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看点

更多内容
  • 完整版

    黄皞讲述父子相爱相杀

  • 被父亲彻底赶出家族企业

  • 我的失败就是我的成功

  • 现场连线父亲实证父子爱

黄皞讲述父子相爱相杀:被彻底赶出家族企业


黄皞坦承自己在家族企业的接班是不成功的,不过,他找到了和父亲最好的相处方式。

2007年底,黄皞放弃了在央企的工作,回到家乡马鞍山,进入家族企业森隆集团。回顾十年的经历,黄皞坦承自己的接班并不成功。

回到家族企业之后,他和父亲的关系经历了“蜜月期”、“平淡期”和“逆反期”三个阶段,黄皞称:“现在在集团中,我基本不管具体事务了,相当于彻底被赶走了。”

不过,黄皞认为这些失败也正是自己的成功之处,“通过这个阶段,我找到了在家族里的位置,找到了和父亲最好的相处方式。”

被父亲彻底赶出家族企业

回到家族企业后,黄皞和父亲之间经历了“蜜月期”、“平淡期”和“逆反期”三个阶段。

父亲对黄皞来说,第一个角色是“董事长”。最初回到集团的几年时间里,父亲对于黄皞提出的公司改革的做法非常支持,黄皞也维护了很多集团员工,特别是高层、元老的利益,因此得到了大家的拥护和支持。

到了中期,由于提拔新人、以及对于体制方面的改革,影响到了很多人的利益,造成了黄皞和父亲之间工作上的配合出现了一些问题。

在第三个阶段“逆反期”,问题逐渐严峻,由于黄皞在很多集团项目中引进了职业经理人,然而在父亲看重的经济效益方面并未取得成功,黄皞坦陈,在这个过程中父亲对自己的认可和认知有所减弱。

“现在在集团中,我基本不管具体事务了,最多就是一些重大的集团项目、战略事务可能会跟我商量,除此之外我不太管集团的事情,相当于彻底被赶走了。”黄皞说。

我的失败就是我的成功

尽管在黄皞看来,这十年的“接班”是不成功的,但是通过这个阶段,他找到了自己在家族里的位置,找到了和父亲最好的相处方式。

“对于家族企业的传承,传承的不仅仅是企业或财富,更重要的还是人。”黄皞说,如今,黄皞涉猎投资、电影、乡村振兴、电商扶贫等项目,他希望能够真正用自己的方式把资源和创新从外部反哺给集团,以利于家族企业的发展。

在黄皞看来,家族企业的接班不应该拘泥于形式,有人可能是在家族企业接班,有人是自己创业。“我们是在一幅已经画满的画卷上重画,有人是稍微补上一点,有人是撕了重画,我属于搬个小板凳在旁边边临摹边创作,殊途同归。”

黄皞认为,二代是一群需要鼓励自己的群体,“我们这一代人最大的悲哀是在于我们永远不可能成为一代”,即使你特别优秀,即使你自己创业,但你依然会被冠以“二代”的说法,依然会有父亲的光环,有家族企业的光环,我们永远不可能成为'一代'。”