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745

共享单车从疯狂到沉寂 部分工厂因订单惨淡停工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2017-09-18 02:27:27

网易财经
郭瑞超 李兆元
爆料邮箱:guoruichao@corp.netease.com

今年6月以来,全国多地陆续推出的"禁投令",给狂热的共享单车行业兜头浇了一盆冷水。多位业内人士告诉网易财经,突如其来的禁投令,加上环保整治,让上游供应链产能锐减了一半。在"自行车第一镇"天津市王庆坨镇,已有厂商被拖欠数十万元货款,更有工厂因订单惨淡、环保不过关而停工。禁投令加速了整个共享单车行业进入"下半场",也让行业上下游企业的洗牌潮提前到来,未来将有一批技术不够、资金不足的企业被淘汰出去。行业洗牌之际,上下游企业都需要在下半场重新找准自己的定位。尤其是在资本停止烧钱之后,如何盈利,成为摆在企业面前的最重要问题。

"我看不透共享单车的真正需求是什么,现在的投放有多少是合理有效的,哪些运营是正常的,还是仅仅是资本之间的竞争。"日前,在某大型自行车制造商从业多年的一位资深人士对网易财经表示。

2016年下半年至2017年上半年,共享单车行业经历了迅猛的爆发期,这股热潮带动了上游供应商的集体疯狂。然而,随着市场竞争的变化和政府监管的收紧,狂欢之下的一众自行车工厂被浇了一盆冷水。多位行业人士告诉网易财经,今年6月以来,全国多地陆续推出的"禁投令",让上游供应链产能锐减了一半。

在"自行车第一镇"天津市王庆坨镇,已有厂商被拖欠数十万元货款,更有工厂因订单惨淡、环保不过关而停工。

自行车业内人士认为,突如其来的禁投令,加速了整个共享单车行业进入"下半场",也让行业上下游企业的洗牌提前到来,未来将有一批技术不够、资金不足的企业被淘汰出去。

行业洗牌之际,上下游企业都需要在下半场重新找准自己的定位。特别是在资本停止烧钱之后,如何盈利,成为摆在企业面前的最重要问题。

"自行车第一镇"辉煌过后冷清

王庆坨镇的自行车厂商店面均鲜有人问津,镇上的一些自行车零部件工厂已经停工。业内人士表示,很多工厂停产是为了配合环保整治,不过,共享单车订单数量的大幅减少,亦是部分工厂停工的一个重要原因。

G112京环线是连接天津市区与王庆坨镇的主要干路,在王庆坨镇区,这条公路两旁遍布着数十家自行车厂商店面。在自行车业内,王庆坨镇有"自行车第一镇"之誉。

"现在没有什么共享单车的订单了,不过你需要什么样子的可以订做,价格从一百多到几百多的都有。"9月8日下午,面对网易财经"现在共享单车的生意如何、是否可以订做共享单车"的询问,天津市斯特自行车有限公司门店的一名工作人员如是回答。

网易财经在当地走访发现,这些自行车厂商的店面均鲜有人问津,而镇上的一些自行车零部件工厂已经停工。

天津富士达集团共享单车项目经理艾志坚对网易财经表示,很多工厂停产是为了配合环保整治,现在环保查得很严,甚至动用了无人机。不过,共享单车订单数量的大幅减少,亦是部分工厂停工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一点,得到了数位业内人士的证实。

据媒体报道,今年6月以来,悟空单车、3Vbike和町町单车三家共享单车平台相继倒闭,作为其中两家自行车的生产商,位于王庆坨镇的迈卡拉雷自行车厂也受到牵连,损失了几十万元。

不仅是王庆坨镇,在距离王庆坨镇不远处的河北省廊坊市,一家小型自行车厂商负责人王辉(化名)告诉网易财经:"今年年初,最多的时候每天会接待4、5家企业过来洽谈共享单车的(订单),现在半个月里能接到一个电话就是不错的了。"

更要命的是,共享单车一来,让自行车企业原有的主业也受到了很大影响。"去年以来,我们厂主营的山地车业务受到的影响几乎达60%,行业内估计也差不多。"王辉说,因为共享单车的兴起,原本工厂主营的山地车业务受到了很大冲击。

此外,一味地承接共享单车订单,对于这些小厂商来说仅是一时的生意。王辉举例:"有的工厂一次接到5万台的共享单车订单,并为此停掉了其他正常的订单,全力生产共享单车。但是到最后可能只做了3万台,而其他的客户也已经找到了新的厂家,这对于厂商来说可能会得不偿失。"

共享单车的兴起,给原本沉寂的王庆坨镇带来了一夜繁荣,爆发的订单量,让大小厂商"雨露均沾",很多原本要死的工厂奇迹般复活了。可以说,王庆坨镇是自行车行业从垂暮到疯狂的缩影。然而今年6月以来,全国多地陆续推出的"禁投令",给疯狂向前的共享单车行业踩了一脚急刹车。

"禁投令+环保整治"致订单腰斩

天津富士达集团产销本部协理娄国法称,今年6月整个富士达集团ofo的订单量约为120万台,由于机械锁要改为智能锁,7月15日开始停产了一个多月,到8月20日恢复生产,9月份的订单数量只有60万台。

根据交通运输部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全国共有共享单车运营企业将近70家,共享单车累积投放量超过1600万量。由于空间限制及乱停放等违规现象,目前包括北上广深在内的12个城市已相继叫停共享单车新增投放。

禁投令直接影响了上游生产厂商的订单来源。

以全球最大的自行车制造商之一天津富士达集团为例。富士达一直以制造电动车和自行车为人所熟知,但共享单车的出现改变了企业的这一生产格局,曾经以外销出口为主的富士达,订单越来越多地被共享单车所占据。

据富士达产销本部协理娄国法介绍,今年2月开始,富士达在天津静海的工厂增加了11条流水线,每天有1万台共享单车下线,以满足共享单车供不应求的订单需求。静海工厂主要的订单来自ofo和hellobike两家共享单车平台,大约占据富士达订单量的1/5。

但形势很快急转而下。娄国法称,今年6月整个富士达集团ofo的订单量约为120万台,由于机械锁要改为智能锁,7月15日开始停产了一个多月,到8月20日恢复生产,9月份的订单数量只有60万台。

天津市科林自行车有限公司也在为共享单车平台ofo提供整车生产,在其销售部负责人看来,禁投令之后,ofo的订单数量有所减少,"去年9月到今年5月份是行业的高峰期,当时两个月的产量能达到上百万辆,而现在ofo在我们厂的订单数量为几十万辆。"该负责人认为,由于环保整治,上游零部件供应不足也是订单缩减的一个因素。

天津市飞鸽自行车有限公司负责质量的副总马龙也对网易财经表示,今年下半年以来,ofo的订单数量在一定程度上有所缩减,年初的时候月订单有40多万台,现在20多万台。不过马龙认为这与ofo的投放策略有关系,"原来ofo是以量为主,现在希望把质量提升上去。"

ofo拦腰截断的订单数目,从侧面反映出共享单车上游供应链产能收缩的趋势。对于共享单车战场上的变化,处于自行车生产上游的大型企业似乎并不感到焦虑,相反,真正首当其冲的是中小型企业,例如王庆坨镇上的小型车厂。

"禁投令来了之后,上游供应链至少有一半的产能收缩。大概从7月份开始,一是ofo突然间产量收缩,收缩之后所有大的车厂订单量有所下降,小车厂就一刀切没有了;二是今年抓环保力度非常大,王庆坨的小厂商没有环保设备,排放标准不达标,很多都被迫关门,工人也放假回家了。"娄国法说。

此外,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指出,那些订单份额过于依赖共享单车的中型厂商也受到很大冲击。"例如以前飞鸽的年产量总共有120万台,共享单车占到他们产量的3/4。其次原来ofo的订单量很大,它多接的订单会抛给小企业代工,现在订单量收缩之后只够维持自己的产能,所以受影响最大的还是小企业。"

马龙否认了飞鸽将共享单车订单抛给小企业代工的说法,"把订单分销给小厂商,质量没有办法得到保证。"据了解,飞鸽现在的年产量达400万台左右,共享单车占据了其中的90%。

不过,马龙强调,现在的确是对小厂商的洗牌,它们工厂规模小,品质比较差,如果接到大量订单,供应链连不起来的话,合同没办法续签,单一零部件的产品结款账期存在问题,没办法合作,而接不到共享单车的订单,内销又受到冲击,只能选择关门。

行业倒闭潮即将到来

在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律师杨兆全看来,禁止投放车辆会使得用户慢慢远离小的平台,这些平台以后的运营和融资都会遇到困难,"肯定会有一大批或者绝大多数小公司处于倒闭状态"。

共享单车行业的迅速爆发、持续的烧钱扩张,带来了产业链的重塑及大量订单。但如今,市场变化与政策收紧下,无论是上游厂商还是相关平台都面临新一轮的迷茫。行业洗牌之际,上下游企业都需要在"下半场"重新找准自己的定位。

"其实共享单车从开始投放到现在,各个城市都在做管控,有管控它才会良性发展。"娄国法认为,共享单车在城市发展中是起促进作用的,每个城市投放到一定量之后都会喊停,未来各家车企都要估算每个月在每个城市投放的车辆数。

"禁投令就像买汽车摇号一样,是一种调控。"在娄国法看来,这种管控对于生产厂家来说是个积极的信号,因为这意味着他们会有源源不断的订单量。"如果这项活动国家认可它能够健康发展的话,未来一年全国至少有500万台的预估投放量。"他估算道。

业内人士认为,在行业发展前期,大量共享单车企业鱼龙混杂,野蛮生长,目前共享单车的壁垒主要依靠规模效应,而禁投令和未来押金监管细则的出台,将有助于行业的优胜劣汰。

突如其来的禁投令,加速了整个行业进入下半场的进程,也让行业上下游企业的洗牌提前到来。"它会将一波技术不够、资金链不足的车企淘汰出去。政府第一步喊停,第二步就要跟所有的车企来讲游戏规则,让他们拿出城市运营方案,这意味着后期的运营维护费会很高。"娄国法说。

艾志坚也对网易财经表示,随着共享单车的退热,行业会进入平稳有序的发展阶段。届时自行车企业的配套成本和企业运营成本都会有一定程度的降低,由此会增加企业的利润。

过去一年来,共享单车的故事,从行业的野蛮生长讲到如今摩拜、ofo成为行业巨头,在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律师杨兆全看来,禁止投放车辆会使得用户慢慢远离小的平台,这些平台以后的运营和融资都会遇到困难,"肯定会有一大批或者绝大多数小公司处于倒闭状态"。

资本停止烧钱后如何盈利?

小蓝单车COO胡宇沸认为,未来共享单车的变现途径有很多,除了通过广告和车费获取收益外,小蓝还将与海外企业或者景区成立合资公司,通过提供车辆获取应收,另外也会通过承接部分车辆订单等实现盈利。

如今,摆在其他共享单车平台面前的一大难题是:该怎么继续抢占市场?如何从两个巨头之间突出重围?

对此,有的行业玩家希望能够从二三线城市入手占领市场,有的则希望通过改善骑行体验增强用户粘度。

哈罗单车从一开始就选择了绕开一线城市,进军二三线市场,走"农村包围城市"之路。哈罗单车COO韩美认为,共享单车上半场已经结束了,一线城市的投放量呈现出饱和的趋势,但是在二三线市场仍旧大有可为。据她透露,哈罗单车在有些小城市的运营指标要优于大城市,此外,和当地政府独家合作进行智慧交通建设也是哈罗单车未来的方向之一。

不过此前小蓝单车COO胡宇沸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二三线城市不会是主战场,因此他们选择进军一线,与摩拜、ofo正面肉搏。

前述科林自行车销售部负责人也对网易财经表达了同样的观点,"我们在实地考察中发现,类似三线城市和县城地区,依据当地居民的消费水平,骑行需求并未像一线城市如此旺盛。"他认为,行业未来的方向是在一二线城市的精细化运作。

另外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在于共享单车究竟该如何盈利。共享单车快速发展主要依靠资本投资,未来市场一旦遇冷,资本停止烧钱,就很容易出现触碰资金池红线的情况。

目前,共享单车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单车单次使用费用,不过摩拜和ofo开始免费模式,想用价格战"逼死"对手。为了在这轮市场竞争中不掉队,很多玩家竞相跟上。

"这就是恶性竞争,虽然你融到很多钱,但是这个生意需要大量的投入,如果一直免费,那这个生意模式肯定是赚不了钱。"一位要求匿名的共享单车平台负责人认为,排除恶性竞争,这个生意是好做的,光靠骑行收入以及数据的商业化,是可以赚钱的。对于单车企业来讲,低成本、高效运营就意味着盈利空间。"

胡宇沸则认为,未来共享单车的变现途径有很多,除了通过广告和车费获取收益外,小蓝还将与海外企业或者景区成立合资公司,通过提供车辆获取应收,另外也会通过承接部分车辆订单等实现盈利。

在天风证券看来,双寡头、多个小公司的竞争局面短期难以打破,行业内部的激烈竞争使得各家公司议价能力极弱,成为最大的盈利障碍。

对于共享单车来说,如何在重资产模式与轻资产模式之间找准平衡点,摸索出合理的盈利模式,仍需要一定的时间。

责任编辑:胡非非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栏目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