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739

易到危局:欠款10余亿 恐被乐视拿来偿债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2017-06-08 16:26:23

网易财经
张艳 郭瑞超
爆料邮箱:gzzhangyan@corp.netease.com

原本承诺于今年5月彻底解决司机提现问题的易到再次食言,还债期限被推迟到了6月29日。结果如何,唯有时间来验证。在易到5月31日再次向司机做出承诺的同时,亦放出了"融资落地"的利好。最新的消息是,平安集团被指有意入股易到,前提是做大股东。对此,平安官方回应网易财经"不予置评",而不止一位平安内部人士认为这应该是"假消息"。知情人士透露,易到目前债务缠身,直接拖欠司机车费达4亿元,同时还拖欠供应商、员工工资、社保公积金及房租等,累计欠款10余亿元。多位分析人士认为,以目前的处境,易到融资将非常困难。此外,易到还被曝用于乐视"债转股",以偿还乐视手机供应商的欠款,不过这一提议遭到供应商拒绝。而包括乐视在内的易到各股东,对此或不予正面回应,或表示不知情。

深陷资金危机、被迫收缩战线的乐视,似已无暇再顾及旗下子公司的生死。易到便是其中一个典型。

未能在5月完成司机提现的易到,再遭司机集体上门追债。易到则于5月31日晚紧急发布声明,称将在6月29日全面开放线上提现。而与此前承诺5月彻底解决提现问题的"套路"一样,这一次,易到又释放了"融资顺利"的消息。

在易到放出"融资已落地"的利好后,6月7日,传来平安集团有意入股易到的消息。对此,平安官方回应网易财经"不予置评",而不止一位平安内部人士认为"假消息"的可能性较大。

网易财经从一位接近易到的知情人士和多位行业分析人士处获悉,实际上易到融资非常困难。更有手机供应商向网易财经透露,乐视欲拿易到股份抵债遭到拒绝,目前双方仍在僵持中。

"易到的结局可能是被乐视卖掉。"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网易财经指出。

被曝给乐视供应商"债转股"

关于乐视拖欠的债务,乐视手机供应商负责人陈辉透露,乐视不仅分文未还,反倒抛来一个"债转股"方案,"他们说易到已经拿到网约车牌照,提议把债务全部转成易到股份。"这一方案当即遭到拒绝,双方目前仍在僵持。

"(乐视)是逼迫,要求我们公司的债务全部转成易到的股份,明确说没钱付款,逼我们签订城下之盟,否则只能继续拖下去。"来自上海的乐视手机供应商负责人陈辉(化名),日前向网易财经指责乐视的行为。

自2016年年底乐视爆发资金链危机以来,讨债的供应商队伍几乎成了北京乐视大厦楼下的一道独特风景,网易财经正是在今年4月20日走访现场时认识了陈辉。彼时,陈辉称自己半年来多番赴京讨债未果,乐视方面总是不断承诺付款期限,却又一再食言。

网易财经日前向陈辉了解其与乐视的债务进展,他透露,乐视不仅分文未还,反倒抛来一个"债转股"方案,"他们说易到已经拿到网约车牌照,提议把债务全部转成易到股份。"这一方案当即被陈辉拒绝,双方目前仍在僵持。

无独有偶,中国手机联盟秘书长王艳辉向网易财经证实,深圳也有一家手机芯片供应商接到乐视"债转股易到"的提议,同样予以拒绝。不过,王艳辉未透露这家供应商名称。

值得一提的是,乐视在供应商"债转股"的操作上已有成功先例,仁宝、信利电子等乐视的大债主,已在今年年初成为乐视致新的股东。虽然名义上是"以现金入股",但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向网易财经证实,性质实际上就是"债转股"。

此次究竟有多少家供应商被乐视提议"债转股"易到?是否有供应商已经接受了这一方案?目前这一切还是未知数。除前述两家供应商外,网易财经还辗转联系上了豪声电子、舜宇光学和慧博云通三家供应商,他们或对"债转股"一事予以否认,或表示不知情,或拒绝回应。

蹊跷的是,在回应网易财经关于"债转股"的疑问时,乐视手机的运营公司——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视移动"),和易到的口径差异较大。

乐视移动并未正面回应此事,而是称"乐视将从各方的基本利益出发,本着各方认可的宗旨,寻求能够让各方认可、利于继续健康经营的解决方案。因为涉及经营策略,具体详情不便透露";而易到则明确表示"这个说法不属实,从常理上讲也不存在可能性"。

关于"债转股",网易财经还向易到的其它股东进行了问询。携程方面表示"不予置评",易到创始人周航拒绝回应,易到的另一位创始人、小股东杨芸表示不知情,知道了也不会同意,"这种做法对易到的其它包括携程在内的股东是巨大的伤害,我觉得正常逻辑上乐视不应该会做这样的事儿。"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对网易财经表示,如果易到是有限责任公司,那么乐视采用"债转股"的做法,将对其它股东权利造成侵害,"应在抵债之前征询其它股东是否有优先购买的意愿。""若股价过低,小股东可提出异议。"另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亦指出。

不过,尽管仍是易到的小股东,但杨芸向网易财经坦言,乐视已经对其封锁了所有关于易到的消息。

4月20日晚,杨芸与另外两位易到创始人周航、汤鹏联合发布从乐视离职的声明,这距离2015年10月20日乐视宣布入股易到70%股份刚好16个月。易到创始人团队集体出走的同时,还曝出了乐视挪用易到13亿资金的惊人内幕,而这正是引爆易到资金问题的导火索。

累计欠款超过10亿

易到的资金问题有多严重?一位接近易到的知情人士向网易财经透露,"目前易到直接拖欠司机车费达4亿元,同时还拖欠供应商、员工工资、社保公积金及房租等,累计欠款10余亿元。"

今年5月31日,本是易到承诺彻底解决司机提现问题的最后期限,但司机们辛苦钱落袋为安的愿望在这一天再次落空,他们中不少人前往易到位于北京市中国技术交易大厦的办公地"讨说法"。

网易财经当日在现场目击了讨债一幕。由于室内空间有限,乐视所在的大厦第18、19层的走廊都被前来提现的司机占据。他们中大多数人都并非首次光顾,而是早已办理过线下提现手续,却迟迟未到账的司机。

易到当晚紧急发布声明,称"将于2017年6月29日全面开放线上提现。届时,易到全国范围内的注册司机均可通过易到APP完成提现"。

这已不是易到第一次就提现问题向司机做出承诺。4月21日,易到董事长何毅曾表示,"易到的融资取得突破性进展,而外界所关心的司机提现问题也将在5月得到彻底解决"。然而时间给出了答案。

尽管5月31日晚易到对外解释称,提现延期是"因融资现在还处于落地阶段",但这并未能安抚住司机,6月1日的情况愈演愈烈。据媒体报道,当时现场仍然挤满了讨债的司机,并且发生了过激行为,"十多辆警车停在楼下,几十名警察来来回回在附近巡视"。

6月6日,网易财经再次来到易到公司,尽管当日下雨,但仍有司机络绎不绝地前来办理提现,只是现场秩序已经恢复正常。

易到的资金问题有多严重?一位接近易到的知情人士向网易财经透露,"目前易到直接拖欠司机车费达4亿元,同时还拖欠供应商、员工工资、社保公积金及房租等,累计欠款10余亿元。"

这位知情人士还称,易到已拖欠员工绩效工资长达半年之久,"很多员工都是拿着最低的基本工资,等待绩效工资发放,才一直没有离职。"网易财经就此向几位易到员工求证,均遭拒绝。

对于上述知情人士描述的债务状况,一位易到内部人士并不认可。其指出,易到的债务规模远低于10亿,连一半都不到。此外,亦未拖欠社保、公积金和房租,特别是房租,是需要提前支付的。

作为首家网约车企业,曾经一路高歌猛进的易到,为何会掉入资金泥淖,沦落至如今之境地?易到创始人、前总裁周航直指罪魁祸首是乐视。在意识到易到资金问题已无法遮掩后,周航于4月17日曝出问题根源是乐视挪用了易到13亿资金。

事情的原委是,2016年11月,乐视控股以乐视大厦为抵押物,以易到为主体,获得了南京银行的一笔14亿元委托贷款,其中1亿元用于易到,另外13亿元用于乐视汽车生态。彼时,乐视控股易到刚满一年。

对于如何让易到摆脱困境,杨芸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一针见血地指出:"只要乐视把13亿元还了,易到非常健康。"然而,如今乐视自身难保,在这种情况下,引入外部融资,便成了易到解决资金问题的关键。

融资真相扑朔迷离

6月7日传出近年来频频跨界的平安集团有意入股易到,借机杀入出行市场以拓展自身版图,不过给出的条件是要做大股东。对此,平安集团官方回应网易财经称"不予置评"。而不止一位平安内部人士直指这是"假消息"。

"易到严重缺钱,孙宏斌控制下的乐视体系不会给它钱,贾跃亭控制下的乐视体系没有多余的钱,所以只能对外融资,不仅可以解燃眉之急,说不定还能卖出价来。"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网易财经分析。

与此前多次发声时的"套路"一样,易到5月31日晚的官方声明,再一次释放了融资利好,"公司正有序推进融资事宜,目前已处于落地阶段,相关具体情况将择期予以公布"。往前追溯,5月8日,易到宣布获得网约车牌照,称"在融资方面将取得突破性进展"。

然而,对于此次易到宣称融资已落地,一位知情人士向网易财经直言,真相是"没戏",称乐视的控股股东身份是易到融资的最大阻碍。而杨芸也曾透露,有投资人想入股易到,但前提是乐视退出。

"在目前网约车行业小于10家公司的竞争格局中,易到处于不利地位,司机提现困难、乘客打车贵打车难、用户体验差,口碑和品牌都在下滑,导致投资者对易到的投资热情不高。"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指出。

关注出行行业的易观汽车分析师张旭则向网易财经指出,行业因素也是投资人热情不高的主要原因,"去年出台的网约车政策对市场空间做出了很大限制,直接影响到了企业的融资,投资机构对于网约车行业的投资会变得非常谨慎。"

沈萌更是直言易到独立生存的空间不大,"因为网约车市场格局已定,易到即使有钱也不会翻盘。"他认为即便易到真的融资成功,也是为了卖掉,至于接盘者,行业内企业或者投资机构都有可能。

关于易到融资的最新消息是,6月7日传出近年来频频跨界的平安集团有意入股易到,借机杀入出行市场以拓展自身版图,不过给出的条件是要做大股东。网易财经向平安集团官方求证这一消息,对方回应称"不予置评"。而不止一位平安内部人士直指这是"假消息"。

事实上,在易到近两年来各种融资利好迭出的背后,是其止步于2015年10月D轮融资乐视入股的尴尬状况。此前,2010年5月创立的易到,天使轮获得徐小平真格基金投资;2011年8月A轮融资,获晨兴创投、美国高通风险投资公司千万美金;2013年4月B轮融资,晨兴创投、美国高通、宽带资本投入2000万美金;同年12月,C轮融资由携程和DCM领投,总金额近6000万美金。在D轮融资前的2015年6月,携程又追加了1亿美金,累计投资额达1.53亿美元。

在易到2015年10月的D轮融资中,乐视先以现金增资入股,再收其他投资人(除携程)的全部股份以及创始人团队的部分股份,将持股比例扩大到70%,一举夺下易到控制权,累计花费7亿美元。由此,易到形成了"乐视+管理层(包括创始人)+携程"的三大股东结构,也为日后乐视挪用易到13亿资金、创始人团队集体出走的故事埋下了伏笔。

而今,与竞争对手相比,易到已被远远甩开。今年上半年,网约车行业老大滴滴出行获55亿美元融资,成为估值超500亿美元的巨型独角兽;同梯队的竞争对手神州优车挂牌新三板完成非公开发行,估值超400亿元。而当时易到在D轮的估值不过10亿美元。

麻烦缠身的易到,未来能走出困境吗?

责任编辑:胡非非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