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601

5100暴利神话模式终结 创始人离职引卖壳猜想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网易财经
陈俊宏
爆料邮箱:chenjh@corp.netease.com 责任编辑:胡非非

中国铁路总公司的一纸“免赠饮”通知,让西藏5100的股价应声跌落。这个长期以来受到“铁老大”特殊照顾,并因此创造了业界神话的高端矿泉水品牌,是否会被打回原形?尽管此后西藏5100高调宣称已实现“市场化、国际化”,却未获业内认同。事实上,在近年来西藏5100极力推行的“去中铁化”过程中,其品牌号召力早已通过市场得以“证明”。不仅是矿泉水,西藏5100为支撑上市公司业绩而巨资引入的青稞啤酒项目,同样因为“冷门”而不被看好。而上个月创始人的离职则引发了公司实际控制人可能卖壳离场的猜测。

近日,中国铁路总公司(简称“铁总”)发布通知称,“自7月26日起,全国各高铁站将不再向乘坐动车组列车旅客免费赠送矿泉水,由车站、列车提供饮用水”。此前,乘坐动车组的旅客,可凭票免费领取一瓶5100西藏冰川矿泉水(下称“西藏5100”)。铁总下属大型国有专业运输企业中铁快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铁快运”),则是西藏5100的经销总代理,亦是其最大客户。

受到“与铁路系统中止合作”的消息影响,7月27日,在香港上市的西藏5100(01115.HK)股价开盘便一路走跌,收盘暴跌12.7%,收报2.2港元/股。从7月27日到8月4日,西藏5100的股价未有明显好转,截至8月4日收盘,仅收报2.25港元/股。

失去中铁快运这座“铁靠山”后,西藏5100是否会从此一蹶不振?未来又将如何发展?8月4日,西藏5100在广州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司执行董事王克勤回应外界质疑时称,5100矿泉水2014年报显示,其铁路采购量仅占总销售额的13%左右,利润不足10%。5100矿泉水已实现市场化、国际化,停止与铁路系统的合作,是市场化的体现。发布会同时宣布签约某著名歌手成为西藏5100的形象代言人。

对此,业内并不认同。北京志起未来营销咨询集团董事长李志起向网易财经指出,失去了中铁快运的“保本”保障,缺乏竞争力的西藏5100将很难应对中国高端水市场上的明枪暗战。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亦对网易财经表示,西藏5100对基于政府关系的大客户依赖度非常高,与中铁快运合作取消对其业绩影响非常大。因此,未来不排除实际控制人卖壳离场的可能。

“铁老大”成就业绩神话

据一位不愿具名的铁路系统人士介绍,在那几年,销售西藏5100成为各铁路局的“政治任务”,西藏5100则成了“铁路专用水”。

在业内人士看来,西藏5100的诞生与“铁老大”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资料显示,2006年7月1日,青藏铁路开通运营;此前的2005年10月,西藏5100项目“应运而生”;2006年,西藏5100建成第一条生产线。

此后,西藏5100向业界展示了其“神奇”的商业模式——这个新生矿泉水品牌接到了后来支撑其九成销量的铁道部天量订单,且订购数量还配合其新生产线的不断落成、产能的不断扩大而逐年快速上升。

2007年,西藏5100与中铁快运建立战略合作关系,由后者担任其经销总代理,并负责全部物流配送工作,包括“负责其在铁路系统销售的订货、结算、仓储、配送、售后服务、准入管理和渠道管理”。自此,中铁快运成为西藏5100的最大客户。

搭上了中铁快运这趟高速列车后,西藏5100得以飞速发展。数据显示,2006年,西藏5100仅产出了4000多吨矿泉水。此后,其产量却呈几何级数增长:2008年近5万吨,2009年则超过10万吨。

西藏5100的招股说明书亦显示, 2008年、2009年及2010年,西藏5100在中铁快运的销量,分别占其总销量的90.9%、89.7%及89.5%;销售额,则占中国整体瓶装矿泉水市场份额的1.1%、1.7%及2.0%。

一位不愿具名的铁路系统人士向网易财经指出,正是因为有中铁快运的助力,才成就了今天的西藏5100。“除采用非市场化的方式长期集中采购西藏5100外,中铁快运还利用中铁快运行包专列,以及覆盖全国的物流服务网络将西藏5100运送到全国各地”。据悉,自2007年8月1日起,铁道部在部分动车组列车上逐步实行向旅客免费供应西藏5100,并在全国123个火车站、1736列旅客列车、113个铁路宾馆销售。

据上述人士介绍,在那几年,销售西藏5100成为各铁路局的“政治任务”,西藏5100则成了“铁路专用水”。“继动车组之后,全国所有跨局行驶的列车、宾馆和车站都将非排它性销售西藏5100。包销西藏5100甚至一度成为铁道部考核各分局业绩指标的一部分。”

中国交通运输协会西部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王磊此前曾对媒体表示,铁路系统内部有不成文的规定,只能销售西藏5100,不能销售其他品牌的纯净水。中铁快运通过系统内部销售指标完成订单采购量的摊派和分销,结余积压部分甚至会作为员工福利发放。

网易财经了解到,自2008年8月开始,铁道部为各地分局下发了西藏5100包销指标,并规定自2008年8月1日起,各局二等以上车站商店、站台售货、旅客列车及铁路酒店宾馆一律销售西藏5100,不得销售其它任何矿泉水。

甚至部分铁路系统的后勤、行政等部门也被“动员”起来,“全局各单位、各部门会议、接待需使用瓶装矿泉水的,一律使用5100矿泉水,所需费用列入相关成本”。

据网易财经了解,上述现象在铁路系统一度持续了好几年。期间,北京铁路局、郑州铁路局及济南铁路局,还曾专门下发通知或召开会议,要求做好西藏5100的销售及资金结算工作。

铁路系统领导的“高度重视”及各部门的“大力推广”成效显著,2008年至2012年,西藏5100的营业收入逐年大幅增长,分别为1.20亿元、2.16亿元、3.61亿元、6.33亿元和6.82亿元。其中,来自中铁快运的销售额,分别为0.92亿元、1.75亿元、2.91亿元、3.92亿元和3.21亿元,占总收入的76.8%、81.0%、80.5%、62%和47%。

据网易财经统计,2008年至2014年,西藏5100的营业收入总计达到35.71亿元 ,其中中铁快运贡献了16.94亿元,占比达到47.4%。

迫于无奈的“去中铁化”

刘志军和张曙光的落马,也使得外界将矛头指向了“寄居”在铁路系统这棵大树上的西藏5100。铁路系统暗藏的“风险”,让西藏5100近年来开始加速其“去中铁化”的步伐。

然而,一切违背市场规律的生意都注定难以长久。

从西藏5100和中铁快运合作至今,对于双方的质疑之声就从未停止。虽然铁路方面表示西藏5100是“赠饮”,但仍有观点指出:即便成本不包含在票价内,但每年数亿元的采购开支,还是会计入国家铁路的运营成本,最终由乘客来埋单。

此外,西藏5100和中铁快运的非采购模式也一直受到业界的诟病。有法律界人士向网易财经表示,按照现行招投标法,在我国境内全部或部分使用国有资金投资或国家融资的项目,必须进行招标。但近年来,中铁快运和西藏5100从未公开任何招标程序。2013年,深圳一位律师曾申请公开西藏5100的采购信息, 却被以“不属政府信息”为由拒绝。

除外界质疑外,近两年西藏5100的经营环境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反腐,成为其中的重要一环。

在此前的招股书中,西藏5100列举了其六条竞争优势,其中包括“与主要公司及政府机构建立稳固关系”;同时也提示了有关风险,即“对铁道部高管的调查及高级管理层变动,可能会对公司与中铁快运的战略关系有负面影响”。

2011年2月、3月,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及原铁道部副总工程师张曙光相继因“严重违纪”被免职。据报道,两人均被指因收受有关采购铁路项目设备的巨额贿款而接受调查。

刘志军和张曙光的落马,也使得外界将矛头指向了“寄居”在铁路系统这棵大树上的西藏5100。后者被迫发出澄清公告,称“公司没有进行任何可能违反中国任何反腐法例的活动;并无接获任何有关中国任何反腐法例的投诉或要求接受调查;公司、控股股东及董事从无因违反中国任何反腐法例而受到调查或被捡控”。

铁路系统暗藏的“风险”,让西藏5100近年来开始加速其“去中铁化”的步伐。公司曾表示,将降低对铁路系统销售的依赖,该部分的销量将会下降到50%以下,并计划通过两三年的时间,使零售比重达到25%-30%。

西藏5100与中铁快运的合作发生了潜移默化的变化。2011年7月初,西藏5100在香港上市。仅半个月后,西藏5100便发布公告称,中铁快运与西藏5100签订了更替采购合同,西藏5100的销量将下降近2/3。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中铁快运与西藏5100的合同改为一年一签。

2013年12月31日,西藏5100与中铁快运此前签订的3年合同到期。令人意外的是,西藏5100并未在第一时间和对方续签合同。2014年上半年,西藏5100对中铁快运暂停了瓶装矿泉水供应。直到半年后,双方才重新签订了为期1年、订单量为5万吨的新的采购协议。

然而新合同无论是产品数量还是价格都发生了变化。订单显示,从2014年7月1日起至2015年6月30日,中铁快运向西藏5100采购5万吨矿泉水。这一采购量,不仅低于此前平均年7.5万吨的采购量,而且矿泉水产品的平均售价也由2013年的8145元/吨下降到2014年的7124元/吨。

败走高端水市场

北京志起未来营销咨询集团董事长李志起向网易财经指出,没有了中铁快运的“保本”保障,西藏5100面对的更多是中国高端水市场上明枪暗战的挑战。“褪去‘护体神功’的5100,将马上走下神坛,在高端水前景并不被看好的市场上,它并没有太多的竞争力。”

而来自零售市场的布局和其他商业模式的尝试,并未能弥补西藏5100在失去中铁快运这个最大客户后“蒙受”的损失。

零售,是西藏5100在“去中铁化”、试图重塑辉煌过程中极为倚重的渠道之一。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年底,西藏5100矿泉水业务分部的零售渠道(由第三方所拥有)范围已拓展至国内的86个城市,经销商达228个,销售网点达到8053个。

效果,却只能用一个词来表达:惨淡经营。网易财经近日走访北京多家大型连锁商超后发现,西藏5100在市场终端的销售并不理想。多位卖场负责人告诉网易财经,相比其他矿泉水和饮用水的销售情况,西藏5100在卖场最多只是个摆设,“每个月能卖出几件就算不错了”。

而熟知消费行业的人都知道,矿泉水和其他快消产品一样,也有保质期的要求。据不愿具名的西藏5100内部人士透露,摆在商超的西藏5100由于乏人问津,常年会出现即将到达保质期仍未售出去的尴尬。“每当遇到这种情况,我们都会拉回来,以各种形式自己消费掉。”

除了极力在零售端铺货,据网易财经了解,从2011年开始,西藏5100还与中国邮政、中国国际航空、中石化、中移动、BP石油等多个企业签约,成为其供应商之一。在博鳌论坛、世博会、全国“两会”、夏季达沃斯论坛等重大活动中,西藏5100也是指定赞助商。

此外,西藏5100还尝试开展了其他一系列营销方式,如水卡业务和联合电商企业组建电商联盟,但效果并不理想。数据显示,2013年,西藏5100公司矿泉水业务分部的销售额相比2012年下降了5%。同时,作为创新业务主要利润增长点之一的5100冰川水水卡业务,2013年占公司矿泉水业务分部的总收益比重为13%,较前一年下降了4%。

2010年至2014年西藏5100的财务数据显示,其在2010年实现净利润增幅142.88%,2011年达到最高峰,增幅为223.80%。之后的三年,净利润增幅开始放缓,2012年为10.09%,2013年为7.44%。

2014年,西藏5100的营收和净利润首次出现负增长。在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73亿元,同比下降1.82%;实现净利润3.44亿元,同比下降22.16%。西藏5100的矿泉水业务,2014年销量及销售额相比2013年分别下降了22%和32%。 对此,西藏5100方面解释,这是由于2013年底与中铁快运采购合同到期后2014年上半年未再续签所致。

北京志起未来营销咨询集团董事长李志起向网易财经指出,没有了中铁快运的“保本”保障,西藏5100面对的更多是中国高端水市场上明枪暗战的挑战。“褪去‘护体神功’的5100,将马上走下神坛,在高端水前景并不被看好的市场上,它并没有太多的竞争力。”

据网易财经了解,近两年中国高端矿泉水市场容量年均增速在80%以上,远超饮用水整体增速。目前高端矿泉水已经占据整个矿泉水市场10%的份额。在高端矿泉水市场上,存有国产品牌和外资品牌两股竞争力量。其中外资品牌凭借品牌优势和产品优势,享有80%以上的市场份额,法国依云、斯柏克林、巴黎水三大外资品牌占据50%以上的市场份额,市场地位较为稳固;而国产品牌虽然数量呈不断增多之趋势,但是仅占有10%-15%的市场份额,在竞争中处于劣势地位。

中国食品商务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表示,高端水是一个慢热型的市场,因此它的渠道、市场、零售布局等都需要一定的时间。由此看来,西藏5100想要从中杀出一条血路来,难度不小。

打造“啤酒版”5100?

“青稞啤酒的到来,并不能缓解西藏5100失去中铁快运后所带来的业绩和估值双重下滑的困境。”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网易财经指出。

不仅是高端矿泉水,西藏5100巨资引入的一个项目,同时也是其未来另一大板块业务——青稞啤酒——亦不被外界看好。

2013年4月,西藏5100斥资5.1亿元收购青稞啤酒30%的股权。4个月前,西藏5100刚以5.95亿元从中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稷控股”)手中收购青稞啤酒35%的股权。也正是从2013年开始,青稞啤酒业务开始并入西藏5100的报表。

然而上述两笔总计11亿元的收购,却引来外界“收购价格过高”的质疑。

资料显示,青稞啤酒原是拉萨啤酒有限公司研制生产,但规模较小。拉萨啤酒则是西藏发展(000752.SZ)持股50%的核心业务子公司。2007年,青稞啤酒的前身西藏青稞啤酒有限公司在拉萨成立,注册资本1000万元。

2009年,青稞啤酒被单独拆分出来,成立了西藏天地绿色饮品发展有限公司,由西藏青稞啤酒有限公司和西藏国有投资公司持股,前者目前持有52%的股权。而此时的青稞啤酒项目,已完全独立于拉萨啤酒和西藏发展。

西藏发展曾发布公告披露,中稷控股于2008年11月和2009年3月,分两次以总计310万元的价格,从西藏发展手中买下了西藏青稞啤酒31%的股份。以此估算,青稞啤酒当时的作价是1000万元。

从310万元收购到5.95亿元卖盘,中稷控股“完美”地从青稞啤酒抽身走人。

“青稞啤酒的到来,并不能缓解西藏5100失去中铁快运后所带来的业绩和估值双重下滑的困境。”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网易财经指出,判断一个企业未来估值的好坏,最基础的估值数据就是其未来的盈利能力和成长性,而西藏5100未来的业绩和发展空间都会因为大客户减少而受抑制。

“从5100成立至今的成长过程不难看出,其商业模式更多的是一种政商结合的商业模式,”沈萌分析道,“而这种非正常的模式,如果不是有政治方面的资源,很难继续健康地成长下去。目前在新一届中央领导大力反腐的决心下,政商结合的模式会越来越弱。”

在沈萌看来,西藏5100当初若不是因为铁路业务,几乎很难立足,而丢掉中铁快运这个大客户,对其压力很大。未来,如何开辟新的产品线、拓展新的业务空间至关重要。

但青稞啤酒显然无法承担起这一重任。“青稞酒作为另一个西藏的概念产品,和5100有关联性。但青稞酒目前在酒类市场上的竞争力还要打个问号,单独支撑上市公司的业绩肯定不如近乎垄断性的5100。”沈萌说。

西藏5100的财报显示,此前其卖水的毛利率让行业“侧目”。2009年至2013年,5100矿泉水的毛利率分别为58%、64%、79%、81%和73%。而根据2014年出版的《中国矿泉水行业报告》,这个行业的平均毛利率在20%左右。

在沈萌看来,西藏5100的品牌号召力和经销体系都比较弱。而饮用水行业竞争非常激烈,5100想走市场竞争的道路,难度将非常大。

或许正是基于此,西藏5100仍未放弃与铁路系统合作的可能。今年7月28日,针对铁总不再赠饮的通知,西藏5100在澄清公告中指出,“公司管理层已跟中铁集团的公司探索未来的可能合作方式。截至本公告日期,有关各方尚未就未来可能的合作方式订立任何具约束力之协议”。

创始人离职 实际控制人或卖壳离场?

港股分析师李伟(化名)亦向网易财经表示,西藏5100的股权结构并没有其公布的那么简单,其实际控制人通过层层架构,间接控制公司。

未来,西藏5100将何去何从?

“5100对基于政府关系的大客户依赖度非常高,与中铁合作取消对其业绩影响非常大。但作为港股上市公司,作为其背后的实际控制人,为减少影响,不排除未来卖壳、彻底消失于市场(的可能)。”沈萌对网易财经表示。

沈萌的预测并非“空穴来风”。今年7月初,西藏5100发布了一条公告,公告显示,西藏5100的创始人之一,从公司创立起就担任董事长一职的俞一平,因其他个人事务承担而提出辞任公司执行董事和董事会主席,并分别于2015年10月6日和2015年7月7日生效。接替俞一平担任公司董事会主席的,是曾在嘉士伯任职22年的职业经理人麦亦鹏。

上述公告并未透露俞一平辞职的具体原因及未来去向。西藏5100公司一位负责公关工作的人士告诉网易财经,俞一平是因为想有更多时间陪伴家人才提出离职。而新老董事会主席交替后,公司的管理不会发生太大的改变,依然会按照市场化和国际化两个大方向走。

公开资料显示,俞一平现年59岁,加拿大国籍,是西藏5100的共同创办人,一直负责公司的整体业务开发及战略规划,并从2011年11月8日开始担任公司执行董事。俞一平还曾担任过西藏中稷佳华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西藏中稷”)董事长等多个职务。

有接近西藏5100的消息人士向网易财经指出,俞一平虽是西藏5100的创始人之一,但不是实际控制人。“他拥有西藏5100的一定股权,但只能算是职业经理人。此次西藏5100董事会主席的更迭,公司主要是为了品牌发展和市场经营方面考虑。”

港股分析师李伟(化名)亦向网易财经表示,西藏5100的股权结构并没有其公布的那么简单,其实际控制人通过层层架构,间接控制公司。

资料显示,西藏5100公司的注册地为英属开曼群岛,大股东是注册在美属萨摩亚群岛的一家外资控股企业。西藏5100的年报显示,其目前大股东为西藏水资源有限公司,持有公司43.23%的股份,枫华投资有限公司则持有西藏水资源98.67%的股份。枫华投资由True Asset Holdings Limited及Eminent Partner Limited分别持股90%及10%。True Asset Holdings Limited由神秘商人王坚(原名王健)全资拥有,Eminent Partner Limited由本公司董事俞一平及其配偶栗小兵各拥有50%。

而在早年的宣传资料和招股说明书中,西藏5100曾表示,其隶属于西藏中稷。西藏中稷是以“中外合作经营”的方式,由中海、永豪和中稷控股三个公司联合组建。其中,中海和永豪是两家BVI公司,各持有西藏中稷50%的股权;中稷控股不参与投资,但提供“咨询服务以及政策指导”。中海和永豪由香港金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全资持有,后者由王坚于1997年在香港注册成立,最初的名称是“西藏控股有限公司”。

由此可见,一直以来,西藏5100的实际控制人都是王坚。据媒体报道,王坚曾于1990年代中后期参与拉萨啤酒(现西藏发展)的重组和上市,并一度间接持有西藏发展81.25%的股份。

但作为西藏5100最大的持股人,王坚既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位,也不参与日常管理。西藏5100的招股说明书称,王坚已于2005年退出在内地的全职商业活动。

责任编辑:胡非非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作者文章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