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651

青海春天生死劫:虫草"寡头"的明暗运作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网易财经
汪峥
爆料邮箱: wang_zheng@corp.netease.com  2016-3-7

自2015年6月上市至今,以"极草"品牌系列产品在虫草行业独大的青海春天(600381.SH),一直备受质疑。2016年1月,青海春天因控股子公司春天药用未获得《药品生产许可证》新证换发而停牌。2月,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消费提示,强调虫草纯粉片产品砷含量超标并存在服用危险。双重压力下,青海春天在强势回应监管部门的问询后,为春天药用争取到了3个月的《药品生产许可证》延期时间。网易财经独家获悉,对于此次换证危机,青海春天实则早有预料,并试图通过改迁春天药用注册地址、借道三普药业等方式,多方布局应对。而在业内人士看来,借助青海地方政府扶持起家并借壳贤成矿业上市,为占领市场不惜重金营销、剑指同行,似乎都足以彰显青海春天的"特立独行"。

作为冬虫夏草行业唯一A股上市公司,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青海春天",600381.SH),曾在2011年至2014年创下3年业绩猛增30倍的"神话"。

2016年1月30日,青海春天发布2015年业绩同比预增348%的公告,欲再次续写"神话"。然而仅隔一天,股票却紧急停牌。

2月1日晚,青海春天公告停牌缘由,其控股子公司——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下称"春天药用")的《药品生产许可证》在2015年12月31日到期后,一直未获青海省食药监局新证换发。正因如此,证监会青海监管局在2月1日向青海春天发出通知,要求其停牌核查。

而春天药用所研发的虫草纯粉片,即广为人知的"极草"品牌系列产品,正是青海春天的盈收来源。

不仅未获新证导致股票停牌,雪上加霜的是,2月4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关于冬虫夏草类产品的消费提示》(下称"《提示》"),强调虫草粉及纯粉片砷含量超标,长期服用存在"较高风险"。2月5日,上交所就《提示》对青海春天进行监管问询。

双重压力下,青海春天强势反击。

2月5日,青海春天回复上交所,称作为"唯一具备合法生产、销售"虫草纯粉片的企业,其产品的砷摄入量符合国际标准,服用安全。2月15日,青海春天发布董事会决议公告,直言国家食药监总局对虫草行业及公司声誉造成损害,并提请公布《提示》中所涉的研判依据。

至2月19日青海春天再度公告时,外界方知晓,就在《提示》发布1天后的2月6日,青海省食药监局已同意延续青海药用的《药品生产许可证》有效期至2016年3月31日。

相关法律人士对网易财经表示,因缺乏国家法律依据,延期《药品生产许可证》并非"常态"。但诚如青海某虫草企业负责人所言,自借壳上市到独大虫草行业,青海春天一直都很特立独行。

依靠政府扶持借壳上市

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常务副会长赵锦文表示,因虫草行业牵涉青海近60万农牧民的主要经济来源,且相比于同为虫草产区的西藏,青海所获的国家补助较少,所以当地有关部门对知名虫草企业的大力扶持情有可原。

2015年6月12日,青海贤成矿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贤成矿业")正式变更证劵简称为"青海春天",后者借壳上市尘埃落定。

2015年6月,青海春天借壳贤成矿业上市,成为虫草第一股。

自2010年上市后,贤成矿业一直飘摇欲坠,难以为继。2013年8月,贤成矿业实际控制人黄优贤因涉嫌集资诈骗被立案侦查,涉及债务金额达160亿元。此后,黄优贤避居香港,贤成矿业则于2013年年底启动资产重组。

在贤成矿业进入资产重组程序的2013年,青海春天董事长张雪峰,以医药研究咨询之名,在青海成立西藏荣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西藏荣恩"),注册资金5亿元。

西藏荣恩成立后,随即向青海春天增资3.5亿元。青海春天知情人士对网易财经透露,3.5亿元增资中的3亿元,实为张雪峰所持虫草粉碎及制备等专利作价。这一点,在2014年9月青海春天所公告的春天药用内部控制鉴证报告中得以体现——3亿元被定义为"专利权"。

2014年6月,贤成矿业出资人权益调整方案实施完毕,其总股本由16.01亿股缩减至1.99亿股。其间,青海省国资委独资组建的青海省国有资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青海国投")成为贤成矿业第一大股东,持股11.5%。

2014年9月,贤成矿业公告重组进展,拟出售全部经营性资产,以每股8.01元价格非公开发行4.89亿股,购买西藏荣恩等7方青海春天股东所持的99.8%股份。10月,该方案获得青海省国资委批复同意。

几经调整后,2015年3月,青海国投退而成为贤成矿业第四大股东,仅持股2.16%。西藏荣恩则跃升为贤成矿业第一大股东,持股50.04%。6月4日,贤成矿业变更公司名称为青海春天。

前述青海春天知情人士评价道,在青海春天借壳上市过程中,青海省国资委与青海春天可谓"紧密合作"。

赵锦文则对网易财经分析道,因虫草行业牵涉青海近60万农牧民的主要经济来源,且相比于同为虫草产区的西藏,青海所获的国家补助较少,所以当地有关部门对知名虫草企业的大力扶持情有可原。

如赵锦文所言,除了青海省国资委,青海食药监局更是在青海春天借壳上市前,多次为其"正名"。

网易财经梳理公开信息发现,2010年12月7日,国家质检总局发布《关于冬虫夏草不得作为普通食品原料的通知》。当天,青海省食药监局发布《青海省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炮制规范》,将虫草纯粉片纳入中药饮片范畴。

2012年6月,国家食药监总局下发《关于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炮制规范有关问题的通知》,认定虫草纯粉片非中药饮片,并要求青海省食药监局修正错误。青海省食药监局于2014年7月发布《关于冬虫夏草纯粉片相关事宜的通知》,将虫草纯粉片定义为"青海省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产品"。其销售方式,则以滋补保健类中药材为参照。

而在国家部委和地方部门的博弈中,青海春天则在全国范围内,借机构建起庞大的营销网络。

重金营销不忘阻击友商

在业内人士看来,青海春天独大虫草加工产品市场的过程并不能让人信服,其一直在对致力于"原生态"的虫草原草厂商进行打击。青海索南才让藏谷百草有限公司创始人索南才让直言,在资本运作及与政府合作上,青海春天为虫草行业的"榜样";但其为占领市场而进行的营销策略,却在同行中树敌过多。

公开数据显示,青海春天的净利润,从2011年的1159.61万元,增长至2014年的3.66亿元。对应的,是其巨额的广告投入。2011年至2014上半年,分别为6555.98万元、1.5亿元、3.6亿元及1.7亿元。

青海春天自称为虫草纯粉片领域唯一合法生产及销售企业,所以其产品营销的关键,在于强调虫草纯粉片形式服用的功效。据青海春天数据,纯粉片产品比虫草原草"至少多7倍精华溶出",而其"100% 纯粉无添加剂压片",可通过唾液,使部分虫草精华"直接进入血液循环"。

青海春天自称为虫草纯粉片领域唯一合法生产及销售企业,产品营销强调虫草纯粉片形式服用的功效。

在青海春天的宣传攻势下,"极草"品牌系列产品可谓价值不菲。其官网显示,一瓶45片量的"极草5X冬虫夏草纯粉片—双层片"的售价为1.69万元。而据南方医药研究所统计数据,2011 年至 2013 年,青海春天在虫草加工产品中的市场占有率约50%,为行业第一。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青海春天独大虫草加工产品市场的过程并不能让人信服,其一直在对致力于"原生态"的虫草原草厂商进行打击。青海索南才让藏谷百草有限公司创始人索南才让对网易财经直言,在资本运作及与政府合作上,青海春天为虫草行业的"榜样";但其为占领市场而进行的营销策略,却在同行中树敌过多。

挂牌新三板的青海知名虫草企业——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三江源冬虫夏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三江源"。股票简称"冬虫夏草",代码831898)董事长扎西才吉,便曾因产品质量问题与青海春天正面交锋。

扎西才吉认为,"极草"品牌营销中的多数软文,均将虫草原草"一棒子打死",称其为"脏草"。而青海春天董事长张雪峰亦曾公开声称,青海省年产100吨的冬虫夏草中,只有青海春天所收购的3吨虫草为优质,其它虫草则存在重金属及细菌超标等问题。

青海春天在营销中对其他虫草原草厂商的打击,使得其在同行中树敌过多。

三江源与青海春天的论争在2014年升级。为此,当时已88岁高龄的"国医大师"、国家中药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金世元,在出席相关论坛时呼吁虫草企业尊重虫草"道地"。

对此,索南才让表示,虫草的"道地",关键在于原草的取材。诸如野生于青海玉树、西藏那曲地区,在海拔4500米以上的高山采集,均是虫草功效的保证。但据索南才让透露,青海春天的产品原料,主要来源于当地市场收购。而当地市场的虫草质量实际上鱼龙混杂。

更有要求匿名的虫草厂商对网易财经表示,青海春天对于虫草质量的把控,并非如其广告宣传般严苛。而因"极草"系列产品为虫草纯粉片,所以若将优劣质虫草混合打粉,其利润空间更为突出。

针对同行的质疑,青海春天方面答复网易财经称,因虫草至今仍无法实现人工培育,因此所有虫草经营企业的原料收购来源均相同。而青海春天作为一块"金品牌",在虫草收购的过程中,通过本部收购(牧民将虫草送至公司收购部,经质检入库)和异地收购(成立收购小组赴产区进行收购)两种模式,已形成"健全有效的采购管理制度和质量标准"。

《钱江晚报》记者曾实地探访春天药用位于青海土族互助自治县的生产基地。报道称其基地四周均被钢筋围墙及铁丝网"围得严严实实",而基地内员工均签署保密协议,对于虫草原料从进厂到磨粉压制,均不得向外界透露。

而面对国家有关部门的质疑,以及竞争对手的批评,营销高调而生产神秘的青海春天,其实也一直在为可能出现的危机做多方准备。

借道三普药业再续"神话"?

国家食药监总局的信息显示,2016年1月1日,三普药业已获得《药品生产许可证》新证换发,有效期至2020年12月31日。如此一来,即便最终不能获得春天药用新《药品生产许可证》的换发,青海春天仍可通过三浦药业,维持"极草"系列产品的生产及销售,延续业绩"神话"。

如前所述,因缺乏法律依据,在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出《提示》后,春天药用获得青海省食药监局对其《药品生产许可证》的延期许可并非"常态"。

网易财经独家获悉,2015年春天药用《药品生产许可证》到期时,青海春天已经预料到,在国家食药监总局的压力下,青海省食药监局对春天药用的新证换发存在变数。为此,青海春天与青海省互助县政府达成共识,计划将春天药用的注册地址由西宁市改迁至互助县。

青海春天曾与互助县政府达成共识,计划将春天药用的注册地址由西宁市改迁至互助县。

关于迁址,青海春天方面并未明确回复网易财经的核实请求。不过在互助县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网易财经发现,该县政府当年的主要工作任务之一,为"促成春天药业注册地址改迁互助",并"全力支持春天药业上市"。

网易财经了解到,因与互助县相关的上市企业仅有青海春天、青青稞酒及金圆水泥三家,而如前所述,青海春天借壳贤成矿业上市事宜,全面完成于2015年。据此可知,上述互助县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的两处"春天药业",分别为春天药用和青海春天。

相关法律人士对网易财经分析道,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等法规,持证企业若在《药品生产许可证》到期时未及时获得当地食药监管部门的新证换发,将被要求停产。但在此期间,持证企业若存在搬迁、改址等特殊情况,则可由地方食药监管部门出面,帮助申请延期。

除了计划改迁春天药用的注册地址以使得《药品许可证》获得延期,青海春天还希望借道三普药业有限公司(下称"三普药业"),直接"获得"《药品许可证》。

三普药业原属蒋锡培所控制的A股上市公司智慧能源(600869.SH),为青海省最大的中藏药生产基地。2015年11月17日,三普药业进行了股东及法人变更。工商信息显示,变更后,三普药业的法人及股东,分别为张雪峰及西藏荣恩。

2015年6月,智慧能源曾与昆明钰心医药并购投资中心(下称"钰心医药")达成合作并签订框架协议,转让三普药业100%股权。钰心医药实际控制人,为知名药品零售连锁企业云南鸿翔一心堂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一心堂",002727.SZ)董事长阮鸿献。

然而2015年10月22日,智慧能源却突然发布中止与钰心医药合作的公告,原因是"双方关于完成框架收购协议中的收购交易事项协商不一致"。而此前一天,智慧能源已与西藏荣恩签署三普药业100%股权转让协议,转让价格为3.2亿元。

对此,前述青海春天知情人士称,张雪峰能从阮鸿献手中"要来"三普药业,可谓"不简单"。而可查信息显示,早于2011年,一心堂便曾与青海春天洽谈过"极草"系列产品的销售合作。2015年1月,"极草"系列产品正式入驻一心堂昆明门店。

网易财经查阅国家食药监总局的信息发现,2016年1月1日,三普药业已获得《药品生产许可证》新证换发,有效期至2020年12月31日。如此一来,即便最终不能获得春天药用新《药品生产许可证》的换发,青海春天仍可通过三浦药业,维持"极草"系列产品的生产及销售,延续业绩"神话"。

或许正如赵锦文所言,青海春天只是借力青海有关部门起家,与当地虫草协会等业内机构以及青藏各虫草企业并无关系。在虫草市场,青海春天格外"独立"。

责任编辑:胡非非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