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619

山西富豪全亚林资本游戏卡壳 华澳信托中枪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网易财经
虞东箭
爆料邮箱: jusazodu@163.com 【2015年11月12日】

华澳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于2013年发行的两款总计3亿元的信托产品,近日陷入还款纠纷,矛头直指山西运城富豪全亚林——两款产品的用资方,均是全亚林家族控制下的公司;担保方,则同是全亚林夫妇等4个自然人。全亚林在运城拥有当地最大药品连锁销售企业广生堂药房、号称山西最豪华洗浴会所的八号公馆等资产。但这些企业的实际盈利能力存疑,八号公馆因不赚钱而改为世纪华联超市后依然门可罗雀;用来作为融资抵押物的部分资产被疑估值过高,其中一宗地块更是因5年未开工一度被地方政府发文要求收回。知情人称,全亚林在运城玩的是"低吸高贷"的资本游戏——低息借款,高息放贷,赚取中间利差。此后游戏突然"卡壳",全氏陷入债务纠纷。而华澳信托则不幸被牵连。

近日,华澳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下称"华澳信托")于2013年发行的两款总计3亿元的信托产品,在进入兑付阶段之际遭遇还款纠纷。而融资方,则指向山西运城富豪全亚林。

推介材料显示,两款信托产品的用资方虽是两家不同的公司,但担保方却是包括全亚林夫妇在内的同样的4个自然人。据网易财经了解,这两家公司背后的实际控制人,均为运城富豪全亚林家族。

全亚林在运城广泛涉足医药、会所、地产等多个行业,拥有运城最大药品连锁销售企业广生堂药房、号称山西最豪华洗浴会所的八号公馆等资产。但其旗下企业的实际盈利能力成谜;用来作为融资抵押物的部分资产估值存疑,甚至其中有些土地是否还在名下亦未可知。

知情人透露,全亚林在运城的资本运作,玩的是"低吸高贷"的游戏:一边以低息向当地富人借钱、通过各种信托融资,一边把借来的钱以高息放贷,赚取中间利差。此后游戏突然"卡壳",随之而来的债务纠纷,在圈内人看来亦在意料之中。

而帮助全亚林家族企业进行融资的华澳信托,则在这场游戏中不幸“中枪”。

两信托产品保人相同

斯瑞林包装和广生堂零售分别是两个信托计划的用资方,担保方却是同样的4个自然人。知情人士透露,斯瑞林包装与广生堂零售是关联公司,背后的实际控制人均为运城富豪全亚林家族。

据网易财经了解,华澳信托此次陷入还款纠纷的两款产品,分别是"华澳•长盈36号山西斯瑞林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长盈36号"),以及"华澳•长盈37号山西运城广生堂项目集合信托计划"(下称"长盈37号")。

投资人向网易财经提供的推介材料显示,长盈36号成立于2013年9月6日,募集资金1.1亿元,用于向山西斯瑞林包装材料有限公司(下称"斯瑞林包装")发放贷款,作为年产3万吨BOPP薄膜生产线厂房项目建设、补充的流动资金。

按照信托设计,长盈36号原本将在今年9月6日到期。但网易财经了解到,截至目前,融资方未能偿还信托资金本息。华澳信托方面为此不得不展开追讨。

长盈37号成立于2013年10月30日,募资1.9亿元,用于山西省运城市广生堂药品零售连锁有限公司(下称"广生堂零售")扩张直营门店及补充流动资金。

上述两款信托计划看似并不相关,但增信措施点明了二者的关联关系。

推介材料显示,长盈36号有6项抵押措施:山西鑫鲲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鑫鲲鹏地产")以运城市黄河大道、岳北街的土地作抵押;山西锦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锦佳地产")以运城市八号公馆的土地、房产作抵押;斯瑞林包装以运城市科技工业园的土地、房产作抵押;董运秀以四季星河中街的房产作抵押;山西广生堂医药批发有限公司(下称"广生堂批发")以100%股权质押。

另外,广生堂连锁、全亚锦、柴建军、全亚林、董运秀为长盈36号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其中,全亚林、董运秀为夫妻关系。

长盈37号的风控措施有3项:广生堂零售以商业会馆房产、住宅及商业用途土地作抵押,抵押率不高于50%。斯瑞林包装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全亚林、董运秀、全亚锦及柴建军提供个人无限连带责任担保;广生堂零售股东提供公司100%股权质押。

长盈36号和长盈37号的所有抵押物,总估值号称达到3.97亿元。其中,运城市黄河大道、岳北街的土地,总计140亩,估值1.54亿元;八号公馆的土地、房产估值1.32亿元。

前述信息显示,斯瑞林包装和广生堂零售分别是两个信托计划的用资方,担保方却是同样的4个自然人。

知情人士向网易财经透露,斯瑞林包装与广生堂零售是关联公司,背后的实际控制人均为运城富豪全亚林家族。

关于长盈36号和长盈37号两款信托产品的本息,接近华澳信托的消息人士向网易财经透露,"山西那边(全亚林方面)开始还过一部分,但是后续就始终不还。"

有号称总估值达3.97亿元的抵押物作担保,其中还不乏连锁药店这样的"现金牛"企业,全亚林为何还不上华澳信托的区区3亿元?

运城富豪的商业版图

全亚林家族在运城拥有多家广生堂品牌公司,办公地址均位于运城郡都世纪大厦,后者正是全亚林旗下的锦佳地产开发的房地产项目。2014年,全亚林成为运城农商行最大的股东,并担任该行董事一职。

据知情人士介绍,全亚林是运城出名的富豪,旗下拥有广生堂药房、锦佳地产、八号公馆、斯瑞林包装等资产。

以广生堂药房为例,根据长盈36号和长盈37号的推介材料介绍,作为广生堂零售旗下企业,广生堂药房是运城当地最大的药品连锁销售企业,拥有门店超过50家,2012年营收达3.05亿元,主营业务利润7288万元。全亚林、董运秀夫妇为广生堂零售的实际控制人,全亚锦为广生堂零售的法人。

工商资料显示,全亚林家族目前在运城拥有多家广生堂品牌公司,分别是:广生堂零售,注册资本1.34亿元。股东为全亚锦、董运秀及一家合伙企业,其中董运秀为持股52.23%的大股东;广生堂批发,注册资本3100万元,全亚锦持有100%股份;运城市广生堂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广生堂实业"),注册资本1亿元,成立于2015年5月,股东为全亚锦、董运秀及两家私募股权企业。

上述三家广生堂公司,办公地址均位于运城市盐湖大道郡都世纪大厦A单元。而郡都世纪大厦,正是全亚林旗下的锦佳地产开发的房地产项目。据网易财经了解,锦佳地产在运城还开发了"锦佳•星河湾"等项目。

再如全亚林控制的斯瑞林包装,号称2012年营收达到5.46亿元。

2014年,广生堂零售与斯瑞林包装参与发起成立了山西运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运城农商行")。

工商资料显示,运城农商行注册资本8.41亿元,广生堂零售与斯瑞林包装各占7000万元的出资额,合计拥有运城农商行16.64%的股份。实际上,全亚林通过旗下两家公司已成为运城农商行最大的股东,并担任该行董事一职。

除了以上公开信息,更为运城当地人津津乐道的,是全亚林的八号公馆。

八号公馆位于运城市禹都路,总投资额达到1.5亿元,一度号称山西最豪华洗浴会所。虽然全亚林这个名字对不少普通运城人来说尚显陌生,但是一问起八号公馆,当地人立刻就能指出具体方位。

资产盈利能力存疑

某信托公司人士称,地方企业通过粉饰财务报表来获取融资的情况极为常见。像广生堂零售和斯瑞林包装这样的企业,如果有那么大的营收和利润水平,早该上市了,怎么可能来找信托融资?"

连锁药店、包装企业、写字楼、商业会所、房地产,同时涉足如此多的产业,全亚林的这些资产实际质地到底如何?

接近华澳信托的知情人士向网易财经透露,一直以来,华澳信托都在密切监控运城方面的情况,目前全亚林旗下的广生堂药房正常营业,斯瑞林包装作为当地的一个大厂也在正常开工。

根据长盈36号和长盈37号的推介材料介绍,广生堂零售已在运城当地经营了十多年,经指定财务公司尽职调查,认为"该企业资信状况较好,现金流稳定,具有稳定的偿还能力"。

网易财经实地走访发现,广生堂零售在运城市区的各连锁门店均正常营业。但运城市的医药连锁行业竞争极为激烈,以盐湖区的广生堂槐东花园药店为例,同一条马路不到50米的范围内,便分布着亚宝多家药店。

当地人表示,尽管广生堂零售在运城地区具有一定规模,但并不占绝对优势,亨通、百汇、亚宝的连锁药店规模及门店数量均不逊色于广生堂零售。

广生堂零售的盈利能力,是否真如前述财务公司调查所言?

某信托公司人士告诉网易财经,其经手的二三线城市融资项目中,地方企业通过粉饰财务报表来获取融资的情况极为常见。他质疑:像广生堂零售和斯瑞林包装这样的企业,如果有前述如此大的营收和利润水平,早该上市了,怎么可能来找信托融资?

公开报道显示,作为全亚林最著名的名片,八号公馆曾经接待过周杰伦等多位明星,被广泛宣传。但由于长期不赚钱,八号公馆已于2014年12月被改造成世纪华联超市。

网易财经实地走访发现,这家世纪华联超市仅占用了整栋建筑一楼一半的空间。和不到1公里远的美特好超市的人头攒动相比,这里显得极为冷清,各类货架往往整排空置,除了两排饮料外,完全没有日常的食品、食材等生活必须品。而整栋楼的其它铺位,除一家通信设备门店外,几乎全部处在招租状态。

另据网易财经了解,由鑫鲲鹏地产作为长盈36号抵押物,号称估值为1.54亿元的140亩土地,自2008年以3332万元拍下后,5年来一直未动工建设。2013年初,运城市政府一度发文将该宗地块收回。因此到2013年9月长盈36号成立之际,这140亩土地的所有权是否属于抵押方,本身亦存在疑问。

前述信托公司人士对网易财经表示,类似会所、土地、写字楼这类抵押物,素来令信托公司头痛。"像运城这样二三线城市的房产,在信托行业属高风险资产。这些房产的估值合不合理估且不论,在目前的世道下,到最后真要卖,很难卖出价格,会不会有人接盘都是一个问题。"

账面繁荣下的资本游戏

全亚林曾一次性向运城某多元化业务企业集团放贷9000万元,月息4分,年利率高达48%。而通过各种信托融资,全亚利的融资成本只有不到15%。相比之下,二者之间有着惊人的利差。

尽管全亚林看似涉足多种生意,但是在运城资本圈人士眼中,其运作其实没那么复杂。

"全亚林既借了很多钱,又放(贷)了很多钱。这几年实体经济不赚钱,运城的富人都爱把钱借给他。"当地一位知情人对网易财经说。

上述知情人称,八号公馆尚在的时候,每个月25日,会所门口都会聚集大批豪车。"不了解的人以为全(亚林)老板有豪车癖,"知情人说,"实际上,这一天是全亚林发利息的日子,运城的有钱人都会去八号开会,由全亚林一个个发利息。"

全亚林的放贷规模惊人。网易财经获知,全亚林曾一次性向运城某多元化业务企业集团放贷9000万元,月息4分,年利率高达48%。而通过多个信托产品融资,按照相关信托计划的承诺收益率及中间费用,全亚林的融资成本通常不会超过15%。相比之下,二者之间有着惊人的利差。

公开信息显示,2011年以来,全亚林旗下的锦佳地产、广生堂零售和斯瑞林包装,陆续向山西信托、长安信托和吉林信托以流动资金借款等名义进行融资。这些信托计划多在2013年到2014年成功兑付,但由华澳信托发行的长盈36号和长盈37号,则不幸中招。

而从长盈36号和长盈37号两款产品的资金用途上来看,即便在2012年广生堂零售营收达3.05亿元、斯瑞林包装营收达5.46亿元的账面繁荣下,全亚林的资金链仍然紧张。

2010年,全亚林旗下的锦佳地产曾向山西信托借款2300万元,用于开发"郡督世纪大厦"。网易财经在运城走访发现,该栋大楼现名"锦佳大厦",有10层左右。尽管地处运城市的繁华地段学苑路,但锦佳大厦目前仍有多个楼层处于整层招商状态。

长盈37号的还款说明称,其还款来源之一,是广生堂零售的关联公司锦佳地产开发的"锦佳•星河湾"项目的销售收入,预计销售回款可达9亿元以上。

网易财经在运城实地走访发现,在原八号公馆的侧面及后方,锦佳•星河湾的工地一直在紧锣密鼓的施工。从项目模型上来看,这是一个拥有写字楼、公寓、商场等6个建筑的"城市综合体"。而原来的八号公馆,现在的世纪华联,摇身一变,成为城市综合体的商场部份。

目前除世纪华联外,锦佳•星河湾的两栋沿街建筑正在施工,而外三栋住宅大楼完全不见踪影。如果项目依规划继续进行,则后续仍需巨大投入。

锦佳•星河湾何时能产生销售回款?是否真能拿来偿还华澳信托相关产品的本息?目前尤未可知。

除了陷入华澳信托两款信托产品的还款纠纷,全亚林还遭遇了其它债务问题。

据网易财经了解,全亚林旗下最有可能变现的资产——1.4亿股运城农商行股权,自2014年起,已经多次遭到运城市工商局、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冻结。今年8月起,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也作出了冻结上述股权的决定。据称,华澳信托目前已对全亚林及其关联公司启动司法程序。

就此,网易财经致电华澳信托方面求证,未获回应。

责任编辑:胡非非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栏目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