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 重整自救无果

2014-02-21 07:48:36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五年前,兰世立和他的东星航空因停飞和破产,而被舆论广泛关注。今天,兰世立又和他的东星集团因股权纠纷案,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究竟是借贷性质,还是股权转让?东星梦碎的背后,又是谁在角逐?本期网易《财经会客厅》专访东星集团创始人兰世立,敬请关注!

第七节 重整自救无果

2009年3月30日,武汉中院正式受理了东星航空破产清算申请。由此,也开启了东星和部分债权人的“自救”之路。按照我国《破产法》的规定,对于濒临破产的企业可以在和解、重整和破产清算三种程序之间选择。

2009年4月8日,中航油向武汉中院提出对东星航空重整的申请。

6月22日,东星国旅向法院递交申请,引进上海宇界作为战略投资者重组东星航空。

8月17日,信中利投资集团董事长汪潮涌向法院提出申请,欲出资2-3亿重整东星航空。

8月25日,东星国旅再次向武汉中院提出重整申请。

但可惜的是,这些重整申请不是未予受理,便是被驳回。

2009年8月26日,武汉中院一审裁定,东星航空破产。至此,东星航空成为了中国第一家破产的航空公司。

网易财经:当时除了国航之外,还有其它的比如机场或者民营资本,想重组东星航空。当时你有没有中意的公司?

兰世立:所谓他们对我们提出进行破产以后,几乎我们的主要债权人,包括中航油和各大机场,其实有18家企业提出重整。一个破产的公司有18家企业提出重整,我想世界上罕见的,尤其中航油,它是联合了中石化、中石油、中航油三家500强企业提出重整,都被他们拒绝。在申请破产的时候,我们都不知道,提出破产要有严格的程序,必须要听证,必须当事人举证,而且要15天的时间。他们在别人提出申请的当天,就裁定破产,而最后的破产实质更是对外宣称破产。

网易财经:当时信中利的汪潮涌先生,也想参与到这个资产重组当中来,但是听说他的资本是不符合要求的?

兰世立:这是更为荒唐的话。当时汪潮涌和我们集团,也就是东星航空的最大股东,联合重整。首先是武汉市中院拒绝重整,裁定驳回不受理重整。而我们上诉到湖北省高院,湖北省高院是撤销中院的判决,裁定必须受理。可笑的是武汉市中院当天受理,当天就驳回来了,效率高到什么程度?而且第二天就宣布破产,而且裁定书,如果有机会给你们看的话,就更好笑。说东星航空飞机都被人收走,资产都不存在了,现在已经不存在重组的基础,这个航空公司在没宣布破产以前,任何债权人、股东都有权提出重整,也就是在宣布破产的前一天我们都有权,凭什么这个基础没有了?我想这些东西他们是违反了基本的法律程度。

网易财经:如果当时没有政府介入,你在选择重组的对象上会有什么要求吗?

兰世立:我们这个重组是在受理破产以后,而在没有受理破产以前,高盛已经决定1亿美元投资我们东星航空25%的股权。

网易财经:这个协议当时有签吗?

兰世立:不光有签,我们和高盛签的,而且国家七部委全部审批完毕了。

网易财经:但是后来不是因为金融危机的缘故,高盛也受到了影响吗?

兰世立:受到的影响并不影响这项投资,正式签订了协议,只要高盛存在,除非它破产了,无法履约,只要它存在就要履约,这是基本的契约精神,中国最缺的就是这个精神。

网易财经:如果没有国航收购这件事情的话,你觉得东星航空有可能怎么样度过当时的危机?

兰世立:会非常好,事实上这个危机已经完全度过了。我们2009年就开始盈利了,其实全中国的航空公司已经超过了盈利最好水平,当时像三大航空公司都盈利几十亿,而我们当时从1月份盈利1100万,2月份盈利1700万,事实上这个危机已经度过了。准确讲我们度过了金融危机和中国民航最低潮的时候,已经上岸了,结果又被别人推下了水。

第八节  坚信市场化的明天

2011年2月,东星集团将民航中南局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令停飞行政处罚无效,结果两审皆败诉。在诉讼中,民航中南局曾表示“东星与国航重组谈判破裂”是停飞决定的考虑因素之一。

2011年7月,在狱中的兰世立向纪检部门递交举报信,检举时任武汉市常务副市长的袁善腊,存在索赂、挪用公款、帮助黑社会组织等多项违法违纪行为。当年12月,湖北省纪委宣布,经调查,袁善腊不存在兰世立举报的问题。不足半月,袁善腊辞去所有党政职务,从副市长的职务上“裸退”。

网易财经:中南局的那个案子你们后来败诉了,有没有下一步的打算?

兰世立:我们不排除还会继续申诉和上诉。

网易财经:袁善腊表态说要控告您诬陷,您对这个怎么看?

兰世立:我非常高兴,他为什么等到现在才控告?他几年前干什么去了?我们控告他已经好几年了,我很希望他来控告,这样我想他控告以后,法律会辨认我控告他有没有理由,是不是铁证如山。

网易财经:其实在2008年,中国航空业的亏损是普遍的情况。你怎么看国有航空和民营航空的不同待遇?

兰世立:当时国资委是给国航注资100个亿,东航50个亿,南航50个亿,这就是最典型的差别。像中国航空集团,当年亏损130个亿,如果不是国有的,早就清盘了。真正破产的应该是它,而不是我们。

网易财经: 在2008年之后,航空业出现了一种国进民退的情况。作为一个业内人士,你对现在民营航空的环境有什么观察?

兰世立:我觉得会有所好转。你说的对,在2007年、2008年,中国的航空业出现了大量的国进民退现象,而过了五年以后,今天又开始对民营航空开放。这个我觉得就证明,谁也阻挡不了市场化进程,谁也阻挡不了历史的进程,即使是短期的后退,未来还是要向前走的。所以现在对民航开放,我觉得是航空业的进步。全世界来讲,美国、英国这些大量的发达国家,国有航空基本上会退出市场,最终都会市场化,就是民营化。

网易财经:你觉得什么样的环境,对民营企业家来说是比较理想的?

兰世立:我想看看中国的情况,哪个地方经济发达,哪个地方民营企业就发达,哪个地方民营企业和企业家的生存环境好,当地的经济就比较好。全国比较发达的地区,一般都比较重视民营企业,像沿海的,从广东、广西、福建,甚至包括江浙、山东,环境就比较好,内地就相对差一些。主要是观念意识,很多官员自认为,天下之大莫过于皇土。

网易财经:你之前说,以后要里某些官员会远一点,能明确一点吗?比如哪一类?

兰世立:私心比较重,滥用职权,行政乱作为的官员。一个官员如果不能遵守官员的本分,也不能遵纪守法,我觉得就应该离他远。

网易财经:你准备创业吗?

兰世立:有一些计划,有一些甚至在实施之中,但是现在恐怕不太方便透露。

网易财经:会跟电商方面结合吗?

兰世立:不排除。

网易财经:你出狱后说有两条路,要么退休,要么重新创业,为什么选择了后者?

兰世立:我觉得首先我还年轻,未来还有这么长时间,再同样我出来以后,审时度势的话,在拜访这些朋友,包括和媒体互动,还没我想象得那么糟糕。如果大家真的不认同你,就认为你是一个罪犯,你是一个破产者,那我就退休算了。从现在来看,有这种观念的人很少,甚至说我还没有碰到,所以我觉得我还可以有机会。

网易财经:你当时去看王石先生的时候,他后来发了微博说,看一个人不是看他成功的那个高度有多少,而且看他在跌落低谷之后的反弹力度。你的心里有什么感想?

兰世立:这事实上是巴顿将军说的话。我觉得他在这个时候以这种形式说这个话,是对我的鼓励和期待。同时也看到那条微博被中国很多企业家转了,包括康泰的陈东升、当当网李国庆,还有信中利的汪潮涌,很多著名的企业家去转。我觉得一方面这些企业家确实都是好朋友,另一方面他们也是给我一个支持鼓励。

网易财经:我看到有报道说,你可能会做互联网项目,王石和李国庆都会给资金上的支持,是这样的吗?

兰世立:这是一个误解。我从来没有说他们给我资金支持,也没有说做互联网。要说缘由的话,还是王石那条微博。大家就问,王石会支持你吗?我说是的。李国庆会支持你吗?我说是的。他说是资金吗?我说应该说是更多的,不仅仅限于资金,全方位的支持。原话是这样说的。(嘉宾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曹东辉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页导航:
  • 第01页:null
  • 第2页:第三节 恩怨始于袁善腊?
  • 第3页:第七节 重整自救无果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500强最年轻总监,哈佛学霸成功秘诀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