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673

顺威股份翻云覆雨:牛散一年暴赚7亿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2016-05-17

网易财经
代路
爆料邮箱: jusazodu@163.com

顺威股份(002676.SZ)强势行情走势背后,实际控制权变化风起云涌。"牛散"文细棠先期受让了顺威股份2800万股股票,但后续入主上市公司的非公开发行运作,仅过半年即告失败。与此相应,另外两名牛散蒋九明与文菁华,则将通过资管计划接盘文细棠成为顺威股份新大股东。网易财经发现,文菁华与文细棠不仅均来自深圳,而且两人的投资背景履历中,各有一个挥之不去的"王兰香"。而与文细棠结成一致行动人的浙江朱雀公司,背后或涉另一牛散朱康军。目前顺威股份的董事中,有两人均曾在朱康军控制的锦亮实业任职过。朱康军曾因卷入已退市的博元投资(600656.SH)内幕交易案,而在今年4月受到证监部门处罚。与朱康军2015年在博元投资上的豪赌重组失败相比,同样是瞄准重组,牛散们在顺威股份上似乎换了玩法。

过去一年,上证指数经历了从5178点跳水、反弹、熔断、再跳水的惨烈走势。中小板指也从2015年6月最高的12084点,跌至当前的6500点左右。

上市公司顺威股份(002676.SZ)在近一年的动荡行情中却显得极为强势:每次暴跌后都有强势反转,创出新高,即使今年年初的熔断行情对其影响也极为有限,目前股价较2015年年中几乎翻了一倍。

而在顺威股份的强势行情背后,实际控制权变化却风起云涌。

今年5月4日,顺威股份公告称,自然人蒋九明与文菁华将通过资管计划,分别从大股东新余祥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祥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顺威国际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下称"顺威国际")手中受让顺威股份29%股权、25.53%股权。此次交易完成后,蒋九明将成为顺威股份第一大股东,持股29%。公告同时称,文菁华与蒋九明并无关联关系。

但是,顺威股份半年前的"易主"剧本并不是这样写的。

彼时,已通过受让顺威国际手中17.5%股权成为顺威股份第二大股东的自然人文细棠,一度欲借助2015年11月5日顺威股份发布的一份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与一致行动人一起成为持有顺威股份38.2%股权的第一大股东,超过原大股东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但今年3月10日顺威股份公告称,因相关市场环境发生变化,决定终止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

在文细棠控制顺威股份未果后,仅仅不到2个月时间,顺威股份便易主为蒋九明,背后究竟暗藏怎样的玄机?

大股东惊现"牛散"

文菁华目前在6家注册于深圳的公司担任董事长。6家公司中,有3家公司的股东为自然人文菁华和王兰香。而一位同样名叫"王兰香"的牛散,长期与牛散文细棠在多个股票上出现,而且操作方向近乎一致。

顺威股份今年5月4日的公告显示,自然人蒋九明最近5年没有在任何单位任职,也不存在控制其他企业的情形。

作为一个投资者,公告信息显示,蒋九明在2015年11月之前便持有顺威股份的仓位,但总数额不高。2015年11月到今年2月,蒋九明曾多次短线买卖顺威股份股票。但每月单向投入资金量最多在800万元左右、交易量不到20万股,远够不上"牛散"级别。

而文菁华,除了顺威股份外,目前还持有上市公司金城股份(000820.SZ)3080.22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0.70%,为第一大股东。

顺威股份公告的文细棠,住所为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松岗镇。巧合的是,金城股份公告的文菁华,住所亦在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松岗镇。网易财经目前尚未确认文细棠与文菁华存在关联关系。

公告显示,文菁华目前在6家注册于深圳的公司担任董事长,而这6家公司成立时间均不到2年。公告称这些公司"目前仍在寻找合适的投资项目和商业机会,均未正式开展业务"。

网易财经查询工商资料发现,上述6家深圳公司中,有3家公司的股东为自然人文菁华和王兰香。而公开数据显示,一位同样名叫"王兰香"的牛散,长期与牛散文细棠在多个股票上出现,而且操作方向近乎一致。

网易财经梳理发现,在中国软件(600536.SH)、波导股份(600130.SH)、中信海直(000099.SZ)、三友化工(600409.SH)、青山纸业(600103.SH)等股票上,文菁华与王兰香均曾同时名列过十大流通股东榜,并在上榜时段进行过同向的增减持操作。

而在极少数个股比如东阳光科(600673.SH)上,也存在文细棠与王兰香一方增持、一方减持的此进彼退情况。

就在顺威股份公告蒋九明和文菁华将以资管计划收购大股东祥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顺威国际的股权之前,作为持有顺威股份5%以上股权的第二大股东文细棠,于今年3月21日发布了减持提示性公告,拟在6个月内减持顺威股份5000万至7000万股。当时,文细棠与由其发起的"诺安金狮66号资管计划"合计持有顺威股份7000万股股份。

截至今年3月31日,文细棠与诺安金狮66号合计减持顺威股份约314.71万股,尚剩余6685.29万股。

按照今年3月31日顺威股份的收盘价(不复权)19.54元/股计算,文细棠的6685.29万股市值达13.06亿元。减持的314.71万股,按此期间最低价16.36元/股计算,套现超过5148.66万元。而文细棠获得前述7000万股股票的成本仅为6.58亿元。仅8个月左右,文细棠就浮盈约7亿元。

而另一方面,蒋九明与文菁华均拟以资管计划接盘顺威股份股票,其中蒋九明拟成立的"中山•汇融1号"计划募资17.28亿元,蒋九明作为劣后级委托人将直接出资5.76亿元;文菁华作为"西部•增盈1号"的劣后级委托人,将直接出资5亿元。除去杠杆,两个新股东接盘顺威股份,合计直接出资也就10.76亿元。

本次蒋九明、文菁华入主顺威股份前文细棠宣布减持计划,是否仅是巧合?

高管任命背后玄机

并未在浙江朱雀当任高管,仅是在锦亮实业有过任职经历的李鹏志,为何也能进入顺威股份董事会,甚至后来担任董事长?知情人士透露,浙江朱雀的股东兼法人代表朱子孝,与锦亮实业的实际控制人朱康军,"就是同一个村里的"。

2015年7月,文细棠及诺安金狮66号先后从顺威国际处合计受让了2800万股顺威股份股票,成为持股17.5%的第二大股东。

7月28日,顺威股份公告称,董事长麦仁钊及三名董事提交了辞职报告。8月27日,顺威股份股东大会通过决议,补选了杨昕、赵建明、李鹏志和祝群华4名董事。其中杨昕和赵建明来自持股不到5%的小股东公司;而李鹏志和祝群华据称未持有顺威股份股票,且与顺威股份持有5%以上股东、实际控制人及董监高不存在关联关系。

今年2月5日,作为与相关股东方完全无关联的自然人,李鹏志还当选为顺威股份董事长。

网易财经注意到,祝群华的履历显示,其曾担任杭州锦亮实业有限公司(下称"锦亮实业")副总经理、浙江正威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下称"正威机械")总经理,现任浙江朱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浙江朱雀")副总经理。而李鹏志也曾在锦亮实业担任副总经理。

需要指出的是,根据2015年11月5日顺威股份发布的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拟以24.5元/股的价格非公开发行8000万股股票,由文细棠、浙江朱雀等四方认购。其中文细棠与浙江朱雀签署有《一致行动人协议》。由此看来,担任浙江朱雀副总经理的祝群华,在2015年8月获得顺威股份董事会席位也就不难理解了。

但并未在浙江朱雀当任高管,仅是与祝群华共同拥有在锦亮实业任职经历的李鹏志,为何也能进入顺威股份董事会,甚至后来担任董事长?

网易财经查询工商资料发现,浙江朱雀成立于2014年10月30日,注册地在浙江省仙居县,与国内投资界知名有限合伙企业上海朱雀投资发展中心(有限合伙)并无关系。浙江朱雀的股东为自然人朱子孝与李某。

锦亮实业成立于2009年,股东为自然人朱康军夫妇,后更名为"锦亮控股"。公开资料显示,朱康军夫妇一度通过锦亮实业持有凯恩集团32.38%的股份。凯恩集团是上市公司凯恩股份(002012.SZ)的第一大股东。2014年9月,朱康军通过锦亮实业将其夫妇在凯恩集团的出资全数转让。此外,朱康军夫妇也是正威机械的股东。

有知情人士向网易财经透露,浙江朱雀的股东兼法人代表朱子孝,与锦亮实业的实际控制人朱康军,"就是同一个村里的"。

豪赌重组玩法生变

同样是瞄准重组,牛散们在顺威股份上似乎换了玩法:文细棠选择与浙江朱雀结成一致行动人,计划以受让和非公开发行的方式,通过强势资金介入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并直接参与上市公司的业务重组。

2014年退出凯恩集团后,朱康军也转型成了一名牛散,并因为豪赌退市股博元投资(600656.SH)资产重组、进行内幕交易,而在今年4月遭到监管部门处罚。

网易财经获得的相关处罚文件显示,朱康军在博元投资重大资产重组的内幕信息敏感期,与内幕信息知情人频繁联络,并以其实际控制并使用的4个亲友及关联公司账户,加上11个通过配资协议进行特定股票操作的证券账户炒作博元投资股票,累计买入成交3.24亿元。截至2015年5月14日,合计亏损约1.09亿元。

就此,监管部门认定朱康军存在内幕交易、超比例持股信息披露违法等行为,对朱康军进行警告,并累计处以罚款90万元。

与朱康军2015年在博元投资上的豪赌重组失败相比,同样是瞄准重组,牛散们在顺威股份上似乎换了玩法:文细棠选择与浙江朱雀结成一致行动人,计划以受让和非公开发行的方式,通过强势资金介入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并直接参与上市公司的业务重组,策动了"大屏智能触控终端产业化项目"的转型方案。此前顺威股份的主营业务是塑料空调风叶的生产和销售。

根据2015年11月5日顺威股份发布的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该次非公开发行计划拟募资19.6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剩余资金将全部用于上述大屏智能触控终端产业化项目。预案中甚至提出了初步收购标的——深圳市康佳壹视界商业显示有限公司的75%股权。

但在股价暴涨之后,顺威股份的非公开发行方案却因"市场环境发生变化"突然终止。紧接着,在浮盈约7亿元的背景下,文细棠抛出了减持计划。

仅过了2个月,顺威股份的新一轮"易主"运作又出来了:牛散蒋九明与文菁华,将合计拿出10.76亿元资金,通过带有杠杆的资管计划,从顺威股份原大股东手中获得公司的控股权。

文细棠在持有近7000万股顺威股份、已浮盈约7亿元的背景下,真的放弃了控股一家上市公司的机会,即将完全出局?

而新入主顺威股份的蒋九明与文菁华,手中均没有"正式开展业务"的公司与资产。等待顺威股份的,将会是什么?

责任编辑:胡非非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