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033
 网易财经会客厅每周一推出,敬请关注!
视频本期实录栏目介绍往期回顾意见中国财经首页

本期导读:2010年6月,网易财经专访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在复出一年后,柳传志带领联想向移动互联网转型,他为何做出这一重大战略决策?联想乐Phone与苹果iphone,二者竞争不可避免,面对强者联想如何应对?让我们走近被称为中国IT界教父—柳传志。

柳传志
联想控股董事长

现任联想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联想投资、融科智地、弘毅投资董事长。荣获"全国劳动模范"、"全球25位最有影响力商界领袖"等称号。1984年,柳传志先生与其它10位计算所科研人员以20万元创办了中科院计算所新技术发展公司。
访谈文字实录

视频

进军移动互联网是PC业务延伸

  柳传志:我们没有太觉得这是一个转型问题,移动互联网的出现以及现在其他的一些新技术的出现,使得我们业界的形态逐渐发生改变,比如我们做的PC终端的形态发生改变等,这是我们向移动互联网的终端产品进发的一个方面,我们实际上是进入到这个领域,而这个领域本身又是PC行业领域的一个延伸产品。

目前乐Phone的市场在中国

  柳传志:对于联想来说,当前我们做的乐Phone主要是面向中国的,非常明确,因为在全球我们还没法儿跟iPhone抗衡。怎么能够让我们内容服务商的产品能够更好的在乐Phone上显现,怎么样能够帮助大家用好,这是我们跟别人竞争的主要手段之一。苹果是面向全球的,我们主要就是面向中国。

联想控股的转身至关重要

  柳传志:联想控股作为联想集团母公司的一个转身——这是一个大幅度的转身。就是由原来只有联想集团、神州数码这样一个业务,变成一个投资控股类的公司。第二就是我们把在联想集团工作当中得到的企业管理的经验,运用到了投资中间去,帮助了被投企业的增长,使我们的回报更好。

退休后不会考虑从政

  柳传志:作为一个民营企业家,自己想做的事情,自己是可以控制的,做官员是很难控制的。很难控制的事情就会导致有的事情你想做,但是其他方面的环境,大的政策不合适,这是肯定的了。而在这种情况下就会很麻烦,很别扭,我做的只是希望尽量获得成功,而做官员的难度要比这个大多了。

图片

问答

更多

联想跟苹果在移动互联网这方面的布局有哪些是更值得一提的特点?

柳传志:应该讲苹果做这件事情是抢在前面,它一直居于领导者的地位,它是面向全球的。对于联想来说,当前我们做的乐Phone主要是面向中国的,非常明确,因为在全球我们还没法儿跟iPhone抗衡。

未来会不会考虑在全球去跟苹果进行竞争?

柳传志:那个估计还要有一段时间,首先要在中国真正站稳市场,而且要让中国的客户真的觉得好用。今天的电信领域中,移动互联网的产品需求量会远远大于电脑的需求量,在这方面我们就更要做好方方面面的准备才行。

这次又来做移动互联网,您的信心来自于哪些地方?

柳传志:我觉得更多的是我们内里的条件发生了变化。杨元庆作为管理层的主要负责人,以及高层管理的班子比以前要更成熟和有经验了。假定他在新的领域没有这么多精力来安排的话,就需要授权,到底需要授予什么样的权力,这些事情是不是能够很好的安排好,其实跟今天相比,那时候是有差距的。

您有没有考虑过什么时候退休?

柳传志:退休这个事情,不用我想,大家全都在替我想,所以肯定是会考虑的,考虑的方式只不过是怎么样能够很平稳的把我所有想到的东西能够想得很透彻,很清楚。第一首先就是企业的主人问题能够有很好的解决。另一方面就是业务上确实能够进入到正确的轨道中去。

联想控股在未来的5到7年会上市?会对员工或者管理团队有一些激励的手段?

柳传志:对。这里面无非是两条,一个是长期激励,长期激励是从物质上把他们跟企业的利益捆绑在一起;还有一个就是文化,让他们自己感觉到这个企业发展的方向和他们的追求是一致的。这些东西是让他们成为主人的主要手段。这一切都会随着业务的发展,达到上市的目标。

您的偶像是谁?

柳传志:终我一生对我影响最大的、我很感谢的,还是邓小平先生。因为在以前,中国要沿着那条路走下去的话,我们这些人包括你们这些年轻人都不会有今天的这种生活,中国也不会是今天的这种世界地位,这是我自己特别有感受的。当然,因为离得太远了,谈不上是偶像,只能说发自内心地感谢他、尊敬他。

全部文字实录

网易财经讯 2010年6月,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做客网易财经会客厅。在复出担任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一年后,柳传志带领联想集团向移动互联网转型,他为何做出这一重大战略决策?联想乐Phone与苹果iphone,二者的竞争不可避免,面对强者,联想如何应对?柳传志又如何回应退休的话题?让我们一同走近被称为中国IT界教父——柳传志。

网易财经:两个月之前,联想发布了移动互联网战略,业界对此有各种解读,就您看来,联想集团转型移动互联网,与联想几年前收购IBM的PC业务相比,哪一个影响更大?

柳传志:我们没有太觉得这是一个转型的问题,移动互联网的出现以及现在其他的一些新技术的出现,使得我们业界的形态逐渐发生改变,比如我们做的PC终端的形态发生改变等等,这是我们向移动互联网的终端产品进发的一个方面,所以这里用转型的(表达)方式对我们来讲似乎不是特别贴切,我们实际上是进入到这个领域,而这个领域本身又是PC行业领域的一个延伸产品。

你说现在我们乐Phone这款产品,到底是属于电脑的内容居多,还是电话的内容居多?这个东西现在已经很难讲了。比如黑莓,它是属于一个更多的为办公的人用的东西,人们就觉得好像偏向于电脑方面一点;而以前在一般的非智能电话里面,偏电话的内容就多一些,到智能电话的时候,除了语音以外,有一些内容其实已经偏向于电脑的内容了。

网易财经:刚才这个问题就是联想之前对IBM PC业务的收购,本来是迎合联想在当时国际化的思路。而现在为了迎合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我们开始走入移动互联网的一些产品或者一些应用。你觉得在这样不同的两个时期,我们联想集团去做这样两种事情,它的重要性相比起来,您怎样看?

柳传志:联想并购IBM这件事,今天看来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如果没有并购的话,联想就没有足够的体量,即使想在中国本土好好生存都有一定的困难。但是出来了以后,使得联想逐渐跃升了一个台阶,能够成为一个做国际领跑者的企业。而在今天如果我们不进入到移动互联网领域里来,经营这样的产品或者新的售货方式,比如也进入到服务领域等等,如果不做这样的工作,将来联想的后果可能也是属于“温水煮青蛙”的结果,就是慢慢的被整个行业所淘汰,所以这两个应该讲都是涉及到生死的问题。

网易财经:涉及到生死的问题?

柳传志:对,涉及到这个企业是不是能够长期办下去的问题,这在今天PC行业,IT行业里面的这个部分,已经到了一个确实非常重要的时刻了。由于移动互联网的出现,会使你工作的业务模式发生很大的变化,产品结构也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如果(我们)不能适应这种变化潮流的话,实际上还是坚决做过去的那种PC。比如像苹果本身也是一种潮流,假定我们做iPod,没人说它是转型,因为人们不能说它是一个电话,但其实它的主要功能,应该是乐Phone正在往这儿转的功能——我们这些东西全部都做。(如果现在)做的电脑还只是为了办公用的,用以前的方式去做,你想联想将来肯定是越做面越窄,市场份额越来越低,那当然就涉及到了生和死的问题了。

网易财经:联想所做的移动互联网战略,刚才您也提到了iPod或者iPhone这些,我们联想跟苹果在移动互联网这方面的布局有哪些区别,或者说我们有哪些是更值得一提的特点?

柳传志:应该讲苹果做这件事情是抢在前面,它一直居于领导者的地位,从选择CPU操作系统开始,到它对整个客户的影响,以及和它相关的内容供应商、电信运营商都有能力抢在前头,居于这样一个位置,而且它又是一个全球战略,它是面向全球的。对于联想来说,当前我们做的乐Phone主要是面向中国的,非常明确,因为在全球我们还没法儿跟iPhone抗衡。

在其他两家之间的,就是在内容提供商和电信运营商之间,其实都是一个合作关系,比如说怎么能够让我们内容服务商的产品能够更好的在乐Phone上显现,这些东西都和一些主要的内容服务商反复商量过,我们在设计系统软件的时候都做过端到端的设计、讨论,怎么样能够帮助大家用好,这是我们跟别人竞争的主要手段之一,就是怎么样使中国的客户能够用好这个东西,提供更大的方便。应用商店也是一样,更好的为个人,为他们做好适合中国式的服务。这些东西是我们的一个特点,苹果是面向全球的,我们主要就是面向中国。

网易财经:未来会不会考虑在全球去跟苹果进行竞争?

柳传志:那个估计还要有一段时间,首先要在中国真正站稳市场,而且要让中国的客户真的觉得好用。我们在去并购IBM PC的时候,当时我们已经有中国市场接近30%的份额,除此以外,跟国际上最强的对手都有过反复的较量,而且确实占了上风,这个较量实际上是我们对行业本身加深理解,对我们中国生产、制作、销售也包括了研发的深刻理解,才能占到上风的。因为中国当时的市场之巨大,发展之快在全球也排在一个突出的地位。在这种基础上,我们才能走到国外去。 今天的电信领域中,移动互联网的产品需求量会远远大于电脑的需求量,在这方面我们就更要做好方方面面的准备才行。

网易财经:我大概算了一下,按照元庆的说法,我们的乐Phone要做到100万台/年才算成功,就算100万台/年,这一年的收入大概就是30亿人民币。而我看联想去年的财报、全年全球的PC业务大概是在160亿美元。也就是说相比这两个数字,(移动互联)这一块只能算是PC业务的零头,未来肯定会有更大的成长,利润空间也会更大。

网易财经:就您估计,这个占比大概在什么样的情况之下,我们做这件事情才算是一个初步的成功,或者说联想也可以算是一个移动互联网公司了?

柳传志:这个数字已经非常明确了,就是100万台才30亿人民币,我们要为这30亿人民币,能下这么大力气的决心吗?肯定是不会的,所以这100万台只是说我们上了一个最小台阶的成果,可能我们算一步登上了这个台阶而已,我认为这个产品本身不是转型,但是它实际上在销售方式和其他的合作方式上,还是有一定变化的,毕竟也是走了一种新的路,不能是从这条路彻底转向另一条路,但是它总有某些东西是新的东西了,在这种情况下100万台就是迈上这个新台阶的一种方式的第一个很小的一步,登了这一步以后,能让我们登更大的步子,就是这个表态而已。具体的数字什么的,我想最好还是由元庆,由CEO来说更合适一些,大家都可以非常明显的看出来,这160亿美元是我们去年的营业额,今年我们还会大幅度的增长,而那个只是很小很小的一块,它一定要有一个跟这个(160亿美元)比较匹配的数字,而且能够成为我们利润中的一个相当有分量的来源以后,那才逐渐的算是行了,不是现在。

网易财经:而且这里面可能还涉及到两点:一个是它的利润空间可能会比PC业务更大,另外一个就是像您之前提到的,涉及到端到端的运营,还有后续的,不光是卖终端的收入。

柳传志:对,没错。

网易财经:你觉得这个时间会有多长?两年、三年?

柳传志:我所谓他们的意思是指联想集团的管理层,我是站在董事会的角度考虑的,他们都有计划,有准备,有上、中、下各种情况。我看他们的计划,我跟你表态就是董事会将努力支持他们向最好的方向进发,具体的内容现在肯定不方便说。这个(要是说)高了要完不成的话,我现在说出来那就是说大话了;但是说低的我又不愿意,反正在此刻我是不方便讲的。但是确实就像你说的,当一个大的变化到来的时候,对我们所有的厂家真的是一个重大的挑战和一个重大的机遇,这时候战略的制订就非常重要,在制订战略的时候,为这个新的,未来要到来的事情我们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是指什么意思呢?就是你如果向某一个方向前进的话,大家都想争当这个领跑者,但是你领跑的路错了,或者主流的市场没有跟着你走,没有按照你的方向走,这个企业就要完了。

网易财经:我们也看到联想对于这种趋势的把握,就是我们所说的“踩点”都是“踩”得比较准的,包括这次移动互联网战略的发布,以及我们回顾大概10年前,当时联想去做互联网,其实当时也有过尝试,当时也是在那种商业的大背景下,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但是现在看起来,后来联想转向了PC,更多的深耕这一块市场。现在我们又来进行移动互联网的战略,比较上一次来说,外界的条件已经发生了哪些变化?我们这次又来做移动互联网,您的信心来自于哪些地方?

柳传志:我觉得更多的是我们内里的条件发生了变化。杨元庆作为管理层的主要负责人,以及高层管理的班子比以前要更成熟和有经验了,因为以前在进入多元化领域的时候(我们)做了一个战略计划,也努力的在往前执行,但是做好了计划以后,在做(执行)的时候,我们发现也许有些条件,能够实现计划的一些边界条件我们考虑的不够充分。因为在当时,我们在主行业方面受到了戴尔的巨大积压,杨元庆本人应该用很大精力去应付这些事情,同时又开辟了新的领域,假定他在新的领域没有这么多精力来安排的话,就需要授权,到底需要授予什么样的权力,这些事情是不是能够很好的安排好,其实跟今天相比,那时候是有差距的。

网易财经:刚才我们谈了很多关于联想集团,包括回顾过去,可能很多网友对联想集团很熟悉,平时都能用到它的产品,但对联想控股了解的不是很多,我们来谈谈联想控股,去年联想控股宣布进入直接投资这样一个领域,做直投;到今年直投在战略方面又有了哪些细化,或者说根据出现的一些情况做了一些调整?

柳传志:应该讲,如果要讲转身的话,联想控股作为联想集团母公司的一个转身——这是一个大幅度的转身。就是由原来只有联想集团、神州数码这样一个业务,变成一个投资控股类的公司。进入到新的领域,这个的成功倒真的是对我们至关重要的,因为联想控股做投资和房地产领域,特别是投资领域做了有将近10年的时间。在这10年之中,由做GP,组织各种投资人的钱去投入,到现在开始大规模的回报回来,给了我们两个方面非常重要的、想要得到的东西:一个就是资金的回报,也就是收获了,赚到钱了,这个赚的钱为什么很重要?因为对于联想集团来说,它是我们控股下面一个主要的子公司,当它面临着有巨大的技术投入、研发投入,要向一个新领域进发的时候,作为它的大股东,我们现在占着他们43%的股份,作为一个大股东的态度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我们仅靠这一家“吃饭”,动作就会相对非常保守,这是谁都可以理解的。

第二就是我们把在联想集团工作当中得到的企业管理的经验,运用到了投资中间去,帮助了被投企业的增长,使得被投企业本身能够发展得更快,才使我们的回报更好。这个过程使得我们验证了到底企业应该怎样做,我们对联想集团总结的哪些东西是有一定普适性的,哪些东西是只适应联想集团的,对一些企业应该怎样管理等等,这个为什么重要?因为我们要进入直投的时候,需要这两方面的经验,一个是得有钱,当我们投出去,做投资赚回来的钱进入我们的核心资产投入;第二就是我们新投进的行业领域是不卖的,是我们自己经营的,我们要有很好的经营管理方式,所以这两块是我们在做新的战略里面的一个铺垫工作。

网易财经:(联想控股)这方面的业务也是您直接在盯着?

柳传志:对,我参加,这一块的业务我是要参加的,因为这又是一种全新的做法。联想集团方面因为一切基本上走向了快速跑道的轨道,只不过(现在)是在遇到新技术发展的时候应该怎样处理(的问题),这些我相信CEO和他的团队,他们都能够很好的发展、处理,我顶多是提一些在旁边看到的意见而已。即使我的意见和他们不一致,我也不会去进行干预,但是如果他们的做法董事会都认可的话,那就要想尽办法给予支持,这种支持本身就是怎么样既能让投资人满意,又让员工满意,从这方面进行支持。

联想控股进入到新领域的这些业务本身我也不熟悉,都是要摸索的。我只能说我们有一般企业,就是原来联想电脑的管理经验,有投资类的经验,投资类的经验,投入到不同的领域企业里面,有那些企业管理的局部性经验。今天要建一个新的核心资产的领域,应该怎样做,这些事情都要我和我的几位同事在一起不断的摸索,不断的研究。

网易财经:您平时也比较忙,在精力分配方面,因为您刚复出的时候我记得您提到,当年会花60%的精力在联想集团,现在联想在财报上已经能看出来是呈一个上升的势头,新的战略也发布了,今年或者以后您是不是会花的时间更少?

柳传志:肯定会少很多吧。在当初实际上刚一开始的时候,那几个月都不止60%了,但是到后来就会逐渐的减少,慢慢走上轨道以后,我就完全作为一个董事局的非执行主席来工作。这样的话,真的就变成是“多帮忙、少添乱”。这样的话,(对联想集团)投入的精力会大幅度减少。在联想控股这方面会加强一些,慢慢的等到我们说的“把大血管对上”,业务开展的方式慢慢走上正轨。因为每一块领域都有每一个领域的团队,我对他们的人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对他们的做法都了解了,各个板块文化的形成,肯定各个文化是相同的,这些慢慢的我就又会往下退了。

网易财经:前一段时间您在无锡提到一个细节,就是联想控股在未来的5到7年会上市?

柳传志:对。

网易财经:我们知道上市其中一个目的可能就是对员工或者是对管理者有一个激励,在上市的准备过程当中,我们有没有考虑过怎么样对员工或者管理团队有一些激励的手段?

柳传志:当然,这个当然要考虑。因为联想控股对所投的企业都是要特别注意的。如果是民营企业,就是怎么样鼓励企业家更好的让他的业务骨干也能成为企业的主人,对国企的一个重要做法就是要让他的管理层能成为主人,能够让骨干们能得到长期激励,这是我们的一贯做法,对联想自己肯定是这样的。上市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让企业真正能有主人,在联想来说,它确实是一个很特殊的企业,在这个企业里面股东现在有中科院,有联想的员工持股会,有泛海。其实主人的代表,比如员工持股会,他们派出的代表就是我作为股东的一家来管理企业;泛海也会派出代表,但是大家更多的是源于对我的信任,科学院也是请我作为他们代表的一部分,来让企业的管理层能够努力工作,而我自己本身又是管理层。

未来的时候,管理层一定要让他们真正的能够成为企业的主人,不然的话,你总不能用“看着”的方法让他们运作吧,在这里面怎么样让他们成为主人,应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式。这里面无非是两条,一个是长期激励,长期激励是从物质上把他们跟企业的利益捆绑在一起;还有一个就是文化,让他们自己感觉到这个企业发展的方向和他们的追求是一致的。这些东西是让他们成为主人的主要手段,因此在5到7年的上市之中,这一切都会随着业务的发展,达到上市的目标,而且刚才我说了,这些东西都会成为一个系统设计,也会同时完成。

网易财经:您现在是为了联想集团,联想控股包括其他的一些子公司日夜操劳,您有没有考虑过什么时候退休?

柳传志:退休这个事情,不用我想,大家全都在替我想,所以肯定是会考虑的,考虑的方式只不过是怎么样能够很平稳的把我所有想到的东西能够想得很透彻,很清楚。第一首先就是企业的主人问题能够有很好的解决。这些人除了有主人的精神以外,他们的能力,他们的德行方面都能够承担得起来,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就是业务上确实能够进入到正确的轨道中去。这些东西都实现了,我想退休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因为退休在国家的公务员队伍和国营企业里面,会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时间点,到多大岁数你就退休,在联想恰恰对我有这么一个好处,就是我可以把时间安排的逐渐减轻,减轻到认为这些事情全完了,我自己自然就退出了。

就像在联想集团一样,一开始说我的时间用60%在里面,可能头两个月的时间我几乎是百分之百的精力都安排在那里了,到后来就是60%,到20%、30%,到后来顶多就是10%、20%都有可能,比如参加董事会,参与一些重要的东西,到后来都完全可以,到那个时候,我认为已经都妥当了,自己就会离开。

对控股的实际情况也是一样的,当后面的同事做得越来越出色,而且系统设计、系统考虑越来越全面,我到最后就会退下去,我想这大概就是作为一个企业创始人的主要的方便吧,也许有很多人说企业的创始人,由于身体或者某些方面,由不得你自己来考虑,那就麻烦了。

网易财经:我看网上有一篇网友写的文章,谈到你退休之后的话题,他提了一个观点,鉴于你对整个中国信息产业所做的贡献,他提了一个大胆的设想,建议您去从政做官员,您怎么看待这个建议?

柳传志:对做一个民营企业和做官员的不同在哪儿,有什么不同,可能还没有太深刻的了解,或者说他没有将自己放在这个位置认真的考虑。作为一个民营企业家或者民营企业的工作者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中国给了我一个大环境,在这个环境下,我可以根据我的情况来安排我们怎么工作。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总结经验教训,把这些经验、教训变成新的要走的路,这些东西是自己可以安排的。于是得出一个结论,作为一个民营企业,自己想做的事情,自己是可以控制的,做官员是很难控制的。很难控制的事情就会导致有的事情你想做,但是其他方面的环境,大的政策不合适,这是肯定的了。而在这种情况下就会很麻烦,很别扭,我做的只是希望尽量获得成功,而做官员的难度要比这个大多了。

网易财经:在中国您是很多人、很多企业家、包括我自己个人的偶像,我想问一下您的偶像是谁?

柳传志:你指的是企业界的偶像还是做人的偶像?哪方面的偶像,这都有分类呢。

网易财经:都可以。

柳传志:终我一生对我影响最大的、我很感谢的,还是邓小平先生。因为在以前,中国要沿着那条路走下去的话,我们这些人包括你们这些年轻人都不会有今天的这种生活,中国也不会是今天的这种世界地位,这是我自己特别有感受的。当然,因为离得太远了,谈不上是偶像,只能说发自内心地感谢他、尊敬他。

往期回顾

更多

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

  作为基石资本董事长,他对于中国资本市场、中国经济增长逻辑有着独特见解,他曾先后在上市公司、证券等机构任职。对于最近甚嚣尘上的万科股权之争,他有何深度剖析?

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

  从微软、谷歌等知名公司高管到转型做天使投资人,李开复在投资领域已经深耕7年,面对众多的创业者和创业项目,他如何慧眼识英雄?从2015年的投资热到2016年的资本寒冬,他对当下的创业环境有何独特见解?

浪潮集团董事长孙丕恕

  他被誉为“中国服务器之父”,他带领团队研发出的云计算核心装备,使中国成为继美国之后,第二个掌握核心高端技术的国家。作为中国信息产业的开拓者,他将如何深度挖掘大数据价值?

易到用车创始人周航

  2010年5月,周航创立互联网预约车平台易到用车,这是国内最早互联网用车企业,从星星之火到燎原之势,对于如今硝烟弥漫的专车烧钱大战,周航有何看法?面对质疑,他作何回应?

主编信箱 热线:010-82558742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