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620

现货原油交易疑遭监控 投资沦为"对赌"游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网易财经
左异
爆料邮箱: jzuoyi1987@foxmail.com 【2015年11月18日】

今年以来,各地现货原油交易纠纷不断涌现。10月,商务部和证监会均在各自新闻发布会上表态,提醒广大投资者注意防范风险。此后,北商所和北油所相继停止开户现货原油、成品油电子交易,并提高交易品种的保证金,比例甚至达到100%;两家交易平台的部分机构会员则改换门庭,甚至公开"反水"前东家。而在此前,在所谓的现货原油、成品油交易中,因涉嫌进行虚假宣传,并代客操盘、反向指导,以虚拟资金"对赌"投资者牟利,北商所、北油所及其机构会员,已多次遭到投诉、举报。某种程度上,北商所、北油所存在的现货原油交易乱象,突出反映了地方原油交易平台在利益驱使下的野蛮生长及监管困难。而在相关管理长效机制建立之前,投资者应远离这类投资。

现货原油、成品油交易市场山雨欲来。

今年10月20日,商务部对外强调,目前尚未批准任何一家交易市场从事原油、成品油交易,地下炒油行为实质是打着现货交易名义进行电子期货交易;23日,证监会亦公开表示,针对投诉举报较为集中的地方原油交易平台,已约请当地政府会商,要求加强属地管理。

自北京开始,现货原油交易市场的整改效应随即显现。

10月23日、27日,北京大宗商品交易所有限公司(下称"北商所")和北京石油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北油所")相继停止开户现货原油、成品油电子交易。

而在此前,据网易财经了解,在原油、成品油等"现货交易"中,因涉嫌进行虚假宣传,并代客操盘、反向指导,以虚拟资金"对赌"投资者牟利,北商所、北油所及其旗下机构会员,已多次遭到投资者投诉、举报。

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向网易财经透露,在其目前代理的现货交易纠纷案件中,起诉北商所和北油所的投资者共45名,总涉案金额超过2000万元。

此外,在一个名为"北商所现货交易维权群"的QQ群内,维权者已有700多名,并且人数仍在不断增加。网易财经对群内尚未求助司法的投资者进行不完全统计发现,涉及金额近1470万元。

另据网易财经了解,以受骗投诉名义直接与北商所进行谈判的少数投资者,在签订了相关保证书后,获得了北商所"发扬革命人道主义精神"、自愿给予的"无偿赠款"。

投资者在北商所、北油所等原油交易平台究竟遭遇了怎样的经历?接下来有关部门又将如何规范现货原油交易?

现货原油交易"行至末路"?

在业内人士看来,交易所在停止相关交易后再提高原有品种的保证金比例,甚至达到100%,或许意味着,现货原油、成品油交易将"行至末路"。

作为"北商所现货交易维权群"的发起人,华中科技大学教授陈斌格外忙碌。每天,他都会与向其咨询的投资者商讨维权建议。

2014年,陈斌投资北商所的现货白银,不足一月时间损失15万元。起初,他以为是自身投资失策,但发现"难友"太多后,便开始向北京金融、证监、公安、商务等部门投诉,并逐渐确信北商所的现货交易"并不简单"。

而自今年开始,陈斌发现,北商所和北油所的现货原油、成品油交易纠纷增多,"实质和现货白银是一个套路"。

陈斌所言的"套路",在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看来,是北商所、北油所等大宗商品交易平台,多以"现货"为名,进行非法期货交易。投资者进入的,是精心设计的"诈骗陷阱"。王德怡目前正在代理多起涉及北商所和北油所的现货纠纷案件。

陈斌和王德怡的观点,被投资者不断传播后渐成影响。

今年10月20日,商务部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针对地下炒油乱象,新闻发言人沈丹阳表示,商务部目前尚未批准任何一家交易市场从事原油、成品油交易;地下炒油行为,实质是打着现货交易名义进行电子期货交易。

10月23日,在证监会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邓舸表示,针对近期部分地方原油交易平台异常活跃、导致投资者亏损严重的问题,证监会除了约请地方政府会商、要求加强属地管理外,接下来还将会同有关部门,加强监督管理,引导商品类交易场所回归现货市场。

商务部和证监会公开发声后,10月23日,北商所发布公告,宣布自10月26日起停止开户现货电子交易,其北商油5t、50t、100t等交易品种停开新仓;27日,北油所发布公告,宣布自10月28日起停止开户成品油现货报价交易。

有北商所和北油所的机构会员对网易财经表示,北商所和北油所已受北京市政府"整顿",对其现货交易品种,则不再宣传推荐。

对此,北商所于10月27日发布"澄清说明",针对网络"不实信息"及"恶意谣言"做出回应,表示经营活动"一切正常";29日,北油所亦发布了类似说明。

吊诡的是,继10月23日、27日北商所和北油所相继宣布停开现货原油电子交易新户后,11月2日,北商所再发公告,宣布提高北商油50t、100t的保证金比例至20%;11月9日,北油所发布公告,宣布提高其交易品种汽油93#(吨)、汽油93#(50)和93#(100)的保证金比例至100%。

王德怡对网易财经表示,交易所单方面提高交易品种的保证金,势必导致部分投资者无法追加保证金而被强行平仓,此举并非合法行为。

而在业内人士看来,交易所在停止相关交易后再提高原有品种的保证金比例,甚至达到100%,或许意味着,现货原油、成品油交易将"行至末路"。

此前,现货原油交易究竟暗藏怎样的陷阱,以致让投资者蒙受了损失?

系统“监控”下的"对赌"游戏

所谓的现货交易,实为交易所机构会员与投资者互为对手、互为盈亏的"对赌"游戏。在这场游戏中,投资者的一举一动,尽在作为交易对手的机构会员的掌握之中。

当感觉投资异常时,郭有财已损失13万元。

今年8月底,郭有财与北商所机构会员——北京银河永安商品经营有限公司(下称"银河永安")签订客户协议,投资北商油50t。

作为北商所今年5月上市的新品种,北商油50t、5t、100t在其机构会员的宣传中为"现货原油",接轨国际原油报价,通过"T+0"双向操作,24小时不间断交易,实现最高可达33.3倍的交易杠杆。

在银河永安业务人员的不断推荐及"无投资风险"的承诺下,在股市失利的郭有财决定转向现货原油投资。

但由银河永安推荐并代为操作的北商所分析师强行而频繁的重仓操作,让初入现货原油领域的郭有财格外紧张。

更让郭有财感到疑惑的是,每次他在北商所的交易系统操作,分析师都会知晓,并提出不同的建议,"感觉投资行为一直处于被'监控'状态"。而在亏损情况下,分析师不断要求入金并屡次爆仓,更让郭有财怀疑是银河永安在恶意"刷单",以赚取手续费。

上述北商所的交易系统,即北商所的电子盘软件"北商通"。北商所现货白银及原油品种交易,均通过北商通进行操作。

多位投资者向网易财经表示,北商通的交易界面,相关信息均异常显示为0,可见交易系统是有问题的。

王德怡则在代理相关案件时发现,北商通的下单操作中,隐藏有投资者的交易对手的查看界面。当陈斌据此查看其交易对手时,显示的赫然是北京聚金汇银商品经营有限公司(下称"聚金汇银"),而该公司正是介绍其投资北商所现货白银的北商所31号机构会员。

这意味着,所谓的现货交易,实为交易所机构会员与投资者互为对手、互为盈亏的"对赌"游戏。在这场游戏中,投资者的一举一动,尽在作为交易对手的机构会员的掌握之中。

网易财经以投资咨询的名义联系上了陈斌的投资介绍人——聚金汇银业务经理蒋琳,后者称北商所、青岛九州商品交易中心(下称"青岛九州")和上海黄金交易所为国家规定的三大现货原油、白银交易平台,选择任何一家进行投资皆可。

但当网易财经提出投资者质疑北商所现货交易实为"对赌"时,蒋琳转而表示北商所不及青岛九州,并极力推荐青岛九州的现货成品油交易品种。此外,在向网易财经出示的工作信息中,蒋琳所在的机构会员公司,也已更换为青岛九州的103号机构会员——青岛创赢天下商品经营有限公司。

网易财经查询青岛九州官网时发现,其现货成品油交易品种为93#汽油,与北油所提供的现货成品油交易品种类似。

北油所的现货成品油交易,除宣传T+0双向操作、24小时不间断交易外,还强调因不设涨跌停限制,油价上涨下跌都能盈利。

而最具"现货交易"特征的,则是投资者可"随时申请实物交割",以"锁定交易价格",实现"日后自由到加油站为爱车加油或提油"。即投资者所投资的现货成品油,可进入国内市场。

但根据国家发改委的《石油价格管理办法》规定,我国成品油价格实行政府指导价或政府定价。而北油所交易软件"成品油现货交易系统交易端"所生成的是国际市场报价,不可能实现实物交割。即北油所成品油品种无法进入国内市场,自然缺乏现货交易的依据。

查阅《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国发(2011)38号)》可见,未能实际现货交割的各类现货平台交易,均属于变相的期货交易。

因而,在王德怡看来,北油所的现货成品油和北商所的现货原油本质相同,均为其机构会员与投资者进行"对赌"的非法期货交易。

发现上当受骗的投资者,开始通过投诉、举报、法律诉讼等多种途径追讨自己的损失。

机构会员"反水"交易所

在今年10月商务部和证监会相继对现货原油交易发声之后,网易财经了解到,已有多家北商所和北油所的机构会员"反水",并另寻交易所开展业务。

网易财经了解到,除却王德怡律师代理的尚无定论的相关案件外,以受骗投诉名义直接与北商所进行谈判的少数投资者,已获得数目不等的投资退款补偿。

不过,获得退款补偿的投资者,须与北商所或其机构会员签订保证书(退款协议)。在网易财经独家获得的两份保证书中,北商所对其退款补偿的定义为:"发扬革命人道主义精神"并自愿给予的"无偿赠款"。

在退款保证书中,投资者被要求保证不再追究机构会员"工作监管不到位"的责任,不得利用网络、媒体等渠道损害北商所的"合法利益"。

但堡垒却最先从内部被攻破。在今年10月商务部和证监会相继对现货原油交易发声之后,网易财经了解到,已有多家北商所和北油所的机构会员"反水",并另寻交易所开展业务。

曾为北商所机构会员聚金汇银业务经理的蒋琳,向网易财经提供了一张已被证实系伪造的新闻联播报道截图。截图显示,北商所、北油所等15家交易所"将在11月底之前全部被取缔"。

而另一家北商所机构会员银河永安的业务人员,则在网易财经的投资咨询中明确表示,北商所目前正处于被"整顿"状态。此外,由于现货原油交易政策"猛然改变",其公司人员均被要求不得向投资者推荐北商所的"现货原油"业务。

甚至,"现货原油"目前已成"敏感词"。上述银河永安业务人员告诉网易财经,其业务已转移至齐鲁商品交易中心的"齐鲁油"。

除北商所外,北油所首批机构会员之一,北京聚金宝品尧石油化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聚金宝品尧")的业务人员,则向网易财经直言北油所已"关门",并强烈建议投资"比北油所正规"的中经商品交易中心。

网易财经查阅聚金宝品尧官网时发现,早于今年8月6日,该公司便已向投资者发布"停止交易并注销交易账户"的公告,对"需继续进行北油所成品油现货电子交易的客户",将"尽最大努力协调解决"。

针对前述北商所被"整顿"、北油所"关门"的说法,网易财经致电北商所咨询时,对方答复其现货原油交易业务已经停止;北油所官网上的办公电话则一直无人接听。

机构会员的"反水",在陈斌看来是"逃避责任"。据了解,针对投资者对现货交易的维权行为,北商所早已私下表态,强调主因在于旗下的机构会员。

网易财经独家获得的一份谈判记录显示,北商所原会员部负责人於涛曾对维权投资者明确表示,机构会员会在多个交易所"挂牌"。而对于机构会员借交易所之名,向投资者推荐分析师,并直接代投资者进行投资操作以牟利的行为,北商所"不会去控制也控制不了"。

对于上述说法,於涛回复网易财经时称已离职北商所,相关问题不便回应。

但投资者坚持认为,不管北商所方面如何辩驳,其都应与机构会员一起承担相应责任。

正常的,在每个现货品种交易的承诺中,第三方银行对资金的存管均为安全保障。但陈斌向网易财经出示的银行交易明细显示,其投资资金均以"银期转账"名义进入不同帐号,而不同帐号所对应的户名,均为北商所。不止陈斌,在"北商所现货交易维权群"内,多位白银、原油的投资者表示,其投资资金同样流入北商所账户。

相关行业人士认为,这表明,投资者的资金并未在第三方监管下进入国内或国际市场,而是直接被北商所变相收取。

同时,这也从侧面印证了北商所的"现货交易"就是一场"对赌"游戏。在这场游戏中,王德怡分析道,交易所就如一个大赌场,机构会员在赌场内租赁"摊位",招揽来客户后,按交易所制定的赌场规则进行对决,由交易所统一收钱和分配,实现机构会员与交易所"共同分赃"。

在王德怡看来,"现货已成现'祸'",即便部分个案可实现司法审判公正,也难以解决投资者受害的根本问题——管理机制不健全。

地方原油交易平台野蛮生长

网易财经查阅北商所和北油所的官网及其工商信息发现,两家交易平台的雄厚背景,是投资者信任的重要原因之一。

2009年8月注册成立的北商所,其股东包括北京金朝阳商贸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和北京商务中心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前者为北京市朝阳区国资委监管单位,后者为北京商务中心区管委会下属企业。在一份宣传材料中,北商所被定义为"中国目前唯一具有政府性质的大宗商品交易所"。

2010年完成重组的北油所,发起单位则包括北京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中国中化股份有限公司和中海石油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为"北京市人民政府批准设立的唯一一家市属国有资本与石油央企合作建设的石油化工产品现货交易综合服务机构"。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北商所对网易财经表示其与北油所并无任何关系,但在上述北商所的宣传材料中,北油所参股被标红提及。

或因如此,在今年10月、11月发布关于现货原油、成品油交易的相关公告时,北商所和北油所才能保持"步调一致"。

在王德怡看来,北商所和北油所存在的现货原油交易乱象,突出反映了地方原油交易平台在利益驱使下的野蛮生长。

尤其是2011年国务院发布《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38号文),曾经饱受诟病的贵金属交易经历规模整顿后,现货原油、成品油交易"适时而生"。

2013年,北商所获得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等五大银行高达600亿元的授信签约。而据北油所官网介绍,其2014年的全年交易额超过4600亿元。

而在原油交易平台的审批上,地方政府各自为政且"政出多门",甚至是地方保护主义,又让监管变得格外困难。

网易财经梳理发现,为现有原油交易平台颁发批文的,既有省级政府或省、市级政府金融办,也有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商贸与服务促进业局及省商务厅。这也导致投资者与交易所及机构会员产生纠纷后,跑遍公安、工商、商务、证监、银监、金融、经信委等多个部门,仍难以确定投诉主体。

此外,虽然自2009年国家工商总局发文要求禁止新设立大宗商品中远期交易市场以来,国家各部委陆续出台了诸如38号文等清理整顿文件,但地方政府的执行力度一直不够。

据王德怡介绍,目前其代理的现货原油、成品油及贵金属纠纷案多达170余件,涉及17个省份,均进展缓慢。其中甚至存在地方证监机构不仅拒绝法院委托,也拒绝对交易模式进行认定的情况。

不仅是地方,在中央层面,2012年国务院批复建立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由证监会牵头,成员单位多达23家。在王德怡看来,这也导致现货交易市场实质缺乏有效的监管部门,使得现货投资领域的维权困难加重。

因此,有法律界及学界人士建议,将大宗商品交易场所的监管统一集中于证监部门。

而在当前现货交易市场监管混乱、规范管理交易场所的长效机制尚未建立的背景下,投资者或应遵循今年10月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和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的提醒:不要听信任何机构的违法违规宣传和诱导;不要参与采用集中交易方式开展标准化合约交易的投资。

(文中陈斌、蒋琳、郭有财使用化名)

责任编辑:胡非非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栏目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