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lt}
  • ${alt}
  • ${alt}
  • 1
  • 2
  • 3

作者简介

许小年

访问他的微博

现任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曾任职美林证券亚太高级经济学家,世界银行顾问。曾获中国经济学界最高奖"孙冶方经济科学奖"。

书籍介绍

《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一书收有许教授文章60篇,基本指南是"中国应该如何发展市场经济"。

读书会信息

时间:2011年7月26日

地点: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秋林报告厅

现场实录
  • 花絮02:许小年演讲遭遇郎粉现场挑战
  • 观众互动13:做学术不是搞信仰
  • 观众互动12:许小年畅谈历史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
  • 观众互动11:许小年评价《资本论》
  • 观众互动09:经济结构改革迫在眉睫
  • 观众互动08:公有制的失败在于违反人性
  • 观众互动06:中小企业融资要靠民间金融解决
  • 观众互动05:地方债务问题应由财税改革解决
  • 观众互动04:外汇储备的首要问题是缩小规模
  • 观众互动03:透支的代价必须偿还
  • 观众互动02:许小年现场批评阴谋论
  • 观众互动01:民企完全有能力接盘大型国企
  • 现场采访07:许小年荐书
  • 现场采访06:学者不能当“流行歌手”
  • 现场采访04:中国社会大转型应出诸子百家
  • 现场采访03:中国经济学总体水平是小学生
  • 现场采访02:中国改革真正的推动力量在民间
  • 现场采访01:应立即停掉高铁
  • 主题演讲篇09:改革的方向是全面推进社会转型
  • 主题演讲篇08:半管制半市场的经济最利于利益集团
  • 主题演讲篇07:改革困境于公共部门利益集团的形成
  • 主题演讲篇05:美联储最该被监管
  • 主题演讲篇02:美联储才是金融危机的肇事者
  • 主题演讲篇01:金融危机后强势政府回潮
  • 许小年:铁道部形成利益集团难以改革
  • 许小年:金融危机是政府失灵而非市场失灵

网易财经7月26日讯 网易财经读书会第二期“反思宏观调控  重申市场信念”

——与许小年读《从来就没有救世主》

时间:2011.7.26

地点:北京大学

主持人:

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媒体朋友、网易的朋友们,大家下午好!欢迎来到今天网易财经第二期读书会,今天我们的主题是“反思宏观调控,重申市场信念”,今天的主角是许小年老师,他今天给我们带来了《从来就没有救世主》的新书。

在许小年老师的新作中他是这样写到的:抬起你的头来重拾你的信心,不要为你的动物精神而丧失勇气和尊严,所有的人,包括那些组成政府的人和你一样,都从未彻底脱离动物界。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想使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全靠我们自己。

在书中你还能找到诸如以下问题的答案:凯恩斯主义究竟做错了什么?市场与政府究竟谁是天使谁是魔鬼?如何转向高效且公平的经济体制?现代社会中国人们的精神归属应该如何寻找?救世主在哪里?

今天我们很荣幸地邀请到了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许小年教授与我们共同阅读和探讨。

在今天的读书会,我们将在网易微博进行全程直播,欢迎各位网友通过屏幕上的三种方式发送微博和嘉宾互动,在今天活动最后我们将抽出15位幸运观众,他可以获得由许教授亲笔签名的《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一本。

接下来我就不多赘述,直接进入本次读书会的主题——《从来就没有救世主》这本书的分享和探讨,欢迎本书作者,著名经济学家、中欧国际工商学院许小年教授为我们进行主题演讲,有请许老师,大家欢迎!

许小年:

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今天到这里来和大家交流一下新出的这本书。

这本书是自金融危机以来我所写的文章的集合,这个文集,我在前面加了一篇序言,比较熟悉我文章的各位朋友可以读一下这篇序言,其它文章可能你们在不同的刊物、杂志上都已经看到过了,但序言我还是花了一定时间仔细思考的,试图提供一条逻辑线索,把在过去两三年间我所写的这些文章串起来。

为什么这本书取了这样一个名字,原因就是,金融危机以来,我们看到不仅在中国,而且在整个世界都出现了一种强势政府的回潮,在我们这里表现得尤为明显,政府被当作救世主,救援性的政策,凯恩斯主义的扩张性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似乎是使这个世界恢复繁荣的唯一希望所在,在这样做的过程中,个人放弃了他的自由,市场向后退却,企业的决策逐渐被政府所取代。

我们看到国内是和过去30年改革开放方向相反的进程,在世界上我们也看到了对政府作用的过高估计,民间的创造力被压制。

这样一个趋势如果进行下去,会给中国经济、世界经济带来什么?我在这本书里一些文章提到了,这样一种思潮、一种趋势是从哪里来的,问题在什么地方,我们在这本书里也都做了一些分析。

因为这本书中文章所涉及的范围比较广,前段时间我讲比较多的是“危机的由来”,大家了解也比较多,这部分我简单提一下,把它带过去,主要是放在后面:强势政府的回潮、市场的退缩对于经济意味着什么,对于中国的社会转型意味着什么。

我们先很快回顾一下这次金融危机的由来,从这次回顾中我们可以看到,认为“市场失灵”,当然要靠政府救赎,这样的观点完全站不住脚,因为这场金融危机的起因不是市场失灵,而是正好相反,政府失灵。

政府失灵体现在什么地方?现在有不少人都承认这场危机是因为政府失灵,但大家一说政府失灵就说政府监管不力,允许华尔街把金融衍生工具放出来,允许金融机构发出这么多次级按揭,过度金融创新是金融危机的根本原因,而在过度的金融创新面前,政府疏于职守,没有很好地监管市场和产品,这是我们目前看到的承认是政府失灵的观点,但这个观点是片面的。

真正我们讲金融危机是由政府引起的,具体而言就是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出现了重大失误,这个重大失误一方面刺激了金融产品的创新,另一方面更重要,美联储错误的货币政策扭曲了市场经济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价格,就是利率,扭曲了利率价格后使得投资和消费间出现失衡,使得市场和经济中投资过度,但这种投资过度在美国没有进入到实体经济,而是进入到了房地产,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制造了美国战后最大的资产泡沫,就是以次级按揭为代表的房地产泡沫,这是政府失灵的主要体现。

在过剩流动性的支持之下,泡沫不断膨胀,终于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泡沫一旦破灭,金融市场就开始波动,金融市场波动实际在雷曼兄弟事件之前已经持续了接近一年时间,我印象里在2007年,由于次级按揭违约率的上升,金融市场就开始动荡,由次级按揭所做的金融产品,CDO、MBS,价格开始下降滑落,一直持续到2008年10月份雷曼兄弟破产,这才引发了一场金融海啸。

所以金融危机的由来是美国资产泡沫,而美国资产泡沫又是由于美联储错误的货币政策造成的,是在这个意义,而不是监管的意义,我们说这场危机是政府失灵,不是市场失灵,美联储的货币供应和市场有什么关系?但它的货币政策措施一旦失误,就在市场上形成了扭曲,形成了泡沫,所以我们首先要把这一点搞清楚,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到底是谁,是华尔街还是华盛顿?(编者注:美联储的总部在华盛顿)。

我坚定认为罪魁祸首在华盛顿,不在华尔街,华尔街有没有问题?当然有问题,但在这场危机中,华尔街只是从犯,主犯是华盛顿,主犯是格林斯潘。这个观点如果我们能够接受的话,它的逻辑结论就不是像今天很多人所相信的“市场失灵靠政府”,正好相反,这是政府失灵!

政府失灵靠谁?靠在座的各位,靠民众,靠市场,靠我们大家,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讲没有救世主,美联储根本就不是救世主,而是肇事者。

危机爆发以后,大家都说美联储采取的措施难道你不赞成吗?我赞成,美国政府难道不应该去救市场,难道不应该去救金融机构、救大型企业吗?应该,我都同意、都赞成,但是,我不会因为美联储今天的救火之功而宽恕你昨日的纵火之罪,火是你放的,现在你在这里救火,貌似是英雄,还让我对你顶礼膜拜?对不起,你今天必须在这里救火,救完火以后咱们坐下来好好说叨说叨你纵火是怎么回事。

我觉得逻辑应该是这样的,今天整个世界的主流思想,包括国内就更不用说了,都是认为市场失灵,特别凯恩斯主义者说“这是市场失灵”,“美联储立了一大功”,“所以在金融危机之后现在我们应该讨论的是美联储要加强对金融市场的监管、加强对金融机构的监管”,“美联储要继续执行宽松的货币政策,把美国从目前高失业的状况中解救出来。”

我说你逻辑全搞反了,QE1、QE2、QE3都不会有用,继续发货币只能像格林斯潘那样继续扭曲市场经济非常重要的价格信号——利率,它所起的作用只是像格林斯潘宽松的货币政策一样,在这里、那里或什么地方制造资产泡沫,我们再等下一次泡沫破灭,再等下一次美联储去救火,这个循环什么时候结束?

QE1、QE2都不起作用,伯南克现在在说要给市场放松,他要做QE3,如果QE1、QE2都不起作用,我为什么要相信QE3能起作用?

他的逻辑是什么?QE1、QE2没用,所以要做QE3,我的逻辑正好反过来,既然QE1、QE2都没用,为什么我要相信QE3有作用?QE2执行了这么长时间,美国失业率还是高居不下,还是在9%以上,危机之后,奥巴马政府已经竭尽所能用财政政策刺激经济,没有用啊,所以现在奥巴马在跟国会打架,要求国会允许他借更多钱来花,我说你过去花的钱都没用,我再借给你更多钱花能有用吗?没有用。

奥巴马要推高国债上限,他考虑的是明年的大选,他想用钞票买选票,口口声声讲国家利益,跟咱们领导一样,动不动就是“国家利益”,实际上他心里想的是他明年重新当选的利益,他今年极缺钱来讨好选民、来收买选票,当然,他的收买都是合法途径的收买,和咱们这儿的收买不太一样。他给政府这儿增加开支、那儿增加开支,让老百姓感觉好,以为他增加开支就能营造一个良好的环境,有助于2012年的大选,现在他脑子里所有事情的考虑都是从明年大选出发的,他考虑什么美国老百姓的利益?全都是鬼话。

这两天在打架,奥巴马说你要再不让我借钱我就宣布美国违约,这就是耍赖嘛,你不给我吃的,我就躺地上打滚儿,就像家里的小孩一样,我要是让美国债务违约,又会引起新一轮金融危机,你别吓唬人,你吓唬谁呀?凡是市场上能够预见到的行为,它会产生一定的影响,但不会引起像雷曼兄弟那样的冲击。

金融市场最怕的是什么?最怕的是预见不到的世界,凡是预见到了的有什么?所以我说他是在吓唬人。

我不能够接受这样的说法,就是说这次金融危机的引起,是因为华尔街的贪婪。华尔街什么时候不贪婪?华尔街任何时候都贪婪,如果你把金融危机归结为华尔街的贪婪,这个逻辑就相当于说飞机为什么失事?飞机失事掉下来了,为什么?是因为地球有引力,这样的说法,我把它叫做障眼法。

华尔街什么时候不贪婪呢?为什么到2008年突然就贪婪了?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资产泡沫产生的时间是2002年,2002年为什么产生资产泡沫?正好因为格林斯潘从2001年开始执行了极为松宽的货币政策,是资金造成的资产泡沫。在这里我们都有数据,这是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泰勒所作的图,说明美联储基准利率低于泰勒规则低了多少,这条蓝线是美联储基准利率,这条黑线是泰勒规则所确定的利率,你看看它低了多少?利率这么低的结果是什么?是货币泛滥,是流动性泛滥。

今年全美经济学年会上,泰勒教授专门对这个事情做了一个报告,讲这次金融危机的起因,美国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学者在危机之后的冲击之下清醒过来了,开始做一些认真的研究。

当恐慌情绪过去后大家安静下来,回头一看,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这个图在我的书里也有。

这张图是表明美国的资产泡沫,这个资产泡沫产生的时间是2002年,这是房价收入比,在2002年之前,房价收入比是一条水平线,说明房价和收入的上升是同步的,但是到2002年之后大家可以看到这张图,(线突然冲高)这是什么?这就是资产泡沫,当资产泡沫破灭时,把美国经济拖入了一场空前的经济危机。

我们要问,华尔街从来都是贪婪的,为什么2002年之前没有造成资产泡沫,而2002年之后贪婪造成了资产泡沫,为什么?因为从2001、2002年开始美联储(开始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那时候我们讲“宽松的货币政策”,当然和今天比起来只是小巫见大巫,这个宽松的货币政策就造成了美国的资产泡沫。

大家知道,货币供应过度一般会引起通货膨胀,为什么美国货币供应过度自2002年以来没有造成CPI通货膨胀,而是形成了资产泡沫?因为全球化的经济,美国CPI涨不起来,美国CPI为什么涨不起来?因为有中国。

CPI是什么东西?消费物价指数。美国人自己生产消费品吗?他的消费品从哪儿来?从中国来。所以它那儿拼命印钞票,它的CPI不涨,中国人帮助它控制了CPI,但多余的钱它总要找出路,找不到CPI上找到哪儿去了?找到房价上去了,房价所形成的资产泡沫,泡沫一破灭,整个金融体系差点儿崩掉。

我们说这次金融危机的产生不是市场失灵后美联储当救世主,而是正好相反,美联储就是罪魁祸首,它自己放了一把火,然后又假装非常有力地去扑灭这场火,大家也就原谅他了,觉得他救火辛苦,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是因为我们没有看到他放火是怎么放的。

我赞成谈监管的问题,我并不是说美国的金融市场就是完美的,没有一个市场是完美的,我赞成要梳理,对于金融市场、金融产品的监管,要总结教训,但是谈监管问题首先要解决的是如何监管美联储。

监管美联储干什么?不能让它再滥发货币,如果它再滥发货币,伯南克会成为第二个格林斯潘。

我知道今天到场的有不少奥地利学派的信奉者,这是奥地利学派的一个观点,在经济中存在着一个“自然利息率”,这个“自然利息率”相当于弗里德曼所讲的“自然失业率”,如果你把这个“自然利息率”搞乱了,市场配置资源就会出现大问题,就会产生当期的投资过度和当期的消费不足,使资源的跨期配置发生混乱,这是奥地利学派的一个观点,这个观点我是赞成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就是一个奥地利学派的信奉者,NO,不是的,我也批评奥地利学派。

但是他的这个观点我是赞成的:市场经济中的价格不能够人为地任意扭曲,一旦人为任意扭曲之后就会发生资源的错配。

话再讲得远一点,怎么样去监管美联储、怎么样防止美联储再次滥发货币?奥地利学派认为要解散美联储,奥地利学派另一个主张就是恢复金本位。恢复金本位它的含义是什么?恢复金本位的含义实际上是剥夺中央银行发行货币的权力,把发行货币的权力交给谁?交给上帝。这个世界上货币的数量怎么决定,由黄金的数量决定,有多少黄金,用多少货币,当然这里面涉及很多技术性问题,但它的思想是什么?它的思想就是:中央银行控制了货币发行权,它给经济造成的危害超过了它所带来的收益,与其有中央银行,不如取消中央银行。与其我们人在这儿用,这种纸钞的问题就是永远控制不住它的滥发。黄金可以形成自然的制约,使得货币供应的数量只是按照黄金的数量增长,这是奥地利学派的对策:监管美联储。

货币学派的对策是什么?货币的对策是固定规则,我立法规定,货币供应每年只增长比如说5%、比如说每年只增长8%,货币学派认为货币供应的增长只要跟上财富的创造就可以了,只要跟上真实GDP的增长就可以了,用立法的方式来制约中央银行,防止它滥发货币,这是货币学派给出的对策。

这两种方法我认为都值得考虑。

现在讲一下我们的危机应对,我们的危机应对是“在惊慌失措中的过度反应”,我们的金融体系实际没有系统崩溃的危险,我们的外贸部门受到了很大冲击,但我们当时的情况和美国完全不同,美国是金融体系行将崩溃,在这样的情况下,甭管美联储、美国政府,只要措施有效,防止金融体系的崩溃,我认为就应该采用,而我们国家根本就没有金融体系崩溃的危险,就急急忙忙推出了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这就是我们现在熟知的4万亿和2009、2010连续两年极为宽松的货币政策,扩张性的货币政策。

2009年我们新增贷款10万亿,2010年我们新增贷款8万亿,今天我们会面临通货膨胀,原因就在于货币超发,就在银行信贷的失控,货币增长速度远远高于GDP的增长速度。2009年广义货币增长27%,GDP是9%点几,2010年广义货币增长20%,GDP增长10%,连续两年货币增长是GDP增长的两倍到三倍,通货膨胀是必然的结果。

在这里就不给大家展示数据了。

这样的应对方法结果是什么?结果是我们错过了一次结构调整的大好时机,不仅如此,对于中国经济未来几年中的长远发展都产生了很不好的影响,在推行扩张性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了国进民退,看到政府替换市场,管制取代改革,我们经济发展的方向转变了,和过去30年间改革开放的方向发生了根本性变化。

国进民退的结果是什么?公共部门形成了一个利益集团,它标志着改革的转折,今天我们都非常关心高铁之后如何去总结教训、避免类似事情再出现,实际上铁道部的改革已经谈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但是到今天也没有办法解决,为什么?它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强大的利益集团,在这个利益集团面前,任何改革都会伤害它的利益,因此它会全力阻止这些改革,我们今天改革的困境就在于公共部门利益集团的形成。

对于这个利益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