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女人-直播-视频-健康-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彩票-更多| rss

网易财经《问答商学院》每周三推出

下期预告:天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部主任张维教授

xml订阅

加拿大毅伟商学院副院长薛珍纳:中国高管升迁比美国高管升迁快

创立于1922年的毅伟商学院,是加拿大最老牌最优秀的商学院之一,也被称为“加拿大的哈佛”。它们的全案例教学全球数一数二,在全球4所真正采用全案例教学的商学院中实力仅次于哈佛。它们是第一所在亚洲开设分校区的北美商学院,已关注中国、融入香港15年之久,它们为何如此青睐中国?中西相比人才的成长机会如何?[本期实录]

 
加拿大毅伟商学院副院长、亚洲区院长薛珍纳

薛珍纳(Janet De Silva)+关注

加拿大毅伟商学院副院长、亚洲区院长

[本期嘉宾简介] [网易商学院]
[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毅伟商学院简介]

  • [第16期] 加拿大毅伟商学院薛珍纳
  • 培养企业领袖的全球工作能力
  • 不能通过在市场上“试错”汲取教训
  • 中国高管升迁比美国高管快
  • 最有价值课程“思维方式”获得转变
  • 不欢迎只想要商学院学历的人
  • 加拿大企业想在美国成功也非常困难
  • 毅伟与哈佛有很深的历史渊源

中国高管升迁比美国高管快

我认为西方高管和亚洲、中国高管所面临的情况的不同之处主要是增长速度。中国市场仍在急剧扩张,人们的职业路径发展很快,以IBM这样的企业为例,该公司说在中国一个大学毕业生可能在七年内升迁到副总裁(VP)级别,而在美国这需要十五年,人们的学习曲线也得非常快才能适应市场的发展。

 

最有价值课程是"思维方式"获得转变

我从案例教学中学到的最有价值的课程是——直到现在,如果我遇到某个商业问题,我会立即把它当作一个案例去处理。我会说,亚洲分院的院长薛珍纳身处香港,正在考虑如何解决某个问题。这就是你能学到的思维方式,从毅伟商学院毕业之前,你得完成超过150个商业案例。

 

培养企业领袖的全球领导能力

我们最重要的方针是培养可在全球范围工作的企业领袖。这要求我们侧重战略、全球思维方式、创新、增长以及人才——如何培养人才、如何培训、如何造就一套优异的组织架构,使其不仅利于本年度的销售,还能支持年复一年的持续增长。

不能通过在市场上“试错”汲取教训

我们认为对那些想拓展到海外的企业来说,以华为等非常成功的全球性企业为例,这就是他们头痛的问题:他们说“我们非常优秀,拥有在中国运转非常良好的企业文化,但在欧洲、美国或加拿大推行时却存在障碍,因为国际员工不那么适应此种经营环境”,这就是我们认为与中国政法的合作项目很有价值的原因。

 

加拿大企业想在美国成功也非常困难

这与外国企业进入中国相反,这需要从这些市场引进值得信任并且可以相互顺利合作的人才。此外还应该花时间进行研究,了解当地市场;中国企业在内部考虑什么方法是行得通的,什么需要进行相应的调整才能实现较高的效率。以华为为例,该公司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和开发。

 

不欢迎只想要商学院学历的人

针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项目,这是我们的项目将面临的挑战,因为每一位研究过案例的同学都会参与讨论,学习小组需要进行大量合作。因此这就像在一个重要的商业项目里与同事合作时创造的丰富人际关系,这正是我们的项目所提供的。对于那些只是希望在自己的简历上增加MBA学历的人,是我们的项目所不能接受的。

创立于1922年的毅伟商学院,是加拿大最老牌最优秀的商学院之一,也被称为“加拿大的哈佛”。它们的全案例教学全球数一数二,在全球4所真正采用全案例教学的商学院中实力仅次于哈佛。它们是第一所在亚洲开设分校区的北美商学院,已关注中国、融入香港15年之久,它们为何如此青睐中国?培养什么样的人才才是市场所求?中西相比人才的成长机会如何?

网易财经专访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毅伟商学院副院长、亚洲校区院长薛珍纳博士

问答商学院,精彩为您解答!

第一节   毅伟与哈佛有很深的历史渊源

网易财经:毅伟商学院曾多次被评为全球顶级商学院之一,还是加拿大最优秀的商学院,请谈谈作为一家全球性商学院,毅伟的优势何在?最大的特色是什么?

薛珍纳:我认为毅伟的独特之处在于:它是全球仅有的四家完全通过案例进行教学的商学院之一,这为高管们造就了非常实用、贴近现实的学习环境,我们教授的不仅包括学术原则,更包括真实世界中的案例。

网易财经:您能否向感兴趣的中国受众再多介绍一下毅伟商学院?

薛珍纳:毅伟商学院1922年成立于加拿大。当时我们大学在全球范围内寻找适宜引入的课程,我们是最早将商学教育带到加拿大的学校。我们判断说,哈佛式的案例教学法是一种更优越的培训高管的方式,因此1922年我们与哈佛大学合作,在加拿大开设了校区。事实上,直到现在仍有很多哈佛教职人员在毅伟教过书。另外,本周身在北京、在政法大学为企业高管授课的我院韦纳礼(Larry Wynant)教授,也是毕业于哈佛大学。

网易财经:贵院对学生有什么要求?要进入毅伟商学院是否很困难?

薛珍纳:我们希望学生们是“多面手”。以高管培训项目为例,我们希望学生既有大学学位,又有充分的工作经验,而且要热衷于培养沟通能力或者已经具备优异沟通技巧。因为案例教学的一大难点在于,学生们要就某个商业问题做出决策,然后在课堂上与同行探讨、辩论,这是一种很好的刺激学习兴趣的方式。

以财务、领导力或国际战略课程为例,这是一种很好的促进你把读到的学术知识应用到商业情境中去的方式。这种学习方式相当困难,我知道很多来自中国大陆和亚洲其他地区的学生起初可能会觉得这令人生畏,因为他们并不常被要求做决策,但随着时间推移,他们会变得非常适应。

第二节   中国高管升迁比美国高管快

作为最早关注中国的欧美商学院,毅伟一直致力于案例教学的全球性研究,它们不仅拥有全球数量最多的亚洲案例,而且还有全球最大的汉语案例库。薛珍纳认为,中国市场庞大,中国经济发展迅速,关注中国理所应当,重要的是要帮助中国高管们健康的“走出去”。

网易财经:如您所述,哈佛与毅伟被认为是案例教学法的先驱,许多中国商学院也使用毅伟那些富有创意的案例作为教学材料,毅伟何以如此权威呢?

薛珍纳:我们多年前就在中国大力投资。三十年前,我们开始与清华大学合作,进行联合教学,并开始撰写许多中国案例,如今毅伟是全球最大的亚洲案例、印度案例出版社,我们还握有全球最大的汉语案例库——我们超过一半的案例都已经翻译成了简体中文。我们还与中国的各大MBA学校合作,提供案例教学研讨会,助其充分利用这种独特的教学方式。

网易财经:众所皆知,商学院诞生于欧洲和美国,而在美国发展得最好,您认为欧美商学院与正在发展中的亚洲商学院之间的最大区别何在?

薛珍纳:这个问题非常好,也是我们需要考虑的。如何让我们的课程适用于亚洲?要知道亚洲的市场环境可能不同于西方国家。我认为西方高管和亚洲、中国高管所面临的情况的不同之处主要是增长速度。中国市场仍在急剧扩张,人们的职业路径发展很快,以IBM这样的企业为例,该公司说在中国一个大学毕业生可能在七年内升迁到副总裁(VP)级别,而在美国这需要十五年。

人们的学习曲线也得非常快才能适应市场的发展。这一现状给中国职场人士带来了很大压力,迫使他们在完成要求很高的工作之余,还要迅速培养自己的技能。而在西方,从很多方面来看眼下市场都不景气,战略方面的压力大得多,得研究如何在非常成熟的市场之下塑造优势,两种市场上人们面临的压力不同。

我们需要在这两种地方都能良好运行的课程,我们的国际领导力、全球领导力课程就是如此,在西方、在亚洲都获得了非常正面的反馈。这是通过加入侧重创新与增长的成分实现的,这帮助西方人寻找成熟市场的新机会,帮助亚洲人抓住迅速增长中的机会。

网易财经:这是否也是毅伟在中国开设分校的原因?

薛珍纳:确实如此。我们在香港开设的校区已经运行十五年了,非常成功。而在中国大陆,我们认为现在时机相当好——我们找到了中国政法大学这个绝佳的合作伙伴。我们希望实现的定位是,抓住中国市场一种正在增长的需求——那些已在中国非常成功,寻求拓展全球市场的企业。这和我们这些西方人的学习需求正相反,我们来中国时要学习如何在中国做生意。如今中国人也开始说,我们在中国已经很成功,但有时我们的中国文化、中国作风在西方不会很成功,如何才能学习国际做法呢?

第三节  最有价值课程是“思维方式”获得转变

网易财经:您之前提到教育对象是大学毕业生,那从贵院的角度来看,应该培育学生们去匹配企业的要求呢?还是培养具备创造精神和新管理技能的学生,让他们去影响所在企业呢?您认为需要从这两种模式中选择其一吗?

薛珍纳:我认为您提出了两种很有趣的观点,我不认为必须二选一。有些在其领域相当领先的公司非常希望其员工具备创新、创造能力和技巧,这些公司支持商学教育。还有些高管们觉得已在某家公司效力多年,但不确定那是真正想待的地方,EMBA课程可能助其学得新技能、结识新人脉,并考虑其他选项。

网易财经:您认为商学院的最终价值体现在什么方面?

薛珍纳:我认为像我们这样的学位项目的最终价值在于,培养充分具备应对多种问题的能力的高管群,我们的教程设置采用“全企业”策略,这意味着覆盖运营、战略、财务、增长与创新等各个方面。我本人也是毅伟商学院的学生,毕业于多年之前。我可以告诉大家,我从案例教学中学到的最有价值的课程是——直到现在,如果我遇到某个商业问题,我会立即把它当作一个案例去处理。

我会说,亚洲分院的院长薛珍纳身处香港,正在考虑如何解决某个问题。这就是你能学到的思维方式,从毅伟商学院毕业之前,你得完成超过150个商业案例,学会非常迅速的分析问题,将其放入一个便于作出决策的框架,然后采取行动。

网易财经:对希望进入商学院的中国学生和企业家,您有什么建议?

薛珍纳:我的建议是,首先要确定这是您真正致力于做好的事情,这需要投入很多时间和精力,需要在企业责任、家庭责任和课程之间做好平衡。商学院非常有价值,但在一段时间内也很有压力。

另外,你应该弄清为什么想读这类课程,这也是我们在招生过程中的工作之一,我们团队中有人专门提供职业服务,他很有影响力,能确保入读EMBA课程的学生的目的,真的与其需要投入的精力相匹配。我的意思是,如果这真能推动他的职业发展,那很好;如果他觉得有用,但实际上用不上,我们则劝说他不要入读。

第四节  培养企业领袖的全球工作能力

薛珍纳认为,培养可在全球范围内发挥才能的企业领袖,这是商学院办学的侧重方向。帮助学员获得“思维方式”上的转变,便是他们得到的最有价值课程。但如果不能学有所用,读再多的课程也是多余的,所以还不如劝其不读。

网易财经:现在中国有很多优秀的商学院,比如北大、清华,毅伟为何选择与中国政法大学合作呢?

薛珍纳:我们很喜欢政法大学的一点是,该校作为一家法学院的地位众所皆知,而我们在加拿大也是如此,我们既有加拿大最优秀的“法商课程”,也有最优秀的商学课程,很多学生都拿到了双学位。中国政法商学院的孙选中院长看到了在中国将商学和法律结合的巨大机会,该校已有22万法学毕业生,很多都已经在国有企业担任重要职务,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天然市场,带来国际商学院经验,有助于这些人士抓住机会,让所在企业走向世界。

网易财经:在亚洲,比如在中国,贵院的教育主要侧重什么方向?

薛珍纳:我们最重要的方针是培养可在全球范围工作的企业领袖。这要求我们侧重战略、全球思维方式、创新、增长以及人才——如何培养人才、如何培训、如何造就一套优异的组织架构,使其不仅利于本年度的销售,还能支持年复一年的持续增长。

网易财经:能否进一步介绍下贵院与政法大学的合作项目?

薛珍纳:现阶段最主要的合作是,运行几个高管教育课程,不过现在还只是测试市场的“胃口”。我们看到高管们对国际教育很感兴趣,很愿意接受国际教职人员的指导。但我们也发现中国的许多高管教育课程对课前准备要求不严,但在案例教学体系下,你不能就这么走进课堂,必须提前阅读案例,准备好参与讨论。我们正在努力研究如何让人们理解案例教学的要求,希望最终能提供高管工商管理硕士(EMBA)学位课程,由毅伟商学院与中国政法共同提供。我校批准该计划的程序已进入最好阶段,希望今年或明年该EMBA课程就能面世。

网易财经:该课程与加拿大的课程一样吗?

薛珍纳:课表和教员都是一样的,区别只是中国的课程用中文教学。这对我们的教员来说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尽管那些不会说中文的教员已在学习,但他们还需要学会如何通过同声传译教学。这也是我们正在测试几个高管教育项目的原因——让教员们适应这种教学方式。迄今为止结果很好,他们乐在其中,还发现来上课的学生们非常聪明。

第五节 不能通过在市场上“试错”汲取教训

因为中西方管理方式有着很大的区别,薛珍纳认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时候,可能管理上的障碍多来自于企业领导者。所以学会如何在不同的市场里有效地进行沟通,中国的企业家们应该通过案例方法学会国际贸易,而不是在市场上去通过犯错误汲取教训。她还表示,对于那些只希望在自己简历上增加MBA学历的人,这是不能被接受的。

网易财经:中国历史和古籍上有很多涉及管理和创新的言论,但现代中国人可能认为现代西方管理学更容易学习、更实用,因此人人都在学习西方管理理论。在您看来,您是否认为中国存在自己的管理方式,如果有的话,这些中式管理方式有何优势?

薛珍纳:我认为在管理风格上确有差别,这很大程度上与文化差异有关,比如就个人能力的发挥上有很多优异的研究。在权力集中度方面中国企业可能全球领先,也就是说,企业员工非常依赖于最高层人士设定方向、发出指示,而在加拿大和美国等国家的权力基础更低,往往不是最高层人士指示你该如何去做,而是该高层人士要求公司拿出创意来,然后他或她给予支持。

这种风格差异很大,这也是我们为将毅伟商学院课程带到中国来而深感兴奋的原因之一,因为我们认为对那些想拓展到海外的企业来说,以华为等非常成功的全球性企业为例,这就是他们头痛的问题:他们说“我们非常优秀,拥有在中国运转非常良好的企业文化。但在欧洲、美国或加拿大推行时却存在障碍,因为国际员工不那么适应此种经营环境”,这就是我们认为与中国政法的合作项目很有价值的原因,他给中国高管带来了非常安全的环境,让他们在课堂里通过案例学会国际贸易,而不是在市场上去通过犯错误汲取教训,他们可以在课堂里学到很多,然后应用到市场上。

第六节  帮助中国公司与国外市场沟通

网易财经:您刚才提到华为,我们都知道很多中国企业希望进入美国市场,但对于它们来说似乎难度比较大,虽然华为和中心进入了美国市场,不过似乎中国企业面临一定的阻力,您认为这是市场问题还是政治问题?

薛珍纳:我认为这存在多方面因素,大家都已经了解到华为在美国市场所面临的挑战。在加拿大市场,还与一些被政府视为具有政治敏感性或影响国家安全的领域有关。但是它们也在很多其他产品领域表现良好的,因此这个例子说明媒体只关注其中一个存在问题的方面,但事实上它们也在很多其他产品领域里表现良好。我认为,总的来说要打进美国市场是较为复杂、困难的,即使加拿大如此接近美国,是其最大的贸易伙伴,加拿大企业要想在美国成功也非常困难。

因此,这正是为什么我们要和中国农业银行等企业合作,在加拿大为高官们提供课程,因为他们可以利用加拿大作为理解美国市场的基础,从而更加有效地打入美国市场。大部分美国企业都在加拿大设有分公司,加拿大很多服务行业和制造业的企业都为美国服务。因此,这是一个有趣的典型模范。我认为对于中国,目前较大的挑战在于处理国际市场过程中的效率问题。西方媒体在公众对品牌的态度方面有很大的影响力,因此这种背景下中国企业应该学会如何在不同的市场里有效地进行沟通。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认为,与中国达成合作并推出专门的课程以帮助解决这个需要是非常大的机遇。

网易财经:从管理或者法律的角度,您认为中国企业进入美国市场前需要进行什么准备?

薛珍纳:这与外国企业进入中国相反,这需要从这些市场引进值得信任并且可以相互顺利合作的人才。此外还应该花时间进行研究,了解当地市场;中国企业在内部考虑什么方法是行得通的,什么需要进行相应的调整才能实现较高的效率。以华为为例,该公司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和开发,非常关注如何建立一个创造性的认知环境从而帮助中国公司了解如何更好地与国外市场沟通。这些都是例子。

第七节   不欢迎只想要商学院学历的人

网易财经:在中国,我们有时候对MBA有一种误解,有人认为MBA是一个与其他同学建立良好关系的好地方,这方面的价值甚至高于学习,有人认为MBA或EMBA是“富人俱乐部”。您有什么办法让大家真正理解MBA的价值?

薛珍纳:针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项目。这是我们的项目将面临的挑战,我们的项目将是严肃的MBA项目。其建立的网络非常强大,因为每一位研究过案例的同学都会参与讨论,学习小组需要进行大量合作。因此,这就像在一个重要的商业项目里与同事合作时创造的丰富人际关系,这正是我们的项目所提供的。对于那些只是希望在自己的简历上增加MBA学历的人,这是我们的项目所不能接受的。中国有很多人,因此需求也有很多种。但是我们的需求专注于那些希望真正有意于学习并建立非常强大人脉关系的高管。

网易财经:您能给中国的商学院同行们提些建议吗?

薛珍纳:中国其他的商学院?

网易财经:是的。

薛珍纳:我鼓励大家尽可能多地采用案例教学,这是一个创造经验教学的实用途径,给学生们带来很多价值。这也是我们希望带给各位合作伙伴的。

 
 

联系方式

本期编导/专题:杨顺霖
主持人/英文字幕校对:刘娇月
拍摄 /后期:姜鸿宇/浦鑫
E-mail:shangye163#126.com (#换成@)
电话:(+8610)-82558826
主编信箱 热线:010-82558742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