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607

汉能大裁员背后:转型自救求解资金重压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网易财经
汪峥
爆料邮箱: wang_zheng@corp.netease.com 编辑:胡非非

继股价暴跌、被香港证监会强制停牌后,汉能薄膜发电于今年8月28日发布2015年半年财报,承认自2011年上市以来首次亏损5932万港元,不得不进行重组转型。这一次,汉能将目标瞄准了时下方兴未艾的分布式光伏产业。同时,在政府关系及资金支持上优势不再的汉能,变传统直销模式为经销模式,因此大规模裁员2000人。而为了摆脱长期受困的内部关联交易,汉能更是押宝"独立第三方"业务。

但汉能的重组计划并不顺利。分布式光伏发电虽受益于国家相关政策,但民间推广困难重重。经销模式固然直接对接企业客户,但实际运作中却引发经销商诸多纠纷,甚至曝出汉能资金吃紧的说法。而在"独立第三方"业务上,汉能通过配发股份以维持合作的方式亦不理想,其最大订单交易至今未能完成。

内外交困的汉能薄膜发电集团有限公司(汉能薄膜发电,00566.HK。下称"汉能")开始进行重大战略调整。

今年8月28日汉能发布的半年财报显示,其上半年营业收入为21.18亿港元,同比减少34%;亏损额为5932万港元,相较去年同期盈利16.76亿港元,净亏103.5%,自2011年借壳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亏损。

同时,半年报还提出重组计划,包括撤销原有的高端装备产业集团及产品开发集团,从母公司汉能控股集团等各级公司大幅裁员2000人(约占员工总数的36.7%),以及成立分布式能源等5个新事业群。

8月31日,汉能针对半年报发布情况说明,称业绩下滑主要系公司终止关联交易所致,而大幅裁员则是因为公司将从直销模式改为经销模式。

网易财经梳理汉能财报发现,去年上半年,汉能向银行及其他借款为7.18亿港元,利息开支总额为1300万港元。而今年上半年,其借款和利息开支总额分别达到15.2亿港元及5900万港元。

与汉能多有接触的一家会计事务所人士告诉网易财经,汉能面临的资金问题不小。多位汉能经销商向网易财经证实了这一点。有经销商透露,汉能大举裁员,改直销模式为经销模式,一个重要目的,就是缓解其沉重的资金压力。

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章晓科对网易财经表示,中国光伏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偏高,且容易走向极端。而这背后隐藏的选择是:究竟是凭实力"做产业",还是借概念"做资本"?金诚同达律所早在2012年便代表中国政府全程参与美对华光伏企业"双反"(反倾销、反补贴)系列案件。

章晓科认为,中国光伏企业若要避免资本宿命,必须走出"上下游全做"的全产业模式之"闭环",否则一旦某一环节出现问题,则负面影响将会呈几何级数递增。

转型分布式光伏

"但股价暴跌,被强制停牌后,汉能已很难在大型项目上再获得银行贷款和政府支持。"汉能战略管理部原高级研究员陈石对网易财经分析,汉能因此转向分布式光伏也是现实的选择。

根据汉能2015半年报,在汉能新事业群的调整中,关于分布式光伏的转型分析最为详细。汉能表示,因大型地面光伏电站受限于土地资源、电网送出能力和国家补贴资金压力等诸多因素,同时薄膜技术已突破以大型电站为主导的格局,未来分布式光伏发电将迎来高速发展。

所谓分布式光伏发电,是指在用户场地附近建设光伏发电设施,利用当地太阳能资源发电,用户自发自用,多余电量上网。该方式具有因地制宜、清洁高效、分散布局等优点。

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章晓科目前所致力的主要业务之一,便是为国内大型光伏企业提供项目融资咨询。在他看来,虽然传统集中式电站目前仍为主流,但分布式光伏更具"想象空间"。

近两年来,国家和地方政府不断通过给予补贴、政策,鼓励分布式光伏的发展。

2013年8月,国家发改委明确全国分布式光伏补贴标准为每度0.42元。财政部下发通知,规定将补贴资金通过电网企业转付给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单位。国家电网及南方电网亦在当年先后下发支持分布式光伏的意见。

今年上半年,多地政府下发了推进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建设的文件,对相关电站建设进行实质推动。以北京为例,8月26日,北京市财政局、发改委印发奖励资金管理办法,对分布式光伏发电予以每千瓦时0.3元的5年补贴。

章晓科表示,相比于大型地面光伏电站,分布式光伏电站的投资更为便利、灵活,而且一旦实现发电,便意味着享有自国家到地方甚至是工业园区的"分级补贴"。但他同时也指出,分布式光伏电站依托的主要是建筑物屋顶,不仅相对分散、难以推广,而且项目的备案流程在各省甚至各市也不统一,给光伏企业的进入造成一定困难。

目前,分布式光伏项目更多集中于工业园区及大型企业。不同于国外分布式光伏在民间的广泛应用,由于中国实行居民用电和工业用电差价,也让分布式光伏的民用推广并不顺畅。

网易财经梳理2015年汉能业务时发现,就在股价暴跌前一个月,汉能瞄准的仍是大型基地建设。

4月16日,汉能与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政府签约,投资建设占地150亩的10兆瓦薄膜太阳能电池研发制造基地。汉能2015半年报显示,黄陂区政府曾协助该项目争取国家、省市等各级政府的专项扶持资金,以及当地金融机构的融资支持。

"但股价暴跌,被强制停牌后,汉能已很难在大型项目上再获得银行贷款和政府支持。"汉能战略管理部原高级研究员陈石对网易财经分析,汉能因此转向分布式光伏也是现实的选择。

网易财经梳理汉能财报发现,2014年上半年,其银行及其他借款为7.18亿港元,利息开支总额为1300万港元。而今年上半年,其借款和利息开支总额分别达到15.2亿港元及5900万港元。

此前,受益于政府关系及融资支持,汉能急速扩张并缔造光伏帝国。但随之而来的借款及利息压力,在其被迫终止内部关联交易后日趋沉重。

在此背景下,汉能不得不改变其销售模式,由直销变为经销,以对接民间和企业市场。而此次汉能大幅裁员2000人,正是其销售模式改变所致。

经销模式或为缓解资金危机

汉能华东地区某经销商向网易财经表示,早在今年4月,汉能内部相关负责人曾向其透露,汉能大举推行经销模式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缓解其沉重的资金压力。

对于大力推行的经销模式,汉能表示取得"积极效果",在建立和完善分销体系中,"迅速推进户用产品销售速度,同时发掘商用产品的商机"。

汉能华东地区某经销商向网易财经分析说,经销模式不仅能节约销售成本,而且更易操作——相比于在政府和银行间周旋,经销商直接面对的是客户与企业,这与汉能分布式光伏的扩张相契合。

但事情还有另外一面。该经销商称,早在今年4月,汉能内部相关负责人曾向其透露,汉能大举推行经销模式的主要目的,其实是为了缓解其沉重的资金压力。

网易财经自多位汉能经销商处获知,汉能的经销加盟分为"核心级"和"钻石级",除10万元保证金外,"核心级"的最低进货额为30万元,"钻石级"则为200万元。

今年3月21日,汉能首批60家薄膜发电体验店开业。当时,汉能表示,至今年年底其直营店规模将达500家,经销商规模将达3000家。

根据汉能2015半年报情况说明数据,汉能已签订的经销商数量为1260家。而汉能一位省分公司经销负责人则对网易财经确认,目前汉能签约的经销商实际达2000家。

若以每家经销商最低投资40万元(保证金10万元、最低进货额30万元)来计算,那么汉能自这2000家经销商处拿到的资金至少达8亿元,这或将缓解汉能迫在眉睫的资金饥渴。

5月的股价暴跌及股票被强制停牌,并未影响汉能的经销战略,尤其是在6月,其经销招商格外密集。

汉能控股官网报道显示,6月12日至13日,汉能在上海、杭州、南京、合肥等地举办"汉能户用产品大型招商会",宣传对经销商提供"易找到、易订单、易送达、易安装、易售后"的"五易"支持。

6月19日,汉能在北京举办户用薄膜发电系统京津冀三地招商大会,共吸引近600名意向经销商参与。

6月25日,汉能官网发布信息,公布招商大会将继续深入至国内12个城市。

对于汉能的"五易"支持承诺,多名经销商向网易财经提出质疑。而华南某地级市的汉能经销商陈斌(化名),更是直言"受骗"且"难以维权"。

2014年底,陈斌所负责的公司与汉能签订了2015年地区独家代理合同,合同规定汉能不得在其代理区域销售汉能薄膜光伏组件产品。但今年4月,汉能薄膜发电体验店却在距陈斌店面仅200米左右位置开业。

陈斌对网易财经表示,因加盟汉能经销商,其投入共达100多万元,唯一"成果",仅是在自家建设了可分布光伏电站的"样板工程"。而汉能的违约行为无异于使其"血本无归"。双方多次交涉之后,汉能一度表示,因内部备案疏漏,导致经销商与体验店冲突,为此将对陈斌进行赔偿。

但此后汉能却又起诉陈斌拖欠保证金5万元,要求解除与其签订的合同。对此,陈斌反驳说,当时签订合同时,汉能相关负责人曾许诺他相关费用可给予迟交时间。

除了陈斌,还有多位汉能经销商向网易财经透露,在交纳保证金后,汉能的相关技术支持和安装协作常常缺位,以致投资回报缓慢。

对此,前述汉能省分公司经销负责人表示,虽然目前几乎没有经销商实现"回本",但每销售一套汉能设备,经销商的保底利润达12%-15%,且不限指导价基础上的实际销售价。"赚不赚钱,凭的是个人关系和业务能力。"

另外,该负责人解释说,汉能对经销商收取保证金,不是汉能为缓解资金问题而采取的方式,而是为了规范经销市场,避免串货行为和低价竞争。

针对经销商的前述问题反映,网易财经曾多次向汉能控股集团及汉能薄膜发电集团官网公开邮箱发函申请核实,截至发稿,未收到任何反馈。

在业内人士看来,无论是扩大分布式光伏电站建设,还是大力推广经销模式,背后,都是汉能长期以来的内部关联交易已难以维继的现实——香港证监会的强硬态度及媒体的不断质疑,使得汉能在进行重组时,不得不对"独立第三方"业务格外倚重。

配发新股激励独立第三方业务

目前,汉能的独立第三方业务集中于山东新华联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满世投资有限公司及宝塔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而为了与三家企业建立长期业务关系,汉能不惜通过股份认购进行激励。

根据财报,汉能自2010年以来高达148亿港元的合计营收,均为母公司汉能控股集团的设备采购。而汉能2015半年报显示,因终止内部关联交易,今年上半年汉能关联交易下跌至少1亿港元,同比降幅超九成。

因此,汉能明确表态,"董事会预期在重组建议执行之后,将可让本集团进一步拓展与独立第三方进行之业务"。

据网易财经了解,目前,汉能的独立第三方业务集中于山东新华联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山东新华联")、北京满世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满世")及宝塔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宝塔投资")。

汉能2015半年报显示,汉能与上述三家企业的业务合作均为BIPV(光伏建筑一体化)。山东新华联及北京满世的订单总额均为6.6亿美元,宝塔投资的订单总额为13.2亿美元。

汉能的BIPV业务始于2014年。当年,汉能召开BIPV产品发布暨技术研讨会,除宣布位于其总部的BIPV项目一期工程竣工并投入使用外,更明确表示未来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将最终取代大型地面太阳能电站,而BIPV则为发展太阳能的主要路径之一。

BIPV项目成为汉能脱离内部关联交易的关键。而为了与山东新华联等三家企业建立长期业务关系,汉能不惜通过股份认购进行激励。

今年2月26日,汉能以每股3.64港元的价格,向山东新华联股东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发行15亿股新股。6月30日,汉能收到山东新华联继续履行销售合同的书面确认和交纳的部分订金。

3月30日,汉能计划以每股5.38港元的价格,向北京满世股东内蒙古满世投资有限公司发行不超过11亿股新股。作为回报,汉能亦收到北京满世继续合作的书面确认。

此外,计划向北京满世发行新股的同日,汉能还与宝塔投资签订认购协议,计划以每股5.38港元的价格,向宝塔投资股东宝塔石化集团发行不超过30亿股的新股。

但不同于与山东新华联及北京满世的顺利合作,至今汉能未能收到宝塔投资将要履约的书面确认,因此相关销售合同及股份认购协议暂未进行。

对此,汉能表示,宝塔石化集团由"超过100家附属公司及联营公司组成",且"2014年销售收益达人民币400亿元",所以汉能会与对方尽快确认销售合同进展情况。但有媒体报道称,宝塔石化2014年"经常停工","营收不足80亿元人民币"。

通过汉能与山东新华联等三家企业的合作,汉能为摆脱关联交易投入巨大。但独立第三方业务能帮助汉能走出困境吗?

在2015夏季达沃斯论坛"中国改革议程"分论坛上,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金融学教授朱宁表示,中国很多经济领域里已经出现严重的产能过剩,其中一个典型,就是风能、光伏产业不计成本的投资。

章晓科分析认为,类似汉能、赛维LDK、尚德电力这类大型光伏企业,其全产业模式突进的风险在于,一旦某一环节出现问题,则负面影响将会"呈几何状递增"。相反,像顺丰光电这样专做电站产业的企业,反而一直比较稳健。

而对于目前所处的困境,汉能在2015年半年报中亦不得不承认,今年下半年之盈利及收益 "可能将受到进一步影响及恶化"。 (实习编辑王歆悦对此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胡非非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