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711

还原教育电信诈骗利益链:2000元买省高考名单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2016-08-30 09:33:22

网易财经
陈姿羊
爆料邮箱: gzchenziyang@corp.netease.com

山东临沂准女大学生徐玉玉被骗猝死,让游走在灰色地带的教育电信诈骗产业浮出水面。网易财经调查发现,以学生/考生信息泄露为源头,俨然形成了一条完成的电信诈骗黑色利益链。作为整个链条的核心,非法流出的学生个人信息,在QQ群、贴吧等网络渠道长期以极低价格售卖。一名从事这项生意的掮客透露,仅需2000元即能购买5.4万条湖北省2016年高考考生个人信息。而诈骗者联系信息泄露人的非实名制电话号码,在电信虚拟运营商经营乱象之下,亦能轻易购得。徐玉玉案发生,虚拟运营商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其实名制的漏洞,被认为间接助长了电信诈骗。工信部就此表态称,将进一步加大对虚拟运营商的监督管理力度,把实名制落实情况,作为虚拟运营商申请扩大经营范围、增加号码资源、发放正式经营许可证的一票否决项。

山东临沂准女大学生徐玉玉之死,让游走在灰色地带的教育电信诈骗产业浮出水面。

2016年8月21日,因被诈骗电话骗走9900元大学费用的徐玉玉,在报警后因郁绝于心导致突然昏厥,最终不幸离世。徐玉玉的教育信息从哪里泄露?犯罪嫌疑人又是通过何种渠道拿到相关信息?

网易财经调查发现,以学生/考生信息泄露为源头,俨然形成了一条完成的电信诈骗黑色利益链:首先,内部人士或黑客从学校、教育机构或相关部门等渠道获取学生信息,并将这些信息低价打包给掮客,然后由掮客将学生信息倒卖给散落全国各地的电信诈骗者,诈骗者再通过大量非实名电话号码,甚至通过网络改号软件等渠道伪装成官方电话联系学生或其亲属,最终通过话术包装实施诈骗。

不止针对高考毕业生,下至幼儿园孩子上至大学研究生,甚至执业医师、职称英语、证券从业等专业考生,均成诈骗目标。

作为整个诈骗链条的核心,非法流出的学生个人信息,在QQ群、贴吧等网络渠道长期以极低价格售卖。一名从事这项生意的掮客告诉网易财经,仅需2000元即能购买5.4万条湖北省2016年高考考生个人信息。而诈骗者联系信息泄露人的非实名制电话号码,在电信虚拟运营商经营乱象之下,亦能轻易购得。

环环相扣之下,徐玉玉的遭遇,在学生/考生群体中绝非个例,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高考生信息零售0.1元/条

一名商家向网易财经展示了其手中的考生信息。以2016年湖北高考考生数据为例,该商家共收集了5.4万条名录,零售价0.1元/条,打包2000元。如果加上湖南省长沙市4.5万条高考生名录一起,则售价4000元。

每天围绕在身边的垃圾短信、骚扰电话,背后实则隐藏着近百亿元的产业链。2016年3月,中国银监会消费者保护局局长邓智毅曾对媒体表示,近几年全国电信诈骗平均每年损失100亿元。

而在临近开学之际,学生教育信息泄露导致的电信诈骗案,开始在各地频发。8月23日凌晨,与徐玉玉同属临沂市的大二学生宋振宁,在遭遇电信诈骗后,也心脏骤停不幸离世。根据《南方日报》报道,在徐玉玉事发前后5天,仅山东地区就发生了3起电信诈骗学生案。

回溯这些案件,学生教育信息泄露途径成为关键。网易财经调查发现,相关信息流出大体为两种情况:一种是学校、招生办、教育机构、数据存储平台等内部人员的主动泄密;另一种则是黑客入侵获取目标数据。而购买数据的,除了电信诈骗人员,培训机构和民办学校招生处也是常客。

这些流出的数据,以极低的价格被搜集教育信息的商家收购。在名为"考生名单考试数据"的QQ群中,上海地区一名从事该生意的商家告诉网易财经,其收集上海地区小、初、高学生信息,收购价为0.06元/条,"这差不多也是市场价。专业考试的考生数据会高一些,0.5元/条-5元/条。"

通过QQ群等网络社交工具,数据信息出售者、二道贩子和收购方群聚一起,每日滚动更新最新掌握的数据信息或者信息收购需求,形成了一个小型的闭环交易。而泄露出去的学生信息,被掮客通过QQ群、百度贴吧、58同城网、赶集网等平台打包整体出售。

一名商家向网易财经展示了其手中的考生信息,包括高考生、四六级英语考生、大学毕业生、成人自考生、会计从业考生、职称英语考生、房产评估师考生、执业医师证考生等多种数据,包含学生姓名、年龄、住址、联系方式、家庭情况等各项情况。每大类学生数据售价不同。以2016年湖北高考考生数据为例,该商家共收集了5.4万条名录,零售价0.1元/条,打包2000元。如果加上湖南省长沙市4.5万条高考生名录一起,则售价4000元。

另一名商家则告诉网易财经,"一手高考考生数据在1元/条-2元/条。但现在马上开学,基本都是二手数据,零点几分钱一条也有人在卖,售价会越来越便宜,到明年就卖不出去了。"但当被问到这些数据的获得渠道时,该商家拒绝透露,仅称"自有办法"。

实名电话卡可轻易购得

打电话是更为直接的诈骗方式。通过非实名或他人实名手机号,诈骗团伙采用精心设计的话术与学生/考生本人接触。值得注意的是,在电话实名制实行近3年的当下,免证件认证的电话卡仍可通过各种渠道轻易购入。

在获得信息数据后,通过大量短信代发平台,网络虚拟电话或手机卡地下交易平台,诈骗团伙即可开始广撒网式的短信/电话联系。

短信群发是电信诈骗的常见方式之一。于是,打着"信息技术公司"名号的短信群发平台开始应运而生。这些平台根据短信内容,将信息定向发送至相关手机用户。显示号码则自行选择,既可选择"106"开头,也可选择虚拟手机号码。

网易财经从某短信群发平台了解到,群发最低套餐为1000元,可群发至1.4万名手机用户,平均每条0.072元;最高套餐则为3.5万元,可群发至100万名手机用户,平均每条0.035元。该平台商务经理强调:"教育类广告信息只能通过虚拟手机号码发送,因为运营商有规定。"

打电话则是更为直接的诈骗方式。通过非实名或他人实名手机号,诈骗团伙采用精心设计的话术与学生/考生本人接触。值得注意的是,在电话实名制实行近3年的当下,免证件认证的电话卡仍可通过各种渠道轻易购入。

这些地下交易群隐匿于网络之中,虚拟运营商("170"开头)号段是渠道销售的主要产品。一名手机号贩子告诉网易财经,除了青海、西藏、新疆、内蒙和云南外,全国其他省市归属地的手机卡,他都有销售。"'170/171'开头,60元一张,包含50元话费,月租19元,全国语音0.1元/分。"这名号贩子如数家珍,"也有'135/138'开头的手机号,但数量不多,80元一张,包含50元话费。"

"手机号进货之前就已经实名注册了。"上述号贩子称,这些提前实名注册过,再卖给用户的号卡,在行内被称为"黑卡","有很多做倒卖身份证和身份证号生意的,提前实名制不是难事。"

"黑卡"大量被运用于电信诈骗中。而由于不是使用者的真实登记信息,警方往往很难追查。

根据2016年5月初工信部公布的数据,自2015年11月至2016年4月底,工信部组织电信企业对14万余个涉及通讯信息诈骗等犯罪的电话号码进行了快速关停,其中虚拟运营商关停号码6.02万个,占比超过40%。而移动、联通和电信三大基础运营商和虚拟运营商用户总数,当时分别约为10亿和2000万。也就是说,在虚拟运营商用户中,每1万个号码中,被用来进行电信诈骗的就有30多个。

旋涡中的虚拟运营商

2016年7月,工信部在对26家虚拟运营商的100多家网点的暗访中,发现存在违规行为网点占比达33.9%,分享通信、巴士在线、中兴视通、国美极信、苏宁互联、爱施德、京东、鹏博士等15家企业被点名。

也正因如此,在徐玉玉案发生,虚拟运营商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其实名制的漏洞,被认为间接助长了电信诈骗。而在徐玉玉案中,犯罪嫌疑人使用的手机号之一即为"171"开头,虚拟运营商为远特(北京)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下称"远特通信")。

2013年,为给三大巨头雄踞的电信市场注入活力,虚拟运营商被工信部引入市场。通过租用三大基础运营商的网络,虚拟运营商从三大运营商手中批发语音流量、短信等服务,再直接分销或者加入自己的创新服务后,卖给消费者,角色类似于"二级批发商"。

截至目前,工信部共发放了42个虚拟运营商牌照。在现有牌照企业中,不乏阿里、京东、苏宁、国美、海尔等巨头。

为什么在资本巨鳄介入之下,运营商号段依然成为电信诈骗的重灾区?此前,央视相关报道指出,由于虚拟运营商在码号数量和放号城市受到严格限制,只有当放号城市的开户比例达到50%时,才会获得下一批码号资源。因此,部分虚拟运营商不惜通过非法渠道来跑量。

一位电信行业人士告诉网易财经,在初期实名制监管还未像如今严苛,部分虚拟运营商或者旗下经销商为了增加用户量,在电话卡售出之前就完成了实名认证,即便现在日趋严格,此前跑量的电话卡依然在市面上流通。"大部分虚拟运营商实体店少。而且线下实名制认证成本高,一台普通实名认证设备在1500元左右,有些实体店没有相关认证手续。"

可以佐证的是,2016年7月,工信部在对26家虚拟运营商的100多家网点的暗访中,发现存在违规行为网点占比达33.9%,分享通信、巴士在线、中兴视通、国美极信、苏宁互联、爱施德、京东、鹏博士等15家企业被点名。

而在徐玉玉案的推动下,工信部表示,将进一步加大对虚拟运营商的监督管理力度,把实名制落实情况,作为虚拟运营商申请扩大经营范围、增加号码资源、发放正式经营许可证的一票否决项。

网易财经注意到,目前在远特通信的官方首页中,已经出现要求用户配合完成实名制审核工作的公告。

责任编辑:胡非非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