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舆论旋涡中的权健集团:医院装修更像宾馆

2018-12-28 07:54:22 来源: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权健集团周边多家小店售卖火疗资料和用具 医院装修不像医院更像宾馆 探访舆论旋涡中的权健集团)

探访舆论旋涡中的权健集团:医院装修更像宾馆

探访舆论旋涡中的权健集团:医院装修更像宾馆

权健肿瘤医院的专家介绍

探访舆论旋涡中的权健集团:医院装修更像宾馆

权健集团的一名工作人员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表示,天津市成立的联合调查组已经进驻权健开展核查了,目前已经进驻到权健的各相关业务部门。对于核查的内容,该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她称,什么时候检查结束也不清楚,“我们也在等待最终的结果。”

12月25日,坐落于天津市武清区的权健集团被指涉嫌虚假宣传、传销等诸多问题,引起广泛关注。对此,天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昨日下午责成天津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

目前,调查组已进驻权健集团展开核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相关负责人也表示正在了解权健产品相关情况,事实调查清楚后再进行下一步工作。截至昨天晚间8时许,北青报记者发现,京东、苏宁等电商已经下架了权健的有关产品。京东方面表示,已经下架全部和权健有关的产品。

漩涡中的权健集团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天津权健肿瘤医院又是一家什么样的医院?目前运行情况如何?北青报记者昨天开车前去天津权健集团总部实地探访。

权健肿瘤医院停车场里

河北车辆居多

北青报记者先到了天津权健肿瘤医院。这座位于天津武清区豆张庄的权健肿瘤医院,占地150亩,成立于2014年8月,是天津的医保定点医院,不过目前前去看病的患者只能用天津本地的医保才可以结算。北青报记者发现,权健肿瘤医院的停车场中天津本地的车辆倒不多,反而是河北的车辆居多。

昨日上午,北京青年报记者在权健(天津)肿瘤医院看到,医院运营正常,患者可通过扫描二维码挂号或者现场预约挂号,“专家号30元,普通号12元到20元不等。”当天去医院看病和咨询的人并不算多,在一个多小时内不超过10人,整个医院显得空荡荡的。

门诊主楼有五层,一楼是大厅、药房和检验中心等,二楼是候诊大厅,三楼、四楼是病区,五楼是手术室等。北青报记者在医院的一楼和二楼都看到了权健医疗网的广告牌,上面写着权健中药饮片的介绍,还有标有电话号码和微信公号的二维码。按照广告牌上的内容,权健医疗网要打造互联网医疗闭环,“提供在线咨询、挂号、支付、代邮寄等专业服务”。而权健中药饮片采用的是线上网络销售模式,只要想代理,都可以提出申请。

上午10时30分许,北青报记者注意到有工作人员来到医院进行检查。参与检查的执法人员共两名,佩戴执法记录仪,由医院的工作人员陪同。后据了解,上午前去检查的是天津武清区市场质量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执法人员称,看到网上和媒体报道后,已经检查了医院药房等地方,接下来会去权健旗下的其他机构了解情况。

权健肿瘤医院装修

不像医院更像宾馆

在国家卫健委全国医疗机构查询系统中,天津权健肿瘤医院属于二级医院,由天津武清区卫生局审批,医院包括妇科专业、临床微生物学专业以及肿瘤科专业等超过25个诊疗项目。北青报记者注意到,系统显示其执业许可证有效期为2014年3月25日至2015年3月25日。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权健肿瘤医院目前是处于“无证行医”的状态?权健集团的一名工作人员称,这个问题她无法回答,让北青报记者将问题发至一个专门的邮箱,“待我们配合政府的调查组调查结束之后会有专人回复。”

和一般的医院不同的是,权健肿瘤医院内部装修非常豪华,给人的感觉不像是医院,而像是一家宾馆。一楼大厅装有水晶吊灯,二楼、三楼、四楼等病区都装有水晶壁灯。记者看到的病房都是双人间,颇像宾馆的标间,有电视、小茶几和带淋浴的独立卫生间。此外,各个病区还有专门配餐室,里面有微波炉等物品。

买1068元权健产品

即可成为会员和经销商

在一楼门诊,一名来自山东的肿瘤患者家属称自己买了4天的药,一共1790元,“买权健集团的产品可以成为会员,在医院看病可以打折。”这名家属介绍,买1068元的权健产品就可以成为会员和经销商,以后购买权健产品是半价,到天津权健肿瘤医院看病可以打八折。

患者张先生是去权健肿瘤医院调理身体的,他是浙江人,来武清做生意十多年了,“环境好,离我住的地方也近,又是中药疗法。”张先生住了不到一周的院,每天也不输液,只是喝中药,但他并不知道自己花了多少钱,“没通知我交钱。”他说自己住院的时候交了1万元的押金,应该还没花完。

北青报记者遇到一位刘女士,她陪着父亲在此住院已经一周时间了。这两天看着日渐虚弱的父亲,她就特别后悔。刘女士的父亲在前段时间的一次体检中查出了肺癌,“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晚期了。北京医院的大夫让我放弃治疗,说回家该吃吃,该喝喝,让他开心一些。”但作为子女来说,她总是不甘心,于是在熟人的推荐下又带着父亲和所有的检查资料来到了天津权健肿瘤医院,“来之前,说吃中药就可以。”

让刘女士没想到的是,医生只是简单看了看检查资料,就让刘女士去办住院手续。“医生说,能好,20多天就好了。”刘女士说,“稀里糊涂就住院了。”因为父亲有高血压、糖尿病等,医生就说要先调理这些病,“不输液,只是喝中药。”就这样过去了一周的时间,刘女士发现父亲的状态越来越差,“现在肺部有了积液,想出院都不行了,每天都要排积液。”刘女士回忆说,当时大夫并没有说痊愈等字眼,只是说“能好”,还告诉她,让她准备7.5万元钱,说这是20多天的开销,“现在已经花了2万了。”

昨天的权健集团

“安保”规格提升了

从医院出来,北青报记者又驱车前往距离不远的权健集团。与前两天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景象不同的是,昨天权健集团的“安保”规格提升了,只要保安或者工作人员看到有陌生人与“学员”搭腔,就会在远处拍照或者打电话。

权健集团的占地面积很大,以约50公里/小时的速度开车转一圈大概需要10分钟。整个集团分A区、B区、自然医学区等,还有一栋醒目的独栋,上面立有“人人体系 权健之家”的标牌。

吊诡的是,尽管权健集团并非位于主干道上,但周围每隔几十米就有一个禁停的标识,还写有“违法拍摄处”。集团的周围零零散散停着几辆陕西、内蒙古牌照的大巴,不时有“学员”出来,准备前往高铁站。他们每个人除了拖着行李箱,手中还大包小包提着毛巾、保健品等物品,有人表示,上午权健还在开会,“是分团会议,没有系、没有团的人无法进入。”

王梅(化名)已经是第二次来权健集团参加招商会了,但她说自己还是没想好要不要加入“权健”,“家里人都不支持,但我的好姐妹说能挣钱。”特别是这几天的负面新闻,让王梅心里又多了一些忐忑。王梅本来是重点考察火疗项目的,但那么多火疗事故让她一直没有下定决心,“我的姐妹说,那些都是操作不当造成的,只要小心一点儿,根本没事。”

“我还是再看看吧。”王梅说。与王梅的犹豫不同,李芳(化名)已经下定决心要加入权健,“怎么能凭一件事情,就说整个公司不好?”她问道,“你们来听过课吗?你们系统地学习过吗?”说完,她提着行李箱和一大包毛巾离开了。

王磊(化名)已经带队来权健集团好多次了,以至于权健周围的小商店的老板都认识他了,“每次来都要买一些东西。”王磊个子不高,但在“学员”中颇有威信,这一次他买了一台检测仪,“能检测就行,谁管是什么牌子的。”

集团周边多家小店

售卖火疗资料和用具

有意思的是,权健集团的周围分布着不少小吃店和商店。北青报记者注意到,这里几乎每个商店的招牌上都写有“毛巾、资料”的字样,有些商店还标注有“火疗专业酒精”、“火疗服”等,

另据了解,火疗用的毛巾有大有小,价格也从10余元到几十元不等,而权健集团的内刊、产品介绍等资料,有的商店统一卖8元一本。粗略统计下来,每一家店售卖的权健内部培训资料和直销技巧沟通类的书籍差不多有十余种。

北青报记者看到,在一本由权健自然医学健康服务中心出品的《权健火疗》的杂志中,明确指出了火疗的治病原理,“调动全身气血、疏通全身经络、活化全身细胞、激活全身功能,祛除体内风、湿、寒、热、毒等”,还强调火疗是“有病治病,无病强身”。

火疗的治疗方法,简单地说,就是“烧烧烧,哪里都能烧”。治疗的疾病也从脑部萎缩到秃头,从耳聋到子宫糜烂,从肾虚、阳痿、早泄到面瘫、便秘、肩周炎,真是无所不能“烧”。

在权健的大事记里,对于火疗的描述则是“2005年,权健的招牌火疗问世,束昱辉注册了三项发明专利”。但实际上,权健的火疗业务一直饱受诟病。

北青报记者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官方网站查询发现,关于火疗疗法,只检索到了由权健公司在2012年4月23日申请的一项名为“一种用于火疗的实施流程”的发明,申请号/专利号为2012101195474,发明人姓名为权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束昱辉,目前的状态是逾期视撤失效。而一同申请的“一种火疗液”的发明,状态也同样显示为“发明专利申请公布后的视为撤回”。

在“一种用于火疗的实施流程”的《权利要求书》中,介绍了火疗的详细过程,“把酒精倒好,按照调理的部位大小把塑料薄膜剪好,把3-5块大毛巾叠好放在水中,其他3-5块毛巾叠好待用。要根据酒精喷洒图喷洒酒精,患者感觉热就扑灭火,还要进行第二次酒精喷洒。最后还要涂准备好的火龙液,并按摩。”

束昱辉名下的其他专利,目前可查询的仅有“一种火疗体用精油及其制备方法”,申请日期为2017年9月5日,公开日期为2017年12月5日及2018年6月15日。发明人为束昱辉。

最新

天津成立调查组进驻权健

12月25日,“丁香医生”发文《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控诉权健,引发关注。27日下午,北青报记者从天津市市场监督管理委员会获悉,坐落于天津市武清区的权健集团被自媒体指出涉嫌虚假宣传、传销等诸多问题,引起广泛关注。天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责成天津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目前,调查组已进驻权健集团展开核查。

目前,联合调查组已要求权健集团就反映的问题作出全面、如实说明,并致函“丁香医生”,希望其提供相关线索和证据,以利于核查工作尽快完成。

对此,权健公司一位工作人员回应北青报记者称,联合调查组已于27日上午进驻权健公司,目前公司在积极配合调查组工作,等待调查结果,故暂不能回应记者提出的问题。同时,该工作人员表示,权健的日常经营活动“应该没有受到影响”。

此前,“丁香医生”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称,已将相关证据进行了公证。

相关

京东苏宁淘宝下架权健商品

在权健遭遇“丁香医生”的质疑后,京东、苏宁、淘宝等紧急下架权健相关商品,目前在上述平台已经无法搜索到相关结果。

目前,在京东、苏宁、淘宝等电商平台上,搜索“权健”,显示“抱歉没有找到商品”或“无法显示相关的商品”,权健相关的保健品及食品系列已经全部下架。在该事件之前,淘宝网可搜索到“权健”系列商品,包括牡蛎肽男性保健品、漅美紧致抑菌凝胶、石墨烯卫生巾等商品仍正常销售。

在京东等平台上有多家营养保健品店铺售卖“权健”系列商品,并称这些商品为保健品,不过店家无法提供相关保健品批号。对此,京东方面表示,已将平台在售的所有“权健”相关商品下架。

讲述

经销商家属称保健品当药卖“都是套路”

12月25日,“丁香医生”因发布文章引发与权健的“口水战”,一度掀起一波舆论热潮。在网络评论中,不乏参与过权健产品经营活动的网友,他们纷纷留言,讲述了自己作为权健经销商的经历。12月27日,李伟(化名)告诉北青报记者,他的妻子也是其中一员,曾是江苏的一名权健加盟经销商。现在提起权健,李伟表示深恶痛绝。

据李伟介绍,加盟权健需先交会员费,共有1100元、7500元、9900元和15000元这四种级别可选。若选择1100元,成为权健会员,就可以“半价拿货”,销售权健的各类产品;若选择7500元,能成为加盟经销商,开火疗店。而李伟妻子选择的就是成为一个加盟经销商。

“这笔钱交了以后,介绍入会的‘上游’老师会不停地让人去外地跑市场,发展下线。就这样一层一层发展会员,发展的会员越多,消费的权健产品越多,获得的利润越多。但一年内如果不买权健的产品,‘上游’老师则会在会员系统中把你的资料删除,并进行封号处理。”李伟说。

据李伟回忆,妻子加盟权健后,完全顾不上家,改变了他原本的平静生活。一开始,妻子开工作室做火疗,后来,索性关掉工作室,频繁前往外地的养生馆、美容院,介绍权健产品、发展下线。每个月,妻子还要去江苏盐城参加例行大会。长期以来,造成李伟一家陷入入不敷出的窘境。“家里每个月的开销都是未知数。妻子跑市场一直都是住最便宜的宾馆。每个月开会要交500元,还不包括路费和服装费。就这样,一年赚的钱都不够开销的。”李伟抱怨说。

在李伟妻子每个月参加的大会上,会有“上游”的老师们讲述自己的暴富经历,轮番介绍自己在权健销售的“成功经验”。听着“上游”老师宣称自己“双线400单”的经历,李伟妻子迷失其中。对此,李伟称,“那些销售封顶的老师,是金字塔尖上的人物。”

但当谈起权健经销商对产品的推销时,李伟坦言“都是套路。”

李伟称,每次开“新品发布会”,演讲的老师都会“把保健品当药卖”,以“医药同源”为由,宣称保健品具有药品的功效。“‘下游’们听了以后,就会在卖产品时夸大其词,宣称保健品能治病。”李伟称。

平时,“上游”老师还会强行劝说“下游”的经销商买豪车、穿华服,“这样可以制造一种暴富的假象,方便在外地开发市场,劝更多的人加盟进来。”李伟说。

而对于舆论关注的火疗,李伟回忆,火疗“全身什么部位都能做”,不仅具有一定风险,而且治标不治本,“它是通过加热促进血液流动的,不是所有病都能治的。”李伟回忆,火疗具体的操作技法是从“上游”老师处学得的,“一般人看一两遍就能学会了,具体操作没有严格的规范。如果来做火疗的人不放心,我们就会夸做火疗的老师‘多么优秀’、‘具有多年经验’之类。”

权健背后 无限极、天狮等多家公司曾陷入传销争议

权健事件持续发酵,使直销与传销之间的多年“捆绑”再次进入大众视野。12月26日,权健公司对有关权健涉嫌传销的质疑回应称:“我们是拿到合法资质的直销。”

记者注意到,我国的直销模式是由国外引入。美国直销杂志《直销新闻》《Direct Selling News》公布的2018年度“DSN年度全球直销100强榜单”(DSN Global 100 )上,我国共有22家直销公司上榜,这些公司分别是:无限极、中脉、尚赫、新时代、隆力奇、权健、三生、华林、金天国际、罗麦科技、绿之韵、太阳神、安惠、安然、北方大陆、绿叶、美罗国际、康力、理想国际、金木、天狮、金士力佳友。

"发明大王"束昱辉:连拿专利 火疗申请为何失效?

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引发的争议,在互联网上持续发酵。与“权健帝国”一样充满争议的,还有它的缔造者束昱辉。

束昱辉是权健集团的创始人兼董事长,旗下产业庞大,实际拥有控制权的公司就多达104家,大多与中医药和健康产业有关。

而在权健的产品体系中,不少产品都在宣传介绍中称由束昱辉发明。近日,记者查询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发现,束昱辉作为发明人的专利申请共有40项。据不完全统计,束昱辉目前拥有的有效专利为26项,其中发明专利为6项,实用新型专利17项(占比65%),外观专利3项。

权健底层经销商思变:赚不到钱想退出

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引发的争议,在网络上持续发酵。但权健产业链末端的一些底层经销商,受到的触动似乎并不大,他们更关心的是,做权健还赚不赚钱。

12月26日,上海一家权健加盟商的老板林琳(应受访者要求系化名)对记者说,做了两年权健后,她打算退出了。

不过,她想退出的理由,并不是因为外界的质疑,让她感受到了权健的不靠谱,相反她坚称相信权健的产品效果是好的。让她不满意的是权健的分成体系复杂,她这样的小加盟商不时会受到上线的克扣,赚不到钱,“我认识的一个做了权健5年的人,今年也彻底退出,真赚不到钱。”


韩玉坤 本文来源: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孩子的色彩启蒙真的很重要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