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024
《意见中国-经济学家访谈录》每周三推出。
视频本期实录往期回顾会客厅财经首页
王志浩
渣打银行大中华区研究主管[简介]

王志浩:人民币升值对中国有利

他是英国学者,曾经在非洲从事志愿援助与教育工作;他对中国感兴趣,在中国访学多年。作为一个生活在中国的外国学者,他怎么看待中国经济的发展?他怎么看人民币升值? 网易财经《意见中国》对话渣打银行大中华区研究主管王志浩。
[访谈全部文字实录]

视频

中国道路很难模仿

王志浩: 但是我们发现在中国最独特的一些经济的现象,没办法,其他的国家没办法去模仿它。比如说中国的高储蓄率,其他国家没法效仿。

人民币升值是好事

王志浩:我们觉得这个可能是一个长期的趋势,但是在短期内,要解决或者继续解决这个失衡的问题,最好的办法,最有效的办法,是逐步的允许人民币升值。

不必关心中国何时超过美国

王志浩:但是,我觉得经济学家最应该关心的一个现象,不是一个国家是不是富有,而是一个家庭是不是富有,家庭的生活水平问题。

既信凯恩斯 也信哈耶克

王志浩:可是我们也提到了凯恩斯,对每一个经济学家来说,他是一个很大的影响。另外一边,有哈耶克,还有弗里德曼这这些人。

图片

问答

更多

决定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原因是什么?

王志浩:有一派是非常重视这些制度,你制度搞好的话,应该没有问题,可以以有经济增长。然后是产权,产权受到法律的保护的话,那经济增长应该是没有大问题。这个当然是很重要的一点。

怎么看人民币升值?

王志浩:但是我觉得人民币很有可能是低估的。为什么呢?很简单的一个一个证据就是贸易顺差。人民币升值是对中国经济应该是一个好事情,不是一个坏事情。但是当然有好有坏在里面。

为什么欧美期望人民币升值?

王志浩:在美国有一些疯狂人,他们认为中国就是一个坏的国家。我们不要理他们。除了他们以外,也有很多理智的经济学家,像保罗•克鲁格曼。他们从经济角度来分析这个问题,认为贸易顺差导致这么多外汇储备,是因为中国在干涉这个市场。

怎么看中国不久赶超美国这一观点?

王志浩:经济学家最应该关心的一个现象,不是一个国家是不是富有,而是一个家庭是不是富有。我们都知道中国有北京、有上海,也有甘肃、宁夏、四川这些贫穷的地方。总GDP是否超过美国,这个有可能,但我觉得不是那么重要的。

经济重心正从西方转移到东方吗?

王志浩:当然很多经济数据已经证明这一点。尤其是用PPP方法来算,亚洲、中国的占在全球GDP的比例,已经远远比十年、二十年前它的比例高。这个可能是经济的权力已经开始转让了。这是一个很大的趋势吧。

对凯恩斯主义有什么看法?

王志浩:我个人觉得,在这个时间,美国的家庭和公司通过这么辛苦的一个阶段,政府应该在经济里提供就是增长需求,花钱。这应该是一个好的政策。明年、后年,这个危机走了之后,我们会再考虑怎么去解决这个长期的政府债务的问题。

全部文字实录

网易财经10月讯 网易财经《意见中国--网易经济学家访谈录》栏目近日专访了渣打银行大中华区研究主管王志浩。他是英国学者,曾经在非洲从事志愿援助与教育工作;他对中国深感兴趣,在中国访学多年。作为一个生活在中国的外国学者,他怎么看待中国经济的发展?他怎么看人民币升值?

1996年,王志浩阅读了一本关于中国经济改革的书。他被深深地迷住了,于是,他来到中国,了解中国、观察中国。

现任渣打银行大中华区研究主管的王志浩接受网易财经的专访时,畅谈了他对中国经济的看法。

王志浩认为华盛顿共识遭到了曲解,比如,共识中反对通胀的观点,就是一个很合理的原则。但是谈及“北京共识”这一观点时,他不认为这是一个共识,因为“问题是,这些独特的情况,是不是可以称为一个共识呢?是共识的话,它的意思是其他的国家应该去模仿他。但是我们发现在中国最独特的一些经济的现象,其他的国家没办法去模仿它。”

王志浩说,经济增长的前提之一是产权得到法律的保护,为了面对更复杂的经济情势,相关法律亟待完善。

“总的来说,人民币升值是对中国经济应该是一个好事情,不是一个坏事情。”王志浩认为人民币被低估,这一点可以由巨大的贸易顺差观察到,他也肯定了人民币的升值。

面对“不久中国将赶超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这一观点,他不以为然。王志浩认为,重要的不是一个国家的GDP总量,而是家庭的财富、人均的GDP。他表示,不用太重视中国是否赶超欧美。

王志浩既信奉凯恩斯主义,也觉得哈耶克的观点是很有道理的。他还表示,很愿意在中国继续工作下去。

以下为访谈实录:

中国道路很难模仿

网易财经:我们知道你是一个英国的学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中国的经济感兴趣呢?

王志浩:最早是1996、1997年。我从大学本科毕业之后,去非洲,在一个非常偏远的地方,给联合国做了很多实物分配的工作。我觉得住在国外是非常有意思,学其它国家的语言也是非常好玩。但是非洲是太危险,尤其是这一份工作。所以回国了之后,我想中国是一个真正的正在发展的一个国家,非常有意思的一个国家。所以那个时候,回国了之后就马上上飞机,去台湾开始学中文。

刚开始的时候我听不太清。但我在非洲的时候,就是本科的时候,我也学过一些关于亚洲经济、证券的一些课程,我觉得台湾、新加坡、韩国,在七十年代的经济发展是非常惊人的、非常有意思的。然后那个时候就已经研究中国了。1996年中国已经有二十年的改革,改革开放,所以中国是逐步的被我们西方人注意到的。

我请我妈妈送给我一些书,关于中国经济。然后我在非洲那边看看关于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的改革。我觉得这本书写得非常好,然后就开始吸引我了。

网易财经:你是提到了书是吧?您刚刚出版了这本《大国经济之路》,这本书主要是研究中国经济的。

王志浩:嗯。

网易财经:那么对这本书你是怎么评价的呢?

王志浩:基本上,这本书没有什么创新。我们的目标不是创新,我们的目标就是介绍最近5年、10年很多对中国经济的、我个人觉得是非常好的经济研究。所以说没有很多创新,但是我们会介绍其他人的创新。

网易财经:哦,你觉得这本书哪一部分你会重点推荐给读者阅读呢?

王志浩:全部要推荐到。

网易财经:这么有自信吗?

王志浩:因为每一个章都是涉及到一个我们认为非常独特的一些话题。有关华盛顿的共识,北京共识这一块,是比较有分析的一个题目。或者说我们也谈到中国的收入差距这个问题。我觉得我们微观的、宏观的,国际国内的题目我们都有吧。

网易财经:刚才您提到了华盛顿共识和北京共识,能在这里简单的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王志浩:我们的看法是这个共识被误解了,很多人认为华盛顿共识就是一个非常极端的、右派的自由经济学的一个共识。但是我们去看看这篇文章,就是约翰·威廉姆森,一个美国人写的文章,好像是在九十年代初。他提出了很多,就是这个华盛顿的政治体里面,我们发现有非常多合理的一些原则。比如说资本账户,很多人认为华盛顿共识强迫其他发展中国家打开资本账户,但是其实华盛顿共识里没有提到资本账户。因为那个时候,没有一个共识,在华盛顿,在全国的,就是全球的经济学家里面,对这个问题没有一个共识。也有一些其它的,比如通胀,在华盛顿共识中说,最好不要有通胀,不要让一个财政部为了负国家预算的赤字印钞票。因为这个是不太负责任的。这个也是非常合理的一个原则。所以我们觉得这个华盛顿共识也可能会有一些误解。北京共识我们觉得这个是一个很奇怪的一个观点。

网易财经:为什么这样讲呢?

王志浩:为什么?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我们回头看最近中国三十年的改革开放的政策,有一些政策是非常像华盛顿共识提到的,就是提到的一些政策,华盛顿共识,比如说是非常赞成打开贸易,就是降低你的税,就是出口、进口的税,中国也走了这条路。华盛顿共识也提到了,最好有一些国有企业不要太多,不要太大,这个问题。我知道在中国现在我们还是有很多国有企业。但是在九十年代中,有一个“抓大放小”,很多很多中小企业,从国有变成民营的,或者倒闭了。这一部分也是华盛顿共识提到的一个好的经济的原则。所以说从一个角度来说,很多北京的,就是中国的改革,是跟华盛顿共识是一模一样的。当然中国有一些独特的,独特的情况。但是问题是,这些独特的情况,是不是可以组成称为一个共识呢?是共识的话,它的意思是其他的国家应该去模仿他。但是我们发现在中国最独特的一些经济的现象,没办法,其他的国家没办法去模仿它。比如说中国的高储蓄率,非洲、拉美他们基本上。

网易财经:是没有办法做到的。

王志浩:没有办法做到的。然后中国的政治体制也是很独特的,并不是一个模型,因为其它的国家很难去模仿它。

网易财经:是。那么您觉得决定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很重要的原因是什么?或者说最重要的原因?

王志浩:有一派是非常重视这些制度,你制度搞好的话,应该没有问题,可以以有经济增长。

然后是产权,产权受到法律的保护的话,那经济增长应该是没有大问题。这个当然是很重要的一点。

另外一派经济学家他们很重视资源,就是这个国家它有什么东西可以靠发展。中国有很明显的一个资源,就是劳动力,很多很多劳动力。应该说,从一个相对竞争优势的角度来分析中国,中国的优势就是劳动力。最近30年也是我们看到这个制造企业,制造行业发展得非常非常快,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劳动力。然后劳动力价格现在逐步地往上走,因为就是中国没有很多新的,就是农村没有很多不做事情的人,他们已经很多已经出来了,上班了。所以我们发现中国的劳动力价格开始上涨,所以说中国已经开始进入了这个新的一个增长的就是模式。

这个模式可能是资本密集型的增长的模式。然后在这个新的世界里,最重要的是制度,还有产权,还有这些其他创新这些东西来监管这些东西。所以说这个国家的发展,已经到了一点,现在下一段的发展应该是更加复杂,更加依赖法律的完善,才能支持、支撑接下来三十年的经济增长。

人民币升值对中国有利

网易财经:那么您现在觉得中国的人民币,对它现在是一个低估的情况吗?您对中国这个人民币的这个货币的走向怎么判断?

王志浩:最近这个人民币,以前就是一个经济的问题,现在变成一个国际外交政治的问题。不能说肯定是,但是我觉得人民币很有可能是低估的。为什么呢?很简单的一个一个证据就是贸易顺差。

2007年的贸易顺差,2007年的经常项目的顺差,大部分是贸易组成的,是GDP11%,到了现在差不多是6%左右,所以中国的贸易顺差已经减少了很多,但是,一个国家贸易顺差是超过2%、3%的话,一般的经济学家会认为有一个失衡。然后很有可能人民币是低估了。也有一些人说OK,不是人民币的问题,是国内的一些因素价格,土地、能源,其它的要素价格,所以说中国的出口太便宜,卖得太好,所以有贸易顺差,这个可能有一定的道理。但是问题是你要解决这个失衡的话,你要动哪一块?要动人民币或者是要动国内价格?问题是,你要动国内价格,这个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你怎么,因为是涉及到土地改革,能源价格改革,然后也有劳动力市场,可能你要解决这些问题的话,必须走通胀这条路,必须引起更多的通胀来把国内价格提高。所以说,我们觉得这个可能是一个长期的趋势,但是在短期内,要解决或者继续解决这个失衡的问题,可能是最好的办法,最容易的办法,最有效的办法,是逐步的允许人民币升值。所以说,肯定这个升值可能我们要给出口企业更多的时间;更多的时间来做,允许他们做他们需要做的调整。但是我觉得,总的来说,人民币升值是对中国经济应该是一个好事情,不是一个坏事情。但是当然有好有坏在里面。

网易财经:您觉得像美国和欧洲这些国家,为什么它期望人民币升值,难道他们不喜欢可以用更便宜的价格买到中国的产品吗?

王志浩:那当然在美国,尤其是在美国有一些疯狂人,他们认为中国就是一个坏的国家。我们要把这些人放在一边,我们不要理他们。除了他们以外,也有很多理智的经济学家,就像保罗•克鲁格曼,很有名的一个拿过奖的经济学家。还有其他的人,他们觉得这个人民币即使有问题,不是因为他们对中国有很多偏见,不是这样的。他们从一个经济的角度来分析这个问题,他们认为贸易顺差,这么多外汇储备,是因为中国在干涉这个市场,所以说他们认为会有问题。

第二,全球刚刚经历了一个很严重的危机--金融危机。然后最大的损害者是美国、欧洲。奥巴马现在最关心的一件事情是失业,美国政府想要通过出口,来解决一部分的这些失业的问题,所以对他们来说,这个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人民币升值,这是解决这个问题的一小部分。这个大家可以承认,但是他们觉得解决这个问题,就是一个很重要的一部分。

不必关心中国什么时候超过美国

网易财经:现在有一个说法,说中国将会在不久后赶超美国,成为世界的头号经济大国。

王志浩:嗯。

网易财经:您对这个说法有什么看法?

王志浩:可能是10年,也可能是20年,然后通过市场价格,外汇市场价格,可能是10年到20年的时间,可能使中国更快超过美国。觉得这个可能是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但是我觉得经济学家最根本的一个、最应该关心的一个现象,不是一个国家是不是富有, 而是一个家庭是不是富有,就是家庭的生活水平。我们都知道中国有北京、有上海,也有甘肃、宁夏、四川这些贫穷的地方,所以说即使中国GDP会超过美国,但中国的人均GDP可能需要50年才能达到美国的那种水平。我们都知道中国的教育体制、医疗体制、养老体制都有很多很多问题,所以说,我觉得就是最好就是重视这些问题,然后不要就是看中国和美国、中国和日本。总GDP是否超过美国,这个有可能,但我觉得不是那么重要的。

网易财经:现在西方也有一些学者,认为这个经济重心已经从西方慢慢的转移到了东方。

王志浩:嗯。

网易财经:您怎么看?

王志浩:可能对,当然很多经济数据已经证明这一点。尤其是用PPP方法来算,亚洲、中国的占在全球GDP的比例,已经远远比十年、二十年前它的比例高。这个可能是经济的权力已经开始转让了。这是一个很大的趋势吧。

既信凯恩斯 也信哈耶克

网易财经:我知道英国是凯恩斯主义的故乡。

王志浩:嗯。

网易财经:又作为英国人,您对凯恩斯主义有什么看法?

王志浩:在危机之中,大家都是凯恩斯的崇拜者。我们也发现美国、欧洲、中国,危机来了之后,就是政府来去代替家庭和公司来提供需求,这个理论已经差不多所有的经济学家已经赞同。有一些是因为政治原因反对,尤其是在美国,反对这些理论,但是经济学家就基本上没有,这个就是原则,没有很多讨论。

问题是现在在美国、欧洲有很多人批评这些政府的刺激政策,不是因为它没有效果,因为必然有效果。他批评的原因就是因为政府的赤字,政府的债务。我个人觉得,在这个时间,美国的家庭和公司通过这么辛苦的一个阶段,政府应该在经济里提供就是增长需求,花钱。这应该是一个好的政策。明年、后年,这个危机走了之后,我们会再考虑怎么去解决这个长期的政府债务的问题。

网易财经:我们知道很多人在成长当中,经常会受到某一位著名人物的影响。

王志浩:嗯。

网易财经:我想知道在您的成长当中,从事经济这条研究道路的时候,是不是也受到某人的影响?

王志浩:有很多。可我们也提到了凯恩斯,对每个经济学家来说,他是一个很大的影响。另外一边,有哈耶克,还有弗里德曼这这些人。

网易财经:就是这两个学派的影响对您来说是比较大的是吧?

王志浩:对,但是这个一个是左边,一个是右边的。

但我觉得都,都有一定的道理吧。

网易财经:我们也看到,您,您现在的工作重点主要是研究中国经济。我想知道,您未来的工作计划,会不会一直留在中国?

王志浩:哦,我没有计划吧。我觉得就是当然中国会,接下来几年会变成更重要的一个经济体。而且我觉得对一个经济学家来说,这个经济体是每天在变吧,政策在变,家庭的收入在增长。我们算过,一年在中国算是英国的、欧洲的四年、五年。中国因为快速的经济发展,会影响到生活的节奏。工作在这个市场,对一个经济学家来说,我觉得是最好的、最丰富的、最有意思的一个地方。所以我希望渣打继续要我做这个工作。我非常愿意继续。

往期回顾

更多

G20特别策划:谭笃哲

  南非共和国驻华大使馆经济参赞

第181期:刘尚希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党委书记、院长

第180期:卢锋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第179期:刘桓

  中央财经大学税务学院副院长

您对《意见中国》节目有任何建议或意见,请来电或发邮件与我们联系。
电话:010-82558541 邮箱:caijinghuiketing#163.com(“#”改为“@”)
分享到:
| 财经首页 | 回到顶部  
主编信箱 热线:010-82558742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