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创新高 10年期品种与7年期倒挂

2017-05-10 05:38:50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广州)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涨至3.63% 10年期品种与7年期倒挂)


在MPA考核、金融去杠杆等多重因素影响下,金融机构负债端资金成本出现上涨,如不同期限的shibor、理财收益率都在上扬。资产端收益率也在上涨,比如市场有代表性的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和十年期国开债收益率上行。因此,资金利率和资产收益率持续攀升。从宏观背景来看,收益率的上涨有实体经济企稳的因素支撑。不过诸多市场机构预计,宏观经济走势将前高后低,数位市场人士则表示,此轮调整的力度弱于2013年,10年国债到期收益率继续大幅上行的动力不足。

一位华南某银行交易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10年期品种主要是交易盘,7年期主要是配置盘。负债稳定的配置盘已经开始买了,负债不稳定的交易盘还在抛。

时隔近两年,1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再次站上3.6%。

5月8日,10年期国债加权到期收益率报收3.6042%,为2015年8月以来的高点;5月9日,在主力品种17附息国债10的带动下,10年期国债收益率继续上行3bp至3.63%。10年期国开债收益率当日亦大幅上行6bp至4.36%,与4月初的4.05%相比,累计上行已超过30bp。

此轮收益率大幅上行,主要源于4月以来银监会密集发文释放的强监管信号,以及后续证监会对资管集合产品严监管的跟进措施等。

“市场还在消化4月以来的监管政策。现在银行自查还在进行中,有一些不合规的业务,银行会主动收缩,导致债市处于下跌通道。”华南某银行资管部交易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银监会监管政策的落实,将是接下来主导债市走势的主要驱动因素。“经济基本面转向带来的利好因素,也很容易被严监管势头对冲。”

“如果监管部门把文件上的要求落实到位,10年国债上升至4%(2013年出现),也不是没有可能。”该人士说。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数位市场人士则表示,此轮调整的力度将有望弱于2013年,10年国债到期收益率继续大幅上行的动力不足。

数次调整的异同

不少市场人士将债市当下的情形,与2013年年中、2016年底的两轮下跌进行比较。

中信证券固收研究组近日研报指出,三次调整存在的类似之处包括:银行业的高杠杆和期限错配,监管趋严推进去杠杆,国内基本面不存压力使央行保持偏紧的货币政策、导致资金成本不断攀升,以及海外出现较大变化对汇率和外汇占款造成冲击。

而不同点则在于央行公开市场操作的货币投放方式和传导链条:2013年央行的货币投放为对冲热钱流入的被动投放,且央行在公开市场通过正回购、发行央票等方式回笼流动性;2016年年底和当下,央行的货币投放方式改为公开市场操作加MLF等方式,且央行在稳定资金投放量的同时,主动抬高资金利率,进行价格控制。

在传导链条方面,2013年,监管部门发布表外理财监管文件,对银行理财投资非标规定上限,银行主动开启表外资产转表内进程,挤压债市资金;2016年年底则属于债券去杠杆带动同业去杠杆;而当下这轮调整,则主要由于银监会监管趋严,意在从局部斩断空转形式根源,形成对银行资金流向的倒逼压力,防止理财资金在金融体系内部空转。

“2016年年底那波,降低了非银机构在债市上的杠杆,然后传导到银行负债端,让同业存单降温。”北京某银行资管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尽管监管部门频频发文,但在这一过程中必要时监管层或进行托底。“实际上最近资金面也没有特别紧。”

目前,市场对监管部门去杠杆的决心已然清晰,但具体的力度,则似乎依旧难以把握。国泰君安银行团队发布的最新研报,或许能提供一个更清晰的视角。

该研报指出,近年来银行与非银机构的大量合作,使得非银机构变身信用中介,掩盖了银行对企业的真实风险敞口;而金融去杠杆的关键在于:一,摸清、还原银行真实的资产负债表;二,补提资本乃至清退问题资产。

研报还称:除个别银行外,补提资本对整个银行业压力并不大;而在清退问题资产上,清退的阻力在于,企业若想把所有有问题的债务偿清,这无异于天方夜谭。于是,想要不发生大面积企业债务违约,那么“新老划断,逐步清退”成了惟一的选择。

市场情绪仍然偏弱

到期收益率大幅调整后,配置机会亦随之显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多位人士均认为,长债的配置价值已显现,但对配置时机,则有不同看法:乐观者认为,对于保险公司等负债端稳定性较强、负债成本较低的机构,“利率债、信用债,都可以买了”。而谨慎者则认为,鉴于银监会排查需要6月底才能出结果,且叠加MPA考核,大举入场配置的时机,尚未到来。

北京一位保险资管部门投资总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目前利率债和高等级信用债具有较好的中长期配置价值,收益率往上空间不大。但她同时强调,“中低等级信用债调整压力较大,债市整体交易性机会还需等待超调或者基本面的拐点”,而“超调的关键触发因素还是金融监管政策的超预期”。

北京某大型券商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5月份以来,监管政策并未出现新的变化,市场目前或已存在超调,并认为目前10年国债到期收益率已到达其判断的3.2%-3.6%的区间上限。

“但目前市场情绪仍然偏弱,配置盘现在也还没有大举买入,需要一些标志性的事件和数据,比如工业和信贷方面的数据。”该分析师说。

眼下,10年国债、10年国开收益率和7年国债、7年国开的收益率,均已经出现不同程度的倒挂。如5月8日,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3.6042%,7年期国债收益率为3.6098%。

“10年期品种主要是交易盘,7年期主要是配置盘。负债稳定的配置盘已经开始买了,负债不稳定的交易盘还在抛。”前述华南某银行交易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现在基本面的拐点大家已经比较明确了,到了三季度会更加明显。过了6月底这个坎,可能就会更加清晰。”

而对于负债端稳定性较弱的机构,距离入场配置则更远。

“我们最近都歇着,不敢参与。银行委外到期后,大部分可能都不打算续了,也没钱投。”前述北京券商资管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未来银监会对银行的监管力度,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券商、基金等非银机构的入场配置时间。

钟齐鸣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 黄斌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价值百万的七彩"神虾"死了 买家:只愿收购活的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财经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