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648

甘肃首富阙文彬被查 恒康系激进扩张屡遭问询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网易财经
陈姿羊
爆料邮箱: gzchenziyang@corp.netease.com  2016-2-26

2016年2月1日,甘肃首富阙文彬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被证监会立案稽查,其控制的恒康医疗(002219.SZ)也因公司信息披露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被立案稽查。阙文彬控制的恒康系目前拥有恒康医疗和西部资源两大上市平台,同时还是ST生化的(000403.SZ)的第二大股东。虽然行事低调,但阙文彬的资本运作风格却颇为激进。自2013年以来,恒康医疗先后收购了十余家地方医院,却多次因涉嫌违规操作受到监管部门问询;西部资源则主业几经变更,仅2015年便先后4次推出关于转型的重大事项,但均未能使业绩获得明显提升。在扩张过程中,为了补充流动资金,阙文彬旗下上市公司几次推出定增计划,阙文彬本人也频繁将手中股票进行质押式回购。

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公众眼中却低调、神秘的甘肃首富阙文彬,正处于风口浪尖。

2016年2月2日,阙文彬旗下上市公司恒康医疗(002219.SZ)和西部资源(600139.SH)双双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阙文彬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正被证监会立案稽查。

阙文彬被立案稽查或许有迹可循。1月22日,恒康医疗宣布拟以1.239亿元收购崇州二医院有限公司(下称"崇州二院")70%股权,并已向交易对方支付诚意金1.1亿元。2月1日,深交所就恒康医疗提前支付诚意金等问题发来问询函。这是阙文彬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的同一天。

虽然行事低调,阙文彬的资本运作风格却颇为激进。恒康医疗自2013年宣布介入医疗领域以来,在各地跑马圈地,先后收购了十余家地方医院。西部资源则主业几经变更,仅2015年便先后4次推出关于转型的重大事项。但网易财经发现,在一路高歌猛进中,恒康医疗数次遭到监管部门问询,西部资源的业绩则一直差强人意。

现年53岁的阙文彬,自创办四川恒康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四川恒康")以来,不仅顺利将恒康医疗运作上市,由其控制的四川恒康还成功接盘了此前被多个资本操控过的西部资源,并一度参与到了炼石有色(000697.SZ)的重组中。目前四川恒康还持有ST生化(000403.SZ)6.91%股权,为第二大股东。

但当"恒康系"规模渐显并急速扩张之时,阙文彬却辞去了旗下所有上市公司的职务,选择隐于幕后。而此次被证监会立案稽查,这位甘肃首富或许无法再保持低调了。

恒康医疗屡因收购被问询

"恒康医疗算是认真在做转型,它一系列的收购动作都是依托医疗服务展开的。但步子迈得比较大、急于扩张,一些收购在细节上可能欠考虑。"一位外资医药公司华南区销售经理分析。

根据前述2月2日的公告,除了阙文彬,恒康医疗也因公司信息披露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被立案稽查。而同日西部资源发布的公告,则仅表示阙文彬被立案稽查。也就是说,此次事件或是涉及恒康医疗。

"不同于立案调查,立案稽查基本上是轻微的违法违规行为,立案主体是证监会。"联讯证券资深投资顾问吴新婷向网易财经解释道。

就在被立案稽查同一天,恒康医疗还收到了深交所的重组问询函。2015年7月22日,恒康医疗宣布进行重大资产重组,随后披露了拟收购标的——武汉商业职工医院、崇州二院以及某海外同行业公司。

2016年1月22月,恒康医疗公布了崇州二院购买报告书,拟以1.239亿元购买崇州二院70%股权,并已提前支付1.1亿元诚意金。崇州二院是四川省崇州市的一家民营综合性医院,2015年1-9月实现营收1.26亿元,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为463.22万元。

深交所的重组问询函正是围绕这一收购。深交所询问恒康医疗,在整体交易作价仅1.239亿元的情况下,提前支付的1.1亿元诚意金的原因和必要性、是否符合商业惯例、是否涉嫌损害上市公司利益或涉嫌变相提供财务资助。同时深交所还围绕诚意金的来源、崇州二院的财务数据和持续经营能力等问题提出疑问。

网易财经就此致电恒康医疗,公司董秘金振声表示,将在稍后详细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一切以公告为准。目前公司经营情况一切正常。

恒康医疗不仅是恒康系的医疗上市平台,对于医药行业出身的阙文彬来说,更是其事业的起点。在为数不多的关于阙文彬的资料中,大多如此描述他的发家史:"阙文彬和妻子何晓兰一起成立四川恒康,之后在西藏考察时发现了传统藏药独一味,并迅速找到商机。"

2001年,恒康医疗前身甘肃独一味生物制药有限责任公司(后改制为"甘肃独一味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独一味")成立。2008年3月,独一味上市。借着新医改"社会办医"大门的逐步打开,2013年11月,独一味更名为恒康医疗,宣布由传统的药品制造变为"药品制造+医疗服务"双主业发展。

更名后的恒康医疗毫不掩饰其在医疗领域的野心,其董事长段志平更是高调喊出"我们要打造两万张床的民营医疗集团"口号。2013年到2015年,恒康医疗先后完成了德阳美好明天医院、四川邛崃福利医院、瓦房店第三医院等多家医院和生物医药公司的收购。同时崇州二院和恒康医疗大连国际肿瘤医院等多个项目也在推进中。

而为了获得扩张所需资金,恒康医疗不仅于2014年年底推出26.5亿元的定增方案,用于医疗领域的收购,还于2015年11月计划发行15亿元公司债券,以补充流动资金。

但就在恒康医疗凶猛扩张时,问题也随之而来。2015年4月,恒康医疗将收购仅2年的德阳美好明天医院和四川邛崃福利医院,以总价7500万元原价返售给两家医院的原大股东。反售理由分别是,医院场地租约到期和实际经营利润与承诺利润差距较大。此次反售,单算利息收入,恒康医疗便损失近500万元。

网易财经调查发现,因为该次反售,2015年4月21日恒康医疗收到了深交所的监管关注函。同年5月4日,恒康医疗还因2014年年报信息披露收到深交所的问询函,并于6月23日因收购盱眙恒山中医院一事再次收到深交所监管关注函。而在大连辽渔医院和瓦房店第三医院的收购中,作为掮客的恒康医院大连片区销售商江某和罗某因参与内幕交易,于2015年9月16日被四川证监局处罚。

"恒康医疗算是认真在做转型,它一系列的收购动作都是依托医疗服务展开的。但步子迈得比较大、急于扩张,一些收购在细节上可能欠考虑。"一位外资医药公司华南区销售经理对网易财经分析。

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上半年,恒康医疗的医疗板块实现营收2.17亿元,占公司营收50%左右。

西部资源频换主业难获佳绩

进军影视文化体育产业是2015年西部资源第四次筹划关于公司转型的重大事项。此前,西部资源分别涉及剥离矿业资产、收购新能源汽车等重大资产重组,以及以增资交通设备融资租赁公司为主的非公开发行,但均告终止或面临重大调整。

巧合的是,此前恒康系的资源类上市平台西部资源也受到上交所问询。

2015年11月12日,西部资源发布公告,决定终止进行中的矿产资源业务打包出售项目,转为将部分矿业资产及锂电上游资产,置换为长影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长影集团")旗下"环球100"项目园区内的商业土地及文化土地等资产。

上述置换资产预估价值为4.23亿元-5.2亿元。交易完成后,四川恒康将以其持有的西部资源不超过6%的股权,向长影集团购买西部资源置出的矿业等资产。通过这一"腾笼换鸟"操作,西部资源称,将涉足目前大热的影视文化体育产业,并将设立5家相关子公司。长影集团则将获得西部资源的部分股权。

2016年1月15日,上交所针对此次置换发来问询函。由于此次置换的长影集团资产此前并未开展任何影视业务,主要资产为商业用地,上交所希望西部资源详细说明与长影集团的合作模式。同时上交所还询问西部资源是否具备转型新业务的能力、具体推进计划是什么。

对于影视文化体育业务,西部资源流露出了诸多"不确定性"。其在给上交所的回复中表示,相关事项尚在前期筹备中,相关的条件及能力尚不完全成熟,暂无具体的时间安排。

这已是2015年西部资源第四次筹划关于公司转型的重大事项。此前,西部资源分别涉及剥离包括矿业资产的重大资产重组、收购新能源汽车整车及机电业务的重大资产重组,以及以增资交通设备融资租赁公司为主的非公开发行,但均告终止或面临重大调整。

西部资源原本计划剥离的矿业公司,本是2008年2月四川恒康接盘西部资源时注入的资产。彼时的西部资源还被称为"*ST绵高"。在四川恒康入主之前,西部资源经历了包括德阳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在内的3个大股东更迭。每一次调整,伴随的就是公司主业的被动调整。到恒康系接手时,西部资源的主业由房地产变更为矿产资源的开采和销售。

在恒康系的运作下,西部资源开始频繁收购矿业项目。2010年2月到2013年1月,西部资源先后收购了赣州晶泰锂业、泰昱锂业、南京银茂铅锌矿业、南宁三山矿业、维西凯龙矿业等多家公司的股权。

但上述共计12.94亿元的系列收购,并未给西部资源带来明显业绩增长。西部资源2013年年报显示,当年公司实现营收4.23亿元,同比下滑28.02%;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5636.95万元。而旗下6家矿业公司,4家处于亏损状态,3家亏损在2000万以上。

而随着新能源的兴起,2014年西部资源又开始进军新能源汽车领域,先后收购了包括龙能科技苏州有限公司、苏州宇量电池有限公司在内的7家公司,并陆续出售旗下矿业资产。但这也未能让西部资源的业绩出现明显好转,2014年与2015年第三季度,西部资源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亏损1147万元和9267万元。

对于即将涉足的影视文化体育业务,西部资源董秘王娜此前对媒体表示,公司会将规模尚小,需要大量资金支持且不具备成本优势的矿业项目剥离出去。按照目前的规划,西部资源的新能源项目会集中在整车制造,同时引入文化体育产业,使非周期性与周期性产业、重资产与轻资产产业得以搭配。

甘肃首富的资金饥渴症

或因扩张的需要,恒康系的资金需求量很大。阙文彬和四川恒康几乎不间断地将所持上市公司股票进行质押式回购,以补充自己控制的其他企业运营资金。质押比例为两者所持有3家上市公司股票的9成左右。

虽然被证监会立案稽查,但阙文彬似乎并未受到太大影响。

网易财经了解到,2016年1月30日,阙文彬本人出席了恒康集团20周年庆典晚会,2月4日又出席了恒康集团战略发展会议。这也是阙文彬难得地在公开场合露面。靠实业起家的阙文彬低调异常,甚至在独一味上市不久后便辞去公司董事长职位,退居幕后。

尽管连续8年蝉联"胡润百富榜"甘肃首富,但阙文彬实际上是四川双流人。恒康系总部也位于四川成都。但由于恒康医疗注册地在甘肃,阙文彬便被归为甘肃富豪。

资料显示,早年,阙文彬在成都恩威集团工作,先后担任恩威化工供销科科长、恩威世亨制药有限公司销售经理、恩威集团总裁助理等职。之后阙文彬离开恩威集团,到成都药业琉璃分厂任厂长。1996年,已有多年药企工作经验的阙文彬下海创立了四川恒康。5年之后,主营传统藏药"独一味"的独一味成立,注册资本5000万元,阙文彬持股88%。

由此,阙文彬开始了其资本布局。2008年3月,独一味登陆A股,按照上市当天的收盘价计算,阙文彬的身家一夜暴涨约17亿元。而在独一味登陆A股的前一个月,西部资源的前身*ST绵高以资产重组为由,向四川恒康发行3908.87万股股份,购买其拥有的甘肃阳坝铜业有限责任公司,四川恒康借此成为西部资源的控股股东。

短短2个月内,阙文彬接连将两家上市公司收入麾下,形成了最初的恒康系。随后恒康系在医疗领域和资源领域凶猛扩张,设立了包括四川赛诺维新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北京浦润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在内的多家子公司。2011年5月,四川恒康成立了四川纵横航空有限公司,涉足商务航空运输领域。根据当时的新闻,阙文彬还一反常态高调为该公司进行了宣传。

至此,恒康系形成了医疗、资源和航空服务三大板块,旗下拥有2家上市公司。除此之外,目前四川恒康还持有ST生化6.91%股权,共1883.89万股,为第二大股东。截至2015年上半年,恒康医疗资产总额59亿元,实现营收4.24亿元,净利润8004万元;西部资源资产总额62亿元,实现营收5.96亿元,净利润1201万元。根据2015年"胡润百富榜"数据,阙文彬身家为20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或因扩张的需要,恒康系的资金需求量很大。网易财经发现,阙文彬和四川恒康几乎不间断地将所持上市公司股票进行质押式回购,以补充自己控制的其他企业运营资金。质押比例为两者所持有3家上市公司股票的90%左右。

"现在银行放贷业务审核严格,上市公司融资越来越难,上市公司大股东既需要大量的流动资金,又不能轻易减持手中的股份,所以频繁地质押式回购。"吴新婷对网易财经如是分析。

责任编辑:胡非非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