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 网易财经读书会张维迎主题演讲全文
  • 许小年读书会演讲全文
  • 网易财经读书会任志强演讲全文
  • 1
  • 2
  • 3

作者简介

张维迎

访问他的博客

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致力于推动中国大学体制的改革、特别是商学院教育体制的改革。2006年9月8日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详细]

书籍介绍

《市场的逻辑》一书是中国最富争议的经济学家张维迎最新力作,深度解读中国市场经济的来路与前途。[详细]

读书会信息

时间:2011年5月26日

地点:北京.文津国际酒店

嘉宾:张维迎、许小年、任志强

现场实录
  • 网易财经读书会-市场的逻辑 嘉宾演讲篇
  • 网易财经读书会-市场的逻辑 圆桌讨论篇
  • 网易财经读书会-市场的逻辑 现场互动篇

主持人

尊敬的各位嘉宾、媒体朋友们、现场的观众朋友们,大家下午好!欢迎来到第一期网易财经会客厅,网易财经读书会《市场的逻辑与中国改革》,首先请允许我为大家介绍一下莅临本次活动的三位重量级嘉宾,他们是:

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张维迎老师;

中欧国际工商管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许小年老师;

北京华远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任志强先生。

感谢你们的到来!

今天三位嘉宾将同我们一起在这里品读我手上这本《市场的逻辑》,在这本书中,张维迎教授通过他独特的视角为我们解析了市场经济,也为我们讲述他如何思考改革的过程,同时还在书中帮助我们理解有关于金融危机的种种困惑,深度解读了中国市场经济的来路与前途。

书中,张教授将市场的基本逻辑总结为:如果一个人想得到幸福,他必须首先使别人幸福。

这虽然是一个非常浅显易懂的概念,但我相信在这其中一定包含着非常深刻的学术思考,希望在稍后的书评环节,我们也能听到张教授的独特见解。

在精彩的书评环节开始之前,还是让我们掌声有请出活动的主办方,网易财经频道主编冯笠峰先生为我们致辞,大家欢迎!

冯笠峰

尊敬的张教授、许教授、任总、各位媒体朋友、各位来宾,大家下午好!

感谢大家百忙之中抽空参与网易财经读书会,我谨代表网易公司向各位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

网易一直保持着与国内外经济学家的良性互动,持续缔造着在严肃新闻领域的品牌影响力,我们策划了《意见中国——经济学家访谈录》、《财经会客厅》、《网易第一线》等一系列品牌栏目,也成功打造了两届阵容豪华、名家云集的网易经济学家年会,被业内誉为“民间组织的规模最大、层次最高的经济学家年会”。

2010年11月,网易率先推出全球名校视频公开课项目。秉承开放平等、协作共享的互联网精神,践行知识无国界的公益理念,作为一家媒体,为了继续在公民教育领域的实践,我们于2011年5月重磅推出网易财经读书会项目,也就是今天。每期读书会我们会邀请一位著名的经济学家或企业家来分享其最新的著作和思想成果,同时,还会邀请几位重要的学者专家作为评议人和高峰对话嘉宾,与广大网友面对面分享阅读的体会和对经济问题的思考。

今天是网易财经读书会的第一期,我们十分荣幸地邀请到了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张维迎老师与我们分享他的著作《市场的逻辑》,同时我们还邀请到了两位嘉宾,许小年老师和任志强任总,刚才主持人已经介绍过了,他们将进行高峰对话,与我们一起探讨市场如何创造价值、市场背后的逻辑,以及政府在市场中的功能等问题。

今天我们请到的三位嘉宾在业界都以敢说直言而争议不断,同时,他们也从未为了逃避责难而隐瞒己见,最终他们的观点却屡屡得到印证,也因此而备受尊敬。网易作为一家有态度的门户网站,相信我们在公民教育领域的坚持也会有持续收获,在这里,网易财经读书会对三位老师的支持表示感谢。

秉承与名家一起阅读的理念,网易财经读书会致力于为普通读者和经济学家、企业家搭建起一个平等沟通的平台,以此分享智慧,传播思想和理念,读书会也会作为常规的项目持续办下去,我们每个月会举办一期,具体时间大家可以关注网易财经频道,我们会提前做预告。

最后,再次感谢各位媒体同仁、各位听众参与本次读书会,祝大家在下午的活动中有启迪、有收获。

谢谢大家!

主持人

听完冯主编的致辞,相信大家对我们网易财经读书会的宗旨和未来的发展方向都有了一定了解,相信未来一定也会有更多好书与大家分享。

话不多说,直接进入到本期读书会的核心话题,请出《市场的逻辑》这本书的作者,著名经济学家,北大经济学教授张维迎老师为我们做主题演讲,有请!

张维迎

谢谢网易财经组织这次活动,谢谢在座的各位朋友,特别感谢许小年教授和任志强教授来参加这次读书会。

人类有250万年的历史,但在过去的250年,也就是万分之一的时间里,发生了两个非常重要的现象。第一个现象,人类物质财富的增长大大加快。大致来讲,根据伯克利大学教授德隆的研究,人类在99.4%的时间里,大概是公元13000年前,达到了人均GDP的90国际元;

而到1750年,也就是又过了0.59%的时间,达到了180国际元,在几千年的时间里翻了一番。但在过去万分之一的时间,从1750到2000年,人均GDP增加了37倍,达到了6600国际元。

从这个图形上我们可以看到,人类的发展并不是线性的,它是在漫长的、几乎没有什么变化的情况下,突然之间在过去250年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第二个变化:居住在不同地区人们生活水平的差异开始扩大.。在1820年之前,根据曼特斯(音)教授提供数据算出的结果,我们看国家的规模、经济规模与人口规模之间的相关系数,在1820年之前几乎是1,1820年是0.94。一个国家的人口规模和经济规模高度相关,也意味着各国之间差距非常小。

但从此之后,这个差距不断扩大,表现在数字上的就是相关系数不断降低,到1973年降到了0.14,这意味着不同国家之间的收入差距都在扩大,而且持续了200多年,这在学术上被称为“大分离”。

当然,从这个图形我们看到,在过去几十年里又开始出现了反向变化,相关系数在上升,到2003年时上升到了0.51%,预计到2030年可以上升到0.73%。这一段又可以称为大整合,或者说大趋同。

这当然与中国有关系,无论是绝对量的变化还是相对差距的扩大,都与技术进步非常相关。现在很多人谈经济成长,都会想到技术的变化。大致来讲,200多年前的几千年里,人类技术进步的年率大致不超过0.05%,这意味着每过1500年左右人均GDP才能翻一番;而在过去250年里,技术进步率达到了1.5%,这意味着每50年,人均GDP就可以翻一番。

我们感兴趣的是,为什么经济增长突然加快?为什么技术进步率突然之间加快?并且由于各国进步率不一样,导致了各国间巨大的差异,要理解这个问题,就要理解市场的逻辑。

这张图是亚当斯密在1776年《国富论》里的基本思想。一个国家的财富怎么能够成长?靠劳动生产率的提升、靠技术进步。而劳动生产率的提升靠什么?要靠劳动分工,也就是不同的人、不同的企业在做不同的事情,这样他们就可能带来更快的技术进步。

而劳动分工依赖于市场。没有市场,不可能有真正的劳动分工。特别是市场的规模在决定着专业化和分工的范围。市场规模越大,分工就会越细,分工越细,技术进步越快,技术进步越快,财富增长也就越快,财富增长越快,导致资产规模的进一步扩大,由此形成了良性经济增长的循环。

这对于我们理解过去200年,包括中国过去30多年的经济发展都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大致来讲,200年的历史也就是人类全球化的历史,中国过去30年的历史,也是我们中国利用国际市场、利用更大规模市场发展我们经济的历史。未来中国发展的路径,亚当斯密的增长模式也给了我们非常重要的启示。

要理解为什么市场带来巨大的技术进步,带来巨大的经济增长,我们就要谈到最基本的问题——市场的逻辑,而要理解市场的逻辑,我们要回到人性本身。

人类从古到今,从250万年前算起,或者由几千年的文明史算起,有一点是共同的,我们都在追求过更幸福的生活,Better  Life,不论哪一家,甚至包括宗教的学说,都承认这一点。我们看儒家的学说,它建立在一个前提上,人是自我中心的,以自己为中心扩展到父母、兄弟、姐妹、孩子,再一步步地往外扩展,扩展到社会,这也是我们理解各种理论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

什么叫幸福?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甚至引申到人的本性是性善还是性恶,(关于这个的讨论)在中国儒家内部都有分歧,但有一点是一致的:人类追求更好的生活。

人类追求更好的生活有什么方法呢?我大体概括一下就是两种方式:第一种方式是如何通过别人不幸福而使自己变得幸福,这是强盗的逻辑;第二种方式就是如何通过别人幸福而使自己变得幸福,这是市场的逻辑。

人类的历史大概可以用这两种逻辑的相互作用或者是此消彼涨来理解。比如国家之间打仗利用的是什么?强盗的逻辑,怎么通过使别的民族、别的国家的不幸而使自己的国家、自己的民族变得更富有、更幸福;而自由贸易是市场的逻辑,怎么通过使别的国家、别的民族的人幸福而使自己幸福。我们知道日本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用的是强盗逻辑,没有成功,二战之后它用了市场的逻辑,生产了全世界人民喜欢的东西,所以就变成了世界第二、第三大经济体,并且持续了几十年时间。

我还要强调一点,强盗逻辑不一定就是我们大街上看到的明目张胆的抢和偷。很多强盗逻辑是“合法”的,比如多印钞票,通货膨胀,它本质上就是强盗逻辑,进行的是财富的转移,在这个过程中它并不创造价值,而只是使一部分人受到损害,使另一部分人得到好处,这是“合法”的。后面我们还会讲到在当今社会中,很多强盗逻辑都是“合法”的。

市场的逻辑某种意义上也是所有宗教的逻辑。几乎所有宗教坚持的一个观点就是如何与人为善,如何给别人带来快乐,最后回归到只有通过对人快乐,自己才能快乐。所以很大程度上市场的逻辑和宗教的逻辑是一样的。

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市场的逻辑首先承认每个人追求自己的利益是正当的,但我们有这样一个自由竞争的制度,在这个制度下你只有使别人幸福,自己才能幸福。而宗教更多强调的是人心本身的修炼,我本身要有一颗善良的心,通过做慈善事业去普渡众生,强调的是心。市场讲的是行为,论行不论心,我们看它的结果、看它的行为,不看它的目标。而宗教更多是论心不论行,你也可以说它是论行,但更多讲究的是心,看你的目标、你的出发点是什么。

接下来我要跟大家简单讲一下政府和企业有什么区别。企业是市场运行的主体。最重要的一点在于,政府是通过税收来获得收入的,企业是通过价格来获得收入的,这是它们本质的区别。

先看企业。为什么企业要使别人幸福,自己才能幸福?因为它是通过价格获得收入。只有消费者自愿买你的东西,你才会有收入,所以你生产的东西一定要使消费者满意。如果他不满意,不会付给你钱。只有你创造价值,才能够获得收入。而政府是用强制的方式获得收税,也意味着它获得的收入不一定是通过创造价值,不一定是通过使别人幸福。尽管从根本上讲我们需要政府的目的是为了使我们变得更幸福,但由于政府的收税方式使它在具体行为中不一定是使别人幸福自己获得收入的,别人不幸福,甚至更不幸,政府的收入也可能会每年以20-30%的速度增长。

政府收入增长和企业收入增长很不一样。企业收入增长意味着你对消费者创造了更大价值,而政府收入增长,不意味着你给老百姓创造了更大价值。从这个意义上讲,它就是强盗的逻辑,而不是市场的逻辑。

但我也要强调,并不是所有企业家做事都是市场的逻辑。如果一些企业可以通过特殊关系搞到资源,甚至进行一些别人不能做的事情,这时它获得的收入也不一定意味着它创造了价值。也就是说,一个企业在市场中也可能会使用强盗的逻辑来赚钱。这样就和政府有所类似。

我这里要说的是,一个企业为什么必须创造价值呢?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有私有产权和竞争。因为有私有产权,意味着任何人不能强制掠夺别人的财富,要获得收入只有通过和别人交换。别人愿意交换,就意味着你要给他带来更大的价值。并且还要竞争。竞争意味着你只有比竞争对手给消费者带来更多价值,才能够在市场上站得住脚。

看一下这张图,两个企业之间竞争的本质在于谁为消费者创造的价值多,或者说“消费者剩余”多。如果一个企业给消费者创造的剩余是2,另一个是3,第二个就可以打垮第一个。并不一定它创造出的总价值更高。看一下中国这30年,为什么中国的产品遍布世界?不是中国生产产品的总价值比美国或欧洲的竞争对手更高,而是因为中国的成本更低,尽管质量不一定比美国的产品高,但留给消费者的剩余比美国企业生产的要大,这样我们中国的企业就可以打垮那些欧洲、美国的竞争对手,占据市场,这就是竞争的本质。

当我们在市场中,按刚才讲的市场范围越大,分工越细,今天我们所有生产的东西要销售向世界各地,同样,我们消费的东西也来自世界各地,消费者怎么能够相信你?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在市场中如何建立信任,它变成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这里有一点我自己认为是我在理论方面做的小小贡献。我们怎么理解企业?企业究竟是什么东西?市场当中的信任是怎么建立起来的?给大家简单举例,企业类似于连带责任的机制。回到历史看,从秦始皇统一中国后,我们大部分时间是统一的,秦始皇统一中国时中国只有2000万人。大家想想,一个皇帝要管住那么多人是不容易的。了解一下现在的企业,几百几千人老板都会焦头烂额,但中国的皇帝没有电话,没有传真机,也没有电脑,信息流通非常慢,怎样管住这么多人呢?商鞅就设计了一个制度,这个制度叫做“连带责任”,或者说“连坐制”,一人犯法,株连九族。

有了这样的制度,皇帝就不需要监督每一个人,而是让每个小组带有连带责任关系的人自身监督,比如一个村有某个人造反,皇帝就把所有人都杀了,这样为了自己不被杀头,每个人都不敢造反,这是中国皇帝2000多年来统治中国非常重要的制度。

通过这个,我们看到市场中,一个企业承担的就是连带责任。任何人,他们生产同一个品牌,他们之间就相互承担责任。比如你购买耐克鞋,耐克鞋是由很多企业生产的,如果一家企业生产的鞋出了问题,那所有的企业都会遭殃。因为品牌受损,价格会掉下来,价格掉下来,生产企业、工人、原材料商,利益都会受到损害。从这一点上,我们理解了企业在市场中建立信任的机制,它就是通过连带责任来制约每个人。

但我们平等地承担连带责任也是没有效率的。比如一间大学、一个省——我是陕西人,如果任何一个陕西人做了好事儿,我们都会感到很自豪,我自己也得到了好处,但如果另外一个陕西人干了坏事儿,我自己也受到了连累,人家会说陕西人不好,这样对我的名声不好,就是连带责任。但由于陕西人太多,可能我们并不会注意形成有效约束,使我们很好地相互信任。

但企业是根据合同机制建立连带责任。为了更好地承担连带责任,企业就出现了所有权、出现了利润、出现了老板。简单来说什么叫老板?所谓老板就是对所有员工承担最后连带责任的人。或者可以这样解释,所谓老板,就是找不到别人的毛病,就都是你的毛病。比如你是一家餐馆的老板,如果你餐馆的服务员、厨师,洗菜没洗干净,客户吃了以后中毒住院了,谁承担责任?老板。尽管在客户吃饭时老板根本不在现场,甚至可能在外地旅游,但承担责任的是老板。

而员工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找不到他的毛病,他就没有责任。即使他本身有错误,但只要老板没有发现,他的工资就照拿,这就是员工的意思。

我们需要老板,是要让他对所有员工承担连带责任。如果企业由所有人来承担责任,比如有十万人就用十万人承担,有一万人就由一万人承担,我们设想一下,如果这个企业没有老板,大家都拿利润,相信这家企业出了问题,找谁他都不负责任,或者只负一小点责任,这样社会的信任就非常难建立。

企业其实不只为自己承担责任,还为所有上游连带企业承担责任。比如你买了一辆宝马车,开在高速公路上时出了问题,轴承断了。轴承是谁生产的?当然是专门由轴承生产供应商生产的。而轴承为什么断了?可能是由于钢材不合格,而钢材是钢材企业生产的,而不是汽车企业。但谁承担这个责任?是汽车公司,宝马公司。也就是说,一个品牌企业会为所有上游企业的行为承担连带责任,因为他承担连带责任了,就要管理好每一个环节,所以这样的企业是我们市场建立信任的基本制度。企业有所有权,就使得我们更好地让每一个人承担责任,最后使得我们相互信任。

我曾讲过一句话,利润是责任。就是这个含义。并且我讲过,一个人在一个企业,有多大的能力承担责任,你才能够赚多大钱。比如你能为十万人的企业承担责任,你可以雇十万个人生产,那你赚的钱就多。如果你只能为一个人承担责任,可能你只能开一个小铺子,赚的钱很少。如果你一个人都承担不了,只为自己承担责任,那你就只能当个体户,或者是当雇员。所以企业家的能力在于你承担责任的能力。

看一下,市场上出的很多问题都与此有关,比如两年多前的三聚氰氨事件,一个生产奶制品的品牌公司,意味着不仅要为他所有的员工承担责任,而且要为所有的上游供应商承担责任。奶牛是农村养的,这意味着伊利、蒙牛、三鹿、光明等所有公司必须要为养奶牛的农民承担责任。如果你没有这个能力、没办法监督好农民挤奶的过程,这个过程就可能掺假,比如掺进三聚氰氨,最后你就要倒霉。

还有最近“瘦肉精”等问题。再看网络公司阿里巴巴,阿里巴巴要为数千万公司承担责任,任何一个企业,只要是在阿里巴巴或淘宝网上交易,它卖了假的东西,就一定会影响到阿里巴巴、淘宝网整体的声誉,所以马云是为数千万人承担责任的。

这种承担责任能力就要求我们要建立起各种各样的制度,这是企业在管理过程中会遇到的很多问题。再说牛奶公司。牛奶公司出问题之后,我那有一个学生在西安生产牛奶,他的牛奶没出问题。我问为什么你的牛奶没出问题呢?他说他早就意识到可能会有这个问题,于是就自己买了产奶机,不让农民挤奶之后再送来,而是让农民把牛拉到他这儿来,挤完奶再把牛拉回去,这个过程就不会掺进三聚氰氨。

可能大家会问一个问题,如果三聚氰氨从饲料里加进去呢?这种技术就没办法管理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一家牛奶公司不能保证饲料公司这一环不掺假的话,你的牛奶公司就不可能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