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证券新闻 > 正文

退市制度发威:长生生物“现身说法”

2018-12-28 15:05:56 来源: 华夏时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这一年,退市新规的出台,伴随着中弘(000979.SZ)的退市以及*ST长生(002680.SZ)退市的板上钉钉,让无数A股股民意识到,中国资本市场的退市制度日趋完善。

(原标题:退市制度发威:长生生物“现身说法”)

2018年,不少“刀口嗜血”的投资客尝到了自食苦果的滋味。

这一年,退市新规的出台,伴随着中弘(000979.SZ)的退市以及*ST长生(002680.SZ)退市的板上钉钉,让无数A股股民意识到,中国资本市场的退市制度日趋完善。

业内人士认为,2018年备受市场瞩目的“一元股退市制度”和“涉及公众健康安全的重大违法行为予以退市”相继从“纸端”落地,标志着退市制度在与投资者投机心理的博弈中取得领先地位。迹象表明,监管层正在逐步完善退市制度、加大退市监管力度,未来A股将形成“有序进退、优胜劣汰”的市场格局,推动证券市场健康发展。

长生生物的“坍塌”

与中弘一样的是,长生生物也是借壳上市的,2016年1月完成借壳江苏连云港的企业——黄海机械。与中弘不同的是,长生生物的“坍塌”更为猝不及防。

今年7月15日是一条分界线,在此之前长生生物被认为是一只业绩高增长的“白马股”,在此之后长生生物突然变成了一只凶猛的“黑天鹅事件”。

7月15日,国家药监局官网发布通告称,长生旗下的子公司长春长生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等严重违反《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的行为,已要求吉林省食药监局收回该企业《药品GMP证书》(证书编号:JL20180024),责令停止狂犬疫苗的生产。

此后又牵扯出长生生物白百破疫苗不合格事件。民众“铺天盖地”的声讨将长生淹没,证监局、公安局、食药监局等也纷纷介入。而定期报告“难产”、全面停产、连续32个一字跌停等也成为了长生的“家常便饭”。

10月16日,药监局的处罚决定和证监会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纷至沓来”,包括罚没91亿元、相关负责人不得从事药品生产经营活动、拟处以60万元罚款、拟对高俊芳等人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等。

更为重要的是,7月27日晚间,证监会官网发布《关于修改<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的决定》,规定上市公司构成涉及公众健康安全等领域的重大违法行为的,将被强制退市;11月16日,上交所和深交所共同发布《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新增“涉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生态安全、生产安全和公众健康安全”等五大安全领域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情形。

在这样的前提下,11月16日,深交所决定启动对长生生物重大违法的强制退市机制,并在12月11日向长生生物发出《深交所重大违法强制退市事先告知书》。

目前长生生物已经是“千夫所指”。根据一项15万网友参与的网络调查显示,认为长生生物“应该退市”的人数占比近94%。

中弘开启“1元退市时代”

那些带着赌性的游资没想到,中弘真的要退市了。

在2018年8月-9月,他们曾经押中了中弘股价反弹至1元/股,暂时避免了退市风险,然而仅仅一个月后情况就急转直下,中弘跌入退市深渊。

事实上,中弘本身是借壳上市的:2010年,因为业绩连年亏损而披星戴帽的*ST科苑通过重大资产重组成功“脱胎换骨”——注入中弘卓业和建银国际旗下的房地产资产,并随后正式更名为中弘地产、中弘股份。

中弘一改*ST科苑仅IPO从资本市场募资4.03亿元的风格,一路“蒙眼狂奔”,直接融资金额近110亿元:2013年-2016年,中弘股份共筹划了5次定增,其中两次成功实施,累计募资总额为69亿元,还发行5只公司债合计募资38.2亿元。

与大额募资并不匹配的是中弘起伏不定的业绩表现。其在2011年、2013年和2015年间隔性地出现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双下滑的情况,其中营收的下滑幅度平均在50%左右。2016年,中弘的营收达到历史高峰——44.52亿元,然而归母净利润却滑到借壳上市后最低值(1.57亿元)。

2017年成为灾难性的一年,仅靠房地产为主营业务的中弘在楼市调控、环保督查等情况下首当其冲——多个项目停摆、销售停滞,当年营收下滑逾八成,归母净利润直接沦为亏损25.11亿元,一直到今年前三季度,这种业绩上的颓势仍然没有扭转的迹象,中弘归母净利润为亏损18.85亿元。

2018年,中弘的消息面充斥着股东减持、主体信用等级下调、债务违约、高层变动、实际控制人王永红“避走”中国香港、涉及大量诉讼等负面消息,股价也是一路下行,8月15日开始沦为“仙股”。

根据相关规定,公司股票由于连续20个交易日每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将被终止上市。

不过这并未“吓退”游资,他们钻了制度的空子——只要股价有1个交易日在1元以上,就要重新开始20个交易日的计算。

这导致在2018年8月15日-9月5日期间,中弘经历了一波“退市险情”——连续15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股,但最终被拉至1元/股,避免了被强制退市。

这只俨然成为了风向标的股票,“钻空子起死回生”的操作,立马引来其他仙股和“一元股”的集体狂欢。

然而好运并未永远伴随着中弘。

10月17日,中弘已经连续19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股,距离1元/股不到一个涨停板,然而当天尾盘其直接被砸至跌停,第二天一字跌停。股价连续低于1元/股的交易日“凑足”了20个。

11月8日,深交所作出了中弘股份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11月16日复牌后直接进入退市整理期的中弘迎来的是10个跌停板,目前股价只有2毛钱。

12月27日是其在A股的最后一个交易日。

投资者启示录

记者注意到,在消息面上明确有退市风险后,上述两家上市公司仍然受到部分资金青睐。

譬如,中弘在退市整理期出现4%、7.69%的涨幅,盘后数据显示交易方均为游资;11月8日至11月16日,长生生物连续涨停7个交易日,累计成交金额达17.06亿元。而从长生生物盘后龙虎榜数据来看,卖出的有两席机构席位,而买入的均为游资。

深交所的统计数据也证实了这点:长生生物近期连续上涨期间的交易以个人投资者为主,其买入占比均超过97%,卖出占比也在90%以上。由游资大户起头炒作,中小散户跟风,交易额居前的账户持股时间较短,平均1至2天,短线交易特征明显。

“击鼓传花”的游戏,也终将让这批“刀口嗜血”的投资客尝到“自食恶果”的滋味:12月27日是中弘在A股的最后一个交易日,而长生生物最近也很可能将收到深交所强制其退市的正式决定。

武汉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认为,投资者应尽量崇尚价值投资、长期投资,减少短炒的频率,远离垃圾股,“我们的制度不应该保护赌徒,而是要培养投资者的风险意识和用脚投票的能力,因为风险意识才是投资者自我保护的良药。”

不过,有一批投资者或许能得到适当的补偿。

“由于两家公司均遭到监管部门立案调查,我们初步判断2017年4月28日至2018年8月14日期间买入中弘股份且该期间未全部清仓的投资者,2015年7月14日至2018年7月23日期间买入长生生物股票且截止2018年7月23日仍持有的投资者,具备索赔资格。”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在我们这儿准备参加诉讼索赔的长生生物投资者已有数百人。”

多位律师分析认为,强制退市有可能影响公司的偿付能力,但并不影响其法律责任。

王智斌认为,2015至2017年兴业证券对该公司内部控制问题均出具了核查意见,三份核查意见均未向投资者提示任何风险,兴业证券涉嫌未能勤勉尽责。由于长生生物已欠缺必要的偿付能力,“我们将持续观察证监会是否会对兴业证券出具罚单,一旦证监会对兴业证券的罚单落地,我们将立即追加兴业证券作为第二被告。”

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宋一欣提醒称,虽然上市公司涉嫌虚假信息披露,法律上必须打击和追责,但证券投资本身就具有高风险,法律手段并不能保证完全避免风险。“对于中小投资者来说,尽量不要跟风炒股,如果遭到损失,要积极通过法律途径来索赔。”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

王宏贵 本文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王俊仙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用演讲攀上你的第一个人生巅峰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