701.84万股。编者注)?快鹿这边应该给出了一个很好的条件或价格,甚至已经支付了部分定金,吸引了这700多万股的加入。"

于昊的上述分析,截至发稿,网易财经尚未获得神开股份和快鹿集团的证实。

而李芳英在今年3月18日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700万股神开股份流通股,3月22日又将质押在业祥投资的701.84万股股票解除质押。这或许意味着,快鹿系给李芳英们的愿景和条件,已经失去了吸引力。

对于快鹿系通过少量股份和一纸委托书控制一家上市公司的问题,此前媒体也多有讨论。上海证券报的报道中曾提出此举隐患:"倘使业祥投资在受让部分股份之后,与原先的4位实际控制人发生分歧,甚至导致委托协议取消,会造成公司治理的混乱。"

责任编辑:胡非非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栏目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