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036
 网易财经会客厅每周一推出,敬请关注!
视频本期实录栏目介绍往期回顾意见中国财经首页

本期导读:2010年8月,网易财经《财经会客厅》专访了标准普尔总裁、全球指数委员会主席毕哲文。标准普尔指数是反映美国股市的关键指标,它也是世界经济的晴雨表之一。作为标准普尔指数的管理者,毕哲文对美国经济和资本投资的看法一向引人关注。

毕哲文
标准普尔总裁、全球指数委员会主席

毕哲文(David M.Blitzer)博士曾担任标准普尔首席经济学家。在加入标准普尔之前,他担任标准普尔母公司麦格劳-希尔公司的企业经济学家。在加入麦格劳-希尔之前,他在National Economic Research Associates, Inc.担任资深经济分析师。
访谈全部文字实录

视频

欧洲不会再次陷入衰退

  毕哲文:我认为世界经济和美国经济状况不错,我们避免了经济出现二次探底,当然许多人对此表示担忧,但是观察现在美国、欧洲和亚洲的经济状况,看起来总体上我们会经历较为缓慢的增长,尤其是欧洲,但不会再次陷入衰退。

中美加强合作是必然趋势

  毕哲文:中美是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今后也将继续是最大的经济体,两国之间存在着广泛的贸易联系。因此这不是一个可以作出选择不与对方合作的问题。我们都别无选择,只能相互合作。希望人人都意识到这一点,且两国能够友好相处。

中国资本市场应向世界开放

  毕哲文:要想具备美国市场那样的影响力,就必须向世界各地的投资者开放,因此如果中国市场想要在影响力上与美国媲美,就必须变得开放、更易于任何投资者进入。同时在这一进程中,中国以外的市场也会不可避免地对中国更为开放。

不应限制美联储权力

  毕哲文:我认为限制美联储的权力将是严重的错误。我们必须信任美联储,除此外别无选择。我认为如果国会掌管货币政策的话,他们做得会比美联储差得多。如果某人将美联储的决策拿到国会去审核,我想这些决策不会受欢迎。

问答

更多

你是否认为美国的经济刺激计划和宽松的货币政策有助于美国走出萧条?

毕哲文:我认为毫无疑问过去几年中美国的货币政策相当成功。我认为本·伯南克领导下的美联储应当为其应对金融危机的方式而受到赞誉。他们采纳了许多令人惊讶、非传统的政策,避免了美国经济的崩溃,并为避免全球经济崩溃作出了贡献。

保罗·克鲁格曼曾称中国汇率政策引发了美国的金融危机,您如何看?

毕哲文:我认为将来会发生的是:人民币相对美元会逐步升值,这是中国政府新近采取措施(放宽汇率弹性)后已经开始出现的。这将帮助世界经济重新平衡,我们将看到中国出口减少,消费增加,而美国出口少量增加,消费减少。

您对中国的经济刺激计划及其效果怎么看?

毕哲文:中国的经济刺激计划令人印象深刻地巨大,从很多方面看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大,我认为事实证明该计划很大程度是成功的。中国在面临巨大困难的情况下走出了全球经济危机,还没有受到重大损害。我认为这部分归因于经济刺激计划,该政策认识到:在国内需求下降的时期,某些维持经济增长的计划是必需的。

您认为作为一个经济决策者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素质呢?

毕哲文:我认为重要的是,必须牢记,当承担风险的人同时也是获得收益的人时,这一体系就是合理的。而如果某人获得收益,而让其他人承担风险,事情就会变得很奇怪,很大程度上这就是美国爆发金融危机的原因。如果政策制定者牢记这一点,其政策就更可能使整个社会受益。

您是否认为印度能够超越中国?

毕哲文:我认为近期内不会发生这种情况,至于在遥远的将来是否出现,我无从知晓,我想没有人会知道。如果有人在1975年被问及中国的前景,他不可能会预见到现在的真实情况,其猜测甚至可能压根与现状没任何相似之处。尽管印度有很大潜力,我认为他们迫切需要处理的问题比中国更多。因此在今后数年内,中国仍将是中印两个经济体中规模更大的,发展速度也会相对更高。

您对中国经济体制的发展,股市和基金的发展有什么看法?

毕哲文:中国经济体系在许多方面与美国截然不同,并且处于迅速发展之中。我认为两大经济体的一个关键元素是:均存在竞争,如果只有一个银行、一个指数提供者或者一家汽车公司。过段时间这些公司容易变得懒散,而如果有两家以上同类公司,如果一家变得懒惰,就会流失业务,不得不重新努力经营。这一点几乎适用于任何经济体,我认为这是中国认识到、并付诸实施的最关键要素之一。

全部文字实录

网易财经讯 2010年8月,网易财经《财经会客厅》专访了标准普尔总裁、全球指数委员会主席毕哲文。标准普尔指数是反映美国股市的关键指标,它也是世界经济的晴雨表之一。作为标准普尔指数的管理者,毕哲文对美国经济和资本投资的看法一向引人关注。毕哲文认为,世界经济可避免二次探底。美国救市的行为颇具讽刺意味的是,美国经济政策可能是世界经济陷入危机的原因,但同样是使美国走出危机的关键因素。

在中美经济合作问题上,毕哲文指出,两国都必须放眼全球、互相交流,并与世界其他国家交流,因此这不是一个可以作出选择不与对方合作的问题。中美两国都别无选择,只能相互合作。毕哲文认为中国经济仍将继续增长,在世界经济中的比重也会增大。标准普尔希望参与到这一增长过程中,他认为这意味着标准普尔将在该过程中分享自己的经验和知识。

如果中国市场想要在影响力上与美国媲美,就必须变得开放、更易于任何投资者进入。同时在这一进程中,中国以外的市场也会不可避免地对中国更为开放。

以下是访谈实录:

网易财经:毕哲文先生,您好!欢迎作客网易。让我们首先从金融危机和世界经济谈起,现在许多人都担心世界经济会出现二次探底,您对此怎么看?

毕哲文:首先感谢网易的邀请,很荣幸能接受你们的采访。我认为世界经济和美国经济状况不错,我们避免了经济出现二次探底,当然许多人对此表示担忧,也有许多意外情况可能出现。观察现在美国、欧洲和亚洲的经济状况,看起来总体上我们会经历较为缓慢的增长,尤其是欧洲,但不会再次陷入衰退。

网易财经:最近美国加州和希腊等地爆发了主权债务危机,人们可能认为世界经济存在某种缺陷。你认为这类危机将来还会频繁重演吗?

毕哲文:很明显世界经济存在一些困难,例如希腊和欧洲其他一些国家的债务危机,美国的一些州也深陷债务,但美国的情况与欧洲存在很大区别,尽管它们都有债务问题。关于世界经济还有其他一些值得担忧之处,比如油价可能突然上涨,从而引发问题,此类种种。不过考虑到各方面因素,包括我们走出了经济危机,我们的一些货币和财政政策被证明是成功的等,我确实认为世界经济能够避免出现二次探底,但不幸的是,这点无法保证。

网易财经:您刚才提到政策,你是否认为美国的经济刺激计划和宽松的货币政策有助于美国走出萧条?

毕哲文:我认为毫无疑问过去几年中美国的货币政策相当成功,尽管这些政策出乎许多人的意料。我认为本·伯南克领导下的美联储应当为其应对金融危机的方式而受到赞誉。他们采纳了许多令人惊讶、非传统的政策,避免了美国经济的崩溃,并为避免全球经济崩溃作出了贡献。颇具讽刺意味的是,经济政策可能是世界经济陷入危机的原因,但同样是使我们走出危机的关键因素。

网易财经:您是否认为华尔街应当为金融危机负责?美联储呢?国会议员荣·保罗曾表示美联储应当对金融危机负责,因为其通货膨胀政策促使危机发生。你对此如何看?

毕哲文:首先当我们追问“谁引发了金融危机?”时,美国有一句俗话,意思是说几乎每个人对此都负有一定的责任。美联储或许对金融危机负有一些责任,美国和其他国家的金融界或许对此也有责任。荣·保罗多年来一直表示他不喜欢美联储,事实上他想要废除美联储,回到金本位制。在我看来,这纯属是“古代”货币政策。事实上在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初,世界通行金本位制,而金本位制正是西方国家30年代陷入严重危机的主要原因之一。回到金本位制只会制造更多问题,而非解决问题。在美国,美联储拥有很强的独立性和自主性,我认为一些国会议员不喜欢这一点,因为他们无法加以控制。但许多国家都在沉痛教训中学到:中央银行应当拥有独立性和自主性,因为央行往往需要作出困难的决定来避免或限制通货膨胀,这类决定在政客中从来不受欢迎。事实上在1979年至1982年,时任美联储主席的是保罗·沃尔克,他作出了许多困难的决定,几乎没有人喜欢,但他在几年内将通货膨胀率从超过15%降至低于5%,这对美国经济是个巨大的改善。国会议员荣·保罗不喜欢美联储并不令人惊讶,但我不认为他的方案行得通。

网易财经:荣·保罗曾提出议案,要求国会限制美联储的权力并审核美联储的决策,您对此持何种看法?

毕哲文:我认为限制美联储的权力将是严重的错误.我认为过去数年的事实展示了,我们必须信任美联储,除此外别无选择。我认为如果国会掌管货币政策的话,他们做得会比美联储差得多。审核美联储的决策这一主意,初看起来很简单,但国会将对各种理应由美联储负责的事务横加干涉,我不认为这有任何好处。如果某人将美联储的决策拿到国会去审核,我想这些决策不会受欢迎。

网易财经:最近美国国会通过了非常严厉的金融监管改革法案,该法案的通过对美国经济的复苏将会有什么影响?

毕哲文:正如你所说,国会最近通过了重要的金融改革立法,在一定程度上,我们应当在更长远的历史背景下来研究这一法案。从上世纪70年代中期直到现在,我们经历了一个逐步放宽限制、减少对市场的监管和控制以及尝试各种新事物的自由,看起来在金融危机期间产生了一种观念,即这种放宽监管有些过头了。金融监管法案的细节尚未决定,包括这一法案在内的大多数美国法律的运行方式是:国会决定框架和政策,而细节规定则由多个监管机构制定,包括美联储、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y Exchange Committee, SEC)等机构。关于金融改革,有个关键问题从一开始就属于争论焦点:即谁将领导新设立的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onsumer Financial Protection Agency, CFPA),该机构将成为美联储的一个组成部门。在我看来,今后几个季度中围绕谁将成为该机构的领袖将有一系列激烈的争论,而这将告诉我们改革的方向。目前我认为我们对金融改革法案的影响还不清楚,因为有许多工作尚未完成。

网易财经:关于中国的汇率控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曾称,中国汇率政策引发了美国的金融危机,您对此持何种看法?

毕哲文:我非常尊重克鲁格曼,他是个相当优秀的经济学家,不过对你提到的这一评论我不熟悉。我认为正如我此前所说,金融危机以及经济发展涉及许多因素。一个值得担忧的问题是,该问题过去就存在,现在值得关注,即世界上有一些国家是储蓄者和出口者,其储蓄率很高,出口额巨大;另一些国家则是消费者和进口者,美国是最典型的。这种情形不可能永远维持下去,因为中国不断增加出口,从美国人手中赚到钱;而美国人不断使用借来的钱消费。这一体系最终会崩溃,不是只有一方会受到影响,另一方安然无事,而是整个体系都无法再持续。从美国方面来说,我们需要适度增加储蓄同时减少消费,中国则需要增加支出并削减储蓄率,并在这一过程中减少一些出口。因此问题是必须使全球经济重获平衡,人民币和美元的汇率在这一重新平衡过程中可以发挥作用。我认为将来会发生的是:人民币相对美元会逐步升值,这是中国政府新近采取措施(放宽汇率弹性)后已经开始出现的。这将帮助世界经济重新平衡,我们将看到中国出口减少,消费增加,而美国出口少量增加,消费减少。中美两国的政策和之间的汇率对此都起重要作用。

网易财经:这么说您认为人民币应当升值,是吗?

毕哲文:我认为人民币将在今后数年内逐渐升值,很难说升值的速度应该多快。很多时候汇率变动太大,又不得不回调,人民币也可能出现这种情况。我认为人民币升值是解决方案之一,但肯定不是世界经济失衡的唯一原因,甚至可能只是一个次要的原因。

网易财经:您对中国的经济刺激计划及其效果怎么看?

毕哲文:中国的经济刺激计划令人印象深刻地巨大,从很多方面看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大,我认为事实证明该计划很大程度是成功的。中国在面临巨大困难的情况下走出了全球经济危机,还没有受到重大损害。我认为这部分归因于经济刺激计划,该政策认识到:在国内需求下降的时期,某些维持经济增长的计划是必需的。

网易财经:您对中国的经济决策者有何建议?

毕哲文:我想首先我得承认我对中国经济的细节了解很少。我知道与美国经济一样,中国经济也十分复杂,因此我在提任何建议时都必须非常谨慎。在本周庆祝标准普尔成立150周年的会议上,我们讨论到中国经济和中国金融市场。我认为回顾美国的经验,我们多年来采取了许多不同主意、规则和监管,有些取得了成功,有些则归于失败,我们学到了不少经验,当然并不是说我们已经知道了所有问题的答案。但中国应当观察美国所尝试过的各种政策,考虑其他的一些好主意是否也适用于中国,一些在美国行不通的政策是否也不适合中国,也就是说从美国的经验中获益,包括正面和负面的经验。而且我认为从美国这方面来说,我们应当乐于分享自己的经验,使中国能够藉此作出自己的决定。我认为经济决策者明白中美经济之间存在许多区别,但同样有许多相同点,因此美国犯过的错误,希望中国不会重蹈覆辙。

网易财经:您认为作为一个经济决策者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素质呢?

毕哲文:我认为重要的是,必须牢记,当承担风险的人同时也是获得收益的人时,这一体系就是合理的。而如果某人获得收益,而让其他人承担风险,事情就会变得很奇怪,很大程度上这就是美国爆发金融危机的原因。如果政策制定者牢记这一点,其政策就更可能使整个社会受益。

网易财经:我们知道世界上有许多迅速发展的新经济体,您是否认为印度能够超越中国?

毕哲文:我认为近期内不会发生这种情况,至于在遥远的将来是否出现,我无从知晓,我想没有人会知道。如果有人在1975年被问及中国的前景,他不可能会预见到现在的真实情况,其猜测甚至可能压根与现状没任何相似之处。尽管印度有很大潜力,我认为他们迫切需要处理的问题比中国更多。因此在今后数年内,中国仍将是中印两个经济体中规模更大的,发展速度也会相对更高。

网易财经:您如何看待中美经济合作的前景?中美两国的许多人士认为中国和美国将来会主导全球经济,您同意吗?

毕哲文:我觉得这几乎是毫无疑问的事情。中美是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今后也将继续是最大的经济体,两国之间存在着广泛的贸易联系,美国和中国都无法承担闭关锁国,只顾独立发展的后果。两国都必须放眼全球、互相交流,并与世界其他国家交流,因此这不是一个可以作出选择不与对方合作的问题。我们都别无选择,只能相互合作。希望人人都意识到这一点,且两国能够友好相处。

网易财经:七月份标准普尔授权博时基金在中国推出基于标准普尔500指数的ETF(Exchange Traded Funds,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产品,这将为中国投资者架起直通美国股市的高效渠道,为什么选择在中国推出这一产品呢?

毕哲文:当投资者考虑将资金投向何方时,有许多因素需要考虑,其中之一是如果投资者能够分散投资,向海外投资,那就可能在某一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获得另一市场上涨的收益。尽管中美两国存在贸易联系,并且应当相互交流,但这不意味着股市会同步波动,事实上有许多因素,如面临的通货膨胀威胁不同,都表明两国股市可能在不同时间走上不同轨道。因此对中国投资者来说,把部分或大多数资金放在中国,但将小部分投入美国市场,他将更好地分散投资,从而更好地管理风险。这不是个完美的答案,但有时能起到帮助作用。同时我们理解中国投资者对中国最具信心也最为熟悉,这是他们最了解的经济体,而且他们的支出主要是人民币而非美元。因此我们并不预期某人会将资金半数投入中国市场,另一半投入美国,而是希望人们在将大多数资金放在中国的同时,将很少部分,如5%或10%投入美国。通过这一投资,他们开始研究、理解美国,或许会增加在美国投资的比例,或许降低这一比例。这是他们的钱,他们有权作出投资决定。我们提供的是,帮助中国投资者按其意愿投资的机会,不仅限于美国市场,事实上我们拥有覆盖全球超过80个国家的指数,包括亚洲及周边地区的许多市场,比如澳大利亚,以及欧洲和美国。我期待中国投资者将来能投资各种ETF产品,不仅覆盖美国市场,还有包括中国在内的各个市场。这样他们就能作出自己的决定、自行研究,并决定愿意投资哪一个市场。

网易财经:如果该ETF产品成功推出的话,您认为它的前景如何?

毕哲文:我想这个问题包含两个部分,首先是该ETF什么时候能够推出?我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我理解这是个新尝试,对标准普尔、博时基金和中国监管部门来说都是新挑战,这意味着各方都必须尽最大努力来理解自己的行为、理解该产品的来龙去脉。我们致力于帮助各方加深这种理解,我们愿意回答问题,提供标普公司的职员专家回答问题,解释该指数运行的方式,解释美国市场的特点。各相关方,主要是中国投资者,但也包括中国监管部门和博时基金及其工作人员都应对此抱有信心。这一过程需要一些时间,但我确信该ETF终将推出,而且将为中国投资者提供通过标准普尔500指数参与美国经济的机会。根据经验,标普500指数被美国和欧洲等全世界其他多国个人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视为最常用的指数。

网易财经:这么说来,如果该ETF成功推出,其目标客户包括个人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是吗?

毕哲文:是的,针对这两种投资者,而非仅其中之一。

网易财经:这次合作是否暗示标准普尔对经济危机后的中国经济复苏非常乐观?

毕哲文:是的,毫无疑问。中国过去数十年的发展轨迹相当强劲,有很多原因让我们相信这一增长将会持续。人们就具体的增长率争论不休,有人说是9.3%,有人说9.7%或10.1%,但区别不是很大,也没有人知道具体到底是多少。但我认为中国经济仍将继续增长,在世界经济中的比重也会增大。我们希望参与到这一增长过程中,我认为这意味着我们将在该过程中分享自己的经验和知识。

网易财经:您对中国经济体制的发展,股市和基金的发展有什么看法?

毕哲文:中国经济体系在许多方面与美国截然不同,并且处于迅速发展之中。我认为两大经济体的一个关键元素是:均存在竞争,如果只有一个银行、一个指数提供者或者一家汽车公司。过段时间这些公司容易变得懒散,而如果有两家以上同类公司,如果一家变得懒惰,就会流失业务,不得不重新努力经营。这一点几乎适用于任何经济体,我认为这是中国认识到、并付诸实施的最关键要素之一,也是中国经济体制发展令人鼓舞的成果之一。

网易财经:人们曾说中国的证券市场是一个封闭的市场,但现在也有很多人注意到,中国的证券市场的能够影响到周边国家的一些证券市场。您认为中国的证券市场以后能像美国的证券市场那样影响全球市场吗?

毕哲文:我不认为这会在一夜之间发生,但潜力是存在的。中国股市将不得不成为开放市场,作为中国经济政策的一部分,对汇率进行监控,并控制资本流入,这是中国正当、有权实行的政策。但要想具备美国市场那样的影响力,就必须向世界各地的投资者开放,因此如果中国市场想要在影响力上与美国媲美,就必须变得开放、更易于任何投资者进入。同时在这一进程中,中国以外的市场也会不可避免地对中国更为开放。

网易财经:有人说跨境ETF的开通是中国证券市场国际化的预演,标志着国际化加速,您是否认为中国市场会在该ETF推出后变得更国际化?

毕哲文:我认为ETF是使市场更国际化的一个步骤,尤其是跨境ETF将为中国投资者提供海外投资机会,与此对应的,监管政策的调整将使外国投资者得以投资中国市场,无论是通过ETF还是其他途径,这也会使中国市场更国际化。我不认为国际化会在一夜之间发生,而将是一个逐步发展的过程。我们授权博时基金运营的标普500指数ETF可能是这一进程的重要步骤之一,这正是我们致力于提供所需的信息和知识的原因。

往期回顾

更多

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

  作为基石资本董事长,他对于中国资本市场、中国经济增长逻辑有着独特见解,他曾先后在上市公司、证券等机构任职。对于最近甚嚣尘上的万科股权之争,他有何深度剖析?

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

  从微软、谷歌等知名公司高管到转型做天使投资人,李开复在投资领域已经深耕7年,面对众多的创业者和创业项目,他如何慧眼识英雄?从2015年的投资热到2016年的资本寒冬,他对当下的创业环境有何独特见解?

浪潮集团董事长孙丕恕

  他被誉为“中国服务器之父”,他带领团队研发出的云计算核心装备,使中国成为继美国之后,第二个掌握核心高端技术的国家。作为中国信息产业的开拓者,他将如何深度挖掘大数据价值?

易到用车创始人周航

  2010年5月,周航创立互联网预约车平台易到用车,这是国内最早互联网用车企业,从星星之火到燎原之势,对于如今硝烟弥漫的专车烧钱大战,周航有何看法?面对质疑,他作何回应?

主编信箱 热线:010-82558742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