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666

上海家化新成绩不及格 平安系兑现诺言需并购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2016-04-22 10:54:51

网易财经
陈姿羊
爆料邮箱: gzchenziyang@corp.netease.com

上海家化(600315.SH)近日发布的2015年年报数据显示,2015年上市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8.46亿元,同比增长9.58%,6年来第一次营收增速低于两位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8.18亿元,同比下降6.38%,为扣除非净利润10年来的首次下滑。这份由谢文坚为首的平安系管理团队完全执掌上海家化后交出的新成绩,被指不及格。平安系击败葛文耀执掌上海家化后,对企业进行了大刀阔斧地改革,包括暂停部分品牌的市场投入、出售"现金牛"天江药业股权等。而在"做增量"、"做新品牌"方面,财力雄厚又擅长资本运作的平安系不可避免会选择并购。今年4月14日,上海家化控股股东家化集团就与英国婴童产品制造商Mayborn Group关于股权收购事宜进行了洽谈。这印证了之前谢文坚的说法,"上海家化一直在寻求外延式增长机会,在2018年实现营收120亿元的计划中,有20亿将通过并购实现"。

在经历了长达3年的内斗之后,上海家化(600315.SH)近日交出了以董事长谢文坚为首的新管理层完全掌权后的2015年年报。不过,这份新成绩单稍显难看。

年报显示,2015年上海家化实现营业收入58.46亿元,同比增长9.58%,6年来第一次营收增速低于两位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8.18亿元,同比下降6.38%,为扣除非净利润10年来的首次下滑。

这意味着,上海家化若要实现谢文坚刚上任时豪言的"2018年实现营收120亿元"的目标,接下来3年每年都要达到27%以上的营收增速。

对于上海家化的2015年业绩,此前在内斗中败北的上海家化原董事长葛文耀,在个人微博上直言 "(上海)家化原有的业务被严重破坏,内生性成长已不可能"。

而在年报披露后,上海家化还收到上交所的相关审核问询函。4月8日,上海家化回复上交所,称"影响公司业绩的主要原因主要有宏观经济状况、居民消费增速、行业发展情况等"。

上海家化的2015年年报,一度被外界解读为"预警信号"——"平安系"控制下的上海家化,日子并不好过。

2011年11月,在"掌门人"葛文耀力主下,平安系间接控股上海家化。但好景不长,由于理念冲突,葛文耀团队与平安系矛盾频发,双方开始了长达近3年的轰轰烈烈的内斗。最终平安系胜出。

此后,代表凶猛资本的平安系,不仅要适应上海家化的实业文化,更需淡化葛文耀给企业留下的深刻烙印。而上海家化最新的这份成绩单表明,平安系依然任重道远。

新团队成绩单差强人意

作为新管理团队完全掌权后的第一年,撇开因处置资产带来的净利润上涨,上海家化2015年的业绩差强人意,距2014年6月谢文坚的愿景亦存在不小差距。

年报数据显示,上海家化2015年实现营业收入58.46亿元,同比增长9.58%,比过去5年的营收平均增长率下降近5%;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2.1亿元,同比上涨146.12%。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8.18亿元,同比下降6.38%。

这是上海家化6年来第一次营收增速低于两位数,也是10年来首次出现扣非净利润下滑。

上海家化净利润的上涨,得益于2015年对江阴天江药业有限公司(下称"天江药业")股权的出售。当年,上海家化将其所持天江药业全部23.8%股权转让给中国中药(00570.HK),收益17.35亿元,从而增加净利润14.73亿元。

网易财经发现,2015年上海家化存货的账面余额为6.96亿元,比2014年同期的5.37亿元增长近30%。日化产品的库存量同比则增加了35.17%。与此同时,上海家化的化妆品、个人护理用品和家居护理用品等业务的毛利率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上海、江苏、广东等主要地区的销售毛利也出现同比下滑。

"这可能是管理层对市场判断失误造成的," 某外资日化企业华中区销售人士向网易财经分析道,"预期销量与实际销量不吻合,就会导致库存增多,库存过高会最终反映到终端售价上,产品销售价格会下降。同时为了处理库存销售费用也会上涨。"

2015年年报显示,上海家化6年来第一次营收增速低于两位数,也是10年来首次出现扣非净利润下滑。

而上海家化方面回复网易财经时则表示,2015年公司个人护理用品取得了不错的增长,但此类产品的毛利率略低于其他品类的产品,从而导致公司整体毛利率下滑。而对于应收账款和库存问题,公司已组织专人跟进、管理,经营风险可控。

2015年,上海家化的主要品牌,定位于中高端护肤品的"佰草集"的市场份额也出现下降。根据中怡康市场研究公司数据,2015年佰草集的市场份额为2.8%,同比下降0.2%。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5年年报中,上海家化并未分品牌列示营业收入、营业成本和毛利。对此,上海家化解释称,相关数据属于公司核心机密,披露后将使公司陷于竞争不利的地位。

作为新管理团队完全掌权后的第一年,撇开因处置资产带来的净利润上涨,上海家化2015年的业绩差强人意,距2014年6月谢文坚的愿景亦存在不小差距。彼时,谢文坚提出上海家化在2018年实现销售收入120亿元的战略目标。

对于上海家化2015年的尴尬业绩,葛文耀在其微博上表示:"应收款、库存大幅上升,经营性现金流大幅减少,说明塞货严重,塞货造成的坏账坏货会严重影响今后几年的业绩,因为化妆品是有效的产品。"

葛文耀婉拒了网易财经对其关于上海家化业绩的提问,但他表示"(上海)家化的情况会越来越明朗"。

而葛文耀旧部、前上海家化总经理王茁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轻言一声"随它去吧"。

平安系或谋求更多控制权

即便此次平安系谋求更多股权的计划落空,上海家化实际上也早已步入"平安时代"。除了谢文坚,上海家化现任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中,还有4人有平安系背景。

虽然2015年业绩差强人意,但在年报披露之前,谢文坚曾向媒体强调"挑战很多但(2018年)120亿的营收目标还没有变"。

谢文坚的自信,或许来自于其背后的平安系的野心。刚入主上海家化时,外界一度盛传平安系有可能会在2015年后出售上海家化股权。但现在看来,事实与传闻大相径庭。

今年4月14日,上海家化发布澄清公告称,上海家化控股股东上海家化(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家化集团"),正在就收购英国婴童产品制造商Mayborn Group的股权事宜进行洽谈。有观点认为,如果家化集团收购Mayborn Group成功,未来或将把这部分资产注入上海家化,平安系或将因此获得更多上海家化股权。

在此次收购之前,2015年11月1日,上海家化发布了一份要约收购股权报告,称平安系旗下上海太富祥尔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下称"太富祥尔"),向除家化集团及同为平安系旗下的上海惠盛以外的上海家化股东发出部分收购要约。要约收购股份数量为2.089亿股,占上海家化总股本的31%,价格为40元/股,所需最高资金为83.58亿元。

在业内人士看来,以谢文坚为首的平安系管理团队完全掌权上海家化后交出的新成绩单并不合格。

此前,平安系通过家化集团和上海惠盛持有上海家化27.87%股份,若上述要约收购成功,平安系对上海家化的持股比例将上升至58.87%。

但上海家化股东对平安系的要约收购并不买账——至2015年12月3日要约收购有效期满,太富祥尔仅收购了上海家化1022.6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52%。

不过,即便此次平安系谋求更多股权的计划落空,上海家化实际上也早已步入"平安时代"。除了谢文坚,上海家化现任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中,还有4人有平安系背景。

而告别葛文耀的上海家化,也越来越像平安系想要的样子。2014年年初,上任不久的谢文坚就请来贝恩咨询,帮助上海家化进行经营战略及品牌架构方面的调整,并将上海家化重新定位为"综合性日化企业"。而此前葛文耀则多次表示,希望将上海家化打造成时尚品牌集团。

平安系主导下的上海家化已与葛文耀时期的规划相去甚远,这或许是葛文耀最初未曾预料到的。

谢文坚的上述举动受到王茁的抨击:"将战略思考进行外包,尤其是彻底向一家国际咨询公司外包的做法已经改变了上海家化思维和文化的基础,使得公司的战略从森林一般的有机生长变成了盆栽艺术的嫁接雕琢。"

经过谢文坚大刀阔斧地改革后,上海家化宣布将在佰草集、六神、美加净、高夫和启初5大品牌集中投入。而在2012年7月家化品牌调整战略时,葛文耀的设计原本是:打造起六神、佰草集和美加净3大超级品牌,培育双妹、高夫、玉泽、启初、恒妍、家安和茶颜7大细分品牌体系。

平安系治下的上海家化暂停了双妹、玉泽、恒妍等品牌的市场投入。其中高端护肤品牌双妹一度被葛文耀寄予打造上海家化时尚服务产业的厚望,甚至请来蒋介石曾孙蒋友柏担任设计师。

与此同时,当初由葛文耀操刀收购,被称之为"现金牛"的天江药业股权,也于2015年被出售。对此,上海家化称是为了"更好地聚焦日化主业"。

后葛文耀时代的资本运作

2015年12月16日,谢文坚公开表示,"上海家化2018年实现营收120亿元的计划中,有20亿将通过并购实现"。对于财力雄厚的平安系来说,这或许是其最擅长的方式。

毫无疑问,平安系主导下的上海家化已与葛文耀时期的规划相去甚远。这或许是葛文耀最初未曾预料到的。

2011年11月,在葛文耀的力主下,筹划改制多年的上海家化控股股东家化集团迎来了新东家——中国平安下属公司上海平浦投资有限公司。然而,强调控制权的葛文耀在排斥同行而引入财务投资者的过程中,也为自己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作为上海家化"教父"级人物,葛文耀带领公司管理层一步步将上海家化做大,并培育了上海家化浓厚的企业家文化。而作为资本运作的老手,平安系擅长的资本文化必然与葛文耀团队的管理理念相冲突。

随后,轰轰烈烈的上海家化内斗纠纷开始,葛文耀及其一手提拔的上海家化管理层相继去职。2013年11月,由平安系推荐的强生医疗中国区原董事长谢文坚当选上海家化新任董事长。

"谢文坚的到来,给上海家化带来的是新管理视野和思维方式。但这两年上海家化内部管理耗费了谢文坚很多精力。虽然他也在谈新家化、谈品牌战略衍生,但实际上还是在吃老本。"日化专家、广东精实营销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冯建军告诉网易财经。不过冯同时表示,相对于刚上任时,谢文坚现在的状态越来越好。

上海家化2018年的营收,部分需通过并购实现。对于财力雄厚的平安系来说,这或许是其最擅长的方式。

除了内部管理问题,上海家化还有一个隐忧亟待解决。自2011年11月,上海家化开始代理销售日本日化企业花王的部分产品。上海家化方面透露,2012至2015年,其每年代理花王业务的营收占公司全部营收的8%-25%。而这项为上海家化营收增速贡献巨大的业务,将于今年年底合同到期,花王方面已明确表示不再续约。

葛文耀在上海家化留下的深刻烙印,也需要平安一步步淡化与突破。此前上海家化培育了三款拳头产品即六神、美加净和佰草集。冯建军表示,在上海家化现有品牌中,用货最大的是六神,最赚钱的是佰草集,但"这两个品牌如何做增量,在这两个品牌外如何做新品牌",是上海家化新管理团队面临的问题。

不过,背靠平安系这棵大树的上海家化已经开始行动。如前所述,今年4月14日,家化集团与英国Mayborn Group公司就股权收购事宜进行了洽谈。这印证了之前上海家化的资本运作思路。

2015年12月16日,在上海家化产生新董事会的第二天,继续担任董事长的谢文坚公开表示,"上海家化一直在寻求外延式增长机会,在2018年实现营收120亿元的计划中,有20亿将通过并购实现"。 对于财力雄厚的平安系来说,这或许是其最擅长的方式。

责任编辑:胡非非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