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052
《意见中国-经济学家访谈录》每周四推出。
视频本期实录往期回顾会客厅财经首页
许小年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简介][博客]

许小年(上):计划回潮阻碍中国经济发展

他对反市场的政策激烈反对,他对改革的倒退忧心忡忡。明知难以改变计划经济回潮的趋势,他仍以个性鲜明的语言,为市场经济呼喊。他为何如此执着? 网易财经《意见中国》对话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许小年。下期下周四播出。
[访谈全部文字实录] 

视频

央行行长要懂无为而治

许小年:最好的中央银行家是守住弗里德曼的货币政策固定规则的中央银行家,是没操作货币政策的中央银行家,因为最好的货币政策是没有货币政策。

不要把保障房当成政治任务

许小年:你上升到政治的高度来看待这个保障房,那经济规律、市场规律全都被扔在一边,这个结果,现在看不出来,过两三年就显现出来了。

警惕打土豪分田地思想

许小年:现在我们出现了这个趋势,希望打土豪分田地来解决当前社会上一些紧迫的社会问题,而不是从制度上这个探求根源,不是从制度改革上来解决问题。

计划回潮无效率也破坏公平

许小年:现在你往计划道路上退,效率上有损失,而且,越是政府干预经济,越是往计划经济的道路上退,社会公平越是得不到保障。

图片

问答

更多

您是抱着一种怎样的心情写的《领导,您知道吗》?

许小年:着急呗!看看我们国家的这个宏观经济政策方向也不对,工具也不对、场合也不对,时间也不对,非常着急,所以写了这篇文章,把当时的一些宏观经济政策方面我认为比较重大的失误,就放在那篇文章里了。

石家庄出了规定要将小产权房没收作为保障房,您怎么评价?

许小年:这几年侵犯企业和个人权力的事情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保障房的任务完不成了,就去没收人家的房子充数,充保障房对吧?这个不是改变了这个房的性质,而只能说你在侵犯老百姓的权利的路上越走越远。

然而石家庄的做法却有很多人支持。

许小年:我们有一些老百姓他看不到这一点。他看不到权利在市场经济、权利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性,他以为政府来替他均贫富,他日子就好过了。他没有想到一旦给了政府侵犯他人权利的权力,你自己或迟或早,一定会成为均贫富中被牺牲的对象。

李稻葵教授写了文章支持限购,他的观点在经济学上成立吗? ?

许小年:我有投资需求我犯什么法了,你为什么要打击我的投资需求?投资是公民是企业最基本的权利,你要打击,你这不是侵犯人家的权利吗?你人为压制需求,供应方看到这个情况会减少供应量,结果是价格更高。谁说限购能够解决房价问题?那都是扯淡。

最近发改委对联合利华散布涨价信息罚款200万元,您怎么评价?

许小年:它没有权力约谈企业,它也没有权力给企业开出罚单。如果外资企业,包括中国企业有这个违法违规行为,来制裁违法违规行为的不是发改委,是我们的法律体系,是法院。它以为它是什么机构呢?它是行政和法律集于一身的机构吗?国家哪条法律给了它这个权力、给了它这样的地位?

您是不是特别希望取缔发改委?

许小年:我们改革30多年,一个很重要的成果就是解散了国家计委、解散了国家经委。经济活动在市场价格信号的指导之下就可以顺利地进行,用不着有人去计划。本来都已经解散了,不知道为什么又回来了。在市场经济中这样的机构没有必要存在,这样机构的存在只能是阻碍中国经济的发展。

全部文字实录

网易财经5月讯 网易财经《意见中国--网易经济学家访谈录》栏目近日专访了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许小年。他对反市场的政策激烈反对,他对改革的倒退忧心忡忡。明知难以改变计划经济回潮的趋势,他仍以个性鲜明的语言,为市场经济呼喊。他为何如此执着?  

许小年教授以其激烈的批评姿态而得到很多人的尊敬。这种激烈的姿态背后,是他对计划回潮的深深的担忧。当网易财经的编辑问及他写作《领导,您知道吗》的心情时,他回答道:“着急呗!”

在许小年看来,近几年政府多用行政手段直接干预经济,这是有违市场经济的精神的。他反对把经济问题政治化。对保障房大跃进,许小年认为这只会迫使地方政府撒谎。他说:“你作为政治任务可以压到地方政府去,但是地方政府说,好,我要是建不起,不能够按照这个,这个指标建保障房,我就要丢官,那我怎么办呢?我就弄虚作假,我就拿一些其他的房子来凑数,我就草草把一些保障房建起来,后续资金怎么样再说吧。”

石家庄出台规定,打算没收小产权房充作保障房,许小年认为这是“打土豪分田地”,是侵犯产权。然而,社会上有很多人为这种做法叫好。许小年说: “我们有一些老百姓他看不到这一点。他看不到权利在市场经济、权力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性,他以为政府来替他均贫富,他日子就好过了。他没有想到一旦给了政府侵犯他人权利的权力,你自己或迟或早,一定会成为均贫富中被牺牲的对象。”

“现在我们同样在做着计划经济的梦”、“忘了计划经济为什么失败”,这些话语,展现了许小年忧愤的心情。对发改委频频干预价格,许小年说:“我们改革30多年,一个很重要的成果就是解散了国家计委、解散了国家经委。我们认为经济活动在市场价格信号的指导之下就可以顺利地进行,用不着有人去计划,用不着有人去规划。本来都已经解散了,不知道为什么又回来了。在市场经济中这样的机构没有必要存在,这样机构的存在只能是阻碍中国经济的发展。”

对政府产业规划,许小年不客气地说:“规划都是鬼画。”他说,政府年年规划电力,但年年电力短缺。如果规划有用,怎么没有解决这个问题?

许小年认为,计划回潮既不利于效率,也没有公平。他说:“我们最近看到了很多的事情,像什么茅台酒啊,自建房啊,高工资啊,等等这些国有企业所反映出来的社会公平性问题都说明了这一点。你是要往计划经济的道路上退,不仅伤害效率,而且伤害社会公平。”

对于宏观政策,许小年也对央行的做法提出批评。他主张利率、汇率市场化,认为只调存款准备金率而不调利率,是照顾国企与地方政府的利益,这会造成金融领域的国进民退。他说:“没操作货币政策的中央银行家我认为是最好的中央银行家,因为最好的货币政策是没有货币政策。”

以下为访谈实录:

央行行长要懂无为而治

网易财经:您去年底写了一篇文章,叫做《领导,您知道吗》,当时是抱着一种怎样的心情写的这篇文章?

许小年:着急呗!看看我们国家的这个宏观经济政策方向也不对,工具也不对、场合也不对,时间也不对,非常着急,所以写了这篇文章,把当时的一些宏观经济政策方面我认为比较重大的失误,就放在那篇文章里了。特别是在市场经济中,政府的干预、管制,直接的行政措施越来越多,而真正的宏观经济的调控、货币政策反而搁置不用,完全给搞反了,所以看到这样的情况非常着急,在那个时候就呼吁要尽快地紧缩银根,今年上半年通胀形势继续恶化,所以不得不紧缩银根,早就该这样做了。现在做的仍然不够,还是更多的用数量控制手段,提高准备金率,而不用价格手段,也就是利率、汇率、利率两率都不动。

网易财经:您觉得汇率和利率改革长期被搁置的原因是什么?

许小年:它受到利益集团的这个阻碍呀,大家都知道这个,这个利率你要是提高的话,贷款、借贷款借的多的人他的财务成本要,要上升,而借贷款借的多的呢正好是我们的国有部门、央企、国企、地方政府,部委。搞建设,都是用的银行贷款。在过去的几年间,银行的贷款大部分都流向了国有部门,所以加息的话,那就这一部分的利息的负担就要上升,所以这个利率方面的动作非常的迟缓,一味的用准备金率。用这个准备金率的结果是什么?结果是银行的可贷资金不足,它砍掉它的贷款对象,首先就砍中小企业,首先就砍民营企业,所以表面上你看它是用数量手段代替了价格手段,结果是什么?结果是在金融领域里的国进民退。

网易财经:在货币政策这块,我们看到格林斯潘也好,伯南克也好,周小川也好,都很喜欢表现自己的个人风格,很多经济学家也很认同他们的个人风格,认为有个人风格是很正常的,这是不是从另一个侧面说明宏观调控根本就没有科学依据可言,反倒更像一门艺术,能不能这样说?

许小年:伯南克、格林斯潘,当然每个人在他的位置上都想表现自己,就像你我一样,我作为经济学家,我也想表现自己啊,你作为一个媒体人你也想表现自己啊,这个很正常。但是从,我研究的角度来看,最好的中央银行家是无为而治的一个银行家,是守住弗里德曼的货币政策固定规则的中央银行家,这是最好的。我觉得中央银行家,任志刚是挺好的中央银行家,但是那不是他个人品质所致,是因为香港就没有货币政策,所以任志刚当金管局总裁的时候没操作货币政策。没操作货币政策的中央银行家我认为是最好的中央银行家,因为最好的货币政策是没有货币政策。

不要把保障房当成政治任务

网易财经:今年4月份的时候,国务院派出一个督察组到各地调研,结果发现各地保障房建设的情况并不乐观,但是一位住建部的官员却表示“这是一项政治任务,不能含糊”,您认为这项政治任务带来的后遗症将会是什么?

许小年:一旦把经济工作提高到政治层面上来,这个经济工作要出大问题。经济就是经济,政治就是政治,你不要把两者老混在一起。你上升到政治的高度来看待这个保障房,那经济规律、市场规律全都被扔在一边,这个结果,现在看不出来,过两、三年,这个就显现出来了。现在保障房已经出现烂尾楼,开了工以后后边,这个后续资金到不了位,保障房出现烂尾楼怎么办?现在保障房已经出现了各个地方政府把职工宿舍、这教师宿舍,把这个动迁安置房都算到保障房里,都算到保障房里凑数。我们叫做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为什么这个中央政府管不了呢?这个经济学上我们讲信息不对称,在这个利益博弈的过程中,永远是拥有更多信息的人有博弈的优势,我就把它凑数凑进去了,你来查,你能查多少?住建部有多少官员?国务院有多少官员?到全国各地去查,它查得过来吗?这种信息不对称就决定了建国30年计划经济体制不可能很高效地运转,就决定了30年计划经济体制的失败。现在我们在市场经济体制中仍然做着计划经济的梦,以为靠政府官员的行政管制,他可以把所有的事情按照他的意志安排,按照他的意志管理,根本不可能,如果他能做到这一点的话,30年前我们就不用经济改革了。

30年前进行经济改革,计划经济体制不灵光,原因是什么?原因就是你国家计委没有关于各地生产成本、民众需求、市场分配等等这些信息它没有信息的情况下,它在那儿做计划,那不是这个拍脑门子自己在那儿想像吗?这样,这样做出来的计划它不可能符合市场的实际情况,所以计划经济必定失败。

现在我们同样在做着计划经济的梦,忘了计划经济为什么失败,就是因为中央计划者没有信息。计划经济下还是铁板一块,还是全国服从中央的一盘棋,统一的安排,现在不是了。政府分出了多少级,每一级不同的政府都有不同的利益诉求,有多少企业,有多少个人在这个经济中,利益已经如此多元化了,你还想用过去那种单极的行政手段来管理这个国家的经济,你不撞墙才怪呢。

问题是什么呢?问题是他用行政手段在这儿瞎折腾,折腾的后果往往不在本届显示出来,而是有一个时间滞后,过了多少年才显示出来,这个时间差就造成了政府的利益,政府的行为的扭曲,所以它的行政干预越来越多。但是这些行政干预解决不了问题。保障房资金怎么落实,资金在什么地方?你作为政治任务可以压到地方政府去,但是地方政府说,好,我要是建不起,不能够按照这个,这个指标建保障房,我就要丢官,那我怎么办呢?我就弄虚作假,我就拿一些其他的房子来凑数,我就草草把一些保障房建起来,后续资金怎么样再说吧。造成社会资源的大量的浪费,实际上民生的问题根本解决不了。

当然这个保障房这个计划本身就是大跃进式的,它的本身就是值得推敲,起码有很多很多的问题。

网易财经:对,西部的一个交通厅厅长是这么说的,他从来不会借任内需要还的钱。

许小年:嗯。

警惕打土豪分田地思想

网易财经:石家庄出了一个规定,提出要将小产权房没收作为保障房,您怎么评价这个现象?

许小年:这就“打土豪分田地”了。你作为一项政治任务压下去,不解决土地问题,不解决资金问题,不解决建设问题,不解决分配问题,OK,那地方怎么办?地方只好有什么招儿使什么招儿,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我把这个所谓违规、违章建筑没收,没收了以后充做保障房,等到个任务完成期临近的时候,我们会看到更多的地方政府的动作变形,会使种种的办法,凑也罢,没收也罢,罚也罢,一定是要完成这个任务,否则乌纱帽不保,那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我们看到的就是过去皇上急着用钱,下面税收的官员横征暴敛。

网易财经:我们刚才说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上面有政治压力,下面就去想方设法,比如说没收小产权房,或者一些所谓的违章建筑,在这样的情况下,私人产权会不会越来越容易受到侵犯?

许小年:这已经是这几年的一个趋势了。这几年侵犯企业和个人权力的事情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保障房的任务完不成了,就去没收人家的房子充数,充保障房对吧?这个如果你没收之前,它是违规违章的,你没收之后它就不违规、不违章了吗?为什么一个没收就能把这个房子的性质改变呢?对吧?所以你这种,这种打家劫舍的方式,不是改变了这个房的性质,而只能说你在侵犯老百姓的权利的路上越走越远。

但是现在我们出现了这个趋势,希望打土豪分田地来解决当前社会上一些紧迫的社会问题,不是从制度上这个探求根源,不是从制度改革上来解决问题,而是靠打土豪分田地。

像这种没收房子的行为,像这种打土豪分田地、侵犯他人权利的行为,有的时候你在社会上可以看到有人叫好。在我的微博上就讲“就没收他的房子,我们没房子住”,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思潮。打土豪分田地结果是什么?结果是没有一个人的权利能够得到保障。今天你被作为土豪打倒了,我作为贫农分到了土地,你有没有想到,过一段时间之后,你这个分到土地的贫农有可能再一次成为土改的对象,你的土地被人家拿走?当你的土地被人家拿走的时候你必须接受,没有办法,因为你分田地的时候,和人家把你土地拿走的逻辑是完全一样的,你必须接受它。

我们有一些老百姓他看不到这一点。他看不到权利在市场经济、权利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性,他以为政府来替他均贫富,他日子就好过了。他没有想到一旦给了政府侵犯他人权利的权力,你自己或迟或早,一定会成为均贫富中被牺牲的对象。这个中国社会两千多年,就是一个剥夺和这个被剥夺的一个历史的循环。我们到了现代了,不能再让这个历史的循环继续下去了,来打破这种历史的循环。在哪里打破?要牢牢地树立公民权利意识,要有效地保护公民的财产权、选择权、决策权、自由权。

为了一些短期的利益牺牲长期的原则,实际上是得不偿失的,对于政府来说也是这样的。因为你均贫富,不可能从制度的根本上解决贫富的问题,社会稳定没有办法保证,你政府长期执政的目标没法儿实现。

网易财经:对,就是说富人的权利得不到保障的时候,穷人的权利更别想得到保障。

许小年:不可能,因为保障富人利益和穷人的利益,它的原则是完全一样的。

网易财经:有人提出的观点说,城中村就可以作为市场自发形成的“保障房”,您是否认同这个观点?

许小年:城中村我研究得不多,但是我认为这个政府强行的去清理城中村,包括很多政府在这个城市里,北京咱们这儿好像就有对吧?限制合租,清理地下室,这统统是侵犯公民权利的行为。我的地下室我说了算,我愿意租就租,对不对?你来监管可以,欢迎。防火的措施不到家,这个其他的安安全保障不到家,你可以来检查。你没有任何理由禁止我出租我的地下室,对吧?

在北京几百万打工族,已经不是“蚁族”了,叫“鼠族”了,只能住在地下室里头。别的房子人家住不起呀,人家来租这样的房子你不让人家租,你是剥夺了人家的选择权。你是剥夺了业主的这个经营资产获得收益的权利,另外一方面,你剥夺了低收入阶层寻找低成本住房的权利,为什么你这样做?在一个公民社会里头,你就公然侵犯大家的权利?

网易财经:李稻葵教授最近写了一篇文章,从经济理论上支持限购,您认为限购符合经济学理论吗?

许小年:限购怎么可能解决住房问题呢?住房的问题是要增加供应,而不是抑制需求。我们现在政府的文件公开讲,要抑制投机和投资性需求。我觉得就是连法理、面子上都已经不讲了,投资、投机性需求,你凭什么去抑制人家,对吧?我有投资需求我犯什么错了,我犯什么法了,你为什么要打击我的投资需求,为什么?我第二套房子作为投资,有什么错?犯什么法?国家哪条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哪条法律说这个不能投资的?投资是公民是企业最基本的权利,你要打击,你这不是侵犯人家的权利吗?

解决房价问题,增加供给是第一位的,而不是去抑制需求。粮价如果高了,将来你管制老百姓吃饭吗?你限吃吗?三顿饭变成两顿饭吗?粮价高了怎么办?增加供应啊,价格不就下来了,对吧?如果你限购的话,供应方会怎么想?由于你限购,你在这儿长期的人为压制需求,供应方看到这个情况会减少供应量,减少供应量的结果是什么?价格更高,谁说限购能够解决房价问题?那都是扯淡。

网易财经:破坏供需平衡?

许小年:减少供应,只能加剧供需失衡。替政府辩护的这种东西,根本不值得评论。他不是一个认真的研究的态度,所以我从来不愿意评论。我说这个叫做什么呀,叫做这个辩护面前无辩论,我跟辩护者没有什么好辩论的。

计划回潮既无效率也破坏公平

网易财经:最近发改委约谈了很多企业,包括对联合利华散布涨价信息罚款200万元,您怎么评价这个行为?

许小年:它没有权力约谈企业,它也没有权力给企业开出罚单。如果外资企业,包括中国企业有这个违法违规行为,来制裁违法违规行为的不是发改委,是我们的法律体系,是法院。它没有这个权力开罚单。它以为它是什么机构呢?它是行政和法律集于一身的机构吗?国家哪条法律给了它这个权力、给了它这样的地位?这是绕过法律体系私自执法,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网易财经:您是不是特别希望取缔发改委?

许小年:我们改革30多年,一个很重要的成果就是解散了国家计委、解散了国家经委。我们认为经济活动在市场价格信号的指导之下就可以顺利地进行,用不着有人去计划,用不着有人去规划。本来都已经解散了,不知道为什么又回来了。在市场经济中这样的机构没有必要存在,这样机构的存在只能是阻碍中国经济的发展。

网易财经:这些年政府出台了一些产业规划,您觉得规划对于经济发展的作用是什么?

许小年:我说一句不太好听的话,我说规划都是鬼画。现在全国各地又在闹电荒,我们是不是要问一下咱们规划部门呢?电力的规划年年做,年年开会部署,年年做规划,年年大量的投资,年年拉闸限电。如果你规划管用的话,为什么今天电力的问题解决不了?如果你规划管用的话,为什么今天这个菜的问题解决不了?你那规划做的都跑哪儿去了,都干什么用去了?一年中间可以出十几个规划,平均一个月出一个规划,这个规划什么质量我们也可以想想,如果规划管用的话,我们何必做经济改革呢?我们何必改革呢?把国家计委再恢复起来,重新退到计划经济路上就行了,规划解决问题吗?规划不解决问题。

网易财经:我们知道发改委的原名叫做“计划委员会”,在改革的年代,它的权力是不断地缩小的,但是近期我们看到发改委的权力却在不断地扩大,这是否是计划经济回潮的表现?

许小年:我认为是这样的。这个和我们这几年行政干预经济越来越多是直接相关的。30年的改革,经济高速的增长,政府也积累了起了一些家底,有了家底之后就忘乎所以,就头脑膨胀,以为这个政府无所不能,这个和我们过去改革开放的方向是相反的。对于这样一种逆改革方向而动的这个趋势,学术界有很多人都是非常的担忧。对于这样一种趋势的担忧,不仅是出于经济效率的考虑,市场经济它的效率一定是比计划经济高的,现在你往计划道路上退,效率上有损失,而且还出于公平方面的考虑,越是政府干预经济,越是往计划经济的道路上退,社会公平越是得不到保障。

我们最近看到了很多的事情,像什么茅台酒啊,自建房啊,高工资啊,等等这些国有企业所反映出来的社会公平性问题都说明了这一点。你是要往计划经济的道路上退,不仅伤害效率,而且伤害社会公平。为什么你国有企业一个职务并不很高的官员可以花多少钱?几百万,去储藏这个高价酒,为什么?为什么你国有企业的平均的年薪就是30多万,接近40万,为什么?为什么整个国有部门的工资比民营部门要高30%——这是最近的数字?为什么银行贷款、政府的订单都落在了国有部门?为什么民营经济的这个生存空间越来越狭小?这都是双重问题,效率和社会公平问题。

网易财经:作为一名市场派的经济学家,对于计划经济的回潮您是否感到非常的担忧和绝望呢?

许小年:绝望谈不上,是感到担忧,是感到担忧。

往期回顾

更多

第128期:沈明高

  曾任教北京大学,后又转到投行。他的研究具有很强的现实感。他是财经类媒体的宠儿。他为何对中国的改革路劲忧心忡忡?

第127期:郭田勇

  他如何看待六月份发生的钱荒?他为什么会说中国有可能爆发全面性的经济危机。网易财经《意见中国》对话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

第126期:刘利刚

  他如何看待六月份发生的钱荒?他对破解地方财政危机有何建议?意见中国对话澳新银行大中华区经济研究总监刘利刚。

第125期:高善文

  他以千万年薪,成为券商界薪酬的标杆。他致力于追求独立完整的经济学分析体系。他如何看待经济学家的声誉与影响?

您对《意见中国》节目有任何建议或意见,请来电或发邮件与我们联系。
电话:010-82558541 邮箱:caijinghuiketing#163.com("#"改为"@")
分享到:
| 财经首页 | 回到顶部  
主编信箱 热线:010-82558742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