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054
 网易财经会客厅每周一推出,敬请关注!
视频本期实录栏目介绍往期回顾意见中国财经首页

本期导读:他是个企业家,他率领的万科,已经迈入千亿规模的量级。他还是个探险者,不仅穿越了南北极、更是两次成功登顶珠峰。如今,已届花甲之年的他,将去哈佛大学做一年访问学者而后游学欧洲。这就是王石。

王石
深圳万科董事会主席

1951年出生于广西,1968年参军,1973年转业。1978年毕业于兰州铁道学院给排水专业,本科学历。1984年组建万科前身深圳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任总经理。1988年起任股份化改组之万科董事长兼总经理。现任万科董事会主席。
访谈全部文字实录】【灵魂的台阶】【徘徊的灵魂

分段视频

登山让我坦然面对死亡

  王石:“三部曲”应该说差别是很大的。最大的差别还是在,本身这是一本通过一次登山过程中,表面来看是写登山,实际上是作为人生走到这一步,更多的是对死亡的一些考虑。那么当然你是活着才能考虑,实际上更多的还是对人生的考虑,所不同的是把死亡当作一个主题。这是这本书很大的一个差别。

登山让我更珍惜活着的人生

  王石:最新的感悟还是,应该说通过登山你必须面对死亡。你更多的是面对死亡的考虑,你更多的是坦然地去面对,当然你更珍惜人生。但是这一次很大的差别来讲,就是你醒悟到了,你既然在面对死亡、考虑死亡,你还是活着的。你活着应该怎么面对你还活着的人生,这是这次最大的体会。

别把结果当目标

   王石:我的体会来讲,大小它是个结果。但如果把这个结果当作目标,它一定是走形的。我都是为了大,那就成了为了大而大,这就带来两个问题。第一,你是不是适合做大?你的核心竞争力是不是适合做大?第二,就是你有没有做大的能力。为了大那就有点拔苗助长。就是现在社会的这种浮躁心态。

我的目标是我怎么活

  王石:我不能把“万科做得更好”当成我的一个目标,我的人生目标是让我怎么活的。所谓我自己这个个体,我的生命的唯一一次,如果我还在临诀别这个世界的时候,还有意识的话,我会感到不遗憾,觉得很值得那就行了。那我不能说我把万科做到世界最大了,我就不遗憾了。那现在已经是了,我赶快退休吧。

如果信教我会选择基督教

  王石:基督教的建筑它形成这样一个氛围,是给我非常非常大的感染。所以在安静的教堂,尤其夕阳的时候,一抹阳光照在墓地上,你坐在那里你会很感动的,你非常感慨人生,就是这样一种氛围。我在其它的宗教的建筑里头,很少感受到。第二个就是基督教的圣歌。

 

钱多了还会不会健康丰盛

  王石:当然我也很爱钱,但是毕竟刚才讲了,你自己有一个自己的目标,叫健康丰盛。钱多了,我想负担非常大。你突然很有财富了,突然爆发起来了,你很难健康。我们指的健康不单是指身体健康,还有心理健康。那第二个钱多了,它是负担,你要想丰盛起来也很难。

如何分配财富是企业家新课题

   王石:西方对财富的制度是通过累进制。只要你合法交税也是可以流传下去的。中国现在正是一个社会变革时期,但是如何能积极介入这样一个现代社会,不仅仅是有赚钱的能力、有省钱的能力,还有一个如何分配财富的能力。我觉得这是对于中国的企业家的一个新的课题。

不满于自我才能找到新坐标

  王石:实际上对于我来讲,都不是之前规划好的。正好我来讲,登山活动准备结束一段了。那再做什么,下一段来讲正在彷徨呢,所以发出了这个求学邀请。但是最基本来讲,作为人生来讲,你一定是对自我的一个不满足,好奇、激情保持着,实际上你会找到新的坐标。

问答

更多

在写这本书的时候,你觉得对死亡,新的感悟是什么?

王石:最新的感悟还是,应该说通过登山你必须面对死亡。你不在了会面临什么冲击,应该是怎么样的。你更多的是面对死亡的考虑,你更多的是坦然地去面对,当然你更珍惜人生。你活着应该怎么面对你还活着的人生,这是这次最大的体会。

在基督教教堂和在西藏藏传佛教寺院时,这两种宗教对你的影响有什么不同?

王石:因为我本身是一个无神论者,我曾经和朋友交流看法的时候说,如果你必须选择一个宗教的话,我是会选择基督教。宗教建筑是其中一个很值得去借鉴、去参考的这一个类。你感到有一种对向往天堂的这样一个氛围和感觉。

你个人对财富的看法是什么样的观点?

王石:当然钱非常重要了,当然我也很爱钱,但是毕竟刚才讲了,你自己有一个自己的目标,叫健康丰盛。你如果钱很多了,第一会不会健康?第二会不会丰盛?钱多了,我想负担非常大。

你曾说西方企业家拼命赚钱省钱捐钱。中国企业家捐钱做得不好。原因何在?

王石:中国现在正是一个社会变革时期,但是如何能积极介入这样一个现代社会,不仅仅是有赚钱的能力、有省钱的能力,还有一个如何分配财富的能力。我觉得这是对于中国的企业家的一个新的课题。

为什么会选择在60岁这个节点上,转身到课堂上去求学?

王石:很想圆自己的出国留学再深造这样一个梦。(去哈佛)这个从某种意义上带着某种偶然,就是过去的一年,哈佛的中国基金会发出这样一个邀请。我说第一我是喜出望外,第二我当然选择一年的。当时考虑都没考虑。

您每一个节点人们都觉得非常完美。网友就想知道,人生应该怎么样规划?

王石:正好我来讲,登山活动准备结束一段了。那再做什么,下一段来讲正在彷徨呢,所以发出了这个求学邀请。但是最基本来讲,作为人生来讲,你一定是对自我的一个不满足,好奇、激情保持着,实际上你会找到新的坐标。

全部文字实录

网易财经讯 2011年1月,网易财经专访了深圳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现任公司董事会主席王石。他是个企业家,他率领的万科,已经迈入千亿规模的量级。他还是个探险者,不仅穿越了南北极、更是两次成功登顶珠峰。如今,已届花甲之年的他,将去哈佛大学做一年访问学者而后游学欧洲。这就是王石。本期网易《财经会客厅》听王石讲人生。

王石,1951年出生于广西,1968年参军,1973年转业。转业后就职于郑州铁路水电段。1978年毕业于兰州铁道学院给排水专业,本科学历。毕业后,先后供职于广州铁路局、广东省外经贸委、深圳市特区发展公司。1984年组建万科前身深圳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任总经理。1988年起任股份化改组之万科董事长兼总经理。1999年起不再兼任公司总经理,现任万科董事会主席。

登山让我坦然面对死亡

2011年1月10日上午10点,王石新作《灵魂的台阶》全球首发仪式在北京图书订货会的现场正式启动。主办单位中信出版社邀请了大型文化考察活动“玄奘之路”的策划人曲向东担任主持,以及纪录片《希夏邦马》的制片人洪海作为访谈嘉宾。在启动仪式上,王石特别讲述了登山运动对于自我价值和生命意义的提升。此前,王石已经出版了“灵魂三部曲”的前两部,《让灵魂跟上脚步》和《徘徊的灵魂》,分别讲述了他重走“玄奘之路”和出走中东的感悟。

网易财经:《灵魂的台阶》是“灵魂三部曲”的第三部。我们想知道在这一部里头和前两部相比,在人生甚至死亡这些话题上,有什么不同的感悟或者新的感悟吗?

王石:应该说差别是很大的。所谓的“三部曲”,当然只是2006年去“玄奘之路”,当时是有感而发,就是《让灵魂跟上脚步》。那之后就无意中,因为牵扯谈到宗教、谈到信仰,所以就《徘徊的灵魂》。无意当中第三本书,就说那既然前两本书都是带有“灵魂”,说这个也“灵魂”吧。所以所谓的“灵魂三部曲”,是这样出来的。但是最大的差别还是在,本身这是一本通过一次登山过程中,表面来看是写登山,实际上是作为人生走到这一步,更多的是对死亡的一些考虑。那么当然你是活着才能考虑,实际上更多的还是对人生的考虑,所不同的是把死亡当作一个主题。这是这本书很大的一个差别。

登山让我更珍惜活着的人生

珠穆朗玛峰,海拔8848.43米。1921年,人类开始尝试攀登世界之巅。1953年,新西兰人埃德蒙·希拉里和丹增·诺盖从南坡成功登顶。1960年,中国登山队从北坡成功登顶。2003年,王石首次成功登顶珠峰。那一年他52岁。2010年,王石再次成功登顶珠峰,这一年他59岁。

网易财经:其实你登了很多高山、雪山,包括珠峰在内的。你对死亡其实有很多的这种亲身的经历,很多时候可能都在生死之间,这样的抉择。那么在写这本书的时候,你觉得对死亡,新的感悟是什么?

王石:最新的感悟还是,应该说通过登山你必须面对死亡。因为你进山可能一个礼拜、可能一个月、可能两个月,你能不能出来你不是很清楚、不是很确定的。所以你必须要考虑你死了之后的事儿,你的遗嘱、你的家庭、你的女儿、你的同事、你的朋友、你的父母,你不在了会面临什么冲击,应该是怎么样的。

你更多的是面对死亡的考虑,你更多的是坦然地去面对,当然你更珍惜人生。

但是这一次很大的差别来讲,就是你醒悟到了,你既然在面对死亡、考虑死亡,你还是活着的。因为你已经死了,就不存在你再思考的问题了。所以更多来讲你活着应该怎么面对你还活着的人生,这是这次最大的体会。

网易财经:我看到你写了一句话就是说,每当我进山的时候,可能是说我再进山就是王八蛋。就是这种自责就觉得不应该再来,但是当登顶的时候就会想,我下一座山在哪儿。为什么会有这种变化?可能没有登过山的人很难理解。

王石:这种观念我是登第一座雪山的时候,1999年登玉珠峰。一进山就这个心情。因为当时第一个,你可能由于对死亡的恐惧。第二,它是非常非常艰苦的。你比如说晚上,根本痛苦得睡不着觉,呕吐,北风刮着你缩在帐篷的睡袋里。我吃饱了撑的到这儿来?我何苦呢?我能活着回去,我下次一定不能来了。像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2003年,包括那次2003年我是登珠峰。但是登珠峰下来之后,就是很大的一个转折。2003年之后这种状态就没有了,就进了山非常坦然的,更多体验的是登山的过程。而在这之前更多来讲,既然反正我来了,那我一定要登顶,我登顶我能活着回去,我一定下次不会再来了。一直在重复,这样重复着。我记得那次,当然登珠峰也是经历了磨难,包括生死的这样一个抉择。那次回来之后心态就平静下来了,再去进山不但很坦然,而且进山之后是,不再熬着怎么来登顶登顶,登了顶赶快出来,很平和的这样一个攀登过程了。

别把结果当目标

王石,1951年生人,当过兵、做过工人、下过工地、也进过政府机关工作。1983年,33岁的王石闯荡深圳。次年,王石创建深圳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并出任总经理。1988年,公司进行改组,更名为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王石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1999年,王石辞去总经理一职,只担任董事长。

网易财经:你是在登山的过程当中,有了很多对生活、对企业的感悟。其中有一句话,你说中国企业家很难回答一些问题,比如说像我们生活、工作的,还有奋斗的意义、目标是什么?那么你怎么回答这样的问题?或者你希望中国的企业家怎么回答?

王石:因为我本人是一个企业家。从企业家的角度考虑问题,我觉得现在普遍来讲是,中国企业家缺少两个这样的思考。

第一,就是目标和结果,我们往往把结果当作目标。比如说企业要做大,当然我也想做大,很多人都想做大,但是往往就把大当成了一个目标。比如说我要进入世界500强,实际上我的体会来讲,大小它那是个结果。但是你如果是把这个结果当作目标,它一定是走形的。比如说,我都是为了大,那就成了为了大而大,这就带来两个问题。第一,你是不是适合做大?你的核心竞争力是不是适合做大?你根本不适合做大,你的资源整合能力不适合做大,你也为了去做大,结果你可能做个中你做得很好,你做个小做得很好,那你为了做大而大,你没有这种竞争力,你最后的结果一定是很不好的。第二,就是你有做大的能力。但是因为你为了大,那就有点拔苗助长,就是现在社会的这种浮躁心态。本来你可能这个大是20年的事情,30年的事情,甚至是两代人、三代人的事情,你这样做下去,一定可以做得很大。但是因为你为了大而大,你硬要把30年的事情,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这样结果来讲,又把你的资源浪费掉了。所以我觉得,实际上不仅仅是中国的企业家,整个社会都要考虑的,个人的成长都是这样的。说要成功,实际上社会衡量成功那只是个结果。你到底你的生活的目标是什么?就是不要把结果当作目标。

那带来第二个问题来讲,那就是说我们的目标应该是什么?我们的目标应该是,让自己的生命有价值。什么是有价值的?显然不能说你做到大就是有价值的。因为毕竟我们象征来说大,很多人都说我只要做第一,第二我根本都不想。但是拿我们来说,一个行业上来讲,可能少则几百家企业,多了几千、几万家企业,能做第一的只是一个,那你是不是你做不到第一,就是不成功的?所以一定要非常明确,你的目标到底应该是什么?应该设立到什么样。我给自己,我给万科,定的就是健康丰盛。只要你说你能健康地生活着,生活很丰盛。这时候你是排第一、排第二、排第三、排第四,你能健康丰盛了,其实它排第几,当然能排第一更好,你就排到一百零一又怎么样呢?生活不是很美好吗?你也是很健康地生活着嘛?

我的目标是我怎么活

网易财经:那么为什么大多数企业家回答不了类似这样的问题呢?是因为宗教信仰问题?还是文化熏陶层面的问题?

王石:这个是没有解的。这是文化学者他们来回答的,这是易中天他们思考,他们来回答的。我只能这样说,这是我个人的困惑,我个人是怎么来解答这个问题。很多人来讲,王石不务正业,如果他把精力要全用在企业上,那万科比现在还更好。我是两种回答方法,一个我一定说,我不能把“万科做得更好”当成我的一个目标,这不是我的目标。我的人生目标是让我怎么活的。所谓我自己这个个体,我的生命的唯一一次,我怎么觉得,如果我还在临诀别这个世界的时候,还有意识的话,我会感到不遗憾,我觉得很值得那就行了。那我不能说,我把万科做到世界最大了,我就不遗憾了。那现在已经是了,我赶快退休吧。

因为将来你们再做不成第一大,和我没关系了。我不能把那个当成目标。所以来讲,我要做我自己。从法律上你是不违法的;从社会道德层面上来讲,觉得你是积极向上的;那我自己又觉得很愉快,那就是健康丰盛的。这是我想第一个说的。

第二个我要说的来讲,那我天天不务正业,企业还做得这么好,这是能力。我就是这样了,我只是20%的时间用在工作上,其实做得很好啊。你们要超万科,行业不都要超万科,你们超试试看,不容易的,要超它不容易的。我刚才讲了,我劝你们不要把这个大当成目标,我没有把它当作目标。因为它是个结果,这个结果大了当然挺好,它不是目标,所以我活得很自在,万科现在发展得也很自在。我不务正业的结果来讲,实际上从某种角度来讲,我是疏离它,我是淡化我个人的作用。东方企业、东方文化,就特别讲究英雄主义、个人崇拜、领袖情结,那我也知道我的魅力、我的影响力。如果我在企业,我一直还在那里,这个团队怎么能成熟起来呢?无论是从大的面来说,中的层面来说,技术层面来说,我都处于这么好的状态。

所以你说缺乏什么,我就觉得中国千载难逢的,经济起飞起来了,我们现在成了第二大经济体。如果我们不骄傲自大,如果我们不犯错误,我们不犯大的错误、战略上的错误,那我们20年、30年之内,我们会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我们成为,不是说我的目标,这不是悬念。但问题的悬念是,大了又怎么样呢?大了是不是我们整个成熟的中产阶级就可以成长起来了呢?我们的社会都会让全人类的其他人来羡慕呢?未必啊, 未必!

所以归根结底说到这儿来讲,还是你一定要弄清楚,就是作为个人的事业来讲,你的目标是什么?你把目标想清楚你就很容易的了。所以你说它就是来讲把企业让团队去做,自己更多一个战略把握,自己更多喜欢做自己的探险、登山,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我个人是这么来解答这个问题。

如果信教我会选择基督教

2008年,是个特殊的年份。这一年,世界遭遇经济危机。这一年,中国遭遇汶川地震。这一年,王石遭遇“拐点论”和“捐款门”。这一年,王石也同行几位企业家好友拜谒圣城耶路撒冷。徜徉在教堂之间的王石希望自己能够静下来、慢下来,去思考、去探索,为自己徘徊的灵魂找到前路,找到精神家园。

网易财经:在基督教的教堂的时候,和在西藏的藏传佛教的寺院的时候,这两种宗教对你的影响有什么不同?

王石:因为我本身是一个无神论者,我曾经和朋友交流看法的时候说,如果你必须选择一个宗教的话,我是会选择基督教。那个朋友就问我为什么?因为我说我到哪里,我是从建筑的角度来讲,完全是从我们做城市规划、房地产,和建筑是息息相关的,到哪儿都看建筑,宗教建筑是其中一个很值得去借鉴、去参考的这一个类。所以到哪都是看建筑,那在这个建筑当中应该说,基督教的建筑它形成这样一个氛围,是给我非常非常大的感染。比如说哥特式建筑,哥特风格的教堂,高高的顶尖,上去是彩色玻璃,阳光射下进来,房间很安静,你感到有一种对向往天堂的,这样一个氛围、感觉。再有一般来讲,它的墓地是和教堂连在一起的,你出了教堂,在它的墓地你就会发现,与其说是在教堂是和神的一种交往,还不如说和故去的人、和过去的人的一种纽带、一种连接。所以在安静的教堂,尤其夕阳的时候,一抹阳光照在墓地上,你坐在那里你会很感动的,你非常感慨人生,就是这样一种氛围。我在其它的宗教的建筑里头,很少感受到。

第二个就是基督教的圣歌,基督教本身的宗教音乐,最喜欢的就是莫扎特的《安魂曲》。《安魂曲》我们认为那就是亡灵曲。我们知道,我们这个民族在人死亡的时候,尤其现在来讲,更是非常非常悲痛,悲痛得得无以复加的,是哀乐

实际上我们这个民族对死亡,从道家的角度来讲,它是有两重性的,一个是很悲哀,再者也有欢乐的一面,叫喜丧。就是人到了能寿终正寝,很大的年纪安静地死去,这是个喜事。所以往往我记得小的时候,在经历的一些丧事上当中,是要吹奏《百鸟朝凤》的,但是你看现在,我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们现在弄得对死来讲,就是恐惧、就是哀乐。基督教的《弥撒曲》,因为它是牵扯到,他是信神的、信上帝的,他认为信上帝的人是可以上天堂的。所以他对《弥撒曲》当中,首先它是有歌颂的成分,它本身对生命的一种赞美。我觉得这个对生命,这样一个态度,它是完全不同的。当然这种音乐我就是非常非常喜欢的,而最喜欢的音乐当中,当然有很多这些有名的作曲家做的《弥撒曲》。我最喜欢的就是莫扎特的,那可以说是随时听,随时都非常喜欢。

网易财经:它带给你的感受是什么?你在听的时候自己是一种什么感受?是说很安详还是说能达到一个什么效果?

王石:看你的心境,你的心境有时候,你感到沮丧的时候,甚至很烦躁的时候,那听到这个音乐会让你安静下来,会让你感到你应该去奋争,不应该放弃应该积极向上。当然你也在很愉快,在很欢乐的时候你去听,那就是另外一种感受。

更多的觉得生活的丰富多彩,你不要太得意了,生活面临着死亡,始终是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所以如何在死亡面前应该谦卑一些。所以一个宗教的建筑,一个宗教的音乐,所以你说让我选择,我选择基督教。你比如说佛教的感受来讲很明显就感到和我们儒家文化有关系,受影响,太功利,完全是一种交易性的东西。再一个它从建筑形式来讲太沉重,也因为它木结构的形式,再加上它的这种方式。中国的木结构传统来讲就是斗拱,但是这个斗拱的形式,尤其再一个木结构,它很难做得很高。所以它很难给你一种,非常感到天上的那种感觉。

网易财经:所以很多人说你对教堂的兴趣,远远大于对各种摩天大厦的兴趣。

王石:是,就是欣赏它这种建筑风格。再一个你像伊斯兰教,当然伊斯兰教的建筑也非常非常特别,你像泰姬陵。但是从追踪来讲,它这种圆拱形的穹顶,更多的还是追踪到罗马建筑,这样一个根源上去。再一个你看现在的基督教一些建筑来讲,很宏大的一些建制来讲,最起码它是创新了,但是显然你能感觉还是摹写源于西方的基督教文明的一个变形。

钱多了还会不会健康丰盛  

据2010年胡润百富榜和“中国富豪特别报告”显示,中国企业家的财富增长非常迅速,在从1999至2010年的这十二年的时间里,登上百富榜的富豪人数已经有1882位,到2010年十亿富豪已达到1363人,百亿富豪97人。而在10年前,十亿富豪仅有24人,百亿富豪仅1人。

在上榜的企业家中,有98.7%的富豪在带领企业健康发展,出了“问题”的富豪有24位,占上榜总人数的1.3%。45岁是问题富豪被判刑时的平均年龄。行贿、资本市场相关问题和诈骗是富豪们出问题的主要原因。而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则是出问题富豪最多的行业。

作为万科集团的董事长,王石个人没有进入胡润百富榜的排名,但他率领的万科则位列2010胡润企业社会责任50强榜单的首位。

网易财经:你个人对财富的看法是什么样的观点?

王石:当然钱非常重要了,当然我也很爱钱,但是毕竟刚才讲了,你自己有一个自己的目标,叫健康丰盛。你如果钱很多了,第一会不会健康?第二会不会丰盛?钱多了,我想负担非常大。你突然很有财富了,突然爆发起来了,你很难健康。我们指的健康不单是指身体健康,还有心理健康。那第二个钱多了,它是负担,你要想丰盛起来也很难。

所以我对财富的看法,完全很自私的这样一个角度去考虑的。所以说那你觉得它不健康,你就远离它一些,至于它能做什么,你并不是很清楚。比如说1988年万科股份化改造,下的红头文件是四六分,60%归国家 ,40%归企业就叫企业股。现在听到这个企业股就很滑稽了,哪有企业股这一说。只有说,你要不就是国家股,要不就是个人股,要不就是集体股,你这个企业股算什么?因为企业是一个整体,当然了它是很含糊的。但是当时股份化改造,很多带有国字头的,当时的股份化改造都是这样的。但是我们看看这个企业股的归宿,就很有意思了。基本虽然当时来讲,现在没有这个企业股了。当时企业股转型当中,都转成创业者的个人了,或者以创业者个人为主的,成了个人股了。所以当时我说我不要。

但是到底它怎么处理也不太清楚,一直到现在才把它变成了万科基金。就是把当时放弃的这个企业股,变成了万科公益基金,完全做了公益活动。这是现在的事,当时并不是说你看我1988年就做公益了,没有, 1988年我没有这个想法,我也没有这个超前意识。只是演变演变到现在来说,企业公民。

如何分配财富是中国企业家的新课题

网易财经:你曾经说西方的企业家是拼命赚钱、拼命省钱,然后拼命捐钱。你说中国的企业家可能前两样做得比较好,最后一个做得不好。你觉得原因何在?

王石:实际上它是说一种现象,不一定作为企业家。作为拼命省钱、拼命捐钱来讲,实际并不是西方(企业家),因为西方它也是一个很大的概念,更多来讲是基督教的新教。马克斯•韦伯有一本书叫《宗教伦理资本主义精神》,他这里谈到一个,就是本身对宗教的理念。就是他的能力是上帝给的,他挣的财富是替上帝保管的,所以他临离开这个世界,去上帝那里的时候,如果他还(把这些财富)留在这个世界上,留给自己的家族当中那是一种罪恶,所以他一定要散出去的。在西方的统计上来讲,可以说有这样一个(数据),基本上西方的中产阶层

他们是把他们基本上是(财富)的三分之一,是用于慈善、捐赠活动的。中国你要看是这样的一个新型的企业家团体来讲,显然你按照这个统计是远远不够的。

但是你作为企业家、作为企业,来做公益、做慈善,实际在西方来讲,它也只是100年的时间不到。就作为一个企业公民来说,它的时间也不是很长。所以中国应该是还没到那个阶段。

但是作为文化背景来讲,中国更多的是讲的是,家族、宗族赚了更多的财富,如何使家族、宗族流传下去。如果不流传下去,贡献给社会,这个家族就破灭了、 破败了,就不能健康地生存下去了。所以在中国这个财富是一定要积累给家族的。第二,中国这个社会应该是在相当时间里已经没有贵族了。它向来的朝代更迭之后,就是先把一些有产阶层给消灭了,所以一方面是拼命地攒,另一方面是每次社会变革的破坏,又把这个财富来均分,所以这个财富始终是积累不起来,这是中国的现状。现在又是这样一个现状,在拼命地积累。因为西方现在这样一个制度,财富实际上是通过累进制。只要你合法交税,你也是可以流传下去的。但是基本富不过三代也可以成立,因为如果你不再更多的创新,通过税收,就是遗产税,三代之后也可以把你收的差不多了。所以中国现在正是一个社会变革时期,但是如何能积极介入这样一个现代社会,不仅仅是有赚钱的能力、有省钱的能力,还有一个如何分配财富的能力。我觉得这是对于中国的企业家的一个新的课题。

不满于自我并保持激情才能找到新坐标

在2010年的年末,正当万科笼罩在“千亿”光环的时刻里,王石却对外届宣布,未来三年他将逐渐淡出公众视野,并计划在2011年到哈佛大学做一年访问学者,而后再到欧洲游学。这是王石给自己六十岁定的计划,他选择成为学者。

网易财经:那再回到最近关于你的一件事,就是为什么会选择在60岁这个节点上,转身到课堂上去求学?

王石:因为我本身来讲应该是很小的时候,当时我记得在学校里强调“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那时候最起码我们在少年时候,还是要读书,要成为知识分子,成为国家的栋梁。但是很快“文化大革命”就把这个生活轨迹完全改变了,价值观也改变了。“文化大革命”之后去当兵,当时一听说大学又恢复招生,就非常想赶快复员,去上大学。那时候还是工农兵学员,不是考的,是推荐的。所以复员之后是工农兵学员,当然完全是推荐的,能上一个名额就很不错了,上什么学校,上什么专业,都是你自己不能选择的。所以当时那样来讲,是工农兵学员上了学。之后我记得我是33岁到深圳去,之后一直还是想现在可以出国留学,很想圆自己的出国留学再深造,这样一个梦。但慢慢做做就一发不可收拾,但是这个梦想好像已经没有了。(去哈佛)这个从某种意义上带着某种偶然,就是过去的一年,哈佛的中国基金会发出这样一个邀请,说有这样到哈佛访问学者学习的机会,可以三个月、六个月、一年,看你第一有没有兴趣,看你想选择哪一种。我说第一我是喜出望外,第二我当然选择一年的。当时考虑都没考虑。

网易财经:重拾旧梦等于是。

王石:一下就把这个激发起来了,那就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咱读就别读一年了。可能是在哈佛一年,是不是能再去西方文明的发源地欧洲,在那里再(读)两年时间。但是后两年是哪个学校,学多长时间,这个现在还没想好。当然作为访问学者,他选择的余地还是比较大的,你来召开董事会、股东大会不影响。你可以两个月、一个月回来一次,在职做访问学者。

网易财经:在很多时间节点上,刚才你也讲到了,你当汽车兵转业的时候,做这个抉择的时候,还有后边跑到深圳做生意的时候,还有52岁登上珠峰,60岁又开始求学,就是每一个节点人们都觉得非常完美。网上的很多网友就想知道,人生应该怎么样规划?

王石:实际上对于我来讲,都不是之前规划好的。刚才你也讲了我也说了,完全就是一句话给我激起来了。我就这样做了,但是这个节点怎么是这样的一个节点呢?实际上,我人生是准备三次登珠峰的,也就是说是 60岁是第二次,我还准备70岁第三次去登。但是这次第二次登珠峰下来之后,就是身体恢复得非常非常迟缓。我这回暂时性的左眼失明,我觉得这是对我的一个警告。就是实际上你的身体,已经不大适合再这样登这样环境这么恶劣的山,这样的一个探险活动。正好我来讲,登山活动准备结束一段了。那再做什么,下一段来讲正在彷徨呢,所以发出了这个邀请。但是最基本来讲,作为人生来讲,你一定是对自我的一个不满足,好奇、激情保持着,实际上你会找到新的坐标。

本次采访得到了中信出版社的相里闵鹤、宋妍;时代记录的洪海、刘琛琛,以及万科的陈颖的帮助,这里一并感谢!

往期回顾

更多

京东商城CEO刘强东

  任何一个行业在成熟之前三到五年都是有泡沫的。电子商务正是到了泡沫期的时候。泡沫早晚要炸,我认为从今年开始,就开始逐步进入调整时期。

广东发展银行行长利明献

  2010年12月,网易《财经会客厅》专访广东发展银行行长利明献。利明献表示,截至11月底,广发行今年净利润已接近60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接近100%。

麦当劳中国CEO曾启山

  2010年12月,网易《财经会客厅》专访了麦当劳中国CEO曾启山。曾启山表示,麦当劳中国不会采用过分地本地化竞争策略,而是通过创意产品来跨越不同的顾客群。

创维集团CEO张学斌

  2010年12月,创维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张学斌再次做客网易财经会客厅。他表示,创维处于快速转型期,同时正积极布局3D电视市场,预计明年进入普及期。

对《网易财经会客厅》节目有任何建议或意见,请来电或邮件与我们联系。
电话:010-82558541 邮箱:caijinghuiketing#163.com(“#”改为“@”)
转发到微博 | 财经首页 | 回到顶部  
主编信箱 热线:010-82558742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