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
 网易财经会客厅每周一推出,敬请关注!
视频本期实录栏目介绍往期回顾意见中国财经首页

本期导读:归真堂意欲上市惹众怒,活熊取胆陷四面楚歌。这究竟是有悖人类道德?还是企业处置私产?从与中药协联合发布会到媒体开放日,结果本想厘清的活熊取胆,却越描越黑。本期网易《财经会客厅》专访归真堂董事、鼎桥创投合伙人张志鋆。敬请关注!

张志鋆
福建归真堂药业董事、鼎桥创投合伙人

张志鋆,1972年出生,毕业于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现任福建归真堂药业公司董事、苏州鼎桥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访谈全部文字实录】【归真堂官方微博】【张志鋆微博

分段视频

鼎桥创投投资归真堂的原因

  张志鋆:因为“风险投资”本身是有风险的,我想这个应该说我们最低的底线也就是正常的商业回报吧。当然肯定会比银行利息要高一点。

鸵鸟心态致归真堂事件失控

  张志鋆:归真堂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我们危机公关的处理能力非常差,觉得这事情只要置之不理,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不理它就行了,但其实是不对的。

以道德角度禁止养熊不现实

  张志鋆:人和人一开始是要讲道德的,但是人和动物是不是也应该马上讲道德?把这种爱普及到动物上,但是问题是你要跟现在整个的社会现实结合起来。

投资人详述无管引流技术

  张志鋆:它是相当于取熊自己的脂肪,然后做成一个导管在胆管上,连到皮肤上做成一个瘘。这个创口是会愈合的,是会长出皮肤的,不会再有创口了。

使用熊胆制品属个人偏好

  张志鋆:我想这个里面又涉及到一个社会伦理学跟这个社会偏好的问题。我觉得偏好这个东西你不能要求你的偏好跟别人一样,强求别人跟你一样,这我觉得是不对的。

归真堂并不只生产药品

  张志鋆:我首先要澄清的是,熊胆茶是食品,不是保健品,它是几种中药和铁观音结合起来的,就只有这样一个食品,但是其它的药品也会慢慢体现出来,慢慢会出来的。

正申请人工熊去氧胆酸专利

  张志鋆:归真堂现在也在申请人工熊去氧胆酸的东西,为什么?假如政策发生变化,假如有政策变化的话,我们至少也有新的产品会出来,这个对我就不会产生大的影响。

投资人对归真堂上市很乐观

  张志鋆:像我这样道德水平不那么高的人,都可能去申购,所以我对前景还比较乐观。我觉得投资,在商言商嘛,投资这个行业里面,可能考虑的不完全是道德。他首先考虑的是回报。

张志鋆接受网易财经专访

张志鋆接受网易财经专访

张志鋆接受网易财经专访

张志鋆与网易财经编辑

问答

更多

作为鼎桥创投合伙人,你为什么会投资归真堂?

张志鋆:一是熊的动物福利得到照顾,二是属于中药行业里最完整的产业链,三是药业是弱周期行业。

归真堂到底有几家创投机构投入?

张志鋆:两家,一个是江苏澄辉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一个是江苏鑫澳创业投资有限公司。

归真堂在一年前就听到反对的声音,为何不重视反对意见?

张志鋆:我们危机公关的处理能力非常差,鸵鸟心态致使归真堂事件失控。

反对归真堂上市的最重要一条理由就是有违人类道德,你怎么看?

张志鋆:以道德角度禁止养熊不现实,还是用经济法则来做事最有效率。

反对归真堂上市还有一条理由,就是熊胆不是救命的药。你怎么看?

张志鋆:使用熊胆制品属个人偏好,你不能强求别人的偏好跟你一样。

对于人工熊胆,你是什么看法?

张志鋆:归真堂现在也在申请人工熊去氧胆酸的东西,但不是说我现在做了人工熊胆粉的话,你就说我们这个有问题,不是这个概念。

全部文字实录

2012年 2月1日,中国证监会公布了正在进行创业板IPO申报的企业信息表,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位列其中,保荐机构为万联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据归真堂的官网显示,福建归真堂药业成立于2000年,注册资本为人民币6000万元,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的熊胆系列产品研发生产企业之一。

网易财经:作为鼎桥创投合伙人,你为什么会投资归真堂?

张志鋆:一开始是2008年5月份的时候,我一个朋友推荐了这样一个项目,他跟我开玩笑说他这个企业要上市了,就是中国第一熊股,牛市和熊市嘛。当时我还很质疑,我说这个行业听说是蛮残忍的,是不是有一些问题?但是我那个朋友跟我讲很好,一定要我去看一下。我去看了以后就觉得实际情况跟我想象的是两个不同的情况。我看了以后觉得能接受,而且熊整个在取熊胆的过程当中没有体现出任何痛苦的东西来,而且我看了一下他们整个的养熊厂,那些熊的福利也是得到充分照顾的,我就对这个项目比较感兴趣了。而且当时归真堂在中国南方可能是最大的养熊厂。我们投资一般都会投前三位的,所以我们后来也做了行业调研,还是决定投资归真堂。这是第一个(原因)。

还有一个原因,我们觉得这个产业在整个中医药行业里面占到非常重要的地位。因为整个中国的说法叫“四大名药”,就是虎骨、麝香、犀牛角和熊胆粉。但是前面两个已经没有了,只有熊胆是入药最多的,123种,等于是整个中药产业链里面最完整的一个产业链,市场非常大。我们做过调研,大概是200个亿到300亿的市场。对于我们来说,一个行业的天花板决定这个项目的成长性。所以我们觉得这个企业的成长性很好。

第三,这一块的东西又是药。我们对药这一块的利润也比其它行业看得更重一些。为什么呢?因为它是一种弱周期行业,它受那种经济周期的波动会很小。所以当时我们也去查了一下国家的产业名录,对于这一块的产业名录国家也是鼓励的。当然,我没想到现在有这么多质疑之声。

网易财经:到目前的报道为止,媒体上一直说归真堂有三家创业投资机构入股,分别是江苏澄辉、鼎桥创投和江苏鑫澳。请问真实情况是这样的吗?具体的股权比例是多少?

张志鋆:我首先要纠正一下,归真堂的创投机构只有两家。一般不是特别专业的人说三家,这完全是一种误解。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公司制的基金公司它是这样,它有一个叫基金公司或者叫投资公司,还有一个叫管理公司。原来投资公司的人和钱是混在一起的,现在的制度是人和基金分开了,这样一个好处是防止一些道德风险,而且国际上惯用的方式也是这样的。澄辉和鼎桥是一个管理公司和基金公司的关系,跟鑫澳是没有关系的,所以说其实股东是两家。您到时候招股说明书出来看了以后您就知道,叫江苏澄辉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还有一个是江苏鑫澳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跟鼎桥是没关系的,鼎桥只是它(澄辉)的管理人。但是鼎桥跟它也有关系的是什么呢?你这个基金公司的管理,都是这个管理公司来管理,对外派出董事或者是寻找项目源都是这个管理公司来做的,是这样一个情况。

至于我们投了多少资,反正肯定不是网上了7650万。具体是多少?我也不方便说。我想假如归真堂预审过了以后,它会有一个公告期的,目前不方便透露,不好意思。

网易财经:您对归真堂的投资回报预期是怎样的?

张志鋆:这个我不大好说吧。因为“风险投资”、“风险投资”本身是有风险的,我们的预期跟实际可能会有很大的差别,但是我想这个应该说我们最低的底线也就是正常的商业回报吧。当然肯定会比银行利息要高一点,但是肯定是一个正常的商业回报。

可以想见,张志鋆当年在投资归真堂的时候,绝不会料想到今天所出现的局面。其实,反对归真堂上市的声音并不是在今年2月才开始的,早在去年2月的时候就已经有相关消息的报道了。不过这足足一年的时间,不但没让归真堂平息了反对声浪,反而却成为了“全民公敌”。

网易财经:归真堂在去年2月就已经听到反对上市的声音了。以今天的情形看,显然当时没有重视。你们真的不在意反对的意见吗?

张志鋆:我们投资是2009年10月份,可能当时有一些消息出来说我们投了这个企业。创投投了,公众就认为是会上市的,是这样的。去年也是一二月份的时候闹的很凶,听说归真堂要上市,然后就有相关的组织和人员出来反对,到了大概四五月份就平息了,到了现在又起来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事情,假如你觉得这个企业上市是有问题的,那么为什么它不上市就没有问题呢?我要说是的什么呢?我们是被误导的。归真堂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我们危机公关的处理能力非常差,往往会觉得这个事情只要置之不理,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不理它就行了,但是其实是不对的。去年我可能当时也犯了一些错误,整个董事会上讨论的时候,我也犯了一些错误,觉得这个事情只要不回应或者是只要鸵鸟战术能拖过去,这个事情平息了也就算了。但是事实上造成了一个非常坏的恶果是什么呢?人家拿的不是归真堂的图片在网上炒作,炒作完以后我们也不回应,也不打开熊场让大家看。人家就觉得你肯定就这样,要不然的话你为什么藏着掖着?但是我可以跟你非常负责任地讲,网上所有的那些虐熊照片没有一张取自归真堂。

网易财经:现在这个事情的发展事态,你觉得还在归真堂的控制范围吗?

张志鋆:不在。目前舆论的这种情况,外面舆论反映的这种情况已经不在归真堂的掌握之内了,这个我跟你说实话。

对于归真堂来说,反对阵营确实声势浩大,似乎国内还没有哪个企业在谋求上市的阶段就遭遇此种“待遇”。综观反对者,可主要分为四类,第一类为专门的环保NGO组织,例如,亚洲动物基金会和公益救助组织“中国SOS求助”,这一类的反对者可谓是有备而来,经验丰富。其中,中国SOS求助组织的创始人白一鹏表示,已自筹资金1.2亿元,计划收购归真堂的股权以阻止其上市。第二类反对者是具有社会重大影响力的知名人物。2012年2月14日它基金联合包括崔永元、陈丹青、丁俊晖在内的72位社会知名人士,向中国证监会信访办递交吁请信,恳请对归真堂的上市申请不予支持及批准。随后还有姚明、杨澜等28位社会知名人士加入了第二批反对者的签名。第三类反对者则是掌握一定话语权的媒体。例如,某网站的《今日话题》栏目制作了专题《无意义的残忍》,发表观点称活熊取胆是“害熊损人”应该停止。第四类反对者则是最庞大也最普通的网友们。他们在微博里批评活熊取胆的残忍,在BBS里声讨归真堂谋求上市的无良。于是,自感陷入四面楚歌的归真堂开始寻求逆转。

网易财经:在反对归真堂的阵营中,动物保护组织是中坚力量。你对他们的声音是什么回应?

张志鋆:他们说亚洲动物基金,我们这里有287头被救助的熊,都是有毛病的。我里面讲了一条,我说这些熊的来源是什么?他们是不是被淘汰下来的病熊?是不是每个养熊场里被淘汰下来的病熊?假如本身就是病熊,你能说整个种群都是这样的吗?所以我觉得,我不是政府部门的,我不是主管部门,但是我希望主管部门能拿出这个一万头熊的这个整体的种群的情况,到底是不是像亚洲动物基金讲的一样?因为我们根据数据统计学嘛,你不能说你拿了287头熊,你就说我整个的一万头熊都是这样的。这个我们从概率学里面有一个概念叫做小概率事件,你(样本)低于5%,我们来推测100%是不对的。

网易财经:除了亚基会外,还有一个组织叫“中国sos动物救助组织”反对你们。它的创始人白一鹏说,筹措了1.2亿元人民币要收购归真堂的股份,这个事情的具体过程是怎样的?

张志鋆:第一个,我不认识白一鹏,昨天可能做节目的时候,我才认识白一鹏是谁,他可能也是昨天才认识我的,他可能就是我没有站出来说话之前,可能他都不知道归真堂有个董事姓张,可能是这样的。反正从我这边来说,我是没有跟他接触过,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我们也没有收到他任何函件,他说是不知道我们公司地址也好,反正我也不认。就像我突然之间跟街上的陌生人说我要买你的东西,然后我又不知道你家住在哪儿,我又不知道你的手机号码,我也没有你的E-mail,你觉得他怎么买我的东西呢?

网易财经:那么1.2亿是否足以买下整个归真堂呢?

张志鋆:那要问归真堂全体股东,他们是不是愿意以这个价来接受,这个不是我能说的。但是有一条,你这个1.2亿已经筹措好了以后,能不能把你的账号公布一下,让大家看一看,这里面确实有1.2个亿(笑)。

网易财经:在反对归真堂上市的理由中,第一条就是归真堂做活熊取胆这个事有违道德。你觉得活熊取胆是否有违人类道德?

张志鋆:我觉得我很尊重他们,我觉得这代表了一个方向,或者说我一个理想。人和人一开始是要讲道德的,但是人和动物是不是也应该马上讲道德?人和人之间是有爱的,把这种爱普及到动物上,我觉得也是人的一种境界的提升吧。道德上也可能,今后可能把道德提高到一定程度以后,可能也会有这种。但是问题是,你要跟现在整个的社会现实结合起来。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打个比方,禁止养熊了,这些熊厂要关掉。那么这些熊怎么处理?是把它们杀了?还是放归自然?放归自然这些熊有生存能力吗?那其实就是我们间接的把这些熊全杀光。是不是也有这些动物保护主义者来把它们接回去,由他们来养?但是你要养的时候,在现在这个社会你要考虑到养一头熊的成本是什么?我们没有到这样的生产力水平或者是讲经济发展水平,你要目前把这种东西推而广之的话,我觉得是要打问号的。到底可行不可行?因为我们不光是要道德上这么做,我们还要社会的一个可行度,行不行。这是一个。

还有一个,你把道德作为一种准则可以放在法律之上。但是我们是不是今后所有的人、所有的行为准则就要按照道德来?道德是怎么来执行的?是按照你的道德观还是按照我的道德观?是按照高的道德观还是按照低的道德观?这个里面其实也有个统筹的问题。这个东西操作起来会有很大的问题,我觉得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的话,用经济法则来做事可能是最有效率的。我们经济学里面有一个说法叫“看不见的手”。什么叫“看不见的手”?就是大家在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时候,企业或者这个社会的效益是最大化的。我只能用经济学的角度来,因为我是学经济的,我只能用经济学的理论来解释这个问题。

熊胆入药,古已有之。明人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就已经提到熊胆有“凉心平肝杀虫”等功效。在“活熊取胆”法发明之前,取熊胆必须要杀死熊才行。直到1983年,朝鲜发明了“活熊取胆”技术。这种技术是用一根长10到20厘米的金属管,穿过熊的腹壁,直插胆囊,抽出胆汁,一般一天要抽取两次。虽然这种方法保住了熊的性命,但取胆过程却是异常残忍。面对舆论的口诛笔伐,归真堂自辩称,它的取胆技术已经发展至第三代,属无管引流术,并且邀请中国中药协会为其背书。于是,中药协会长房书亭的那句“熊就痛痛快快地出去玩了”写进了归真堂的语录。为此,公众对于归真堂的压力不减反增,“利益论”轻而易举地就击溃了所谓专家的言论。最后,归真堂只好开放它的熊场,供媒体记者参观。

网易财经:能具体介绍一下,你们所说的这个第三代无管引流技术到底怎么无痛?

张志鋆:它是相当于取熊自己的脂肪,然后做成一个导管在胆管上,然后连到皮肤上做成一个瘘。这个瘘一开始是个创口,这个创口是要愈合的,就是会长出皮肤的,不会再有创口了。每次引流的时候,它是吃东西的时候自动分泌胆汁的。分泌胆汁的时候,你用圆头的针靠上去对接一下它就自动流出来了。所以说不是像网上讲的,每次都会造成一次创口,或者有时候一定要用抗生素。

网易财经:国内的养熊业有多少家采用你们所说的第三代引流技术?

张志鋆:全国来说最大的就是黑宝,黑宝大概有2千头。对于整个南方可能是归真堂,归真堂肯定排得到前三的。四川有一家也很大,具体名字我可能忘了,因为做调研的时间长了。68家里面应该说都是采用第三代的引流技术。

2012年2月22日,在记者们参观完熊场之后,归真堂又组织了座谈会。在会上,记者们唇枪舌剑,尖锐问题是一个接一个,而归真堂一方也毫不示弱。其中,最著名的段落当属“子非熊安知熊之痛焉?” 于是,归真堂的语录又多了一笔。

网易财经:归真堂公众开放日那天,写联名信吁请阻止归真堂上市的72位名人,有到场的吗?

张志鋆:好像一个都没有,这72个人没有一个响应去归真堂看的。那我觉得我也非常遗憾,他们个人的这个到底接不接受邀请,这完全是他们个人的自由。我真的希望每一个人都去看一看那个熊场,因为我觉得归真堂是非常注重动物福利的。在目前条件下,我不能说对熊一点伤害都没有,但是至少它是兼顾了双方的一种平衡。我既保证了我中医药原材料的取得,因为这个毕竟是目前中医药里面最完整的一套产业链,但是我同时也充分保障了熊的福利虽然说我也说出来这个话,就是到底你不是熊,你怎么知道它痛或者不痛?但我觉得这不是一个争论的焦点。其实我首先要考虑的是什么?就是我们有没有虐待熊,就是在我们取得这些原材料的时候,我们有没有虐待熊,我们是不是已经在取得这个中医药的原材料的同时,我们是不是充分考虑到它的动物福利了。

网易财经:反对归真堂上市的理由,还有一个比较具有杀伤力,就是熊胆不是救命的药,所以没必要继续活熊取胆了。对此,你持何看法?

张志鋆:现在有一种说法就是讲,哪一种病是一定要熊胆才能治好的,这里面本身问的是有问题的,其实就是讲你得了一种病,你肯定是有若干种选择的,有五种选择或者六种选择。可能这里面针对某个人,熊胆粉,熊胆药,比如像凯宝的痰热清可能是最有效的,目前算是特效药,能够缩短你的病程,你看这种方式可能十天,还有一种方式是两天,那你能告诉我你会选择什么呢?你说我就是不用熊胆粉,我就是不用熊胆制品,我就是要挨这个十天的痛苦,那至少我不是这样的人。我想这个里面又涉及到一个社会伦理学跟这个社会偏好的问题。我觉得偏好这个东西你不能要求你的偏好跟别人一样,强求别人跟你一样,这我觉得是不对的。

据归真堂的官网显示,其主要有两种产品,一种为熊胆粉,一种为清甘茶。其中,熊胆粉的文字介绍里没有关于批准文号的内容,但从包装上来看,印有OTC标志,属于非处方药。而关于清甘茶则无论是文字介绍还是图片展示,都无法显示它是药品还是保健品。另外,在归真堂吸引加盟商的营销策略栏目中,则写有“符合中国消费者送礼送健康的送礼文化”,“呈现了高端送礼的品质、品位”等字样。

网易财经:我注意到卫生部在2001年发了一个文件,大概是在这一段时间之后,就不再批关于熊胆的保健品了。那像清甘茶当时拿到的是什么批文呢?

张志鋆:我首先要澄清的是什么?你讲的归真堂的那个不是清甘茶,原来是熊胆茶,熊胆茶是食品,不是保健品,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当时在2009年6月1日,就是《食品卫生法》颁布之前,当时的国家法律规定是可以按照工业生产许可证跟食品安全许可证,可以生产相关的食品的,但是这个生产食品必须要按照国家的或者是行业的,或者是企业的标准。按照企业标准的话,必须要到当地的技监部门去备案的。归真堂这方面熊胆茶是在当地的惠安的那个卫生监督部门或者食品监督部门已经备过案的,所以说它是按照自己的企业的标准来生产的食品,这个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它不是保健品。

网易财经:如你所言清甘茶是食品,那它里面到底有没有熊胆成分?

张志鋆:清甘茶产品里面是没有熊胆粉的,它是几种中药和铁观音结合起来的,就只有这样一个食品,但是其它的药品也会慢慢体现出来,慢慢会出来的。

网易财经:网上所言,归真堂的产品都是走礼品路线销售的。而且还曾经在《领导文萃》这样的杂志上做了一年的软文广告。那么归真堂的目标客户究竟是谁?

张志鋆:目标客户是这样的,我首先要澄清的一下就是,我们不完全是做礼品的,就是他们网上一直在说我们是用礼品来卖药品,是吧?这个里面我们大概有非常高的比例的熊胆粉是流入到医药,特别是医院和其它领域的。因为本身熊胆胶囊和熊胆粉是药,不是保健品,这是一个OTC的药品,可以卖给任何人,这是一个。还有一个就是讲,或者是讲商业的销售策略。打个比方,一些珍惜的药品本身是具有礼品功能的,现在我们福建那边有一个叫片仔癀的,片仔癀是一种药,药效很好,但是很多人买了片仔癀去送人,而且作为一种高档礼品送人,你能认为这个行为不符合伦理吗?在商言商嘛,我觉得企业最重要的是什么?最重要的是两条,第一个对社会负责,第二为股东创造利益,这就是它要做的事,这就是我的回答。

网易财经:归真堂除了做熊胆药品和这个不含熊胆的清甘茶,还有什么产品?

张志鋆:虽然它的成长性很好,但是我对目前有些销售的渠道,或者过分单一依赖熊胆粉和熊胆胶囊我是有看法的。我们一直在努力的寻求新产品的开发,我们现在肝得康已经进入到二期临床了,假如三期临床通过的话,它就会出来。这块出来以后,整个的销售大概,因为它是专门治疗乙肝的,这块的市场很大,非常大。所以说持续经营能力,从我的角度,从我这个创投的角度来考虑它的持续经营能力,其实不是一个大的问题。而且我们同时也有做专门治疗脂肪肝的,这块也在弄,也在出来。唯一的问题是,我们目前所处的行业,必须要经过很长的时间,五到七年的临床观察期。要不然的话说句老实话,只要它能投放市场的话,现在归真堂的产品就不可能只是两种了,我现在对这个事情也是有一定的意见,我跟他们的经营层也一直在探讨这个问题。

网易财经:归真堂现在处在研发阶段的新药大概是多少种?

张志鋆:现在我知道的专利就是三类,就是三个。然后肝得康还不在此列,同时我们申请的核心专利,都是核心专利,四项。

网易财经:这四项核心专利产品都是熊胆制品?

张志鋆:基本都是围绕熊胆做的深度的研究,因为我觉得归真堂既然有这样的资源,当然是做重新的多元化,我们不可能脱离掉我们自己的这个行业来做事的。

在活熊取胆制药备受争议之时,媒体上却传来了可人工合成熊胆的消息。据原沈阳药科大学副校长姜琦介绍,人工熊胆项目早在1983年就得以立项,并在1992年时取得了卫生部审评专家对临床方案与临床结果的一致通过。此后,人工熊胆项目便一直陷于审批僵局之中,十年后项目再次申请评审,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回复是,此次的结论与1992年的结论不同。对于人工熊胆到底能否替代引流熊胆,至今药学界还争论不休。但可以明确的是主管部门确实还没有批准人工熊胆的生产。

网易财经:对于人工熊胆,你是什么看法?

张志鋆:归真堂企业现在也在申请人工熊去氧胆酸的东西,为什么?就是他也充分考虑到,假如政策发生变化,假如有政策变化的话,我们至少也有新的产品会出来,这个对我的影响不会产生大的影响,从这个角度来考虑。但是我们现在,不是说我现在做了人工熊胆粉的话,就说我们这个就有问题,这个不是这个概念。

截止到2012年2月23日,归真堂在中国证监会的排队状态还是“落实反馈意见中”。面对反对归真堂上市的滔天巨浪,归真堂的上市之路是否真的能被阻断呢?无论上市成功与否,归真堂又做着怎样的准备呢?

网易财经:现在,归真堂上市是处于一个意见搜集反馈这样一个阶段。那你们相关的准备工作大概进行到哪一步了?

张志鋆:现在是静默期,我不大方便透露,等归真堂的招股说明书披露出来以后,你就什么东西都知道了。

网易财经:现在事情闹得这么大,你觉得上市成功是不是对归真堂事件一个最为完美的了结?

张志鋆:我觉得这个是这样,网上也有一种说法就是上不上得了市是市场说了算,但是上市对我们来说也很重要,非常重要。因为我觉得上市肯定对我们这个企业,或者我们这个行业是一种助推器。你通过上市,通过跟资本市场的结合,对你这个企业也好,对这个行业也好,可以迅速做大,获得这种机会。但是我们也不是说你不上市这个企业就不发展了,或者讲这个企业就从此沉沦下去,也不是这样。

网易财经:假设归真堂成功登陆创业板,看今天的情况,你会不会担心申购遇冷?

张志鋆:其实我在考虑,我觉得这种可能性不会太大。因为中国的股市好像,真要这些股民道德标准都到这种程度,我觉得好像有点不一样,至少我可能还没到,可能像我这样的这种道德水平不那么高的人,可能都会去申购,所以我对前景还比较乐观。我觉得投资,在商言商嘛,投资这个行业里面,可能考虑的不完全是道德。他首先考虑的是回报,趋利,你说这个对吗?这个可能在一些道德人士面前考虑,肯定是不对的,你怎么可以考虑利益呢?但是反过来,这个效率是最高的,我想资本市场考虑的问题可能跟道德这个没有太大的关系。

网易财经:你认为归真堂事件会影响以后投资人或者风投机构进入中药领域吗?

张志鋆:会有,假如你是动物药的话可能会比较谨慎,真的会比较谨慎。说句实在话,我是投资投进来了。当然我没想到,我真的是没想到这个舆情的反应会这么大。现在假如再叫我去投资一个中医药行业,中药产业里面的产品的话,我可能真的是要做评估,就是我哪怕不做评估,我觉得投资人也会做评估,因为说到底,坦率的说,就是舆论给所有人都会造成压力,这个我觉得是正常的。

往期回顾

更多

娃哈哈董事长兼总经理宗庆后

  2012年两会拉开帷幕,作为企业界的代表,他会提出哪些建议?对于去年的政府工作,他会给出怎样的评价?对于他所率领的企业,他又带来了哪些思考?

福建归真堂药业董事张志鋆

  2012年2月下旬,网易财经专访福建归真堂药业公司董事、鼎桥创投合伙人张志鋆,他表示目前为止“鸵鸟心态”致使归真堂事件到了失控的地步。

中国人保财险总裁王银成

  本期网易《财经会客厅》专访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王银成,中国人保财险已跃入世界级财产险公司行列。为您解答农业保险里的“常德模式”,中国保险市场还有哪些增长极。

中航油(新加坡)前总裁陈九霖

  他曾是打工皇帝,有着公司净资产增值852倍的辉煌成绩。他曾是航油大王,但却因中航油案而入狱4年。如今年届五十的他,重新回归央企。本期网易《财经会客厅》专访陈九霖,敬请关注!

对《网易财经会客厅》节目有任何建议或意见,请来电或邮件与我们联系。
电话:010-82558541 邮箱:caijinghuiketing#163.com("#"改为"@")
转发到微博 | 财经首页 | 回到顶部  
主编信箱 热线:010-82558742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