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698

绿野汽车再寻接盘侠:腾讯造车蒙阴影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2016-08-01

网易财经
虞东箭
爆料邮箱: arrowyud@126.com

腾讯、富士康与和谐汽车成立合资公司和谐富腾,三方联合造车,将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尽管今年7月12日和谐富腾高调宣布,将在2020年推出售价30万元左右的Future Mobility电动车,但和谐汽车在2015年收购的绿野汽车如今却陷入困局,不仅资产遭到冻结,还把债务纷争传导到了股东身上。目前绿野汽车欠下260余家供货商巨额货款,员工已连续放假半年,工厂也因债权人诉讼而被法院查封。绿野汽车困境背后,作为操盘方的和谐汽车,多次试图将问题资产包转让合伙公司套现,拉上腾讯、富士康共同接受绿野汽车的股权与危机,最终都未成功。出师未捷债先催,腾讯、富士康的造车之路,在和谐汽车的操盘下,蒙上了第一层阴影。

腾讯、富士康两大巨头与和谐汽车(03836.HK)合资成立公司 "和谐富腾",三方合伙造车,将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

今年7月12日,和谐富腾在媒体沟通会上宣布,首款造车计划——Future Mobility电动车将在2020年推出,计划售价30万元左右。

与Future Mobility的高调亮相相比,和谐富腾旗下生产经济型电动车的爱车公司却迟迟没有业务进展消息。而和谐汽车在2015年收购,一直宣称将注入爱车公司的绿野汽车,如今却陷入债务泥潭,不仅资产遭到冻结,还把债务纷争传导到了股东身上。

出师未捷债先催,腾讯、富士康的造车之路,在和谐汽车的操盘下,蒙上了第一层阴影。

富士康、腾讯未当接盘侠

由于港股信息披露极不完善,此前多篇媒体报道均以为,绿野汽车的股权已经根据公告被和谐汽贸转让给了爱车公司。但真实情况是,这笔交易到目前为止并未执行。

2015年和谐汽车收购绿野汽车,又与腾讯、富士康宣布联合造车,曾经轰动一时。

和谐汽车,全称是中国和谐新能源汽车控股有限公司,在香港上市,主营汽车经销业务。财报数据显示,和谐汽车2015年度营收达到106.2亿元,净利润5.63亿元。

绿野汽车,全称是浙江绿野汽车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注册地位于浙江省绍兴市上虞工业园区。2013年,绿野汽车曾发布一款纯电动SUV绿野e-X5。

2015年5月、6月,和谐汽车通过关联公司河南和谐汽车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和谐汽贸"),分两次收购了绿野汽车87.57%的股权。此后,和谐汽车启动了与腾讯、富士康联合造车的计划。

造车计划共分三步走:第一步,2015年7月2日,河谐汽贸与深圳腾讯产业投资基金(下称"腾讯产基")、富士康关联公司鸿富锦精密,共同发起成立了河南和谐富腾互联网加智能电动汽车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和谐富腾")。

第二步,2015年7月6日,和谐富腾又与其三家股东合伙,成立了和谐富腾合伙企业(下称"富腾合伙")。其权益比例为:和谐汽贸39.2%,鸿富锦精密29.4%,腾讯产基29.4%,和谐富腾2%。

第三步,2015年12月15日,由富腾合伙与和谐汽贸发起,成立了浙江爱车互联网智能电动车有限公司(下称"爱车公司")。爱车公司与绿野汽车注册地相近,都在上虞。

然而三步之后,和谐汽车的造车计划立刻哑火。

网易财经发现,和谐汽贸曾在2015年12月7日,拟将所持有的绿野汽车55%股权转让给富腾合伙,对价为2.18亿元。但这笔交易迅速不了了之。8天之后,爱车公司在浙江成立。

2015年12月31日,和谐汽贸与爱车公司签署协议,拟将绿野汽车87.57%的股权全部转让给爱车公司,交易对价为3.47亿元。

网易财经发现,由于港股信息披露极不完善,此前多篇媒体报道均以为,绿野汽车的股权已经根据公告被和谐汽贸转让给了爱车公司。但真实情况是,这笔交易到目前为止并未执行。

工商资料显示,和谐汽贸目前仍为绿野汽车的第一大股东。而自2015年年底发布股权交易公告至今,历时半年之久,和谐汽车一直没有在港股公告中披露交易结果及股权转让进展。

和谐汽贸为何急于把绿野汽车转让,而富腾合伙和爱车公司却先后都不接手?和谐汽车与腾讯、富士康之间有着怎样的博弈?

绿野汽车债务缠身

今年3月,绿野汽车通知员工放假3个月,到6月又通知再放假3个月。相关文件显示,在被绿野汽车拖欠货款的260余家供应商中,仅34家供应商的被欠货款合计就超过5000万元。

绿野汽车股权转手陷入僵局背后,是这家公司本身业务已经陷入泥潭。据网易财经了解,绿野汽车自2015年5月至今一直处于停产状态,还拖欠了260多家供应商的货款。

最新的情况是,绿野汽车位于绍兴市上虞区的厂区,已被供货商杭州飞越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下称"飞越公司")向法院申请查封。

网易财经辗转联系到飞越公司负责人,对方透露,绿野汽车自2014年起开始拖欠飞越公司货款。面对追债,绿野方面称即将被大企业收购,届时就能还款。但直到2015年绿野汽车股权转让完成,其所欠货款仍未偿还。今年3月,绿野汽车通知员工放假3个月,到6月又通知再放假3个月。在历时近两年仍未能拿回货款的情况下,飞越公司才对绿野汽车启动了法律程序。

网易财经获得的文件显示,在被绿野汽车拖欠货款的260余家供应商中,仅34家供应商的被欠货款合计就超过5000万元。

绿野汽车深陷困境发生在其股权转让之前,和谐汽车对此是否真不知情?

网易财经获得了一份日期为2015年5月11日的绿野汽车股权转让协议,内容是上虞杭州湾工业园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上虞投资")向和谐汽贸转让绿野汽车64.64%的股权。

根据工商信息,绿野汽车的注册资本为3.62亿元,那么上虞投资持有的64.64%股权对应出资额为2.34亿元。而上述协议中,股权转让价款也约定为2.34亿元,等于是平价转让,没有丝毫溢价。除此以外,绿野汽车还欠上虞投资7000万元工程款。因此从协议上看,上虞投资对绿野汽车的实际投入是3.04亿元。

在存有巨大投入的背景下,针对股权转让,上虞投资却还对和谐汽贸给出了巨大优惠条件:和谐汽贸前期仅需支付保证金1000万元。接下来直到2017年6月17日的2年时间里,和谐汽贸可以将绿野汽车所缴税收对应的税收奖励,用于冲抵股权转让价款和7000万元工程款。最终股权转让款,可在5年后的2020年6月17日,由和谐汽贸"协助绿野汽车"付清。若绿野未能付清,才由和谐汽贸在3个工作日之后,以现金支付其差额。

上述细节透露出一个信息:上虞投资及和谐汽贸对于绿野汽车的欠债困境或已有一定了解。

协议同时约定,和谐汽贸需将绿野汽车股权质押给上虞投资,往后支付相应价款才能解押,获得对应股权。

协议中的承诺条款还提到,和谐汽贸承诺在股权登记变更完成后,以增资或借款形式向绿野汽车注入5000万元,在2015年12月31日前再分期或一次性注入2.5亿元。

和谐汽贸两次套现告败

2015年12月7日,和谐汽贸拟将绿野汽车55%股权以2.18亿元卖给富腾合伙,12月31日又试图将绿野汽车全部股权作价3.47亿元卖给爱车公司。但最终两次套现均未能成功。

对于绿野汽车的债务纠纷和当前困局,和谐汽车内部人士向网易财经表示,和谐方面也是受到了蒙蔽,"被人忽悠来接盘"。但对于绿野汽车的股权质地和收购细节,该人士不愿多谈。

从实际情况来看,和谐汽车对于收购下来的绿野汽车,一度信心满满,采取过一些主动的措施。

绿野汽车的供货商,杭州方扬钢铁有关人士向网易财经表示,和谐汽贸在入股绿野汽车之前,曾经做过彻底的尽职调查,并向供货商发去问询文件,确认绿野汽车所欠货款金额,甚至与供货商探讨要求以折扣价收购债权,但是遭到许多供货商拒绝。

供货商飞越公司负责人指出,和谐汽贸方面给出的折扣太低,从6折到7折、9折都有,但是供货商本身利润就不高,接受这样的折扣意味着亏损。"因为腾讯、富士康这样实力企业的加入,让我们对要回货款有了信心,所以大家决定再等等。"该负责人说,最终等待无果,供货商将选择抱团维权。

2015年5月绿野汽车的股权交易完成后,和谐汽贸还进一步增持了绿野汽车的股权。到2015年7月31日,和谐汽贸在绿野汽车的股权比例,由从上虞投资获得的64.64%上升到87.57%,所占注册资本金由2.34亿元上升到3.17亿元,增加了8300万元。绿野汽车小股东仅剩一家,其余全部退出。

知情人士向网易财经透露,绿野汽车此前的一些小股东如闰土控股,对绿野汽车的困境均有一定认识。闰土控股在绿野汽车的初始出资额为1500万元,但是2015年6月时选择折价认亏退出。因此,和谐汽贸在绿野汽车提升股权比例的资金投入,实际应小于8300万元。

在前期付出一定投入后,和谐汽贸与上虞投资约定的2015年底注入2.5亿元就没了后话。不仅如此,和谐汽贸的选择还出现了大转弯。

2015年12月7日,和谐汽贸拟将绿野汽车55%股权以2.18亿元卖给富腾合伙。相关条款提及,富腾合伙需先行向和谐汽贸支付首期款7715万元。此次转让未果后,当年12月31日,和谐汽贸又试图将绿野汽车全部股权作价3.47亿元卖给爱车公司,并要求爱车公司以现金支付1.23亿元作为首期款。

在投入1000万元保证金和不到8300万元的后续增持费用后,若能从爱车公司获得1.23亿元首期款,那么和谐汽贸账面上将能实现3000万元盈利,并能把绿野汽车这个烂摊子丢给爱车公司。

最终,和谐汽贸的两次套现均未能成功。网易财经就此询问了腾讯产基有关人士,对方表示,目前与和谐汽车、富士康仍是合伙关系,对于和谐汽贸的上述行为不便置评。

绿野汽车与爱车公司目前的动向,令债权人忧心忡忡。有债权人向网易财经透露,绿野汽车连续放假半年的同时,该公司不少业务骨干均已转到爱车公司任职。而爱车公司此前产生的一些费用如电费、研发费用等,均是以绿野汽车的名义支付,等于是侵占了绿野汽车的利益,加大了其危机。大股东一边拖延还款进程,一边故意把绿野"空壳化",此等行为令债权人极为焦虑。

而和谐汽车内部人士则认为,绿野汽车是独立的法人,所欠债务本来就应该由其自行承担。

责任编辑:胡非非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栏目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