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655

成都路桥争夺战:达州资本剑指郑渝力"江山"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2016-03-18

网易财经
汪峥
爆料邮箱: wang_zheng@corp.netease.com

2015年8月至今,成都路桥控制权之争愈演愈烈。3月11日,成都路桥召开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进行董事会换届选举。但以近12亿元巨资举牌成都路桥并跃升公司第一大股东的达州地产商李勤,在此次大会上的表决权却被成都路桥否定。对此,深交所于3月14日发函询问成都路桥。但与之相对的,成都路桥于3月16日发布公告称,证监会四川监管局已对李勤下发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认为其在增持成都路桥股份的过程中存在违规行为。网易财经调查发现,李勤举牌成都路桥,背后倚靠的是实力雄厚的达州资本。而通过"零元私有化"成功重组成都路桥,并曾游走于政商两界的郑渝力,虽因谭力受贿案辞任成都路桥董事长并被检察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但仍可"垂帘听政"应对"野蛮人"李勤的凶猛进攻。如此一来,两路“川军”对决,胜负实难预料。

铁门紧闭,警方到场。对于成都市路桥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成都路桥",002628.SZ)而言,3月11日召开的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非同寻常。

因主要议题集中于董事会换届选举,成都路桥的实际控制人、原董事长郑渝力,与成都路桥新晋第一大股东——中迪禾邦集团(下称"中迪禾邦")董事长李勤(持股20.06%)的明争暗战,瞬时升级。

为此,自2015年8月至今,已豪掷11.79亿元进入成都路桥,并意欲问鼎其控制权的李勤,在此次临时股东大会前的3月7日,向成都路桥全体股东公开征集委托投票权,以对郑渝力在2月29日提交的董事会人选等议案进行阻击。

但就在3月11日临时股东大会正式召开前的一个半小时,成都路桥先发制人,由现任董事长周维刚主持董事会会议,投票否决了李勤的表决权。

会后,成都路桥及李勤双方均无公开表态。3月14日,深交所发函成都路桥,对李勤在临时股东大会上不得行驶表决权事宜"高度关注",要求成都路桥自查并报送专项意见,解释该行为的"合法合规性"。

不同于深交所的质疑,3月16日,成都路桥公告称,证监会四川监管局已在本次临时股东大会后,向李勤下发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认为其在增持成都路桥股份的过程中,存在《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下称"《报告书》")提交延迟、缺少财务顾问签章等违规行为。

而在抵御"野蛮人"李勤的过程中,成都路桥似已内外交困。其最新业绩快报显示,因2015年所承接项目多数规模受限,营业利润较2014年下滑达87.12%。

此外,早在2015年2月,郑渝力便因涉嫌行贿,被检查机关批准采取强制措施并辞职。2016年3月,成都路桥涉嫌单位行贿罪一案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成都路桥被证实,自2001年以来的十余年间,先后向曾担任过四川省广安市及绵阳市市委书记、海南省常务副省长的谭力,行贿高达6000余万元。

成都路桥知情人士对网易财经表示,虽然目前自由受限,但"垂帘听政"的郑渝力,和李勤同为扬名四川的"强硬角色",两路"川军"对决,胜负实难预料。

巨资举牌后被拒董事会

成都路桥在3月11日临时股东大会召开前,通过董事会会议,以李勤在成为第一大股东后未及时聘请财务顾问对《报告书》出具核查意见等为由,取消了其表决权。

梳理成都路桥公告,清晰可见李勤与成都路桥的攻防脉络。

自2015年8月开始,李勤通过深交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购入成都路桥股份,至12月29日,持股比例已达须进行信息披露的5%。

而在李勤举牌成都路桥之前,后者便已警惕。

2015年11月17日,成都路桥召开2015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拟对公司章程进行修改。其中最为关键的一项,是将原公司章程中"董事候选人由持有或合并持有公司有表决权股份总数3%以上的股东或董事会提名",修改为"董事候选人由连续 12个月以上持有或合并持有公司有表决权股份总数3%以上的股东或董事会提名"。

如此一来,成都路桥便可长期限制李勤进入董事会。但让成都路桥无奈的是,因高达69.72%的中小投资者投出反对票,导致上述公司章程修改未获通过。

2015年11月,成都路桥曾试图对公司章程进行修改,提高董事候选人条件,但遭到大多数中小投资者反对。

2016年1月4日、1月18日、1月28日以及2月23日,李勤对成都路桥连续举牌,耗资11.79亿元累计购入近1.48亿股股份,最终以20.06%的持股比例,超越持股12.03%的原第一大股东郑渝力,成为新晋第一大股东。

自此,成都路桥开始对李勤进行全面防守。2月23日,成都路桥董事会审议通过,将于3月11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再度强调除了拟修改公司章程外,还将进行董事会换届选举等。

随后的2月29日,由郑渝力控制的成都路桥股东,持有成都路桥7.81%股份的四川省道诚力实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提交了成都路桥新一届董事会提名人选议案。同日,郑渝力亦提交了成都路桥新一届监事会提名人选议案。

针锋相对的李勤,则在3月1日向成都路桥董事会提交临时提案,推荐包括自己在内的6名人选出任新一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

成都路桥与李勤的举动引发深交所关注。从2月23日至3月2日,深交所三次发函成都路桥,问询其临时股东大会及双方临时议案情况。

对此,李勤回复深交所确认,为扩大自己的表决权,或将继续增持成都路桥,并逐渐取得其控制权。同时,李勤针对信息披露问题做出解释道,因时间紧迫,其聘请的财务顾问虽在《报告书》的编制上存在延迟,但早于2月22日,其已向成都路桥提交关于延期披露《报告书》的请示。不过成都路桥未将该请示对外公告。

李勤意欲控制成都路桥的表态,终于刺激成都路桥做出强势反攻,以断绝其进入董事会的可能。

虽然因牵涉谭力受贿案而自由受限,但成都路桥实际控制人郑渝力,仍可"垂帘听政"对抗"野蛮人"李勤的凶猛进攻。

3月7日,成都路桥回复深交所表示,郑渝力提交相关议案的2月29日,恰为公司章程所规定的股东提交临时议案的最后期限,所以李勤于3月1日提交的临时议案逾期。同时,因李勤未推荐公司独立董事人选,若按其临时议案进行换届选举,不符合公司章程规定。

正因如此,李勤不得不在3月7当天,向成都路桥全体股东公开征集委托投票权,以应对成都路桥对其临时议案的拒绝。

然而让李勤始料未及的是,为避免出现前述2015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上的尴尬,成都路桥在3月11日临时股东大会召开前,通过董事会会议,以李勤在成为第一大股东后未及时聘请财务顾问对《报告书》出具核查意见等为由,取消了其表决权。

在3月11日的临时股东大会失利后,李勤暂归沉默。而中迪禾邦内部人士对网易财经透露,虽然其不清楚具体细节,但可以肯定李勤已在谋求应对策略。"砸下近12亿元后,谁都不会善罢甘休。"

背后金主或为达州资本

不管李勤基于何种目的举牌成都路桥,支撑其争夺成都路桥的,或为中迪禾邦及其背后的达州资本。更有成都路桥股东表示,李勤实为达州知名富豪唐铭阳的"马甲之一"。

对于巨资举牌成都路桥,李勤在前述对深交所的答复中表示,认可并看好成都路桥的发展前景。有媒体报道称,李勤实质考虑的是,成都路桥可获得政府PPP项目的资质。

2015年10月,成都路桥中标"旺苍县城至陕西宁强界公路改建工程(一期)PPP项目",中标金额为4.49亿元。2016年3月 4日,成都路桥又公告称,中标"宜宾市南溪区环长江大道PPP项目",中标金额为4.6亿元。

而不管李勤基于何种目的举牌成都路桥,网易财经调查发现,支撑其争夺成都路桥的,或为中迪禾邦及其背后的达州资本。

根据公开信息,以房地产开发为主业的中迪禾邦,由在四川达州起家的李勤于2006年创立。2014年,中迪禾邦的投资总额超过100亿元。2015年,公司总部由达州搬迁至成都,发展势头迅猛。

李勤于2006年在四川达州创立中迪禾邦集团,以房地产开发为主业。公司此后迅猛发展,成为业界一匹"黑马"。

2015年年初,中迪禾邦以23.2亿元高价取得重庆市九龙坡区63.28亩地块,引发业界关注。9月,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主办的房地产高峰论坛上,中迪禾邦成为年度业界"黑马",不但与万科、保利、恒大等知名房企平起平坐,旗下项目更入选年度商业地产项目品牌价值前十榜单。

而就在快速崛起的2014年至2015年,中迪禾邦悄然进行了两次股权变更。

网易财经查阅成都市企业信用信息管理中心数据发现,2014年7月13日,四川省华鑫宏利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华鑫宏利")进入中迪禾邦,占股60%。李勤持股比例则由97%降为38.8%。

2015年8月20日,华鑫宏利退出,中迪禾邦股权变更为:李勤占股33%,郫县贵智实业有限公司(下称"郫县贵智")占股67%。

对于华鑫宏利及郫县贵智两家神秘企业,网易财经进一步核实得知,华鑫宏利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为刘军臣,主要股东为四川浩均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浩均实业",占股97%);郫县贵智股东为自然人邓博文和李世界。

华鑫宏利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刘军臣,曾为浩均实业法人。成立之初,浩均实业股东为自然人刘军臣与宋娇娇。2015年4月,宋娇娇将所持浩均实业股份转给邓博文;11月,李世界接手了刘军臣的股份,浩均实业变更法人为李世界,股东为邓博文和李世界。

由此,郫县贵智及华鑫宏利背后的浩均实业股东重合,邓博文、李世界浮出水面。

成都路桥新晋第一大股东李勤背后金主或为四川达州资本大佬唐铭阳。有成都路桥股东表示,李勤实为唐铭阳的"马甲之一"。

网易财经从达州多家企业负责人处获知,邓博文、李世界及李勤同为达州富商。但查阅当地网络论坛及新闻报道,却鲜有邓博文和李世界的相关信息。然而,浩均实业在2016年3月1日再次进行股权变更的记录,则使得上述复杂关系渐趋明晰。

3月1日,自然人宋俞江出资9000万元获得浩均实业90%的股权,取代李世界成为公司法人及执行董事。据网易财经了解,宋俞江在达州较为出名,其在四川的关联公司多达7家。此外,据财新网报道,浩均实业曾经的股东宋娇娇,为达州资本界大佬唐铭阳之妻,而宋俞江与唐铭阳又为亲戚关系。

唐铭阳在达州知名度极高。据成都达州商会网信息,曾以5.3亿元收购四川大路煤矿的唐铭阳,旗下企业自2000年以来,每年向国家缴纳税收均在2000万元以上。财新网报道称,唐铭阳及其密切关系人举牌上市公司的部分资金,或来源于某商业银行成都分行的质押贷款。

至此,李勤与郑渝力的对抗背后,达州资本开始隐现。更有成都路桥股东对网易财经表示,李勤实为唐铭阳的"马甲之一"。

"老姜"郑渝力的应战

虽然后来东窗事发,但在与谭力交往的过程中,郑渝力已为成都路桥积累了深厚的人脉资源。而这,也是郑渝力在李勤的强势攻击下,至今仍对成都路桥保持控制权的重要原因之一。

由于3月11日成都路桥临时股东大会后李勤方面的联系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关于李勤与达州资本错综复杂的关系,网易财经未能获得对方回应。而在财新网此前的报道中,李勤对此进行了否认。

不过,即便来势凶猛的李勤可能有"高人"指路,但若想击败郑渝力控制成都路桥,并不简单。前述成都路桥知情人士对网易财经分析道,成都路桥所涉罪名为"单位行贿罪",法院最终判决并不会将其实际控制人郑渝力的个人前途彻底断送。尤其是郑渝力曾游走于政商两届,拥有广泛的人脉资源。

如此一来,该知情人士称,郑渝力应战李勤的态度,将更为激烈。毕竟,成都路桥是"老姜"郑渝力"费尽心机打下的江山"。

面对李勤及其背后达州资本的步步紧逼,通过"零元私有化"成功重组成都路桥的郑渝力,绝不会将自己辛苦打下的"江山"拱手相让。

成都路桥原属成都市交通局于1988年设立的国企——成都市路桥工程公司。1997年,时任成都市公路工程处处长的郑渝力成为该公司负责人。

1999年,在成都市相关部门主导下,成都市路桥工程公司启动国有资产重组。成都路桥相关公告显示,当时成都市路桥工程公司改制所遵循的,正是郑渝力主导制定的一份名为"成都市公路工程处(成都市路桥工程公司)整体改组为股份合作企业"的实施方案。

2011年成都路桥上市前,一些媒体曾对上述改制方案的具体内容进行披露。梳理当时报道可见,当时成都市路桥工程公司净资产为270万元,所有土地出让金为230万元。而在改制方案中,职工安置费及离退休人员社会保险费则分别需要344万元和91.3万元。此外,郑渝力在成都市路桥工程公司的国资处置意见中,统计出"住房基金赤字"达238万元。

根据以上数据计算,成都市路桥工程公司的全部产权转让价格为-173.3万元。

因此,成都市国有资产管理局以零元的价格,将成都市路桥工程公司转让于成都市公路工程处。2000年,"零元私有化"的成都路桥实现净利润2284.32万元,郑渝力正式"弃官从商"。2011年11月,成都路桥上市。

上市之后,成都路桥首先将目标瞄准四川省内,因此郑渝力方与曾为广安市及绵阳市市委书记的谭力结识。

通过结识在四川广安、绵阳等地主政过的高官谭力,郑渝力为成都路桥积累了深厚的人脉资源。

在2016年3月成都路桥涉嫌单位行贿罪一案庭审前,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曾在1月审理谭力受贿案,检查机关指控谭力在2001年至2014年间共受贿8625万元,为成都路桥等10家企业"提供帮助"。这样算来,成都路桥6000余万元的行贿额,在谭力受贿款中占比高达70%。

成都路桥涉及谭力受贿案的工程之一为"绵江快速通道"。曾参建该项目的某工程负责人对网易财经表示,虽然后来东窗事发,但在与谭力交往的过程中,郑渝力已为成都路桥积累了深厚的人脉资源。而这,也是郑渝力在李勤的强势攻击下,至今仍对成都路桥保持控制权的重要原因之一。

对此,曾任职成都路桥独立董事的西南财经大学经济信息工程学院院长霍伟东对网易财经强调,在诸多"潜规则"下,民营企业和企业家均"不易"。

"不易"的郑渝力,未来又将如何应对李勤及其背后达州资本的银弹攻势?

责任编辑:胡非非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