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729

乐视深度饥渴 "最穷CEO"贾跃亭找钱忙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2016-12-27 15:05:46

网易财经
张艳 实习生梁耀丹
爆料邮箱:gzzhangyan@corp.netease.com

资金问题正成为悬在乐视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自11月6日贾跃亭发布内部信,承认乐视资金链出现问题之后,因缺钱而引发的项目停工、供应商追债、裁员、股价跳水等负面消息接踵而至。为了挣脱泥淖,乐视开始多方融资,公司中高层近期被曝四处求援,已经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尽管贾跃亭、梁军等乐视高层不断在公开场合释放融资成功的消息,但基本集中在运营电视业务的乐视致新上,而真正烧钱的汽车等板块的融资并非易事。此前虽有贾跃亭一帮长江商学院校友"出资"的佳话流传,但首期3亿美元资金是否已到账目前不得而知。接近乐视股东的金融人士称,股东们目前正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既无法抽身而出,又不愿意继续投入资金。分析认为,乐视的窟窿不是任何股东能够补上的,只能寄望于贾跃亭及其团队去解决。而乐视或正在开发一款名为"乐e贷"的供应链金融产品,以缓解其与供应商之间的欠款矛盾。

因欠费风波原本于12月26日要被切断英超转播信号的乐视体育,当日虚惊一场,被获准继续转播赛事。条件是12月28日之前必须交清拖欠版权方新英体育的3000万美元版权费。

拖欠版权费不过是乐视债务缠身的一个缩影。事实上,资金问题已成为悬在乐视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自11月6日贾跃亭发布内部信,承认烧钱太快导致乐视资金链出问题后,缺钱引发的项目停工、供应商追债、裁员、股价跳水等负面消息接踵而至。

自曝"全家八口挤在不到200平米房子里"的贾跃亭自嘲是全世界最穷的CEO,而乐视更因缺钱而深度饥渴。近期有媒体曝出乐视在发动中高层四处筹措资金,一位活跃在投资圈的人士向网易财经证实了这一点,称已于11月初拒绝了乐视一位副总提出的融资请求。

尽管贾跃亭、梁军等乐视高层不断在公开场合释放融资成功的消息,但基本集中在乐视致新(运营电视业务)这个业务板块上,而真正烧钱的汽车等业务板块的融资并非易事。此前虽有贾跃亭一帮长江商学院校友"出资"的佳话流传,但有分析认为,从投资主体纷纷从企业变成个人的细节可以推测,这笔投资可能受到了企业的其它股东反对。长商校友发起的首期3亿美元融资原计划12月中旬到账,但截至目前,乐视方面并未就资金是否到位明确表态。

一位接近乐视股东的金融人士告诉网易财经,股东们目前正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既无法抽身而出,又不愿意继续投入资金。他形容乐视如今就像一个掉进深洞里的人,拉他"担心可能连自己也掉进去"。

这位人士认为,乐视的窟窿不是任何股东能够补上的,只能寄希望于贾跃亭和他的团队去解决问题。网易财经独家获悉,乐视或正在开发一款名为"乐e贷"的供应链金融产品,采用应收账款质押借款模式,帮助上下游供应商获得融资,借此缓解与供应商因欠款产生的矛盾。

"有钱都想要"

"他拿来了多个融资计划,我当时并不清楚乐视出现什么问题,但这位副总给我一种非常迫切、有钱都想要的感觉。"贾明回忆,"当时还有其他朋友在场,但他坐下来后并不是先了解其他人是谁,而是告诉别人需要钱,请大家都帮忙张罗点。"

贾明(化名)是投资圈的活跃人士,11月初接到乐视某位副总的频繁邀约后,于一场活动中与对方见面洽谈融资事宜。

"他拿来了多个融资计划,我当时并不清楚乐视出现什么问题,但这位副总给我一种非常迫切、有钱都想要的感觉。"贾明向网易财经回忆,"当时还有其他朋友在场,但他坐下来后并不是先了解其他人是谁,而是告诉别人需要钱,请大家都帮忙张罗点。"

在贾明看来,这位乐视副总"饥不择食"的表现"非常不专业",他甚至直言"第一感觉就是他在害乐视"。这也是他婉拒对方投资乐视的主要原因。

贾明接触的这位疯狂找钱的乐视副总并非孤例。12月8日,《南方都市报》爆出乐视已发动中高层四处筹措资金,同时寻求合作机会。但该说法未得到乐视方面确证。

网易财经了解到,在前述乐视副总提供的多份融资推介材料中,有一份《乐视致新债权投资建议书》(下称"《建议书》")。乐视致新系乐视控股旗下上市公司乐视网(300104)的子公司,是乐视电视业务板块的运营主体。

12月6日股价跳水7.85%后,乐视网宣布停牌,原因是"拟披露重大事项"。次日便有媒体爆出乐视致新拟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贾跃亭在12月11日亦确认乐视致新正在进行新一轮融资。

《建议书》中财务数据显示,乐视致新2016年电视销量640万台,收入176亿元,亏损10亿元。2017至2019年的目标分别是:销量930万台、1300万台和1700万台;收入259亿元、372亿元和530亿元;利润-8亿元、2亿元和26亿元。

乐视致新总裁梁军12月20日向媒体透露,乐视致新的融资已经开始到账,投前估值超300亿元。《建议书》内容显示,按P/S为2.2计算,乐视致新2016年估值为387亿元,未来三年的估值预测是570亿元、818亿元和1166亿元。

家电行业资深观察家刘步尘向网易财经分析指出:"乐视致新承担着乐视七大子生态率先扭亏为盈的先锋角色,对于重建投资者信心至关重要。但乐视彩电盈利能力明显被夸大,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明显被淡化,投资者对此应保持清醒头脑。"

"中国好同学"帮忙了吗

乐视方面日前表示,"融资都不是一次性付清,正按照流程和规定在走"。至于首期3亿美元是否到账,则"太细节了,未听说过"。而作为此次长商同学的"带头大哥",海澜集团董事长周建平则称资金早已募集完毕。

自乐视陷入资金危局后,其融资消息一直引发市场强烈关注。在非上市业务板块中,将乐视拖入资金泥潭的"罪魁祸首"乐视汽车却最先迎来"救兵"——来自贾跃亭长江商学院同学的投资。而在这段"中国好同学"的佳话背后,也不乏质疑声,有长商校友向网易财经直言"校友作秀,看看就好"。

11月15日,乐视宣布乐视汽车获得贾跃亭在长江商学院多位同学的6亿美元投资,海澜集团、宜华集团、恒兴集团、敏华控股、绿叶集团和鱼跃集团等企业名列投资榜单。而今,一个多月过去了,原计划12月中旬前支付的首期3亿美元融资是否到账?

乐视方面日前对网易财经表示,"融资都不是一次性付清,正按照流程和规定在走"。至于首期3亿美元是否到账,则"太细节了,未听说过"。而作为此次长商同学的"带头大哥",海澜集团董事长周建平则对网易财经称,资金早已募集完毕。

不过周建平并不愿过多谈及此事,反问网易财经:"都投了那么久了,还谈有什么意思?怎么现在还来问这个问题?"至于此次投资究竟是海澜集团公司行为还是周建平个人行为,周建平称"这是我的个人秘密"。

回顾一个月前的融资发布会,周建平代表投资方回答"投资方以企业为主还是个人为主"的问题时,称是"企业为主"。次日,便传来绿叶集团和敏华控股发布的并非企业投资,而系董事长个人投资的澄清公告。

网易财经日前再次向宜华集团求证,得到的答复是"集团没有这方面的投资"。至于是否是董事长刘绍喜的个人投资行为,对方称并不知情。

关于乐视汽车,一个最新的消息是,网易财经从浙江德清国土局了解到,乐视于12月9日为超级汽车项目拍下的土地,已于上周缴清了2.79亿元的土地款。至于这笔土地款是否是由贾跃亭的长商同学提供,目前不得而知。

另一方面,在饱受"欠款、停工"质疑的美国法拉第未来(FF)项目上,乐视不久前宣布,计划在2017年1月3日举办的国际冬季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CES)上发布"史上首款互联网生态电动车"产品。但就在新车冲刺的关键时刻,有媒体爆出FF失去两位高管。乐视的美国汽车工厂欠款问题是否已解决?网易财经同样未能从乐视和FF方面获得回复。

独立汽车咨询顾问张翔向网易财经分析指出:"乐视现在情况很不看好,以前发布的计划都没有落地。尽管签订了初步的投资意向,但按照正常的投资流程,进行项目可行性分析的结果可能会被'枪毙'。"

至于投资主体由企业转变成个人的原因,张翔认为,"大企业都是由多位股东投资,(针对乐视的投资)可能无法通过董事会投票通过,因此只能由少数董事长凭借同学关系和江湖义气,通过投资获取乐视股份,(但这样)风险也很大。"

融资"盛况"迷雾重重

新入局者身份尚未揭晓,老股东们则进退两难。一位接近多位乐视股东的金融人士称,目前老股东们既无法抽身而出,又不愿意继续投入资金。他如此形容乐视的融资现状:"如果一个人掉在洞口,很多人愿意拉他一把出来。可问题是这人离洞口很远,担心拉他的话可能连自己也掉进去。"

除了乐视汽车,在上市公司业务的融资上,停牌后的乐视主动向媒体放出"香港财团"、"互联网IT巨头"和"政府资本"伺机入股的三种消息。贾跃亭也不断在微博、公开场合更新融资消息,营造出乐视的融资"盛况"。但盛况背后却是迷雾重重。

11月13日,贾跃亭发布一条"粮草先行"的微博,备注所在地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暗示乐视在香港融资。

12月7日乐视网停牌后,乐视主动向媒体透露"市场最为可信的一个传言是有香港财团入股乐视网,估值千亿",还提到贾跃亭微博所备注的地点是"恒基集团和相关金融管理局的总部所在地,聚集了瑞银集团、美国道富银行、法国巴黎银行等全球金融机构"。

此外,乐视还借10月份霍英东集团主席霍震霆到访乐视体育一事,来说明乐视网与香港资本方面的密切联系。但网易财经向霍英东集团求证是否有投资乐视的相关计划时,有关人士称,"霍震霆先生一直支持体育事业发展,但目前香港方面没有类似消息。"

除了香港财团,乐视还提出"引入高度相关的国内互联网IT巨头"和"效仿重庆产业基金,引入政府资本"两种可能性。值得一提的是,在日前举办的中国企业家年会上,山西省副省长王一新向贾跃亭抛出橄榄枝,邀其在山西申办一家互联网银行。

乐视网的最新公告称,"正在筹划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及其他资本方式引入战略投资者,已聘请了财务顾问等中介机构开展尽职调查工作,筹备相关所需文件,公司目前也在与战略投资方进行进一步的商讨和沟通"。

新入局者身份尚未揭晓,老股东们则进退两难。一位接近多位乐视股东的金融人士告诉网易财经,目前老股东们既无法抽身而出,又不愿意继续投入资金。他如此形容乐视的融资现状:"如果一个人掉在洞口,很多人愿意拉他一把出来。可问题是这人离洞口很远,担心拉他的话可能连自己也掉进去。"

早在乐视资金问题暴露之初,乐视网第二大股东鑫根资本曾站出来支持乐视。但在12月20日面对媒体专访时,鑫根资本合伙人曾强态度似有转变:"如果贾跃亭不转变观念,以目前的现金流和仍然需要大钱的汽车生态,乐视资金链还会出现问题。"

前述金融人士表示,"乐视的窟窿不是任何股东能够补上的,只能寄希望于贾跃亭和他的团队去解决问题。"

自救“新招”难言乐观

"对于(乐e贷)这款产品的资金出处我感到好奇。虽然看似不同的供应商拿到资金,风险是分散的,但乐视是供应链中的核心企业,是风险的核心,资金穿透后实际上也是借给乐视的,在全世界都知道乐视拖欠供应商资金的时候,又有哪家金融机构敢借钱给它?收都来不及。"一位供应链金融人士指出。

乐视或已在努力自救。网易财经独家获悉,乐视可能正在开发一款名为"乐e贷"的供应链金融产品,以缓解自己与供应商之间的资金问题矛盾。不过,乐视金融有关人士对此予以否认,称信贷中心并无乐e贷这款产品。

网易财经获得的乐e贷的产品介绍显示,这是一款面向乐视生态供应商企业,采取供应链金融的常见模式之一——应收账款质押模式的融资产品。由供应商、乐视致新和乐视保理公司形成三方协议,第一还款来源为乐视致新,第二还款来源才是供应商,而乐视控股提供担保,作为第三还款来源。

一位供应链金融资深人士告诉网易财经,乐e贷的初衷,或是为了缓解乐视支付供应商大笔欠款的资金压力。通俗来说,供应商可凭借乐视的应付账款凭证申请贷款,解决因乐视拖欠款引发的资金周转问题。

此前在乐视爆发资金危机后,一波接一波的供应商前往北京乐视大厦举横幅讨债,成为乐视最激烈的外部矛盾,也是亟待化解的危机。伴随着供应商停止合作、诉诸法律等消息传开的,是乐视拖欠上百亿货款的传闻。当然,乐视对此进行了否认。

"对于(乐e贷)这款产品的资金出处我感到好奇。虽然看似不同的供应商拿到资金,风险是分散的,但乐视是供应链中的核心企业,是风险的核心,资金穿透后实际上也是借给乐视的,在全世界都知道乐视拖欠供应商资金的时候,又有哪家金融机构敢借钱给它?收都来不及。"上述供应链金融人士指出,"或许可以尝试在乐视金融平台上筹集资金"。

乐视金融是乐视控股互联网金融板块业务的运营主体,是乐视七个子生态之一。由于有互联网小贷牌照,乐视金融主要从事供应链金融、消费金融、小微金融、汽车金融等信贷业务。

然而,在乐视金融平台融资,是否有自我担保的合规风险?上述金融人士称,可以通过不同的主体从法律上去划清界限,目前行业不乏此类平台。值得一提的是,早在乐视金融遭遇"自融"质疑时,乐视方面便表示,为乐视产业链上下游的供应商提供资金服务,正是乐视金融的本质功能。

回溯乐视资金危机引发的生态危局,投资银行家王世渝对网易财经表示,从组织创新和产业变革的角度来理解,对贾跃亭是要投赞成票的。但团队建设、融资结构、供应链管理招招见血,一条解决不好必然满盘皆输。而且由于特殊生态关系的打造,不允许失败,一个环节失败,整个生态就坏了;一个生态出了问题,其他生态难以保全。

责任编辑:胡非非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