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销731只打新弃购股 券商捡漏净赚超24亿

2018-08-03 00:00:00 来源: 证券时报(深圳)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包销731只打新弃购股 券商捡漏净赚超24亿)

证券时报记者 曾炎鑫

比网上打新更厉害的是网下打新,但比打新更厉害的是券商捡弃购新股

根据新股发行制度,主承销商需要对认购失败的新股进行“余额包销”,这就导致众多无人认领的新股直接进入券商口袋,较大程度上提高券商做首发(IPO)项目的收益。

据证券时报记者统计,2016年以来的两年多,两市共有730多只股票出现承销商包销余股,如果按照券商执行新股“开板即卖出”策略来估算,券商包销盈利规模高达24.58亿元。

相比之下, 主承销商的承销及保荐费用合计275.05亿元,这意味着,仅凭新股的“捡漏”收益,券商做这些IPO项目的收益就增加了8.93%。

一个IPO项目

平均能捡漏13.42万股

作为上市公司主承销商,券商一方面要提醒投资者打中新股要缴款,另一方面,也要对遭遇弃购的余股进行包销。对此,有业内人士戏称,在目前发行估值水平下,打新相当于抽奖,包销等同捡钱,不要小看这笔收益,一旦积少成多,收益规模数动辄上亿元。

事实上,几乎所有新股都会有人忘记缴款。一家中小券商保荐代表人表示,现在各家券商营业部都会对新股中签进行提醒,在弃购的个人投资者中,绝大多数是“知道中了新股,但忘了账户现金不足”。

据证券时报记者统计,按招股日起算,2016年以来,累计有740只新股进行招股,其中有733只新股出现余股包销的情况,占比超过99%。剔除了尚未正式上市以及未开板的股票,有731只新股(以下以此为统计口径)被主承销商认购的弃购余股达9813.07万股,认购资金11.2亿元。

这意味着,2016年以来,券商每承销一只新股,平均可以“捡”到新股13.42万股,投入认购资金153.16万元,相较于个人投资者全年打新还颗粒无收,券商的这种“捡漏”模式可谓旱涝保收。

假设全体券商“开板即卖出”(注:少数新股配售股存在限售期),以开板日的收盘价计算,2016年以来的包销余股可让券商合计获利24.58亿元。这意味着,每承销一只新股,主承销商就可以获得336.18万元的额外收益。

不过,由于每只个股的发行规模不同,承销商能够捡漏的新股收益也有较大差异,最少包销一万多股、收益几十万元,多则包销数百万股、收益达几千万元,包销余股的规模大体上与新股发行体量成正比。

据统计,在纳入统计的731只新股中,有231只股票的包销余股数超10万股,有12只股票的包销余股数超过100万股。其中,华能水电、工业富联和江苏银行的包销余股数最高,承销商认购余股均超300万股。

30只弃购股

贡献收益超千万元

有多少新股被弃购,就有多少新股被承销商捡漏——券商包销余股收益除了取决于二级市场表现,也很大程度取决于投资者的“忘性”。

2016年以来最大的弃购股数纪录由华能水电创造。2017年11月,超级大盘股华能水电以2.17元发行18亿股新股,网下最终发行1.8亿股,网上最终发行16.2亿股,结果网上网下合计有449.75万股新股遭弃购,弃购金额达到975.96万元。

华能水电的弃购股份全部由联席主承销商包销——即由中信证券、长城证券和国泰君安证券包销,包销比例为0.25%。

华能水电上市后,曾连续出现4个一字涨停板,假设以开板日收盘价卖出,华能水电的主承销商的获利幅度可达110.6%,获利规模达1079.4万元。相比之下,华能水电的承销及保荐费为1.04亿元,余股认购收益已经相当于承销及保荐费的10.4%。

不过,如果要论盈利能力,华能水电还排不上前列。据统计,如果以开板日收盘价卖出,有30只新股余股的包销收益超1000万元,有7只股票的包销收益超2000万元。其中,中国电影、工业富联和药明康德位居前三,承销商的包销余股收益均超过3000万元。

2016年7月,中国电影发行新股4.67亿股,结果有152.64万股遭投资者弃购,弃购资金达1361.53万元,这部分弃购股份全部由中信建投包销,包销比例为0.33%。中国电影上市后,共计获得12个连续涨停板,截至首个开板日收盘价,中信建投的包销收益达到335.31%,获利规模合计达4565.39万元。

相比之下,中国电影的承销及保荐费仅为6248.46万元,这意味着,凭藉着余股包销的收益,中信建投在中国电影的IPO项目中增收了73.06%。

工业富联同样让券商获利不小,2018年上市的工业富联共有333.31万股新股遭弃购,弃购金额达到4589.64万元,余股由中金公司包销,如果在开板日以收盘价卖出,预计中金公司获利3983.02万元。

此外,药明康德、中国核建和玲珑轮胎的余股包销收益也较高,分别被承销商包销32.84万股、152.23万股和76.08万股,认购资金分别达到709.41万元、528.25万元和987.56万元,如在第一个开板日卖出,估算收益达到3243.89万元、2974.65万元和2214.79万元。

5家券商

新股捡漏收益超亿元

据证券时报记者统计,2016年以来包销余股收益过1000万元的券商有55家,收益超3000万元的券商有20家,收益超1亿元的则有中信建投证券、中金公司、中信证券、广发证券和安信证券等5家券商(注:受限于包销数据,联合承销商视为一家公司)。

据统计,仅以上述731只新股数据来看,2016年以来,中信建投证券作为主承销商的包销余股收益达2.34亿元,位居券商第一名,同期获得的承销及保荐费达到16.89亿元,这意味着,包销余股收益已经达到承销保荐费的13.87%。

其中,为中信建投带来最多收益的3只新股——中国电影、中国核建和小康股份,分别让中信建投包销了152.64万股、152.23万股和49.91万股,估算收益达到4565.39万元、2974.65万元和1830.75万元,同时,中信建投证券对贵阳银行的包销收益也超千万,达到1316.54万元。

中金公司的包销收益位居行业第二名,2016年以来的包销余股收益达到1.95亿元,约占同期承销保荐费的11.59%。

其中,工业富联、汇顶科技和新华网为中金公司带来最多包销收益,分别让中金公司包销了333.31万股、15.91万股和17.41万股,估算包销收益分别达到3983.02万元、2138.90万元和1696.76万元。

此外,中信证券、广发证券和安信证券的余股包销收益也超1亿元,分别达到1.82亿元、1.41亿元和1.16亿元。

包销弃购股收益该归谁

一位中小券商的保荐代表人表示,券商对包销的弃购股不会持有很久,会较快择机卖出,具体操作与一般投资者无大差异,“投行部给自营部门的指令,一般都是新股开板后第一天就抛出,不会在手里停留很久”。

不过,这同样一个过程却涉及投行部、自营部和资金部三个部门。其中,投行部负责IPO项目,是包销余股的来源部门;自营部门负责对余股进行操作,兑现余股收益;资金部门则提供包销余股的资金。三个部门对于包销都有所贡献。

对于收益应该归于哪个部门,一位大型券商的保代表示,“每家券商的情况都不同,分成比例也不一样,就看大家怎么协商了”。

有券商人士表示,包销余股收益理应主要归投行部。一位南方的中小券商保代表示,对于余股包销收益,“大头肯定是给投行,没有投行弄来IPO项目,哪有新股可以包销?不过,肯定会分给自营部门一些收益,资金部门也会有一些,毕竟大家都参与了这个过程”。

一位大型券商的投行部负责人也表示,“新股的余股包销收益肯定还是以投行部为主”。

与之不同的是,一位北方的大型券商保代告诉记者,各家的处理方式不太一样,“有券商是都给自营,大多是大家协商分成,不过业绩大头应该给自营部门,投行部的收益主要是靠承销。”

杨斌 本文来源:证券时报网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任志强解读:人没格局比没钱更可怕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